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徐水良文集
·獄中舊文:批判“四個堅持”
·[评论]:是从根本上思考基础经济理论中国经济问题的时候了
·发一篇旧文,驳胡安宁谣言
·正义党的特务铁证
·关注农民问题
·就农民问题致信人大及政府
·北春记者亚依采访记录
·从太石村到汕尾,甘地主义的终结
·《网路文摘》新年献词:曙光在前!
·再谈革命概念和伪改良主义伪自由主义的错误
·实行“清浊分流、各自为战、互相配合、立足大众”的方针
·抛弃对立思维,蓝绿共治,打造抗共基地
·如何看待民运“内斗”(网文两篇)
·继承一切文化的有益成分,反对一切文化的反动成分
·中共灭亡的命运是必然的
·驳spring似是而非,欺骗性很强的谬论
·对spring先生的两个帖子的回答
·与中共对谈互动及有关理论问题
·宗教神本主义专制与世界当代文明的冲突
·反恐教训:宗教专制、政教分离和思想自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
·令人遗憾的经济学领域
·走入邪路的改革凭什么“不可动摇”?
·真是丁子霖写的吗?错得离谱!
·反对以任何宗教理由扼杀言论自由(修改稿)
·谈民运整合
·当代中国统治集团是当代中国道德崩溃的罪魁祸首
·顺便写几句,经济学的重建问题
·文明风水轮流转
·这个世界真是乱套了!
·就东海一枭《高扬儒家理想主义旗帜!》谈一点看法。
·近来与台独势力论战的一些意见
·中国文化,请告别垃圾和僵尸!
·中国政治反对派必须坚守爱国道义底线
·恢复历史大倒退时期的本来面目
·如何吸取八九教训?
·四五运动的前奏——南京事件回忆
·谈胡平兄的糊涂——与胡平兄共勉
·六四教训:有没有政治经验大不一样
·戏作:爱国愤青和卖国愤青是“阶级国家”理论生产的同一产品
以上文章损坏,需修复或重发,无法阅读
请从下面点击阅读
·[短评]为什么台独会受到全世界反对?
·回答网友提问:六四时,如果我是赵紫阳
·中国政治反对派应努力争取民主国家政府的帮助
·公开投共也是投共——驳一种谬论
·关于民运整合问题和高寒等讨论二则
·对几个问题的浅见
·中国近现代历史的主题和主线是什么?
·基督教在中国的作用
·施琅问题和卖国汉奸思潮
·纠正法家概念的泛化
·谈法治和法制的关系
·警告文明世界重视和解决中共间谍问题
·批判历史大倒退的继承者,恢复历史本来面目
·抛掉先进必定战胜落后、落后必然挨打等教条
·再谈私有制不是民主的基础
·民主其实就是公共权力的公有
·坚持“公共领域公有化”的原则,才有民主
·文革评论五则
·现代文明社会的真谛
·欢迎使用徐氏法则
·关于宗教问题二则
·余、郭之争和“非政治化”幽灵
·余杰王怡郭飞雄事件的讨论汇编(四)的说明
·再谈以暴制暴的原则
·走出思想专制的起码一步
·个人主义和集体主义的荒唐对立
·谁不宽容?
·“文化无高下”等等说法不对
·警惕中共统战阴谋,坚持天然合法的回国权利
·简谈建立反对派伦理和阵营的问题
·给国凯兄的劝告:从诗意语言回归学术语言
· 中国民运和反对派为什么会成为目前这个现状?
·关于文字改革的几个基本理论问题
·关于冒名造谣及《網路捉鬼記》争议等问题
·非暴力时代已经来临?
·对茅于轼老先生两篇文章的点评
·没有国家和意识形态分离,就没有自由民主
·关于临时政府问题的意见
·赞钱永祥先生见解兼评台湾局势
·三反一温和与极端主义
·恢复文革本来面目还要花很多时间很大力气
·小幽默:洪先生,你是大不敬呢!
·美国和西方的“中国国问题专家”
·海外反对派对台湾反腐倒扁运动意见分歧
·认真吸取民进党的教训
·挽救、恢复、重建、提高中国人的道德水平
·关于台湾问题的通信:徐水良答国凯兄
·新左、老左和自由主义
·再谈自由主义(兼谈保守主义)概念
·未来中国走向何处?——兼谈当代中国的四大派别
·曲解概念为偷运私货
·维权的属性究竟是什么?
·应该向联合国申请正体汉字为人类文化遗产
·中国民运和所谓的台湾资助
·回答王雍罡
·谈对付中共地下势力的几点策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徐水良


   

2009-7-29


   

   
   通钢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又一个典型。
   
   通钢事件的性质,就是老百姓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就是老百姓要官僚太子党限制自己的大抢劫大掠夺,给老百姓生存权,官僚太子党权贵们却坚决拒绝,老百姓不得不奋起反抗,维护自己的生存权,甚至不得不剥夺权贵的生存权,来保证自己的生存权。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中共大抢劫大掠夺开始以前,笔者一次又一次警告,颠倒改革程序,不搞政治改革,在中共特权官僚专制制度的条件下,先搞私有化经济改革,必然变成特权官僚集团的抢劫掠夺。但是,中共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一意孤行,在自由主义“精英”帮凶,包括花瓶民运帮凶们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市场化)”的配合下,在当时自由主义倾向的总理朱镕基主持下,强行展开令人震惊的大抢劫大掠夺,人为制造了一个官僚权贵抢劫掠夺集团,给民主化政治改革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阻力集团,制造了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别和巨大的社会不公,把中国改革引向歧路,引向死胡同。
   
   通钢事件的教训表明,这个抢劫掠夺权贵集团,还要继续进行穷凶极恶的大抢劫大掠夺,为了这种抢劫掠夺,甚至还要肆无忌惮地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
   
   中国社会,必须坚决剥夺这个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如果权贵集团坚决拒绝放弃抢劫掠夺权,一定要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那么,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存权,只能剥夺权贵集团的生存权。
   
   为了反抗暴政,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和其它权利,人民抗暴,人民起义,人民革命,具有人类生命中的天然合理性。
   
   剥夺老百姓生存权的权贵们,死有余辜!
   
   
   附:
   

曹维录:不让别人活的人,自己就很危险


   
   
   又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在中国发生。
   
   
   2009年的7月24日,吉林通化钢铁工人大约三万多人抗议公司的合并计划,同时与前往镇压的武警发生冲突。混乱中,企图兼并通化公司的建龙公司总经理陈国军被殴打致死。陈国军是设于北京的建龙公司的总经理,年收入达300多万,这次被打死说明了事态的严重。就在陈国军死的当天晚上,通化人们为了庆祝这个人的死亡,象过大节一样燃放鞭炮礼花,鞭炮声整夜不断。
   
   中共为怕事态影响扩大,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封网行动,有关陈国军的消息均遭到屏蔽。但是网民们热情不减,一处屏蔽,就到另一处开贴,甚至一些平时并不关心时事的网络贴吧,也被网民一时利用来宣传此次事件,成为那里议论的焦点。民众几乎是一面倒地支持通化钢铁工人和家属民众打死陈国军的行动,对当局权钱勾结,借改革之名抢夺国企财富的行为进行了愤怒谴责。
   
   据内部知情人士披露,这是一场自发的,没有任何组织的工人运动。这一切源于对建龙的憎恶,源于对吉林省高层领导决策的不满。事情起源于7月22日,这天从设立在吉林省长春市的通钢集团传来消息,建龙集团再次入主通钢,控有新通钢集团的50%以上的股权,吉林省国资委仅占有34%的股权。通化钢铁公司是那里工人们50馀年建立起来的基业,与通钢人命运息息相关,其资产达上百亿。而建龙只是个私人企业,其注入资金充其量不过几亿元。以区区几亿元而控股通钢50%股份,这是典型的权钱勾结瓜分国有资产,其背后权力运作很明显,因此引起民愤。
   
   正像有些网友所分析,中国民众过分老实,只要还能活下去,他们就不会闹事。建龙吞并通钢,是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的事,2005年10月,在吉林省委、省政府的积极运作下,建龙集团与吉林省唯一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通钢集团合作。建龙以资本注入形式入主通钢,占有通钢近 40%的股份。建龙与通钢联手后,即以「引入民营机制」为名,将通钢集团及通化钢铁的总经理、财务主管都换成了建龙人,并大为缩减工人工资。2008年钢铁行业低迷,通钢连续亏损,通化钢铁一再限产,员工工资减到每月人均300元,在当前不断上涨的物价下,这已经就到了让人活不下去的地步了。
   
   更有甚者,建龙吞并了通化,通化10馀万职工就成了老百姓平时所说的「掉老娘裤裆里了」。有著27年工龄的基层干部每月也只能领到200元工资,08年冬季不给职工供暖。在寒冷的中国吉林,10馀万职工却生活在没有暖气之中。中国东北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度,历史上最困若时代,他们也有火坑和火墙过冬,不供暖就是不管职工死活了。
   
   由于钢铁工业在金融危急中是受冲击最大行业,2009年初,通化钢铁就亏损了近10亿元之多,建龙怕通化成为其亏损的包袱,曾一度商议建龙与通钢股权分立,建龙集团对吉林钢铁占有所有权,并控股通钢原有的矿山,而不再经营通钢,这对通钢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所以通钢人很高兴,公告下达当天,鞭炮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股权分立后,建龙撤出通化,4月份,通化钢铁仅亏损了近1亿;5月份,微亏;6月份,已经盈利了6000馀万元,全体通钢人欢欣鼓舞。7月份,全通钢的人都在憋著劲要再打个漂亮仗。可是好景不长,建龙看到了通化赢利前景,又再度吞并通钢。陈国军扬言说:“我要在3年之内让通钢姓陈!”很明显,建龙的私营业主把通化当成其发财的工具,无用时扔在一边,有用时抓在手里不放,赢利是建龙的,亏损由通化民众承担。这就是通化民众杀死总经理陈国军的根本原因。
   
   就像一个月前江西南康市执行新的税收徵管办法,从家具业主手里抢钱而激起民变引起上万民众抗议示威一样,这次吉林通化事件也完全是一次官逼民反的事件。人们要活下去不是过错,不让人活下去才是真正犯罪行为,即使是中共所坚持的人权理论,也强调了人的生存权。而建龙的行为,正是从根本上侵犯了通化人生存的权力。从人们对事件一面倒的支持通化民众的舆论情况来看,民众有著很清醒的是非明辨能力,他们又一次明确地站在了通化弱势民众的一边。
   
   中共一再宣称要建一个和谐的社会,但一个和谐的社会必须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起来,而公平公正必须在民主自由社会体系中才能形成。极权的社会永远不会出现公平和公正,不公正,不公平是古往今来一切独裁政治的最为明显的特性。中共一方面说要建和谐的社会,一方面却拒绝政改,反对民主,坚持独裁的社会体制,这就和土匪要在他们抢劫的村子里建立和谐关系一样荒唐可笑。
   
   两千年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事,他在动员人们起事时说:“现在我们不造反是死,造反也顶多是死,同样是死,为什么不轰轰烈烈地在造反中死呢?”他的话说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人们在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被逼著走上造反之路。民众不可能制造动乱,民众的命虽然很贱,但也不会主动走上危险道路,很多时候,民众甚至比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更珍惜自己的生命。从通化钢铁工人们在几年的时间里忍辱负重,听任建龙公司和权力勾结瓜分他们的资产,而没有当时就起来斗争就很明显地说明了这一点。
   
   有个诗人在他的诗里说:“有的人,他活著别人就不能活。”建龙业主的行为就是这样的行为,有人说建龙有一些资本运作的高手,其实不只是资本运作高手,这其中更有一些权力运作高手,是这些人的强强联合,毁了通化人生存的希望。通化不过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在全国各地,都存在著通化一样的生存危急。有资料显示,中国0.4%的人,却占有全国70%以上的财富,中国是一个还不算富有的国家,可是中国的权力集团却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全世界最穷的人和全世界最富的人都集中在一个还很穷的国家里,那这个国家怎么会有和谐?
   
   有人说:只要世界上还有贫穷的人,我就没有摆脱贫穷的威胁;只要还有饿死的人,我就存在被饿死的恐惧。说这样话的人道德无疑是很高尚的,但我们深入地细想一下,他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人到穷得活不下去的时候,还会很理智吗?就算穷人的贫穷不是你给造成的,他都有可能找到你头上,何况,中国人的贫穷就是一些权力集团故意造成的,人们难道永远想不明白这一点?
   
   不要认为你很富有,不要认为你很强大,有力量,在历史的长河中,富有和强大的从来就不乏其人,但转舜之间灰飞烟灭也比比皆是。清初诗人孔尚任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意思就是说权力和金钱都不是可靠的,站在历史角度上看,真正强大的是道德和人性。陈国军年收入300多万,周围有众多保安,豪华住宅一般人很难进去,出入有车来去无踪。够富有、够强大、够安全了,但也难免会死于非命,原因无他,是不让别人活。
   
   我的结论很简单:你不让别人活,自己就很危险!
   
   虽然吉林当局在民众压力下对通化钢铁工人作了让步,作出了“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的保证,但这种小技俩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如果不启动政改,从根本上铲除现在这个制造不公正、不公平的社会体制,可以断言:陈国军的悲剧就将会不断重演,而且会愈演愈烈。
   
   ──转自《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9年07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