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徐水良文集
·中共领导在民主问题上的一次反复
·我预估中共将在未来数年内垮台
·在中共专制统治下不可能建立公民社会法治社会
·答邹义先生
· 自由民主从去宗教或准宗教化开始
·继续辩论去宗教或准宗教化问题
· 再谈特线问题
·中国的自由主义怪胎
·推荐网上文章:祖国啊,这不是局部腐败,是整体腐烂!
·暴力非暴力、革命和改良、激进和缓进
· 斥戈倍尔曾曾节明
· 再谈盛雪问题
·斥特线头子赵岩
·王梦龙:解密巴黎狂人 还原神骗真相
·对陈卫珍女士解释一下
·再斥叶宁张健
·陈大骗子你抵赖造谣反诬得了吗?
· 他们有国家力量包括国家恐怖主义在背后支持
· 美国不管民运特线问题,我们怎么办?
· 名声最臭的痞子骗子特线都与盛雪站到一起
· 安徽国保,收起你们那一套
·简评罗点点和马晓力对话
·台湾法律规定:一个中华民国、两个地区
·谈8964特线等问题
·驳蔡贤斌
·我对蔡英文就职演说的几点感觉
·知=识,共同认知=共同认识=共识
·再谈共知和共识
·对钱钟书杨绛问题的一些看法
·历史反思应该面向未来(兼论“再来一次文革”)
· 刘晓波周舵央视作证天安门广场没死人问题
·继续辩论刘晓波央视作证问题
·再谈道德、法律等规范体系
·白宫密档“六四”屠杀死10,454人。刘晓波央视作伪证证据
·关于小农经济问题
· 关于经济决定论
·仰屠杀是最可怕的屠杀
· 天底下没有这么便宜的事情
·一派特务流氓腔调
·理论界学术界再度让我震惊
· 再谈盛雪和民运
·简评伯林及两种自由概念
·我对英国脱欧问题的看法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一、二、三)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四)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五)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六、七)
·驳杨恒均《是时候站在法治一边了》
·评《徐文立谈人类正常社会秩序》
·评神棍摩西
· 中共现行宪法是好宪法吗?
·关于三民主义问题
·新加坡是特殊小国的专制文明不是封建文明
·回答朋友的十个问题
·再对吕柏林谈三民主义
·继续讨论三民主义问题
·再答朋友问
·对胡平文章的不同意见
·三答朋友
·打吧,美国,只要中共挑衅就打!打赢了,中国人民将衷心感谢美国
· 反对并打败中共汉奸党,就是最大的爱国
·致共产汉奸党小奴才小汉奸王希哲
·近日与共产汉奸党五毛论战部分帖子
·再驳余大郎胡安宁的离谱造谣
·启动问责程序,谁为丧权辱国担责?!
·共产汉奸党及五毛小汉奸无耻表现并自打耳光的例子之一
·继续与共产汉奸党走卒论战
·也谈土耳其问题
·与甘当共产汉奸党特殊别动队的假爱国者辩论
·嘲弄胡安宁张英曾节明徐文立等
·再接再厉,继续迎战共产汉奸党小跟班
·继续迎战汉奸党小跟班
·再笑汉奸党走卒(关于王炳章问题论战)
·这两天网上讨论中本人的部分意见
·我的部分照片和起诉书、判决书、裁定书等照片(一)
·许家屯和江苏省委一直抓我恶毒攻击毛泽东的“恶攻”罪
·本人近日网上部分发言
·中共特务的又一个超宇宙逻辑
·中共特线的不同类别和刘路近来发疯献忠心的原因
·继续反击打了鸡血般兴奋的中共特线
·回击草包将军给特线打鸡血指挥他们亢奋不已大力围攻漫天造谣
·现在可以停止对盛雪问题的争论了
·再驳刘路、曾节明、胡安宁
·再笑陈大骗子
· 驳曾节明、赛昆、陈泱潮等
·赛昆果然缺乏理解能力
·中共及其走卒赛昆们被人格、法权这类新词搞得昏头转向
·再谈自由和规范体系的基本知识
·习少和伪精英愚蠢,把国家大事当儿戏
·世界日报:赖昌星是双面间谍
·驳继续造谣的王希哲
·关于巴黎公社式民主制问题
·近日部分帖子汇编修改
·全力扭转中共极端危险反动的外交和战争路线
· 关于徐文立身边的特线问题
·独派问题和反共民主力量的战略选择
·本人在世贸中心倒坍后一小时内发出的声明和随后两篇文章
·驳赵岩刘刚曾节明
· 网上文章:清华大学教授的研究发现
·关于“转型已死,民国当归”问题
·中国人要自信自豪、没必要自卑自贱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徐水良


   

2009-7-29


   

   
   通钢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又一个典型。
   
   通钢事件的性质,就是老百姓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就是老百姓要官僚太子党限制自己的大抢劫大掠夺,给老百姓生存权,官僚太子党权贵们却坚决拒绝,老百姓不得不奋起反抗,维护自己的生存权,甚至不得不剥夺权贵的生存权,来保证自己的生存权。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中共大抢劫大掠夺开始以前,笔者一次又一次警告,颠倒改革程序,不搞政治改革,在中共特权官僚专制制度的条件下,先搞私有化经济改革,必然变成特权官僚集团的抢劫掠夺。但是,中共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一意孤行,在自由主义“精英”帮凶,包括花瓶民运帮凶们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市场化)”的配合下,在当时自由主义倾向的总理朱镕基主持下,强行展开令人震惊的大抢劫大掠夺,人为制造了一个官僚权贵抢劫掠夺集团,给民主化政治改革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阻力集团,制造了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别和巨大的社会不公,把中国改革引向歧路,引向死胡同。
   
   通钢事件的教训表明,这个抢劫掠夺权贵集团,还要继续进行穷凶极恶的大抢劫大掠夺,为了这种抢劫掠夺,甚至还要肆无忌惮地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
   
   中国社会,必须坚决剥夺这个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如果权贵集团坚决拒绝放弃抢劫掠夺权,一定要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那么,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存权,只能剥夺权贵集团的生存权。
   
   为了反抗暴政,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和其它权利,人民抗暴,人民起义,人民革命,具有人类生命中的天然合理性。
   
   剥夺老百姓生存权的权贵们,死有余辜!
   
   
   附:
   

曹维录:不让别人活的人,自己就很危险


   
   
   又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在中国发生。
   
   
   2009年的7月24日,吉林通化钢铁工人大约三万多人抗议公司的合并计划,同时与前往镇压的武警发生冲突。混乱中,企图兼并通化公司的建龙公司总经理陈国军被殴打致死。陈国军是设于北京的建龙公司的总经理,年收入达300多万,这次被打死说明了事态的严重。就在陈国军死的当天晚上,通化人们为了庆祝这个人的死亡,象过大节一样燃放鞭炮礼花,鞭炮声整夜不断。
   
   中共为怕事态影响扩大,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封网行动,有关陈国军的消息均遭到屏蔽。但是网民们热情不减,一处屏蔽,就到另一处开贴,甚至一些平时并不关心时事的网络贴吧,也被网民一时利用来宣传此次事件,成为那里议论的焦点。民众几乎是一面倒地支持通化钢铁工人和家属民众打死陈国军的行动,对当局权钱勾结,借改革之名抢夺国企财富的行为进行了愤怒谴责。
   
   据内部知情人士披露,这是一场自发的,没有任何组织的工人运动。这一切源于对建龙的憎恶,源于对吉林省高层领导决策的不满。事情起源于7月22日,这天从设立在吉林省长春市的通钢集团传来消息,建龙集团再次入主通钢,控有新通钢集团的50%以上的股权,吉林省国资委仅占有34%的股权。通化钢铁公司是那里工人们50馀年建立起来的基业,与通钢人命运息息相关,其资产达上百亿。而建龙只是个私人企业,其注入资金充其量不过几亿元。以区区几亿元而控股通钢50%股份,这是典型的权钱勾结瓜分国有资产,其背后权力运作很明显,因此引起民愤。
   
   正像有些网友所分析,中国民众过分老实,只要还能活下去,他们就不会闹事。建龙吞并通钢,是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的事,2005年10月,在吉林省委、省政府的积极运作下,建龙集团与吉林省唯一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通钢集团合作。建龙以资本注入形式入主通钢,占有通钢近 40%的股份。建龙与通钢联手后,即以「引入民营机制」为名,将通钢集团及通化钢铁的总经理、财务主管都换成了建龙人,并大为缩减工人工资。2008年钢铁行业低迷,通钢连续亏损,通化钢铁一再限产,员工工资减到每月人均300元,在当前不断上涨的物价下,这已经就到了让人活不下去的地步了。
   
   更有甚者,建龙吞并了通化,通化10馀万职工就成了老百姓平时所说的「掉老娘裤裆里了」。有著27年工龄的基层干部每月也只能领到200元工资,08年冬季不给职工供暖。在寒冷的中国吉林,10馀万职工却生活在没有暖气之中。中国东北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度,历史上最困若时代,他们也有火坑和火墙过冬,不供暖就是不管职工死活了。
   
   由于钢铁工业在金融危急中是受冲击最大行业,2009年初,通化钢铁就亏损了近10亿元之多,建龙怕通化成为其亏损的包袱,曾一度商议建龙与通钢股权分立,建龙集团对吉林钢铁占有所有权,并控股通钢原有的矿山,而不再经营通钢,这对通钢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所以通钢人很高兴,公告下达当天,鞭炮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股权分立后,建龙撤出通化,4月份,通化钢铁仅亏损了近1亿;5月份,微亏;6月份,已经盈利了6000馀万元,全体通钢人欢欣鼓舞。7月份,全通钢的人都在憋著劲要再打个漂亮仗。可是好景不长,建龙看到了通化赢利前景,又再度吞并通钢。陈国军扬言说:“我要在3年之内让通钢姓陈!”很明显,建龙的私营业主把通化当成其发财的工具,无用时扔在一边,有用时抓在手里不放,赢利是建龙的,亏损由通化民众承担。这就是通化民众杀死总经理陈国军的根本原因。
   
   就像一个月前江西南康市执行新的税收徵管办法,从家具业主手里抢钱而激起民变引起上万民众抗议示威一样,这次吉林通化事件也完全是一次官逼民反的事件。人们要活下去不是过错,不让人活下去才是真正犯罪行为,即使是中共所坚持的人权理论,也强调了人的生存权。而建龙的行为,正是从根本上侵犯了通化人生存的权力。从人们对事件一面倒的支持通化民众的舆论情况来看,民众有著很清醒的是非明辨能力,他们又一次明确地站在了通化弱势民众的一边。
   
   中共一再宣称要建一个和谐的社会,但一个和谐的社会必须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起来,而公平公正必须在民主自由社会体系中才能形成。极权的社会永远不会出现公平和公正,不公正,不公平是古往今来一切独裁政治的最为明显的特性。中共一方面说要建和谐的社会,一方面却拒绝政改,反对民主,坚持独裁的社会体制,这就和土匪要在他们抢劫的村子里建立和谐关系一样荒唐可笑。
   
   两千年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事,他在动员人们起事时说:“现在我们不造反是死,造反也顶多是死,同样是死,为什么不轰轰烈烈地在造反中死呢?”他的话说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人们在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被逼著走上造反之路。民众不可能制造动乱,民众的命虽然很贱,但也不会主动走上危险道路,很多时候,民众甚至比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更珍惜自己的生命。从通化钢铁工人们在几年的时间里忍辱负重,听任建龙公司和权力勾结瓜分他们的资产,而没有当时就起来斗争就很明显地说明了这一点。
   
   有个诗人在他的诗里说:“有的人,他活著别人就不能活。”建龙业主的行为就是这样的行为,有人说建龙有一些资本运作的高手,其实不只是资本运作高手,这其中更有一些权力运作高手,是这些人的强强联合,毁了通化人生存的希望。通化不过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在全国各地,都存在著通化一样的生存危急。有资料显示,中国0.4%的人,却占有全国70%以上的财富,中国是一个还不算富有的国家,可是中国的权力集团却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全世界最穷的人和全世界最富的人都集中在一个还很穷的国家里,那这个国家怎么会有和谐?
   
   有人说:只要世界上还有贫穷的人,我就没有摆脱贫穷的威胁;只要还有饿死的人,我就存在被饿死的恐惧。说这样话的人道德无疑是很高尚的,但我们深入地细想一下,他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人到穷得活不下去的时候,还会很理智吗?就算穷人的贫穷不是你给造成的,他都有可能找到你头上,何况,中国人的贫穷就是一些权力集团故意造成的,人们难道永远想不明白这一点?
   
   不要认为你很富有,不要认为你很强大,有力量,在历史的长河中,富有和强大的从来就不乏其人,但转舜之间灰飞烟灭也比比皆是。清初诗人孔尚任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意思就是说权力和金钱都不是可靠的,站在历史角度上看,真正强大的是道德和人性。陈国军年收入300多万,周围有众多保安,豪华住宅一般人很难进去,出入有车来去无踪。够富有、够强大、够安全了,但也难免会死于非命,原因无他,是不让别人活。
   
   我的结论很简单:你不让别人活,自己就很危险!
   
   虽然吉林当局在民众压力下对通化钢铁工人作了让步,作出了“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的保证,但这种小技俩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如果不启动政改,从根本上铲除现在这个制造不公正、不公平的社会体制,可以断言:陈国军的悲剧就将会不断重演,而且会愈演愈烈。
   
   ──转自《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9年07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