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徐水良文集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四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五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六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七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八
·论起义和革命部分文章合编九
·中国已处于静悄悄的经济危机当中
·对日本一些大学取消人文科系的评论
·今日再与告别革命派论战
·有神无神、信仰迷信、理性科学等问题再讨论
·毛泽东和中共勾结日寇的一些史料
·再评江湖骗术“特异功能”和伪科学“人体科学”
·再驳伪精英“反民粹”
·对《再驳伪精英反民粹》的一些补充
·为傅志彬呼吁并推荐阅读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关于洗脑等问题的评论
·回答王希哲
·回答王希哲
·再谈公有化私有化
·驳杜导斌谬论
·驳左派谣言
·关于所有制概念
·对人民大学师生之争的看法和评论
·建议徐贲用“极权社会的奴民综合症”取代犬儒说辞
·美国右派的公有制实验并按语
·继续谈人民大学师生之争
·也谈一神教多神教(与张三一言商榷)
·笑曾家军胡安宁、曾节明
·共产主义既是贫困的结果又是继续贫困的原因
·又昏又蠢的胡话
·近日再谈宗教问题
·评《民国的最大错误,非基督教运动》
·蔡英文任内,中共有可能打台湾
·严防政教合一宗教势力破坏革命
·闲聊负能量、现代科学和古代骗术
·共产之后是共妻
·答陈卫珍女士等
·林岛:穷鬼合伙娶老婆是不够的,彻底打破一夫一妻制才行
·人类历史上最最可怕的极权专制反人类的做法
·张赞宁:付志彬无罪——付志彬非法经营案辩护词
·不赞成“人类历史进步在于暴力程度降低”简单化结论
·中国近现代史上的三次大屠杀
·孔奖、一神教、中医、共妻等问题再讨论
·继续批驳转移斗争大方向保护马列共产党的谬论
·警惕洪秀全白彦虎式的一神教危险
·一神教为什么衰落
·继续讨论暴力问题
·我对马习会的看法
·在什么情况下支持台独才是合理的?
·再谈一国两府两国号
·关于王炳章问题再驳曾节明
·与中共打交道就是与魔鬼打交道
·中共采用左右两翼夹攻反对派策略
·为曾节明和安徽公安合制假国民党穿帮出主意
·也谈政教合一概念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上)
·再答神棍陈大骗子(下)
·徐水良声明
·邮件组讨论:当代世界的两大主要敌人
·有理想有信仰未必是好事
·巴黎恐袭评论:抛弃圣经可兰经原教旨主义
·ISIS到底要什么?解密伊斯兰国的末日圣战
·我对消弥宗教仇杀的看法
·曾节明陈尔晋等特线谎言一个又一个,什么都漫天造谣
·中共控制垄断民运的企图和小圈子策略
·反恐的治标和治本办法
·人权高于主权的又一例证
·讨论1:别书生气看待民阵内斗
·讨论2:中共引渡姜野飞董广平花了力气
·讨论3:狭义民运圈真实内幕确实让人震惊
·中共对付反对派的人海战术
·再驳希特勒超级粉丝曾节明
·东欧各国秘密警察的罪恶与结局
·中国特线民运的奇特现象
·简评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郑永年错误意见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走向自由民主还是走向法西斯主义
·简评东海一枭的三本主义
·再答东海一枭
·再谈曾节明
·西方国家反恐问题上的几点失误
·坦率探讨恐怖主义和宗教问题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为罗宇一辩并讲个趣事
·美国革命之父托马斯•潘恩
·朱学勤:两个世界的英雄——托马斯·潘恩
·宗教信仰规律趋势等按语两则
·中共特线败坏民运和宗教名声的一个惯用策略
·信仰和教养
·受托转贴:揭露假基督陈泱潮
·陈尔晋长年累月造谣攻击,实在烦人
·吕千荣是典型的精神病症状
·再给吕千荣说两句
·道家不是驭民思想
·再谈陈泱潮问题
·再答吕千荣
·勿谓言之不预
·吕千荣,是你自己不断论证,怎么怪我?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剥夺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

   

徐水良


   

2009-7-29


   

   
   通钢是官逼民反,民不得不反的又一个典型。
   
   通钢事件的性质,就是老百姓争取自己的生存权。就是老百姓要官僚太子党限制自己的大抢劫大掠夺,给老百姓生存权,官僚太子党权贵们却坚决拒绝,老百姓不得不奋起反抗,维护自己的生存权,甚至不得不剥夺权贵的生存权,来保证自己的生存权。
   
   改革开放以来,尤其是中共大抢劫大掠夺开始以前,笔者一次又一次警告,颠倒改革程序,不搞政治改革,在中共特权官僚专制制度的条件下,先搞私有化经济改革,必然变成特权官僚集团的抢劫掠夺。但是,中共官僚太子党权贵集团一意孤行,在自由主义“精英”帮凶,包括花瓶民运帮凶们鼓吹“全盘私有化、无条件私有化、不顾一切私有化(市场化)”的配合下,在当时自由主义倾向的总理朱镕基主持下,强行展开令人震惊的大抢劫大掠夺,人为制造了一个官僚权贵抢劫掠夺集团,给民主化政治改革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阻力集团,制造了中国社会巨大的贫富差别和巨大的社会不公,把中国改革引向歧路,引向死胡同。
   
   通钢事件的教训表明,这个抢劫掠夺权贵集团,还要继续进行穷凶极恶的大抢劫大掠夺,为了这种抢劫掠夺,甚至还要肆无忌惮地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
   
   中国社会,必须坚决剥夺这个权贵集团的抢劫掠夺权,如果权贵集团坚决拒绝放弃抢劫掠夺权,一定要剥夺老百姓的生存权,那么,没有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老百姓为了保护自己的生存权,只能剥夺权贵集团的生存权。
   
   为了反抗暴政,维护自己的生存权和其它权利,人民抗暴,人民起义,人民革命,具有人类生命中的天然合理性。
   
   剥夺老百姓生存权的权贵们,死有余辜!
   
   
   附:
   

曹维录:不让别人活的人,自己就很危险


   
   
   又一件轰动世界的大事在中国发生。
   
   
   2009年的7月24日,吉林通化钢铁工人大约三万多人抗议公司的合并计划,同时与前往镇压的武警发生冲突。混乱中,企图兼并通化公司的建龙公司总经理陈国军被殴打致死。陈国军是设于北京的建龙公司的总经理,年收入达300多万,这次被打死说明了事态的严重。就在陈国军死的当天晚上,通化人们为了庆祝这个人的死亡,象过大节一样燃放鞭炮礼花,鞭炮声整夜不断。
   
   中共为怕事态影响扩大,已经开始了大规模的封网行动,有关陈国军的消息均遭到屏蔽。但是网民们热情不减,一处屏蔽,就到另一处开贴,甚至一些平时并不关心时事的网络贴吧,也被网民一时利用来宣传此次事件,成为那里议论的焦点。民众几乎是一面倒地支持通化钢铁工人和家属民众打死陈国军的行动,对当局权钱勾结,借改革之名抢夺国企财富的行为进行了愤怒谴责。
   
   据内部知情人士披露,这是一场自发的,没有任何组织的工人运动。这一切源于对建龙的憎恶,源于对吉林省高层领导决策的不满。事情起源于7月22日,这天从设立在吉林省长春市的通钢集团传来消息,建龙集团再次入主通钢,控有新通钢集团的50%以上的股权,吉林省国资委仅占有34%的股权。通化钢铁公司是那里工人们50馀年建立起来的基业,与通钢人命运息息相关,其资产达上百亿。而建龙只是个私人企业,其注入资金充其量不过几亿元。以区区几亿元而控股通钢50%股份,这是典型的权钱勾结瓜分国有资产,其背后权力运作很明显,因此引起民愤。
   
   正像有些网友所分析,中国民众过分老实,只要还能活下去,他们就不会闹事。建龙吞并通钢,是早在2005年就开始了的事,2005年10月,在吉林省委、省政府的积极运作下,建龙集团与吉林省唯一一家大型国有企业通钢集团合作。建龙以资本注入形式入主通钢,占有通钢近 40%的股份。建龙与通钢联手后,即以「引入民营机制」为名,将通钢集团及通化钢铁的总经理、财务主管都换成了建龙人,并大为缩减工人工资。2008年钢铁行业低迷,通钢连续亏损,通化钢铁一再限产,员工工资减到每月人均300元,在当前不断上涨的物价下,这已经就到了让人活不下去的地步了。
   
   更有甚者,建龙吞并了通化,通化10馀万职工就成了老百姓平时所说的「掉老娘裤裆里了」。有著27年工龄的基层干部每月也只能领到200元工资,08年冬季不给职工供暖。在寒冷的中国吉林,10馀万职工却生活在没有暖气之中。中国东北最低气温可达零下40多度,历史上最困若时代,他们也有火坑和火墙过冬,不供暖就是不管职工死活了。
   
   由于钢铁工业在金融危急中是受冲击最大行业,2009年初,通化钢铁就亏损了近10亿元之多,建龙怕通化成为其亏损的包袱,曾一度商议建龙与通钢股权分立,建龙集团对吉林钢铁占有所有权,并控股通钢原有的矿山,而不再经营通钢,这对通钢人来说,无疑是一种解脱,所以通钢人很高兴,公告下达当天,鞭炮声响彻了整个夜空。
   
   股权分立后,建龙撤出通化,4月份,通化钢铁仅亏损了近1亿;5月份,微亏;6月份,已经盈利了6000馀万元,全体通钢人欢欣鼓舞。7月份,全通钢的人都在憋著劲要再打个漂亮仗。可是好景不长,建龙看到了通化赢利前景,又再度吞并通钢。陈国军扬言说:“我要在3年之内让通钢姓陈!”很明显,建龙的私营业主把通化当成其发财的工具,无用时扔在一边,有用时抓在手里不放,赢利是建龙的,亏损由通化民众承担。这就是通化民众杀死总经理陈国军的根本原因。
   
   就像一个月前江西南康市执行新的税收徵管办法,从家具业主手里抢钱而激起民变引起上万民众抗议示威一样,这次吉林通化事件也完全是一次官逼民反的事件。人们要活下去不是过错,不让人活下去才是真正犯罪行为,即使是中共所坚持的人权理论,也强调了人的生存权。而建龙的行为,正是从根本上侵犯了通化人生存的权力。从人们对事件一面倒的支持通化民众的舆论情况来看,民众有著很清醒的是非明辨能力,他们又一次明确地站在了通化弱势民众的一边。
   
   中共一再宣称要建一个和谐的社会,但一个和谐的社会必须在公平公正的基础上才能建立起来,而公平公正必须在民主自由社会体系中才能形成。极权的社会永远不会出现公平和公正,不公正,不公平是古往今来一切独裁政治的最为明显的特性。中共一方面说要建和谐的社会,一方面却拒绝政改,反对民主,坚持独裁的社会体制,这就和土匪要在他们抢劫的村子里建立和谐关系一样荒唐可笑。
   
   两千年前陈胜、吴广在大泽乡起事,他在动员人们起事时说:“现在我们不造反是死,造反也顶多是死,同样是死,为什么不轰轰烈烈地在造反中死呢?”他的话说明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就是人们在活不下去的时候,就会被逼著走上造反之路。民众不可能制造动乱,民众的命虽然很贱,但也不会主动走上危险道路,很多时候,民众甚至比那些高高在上的统治者更珍惜自己的生命。从通化钢铁工人们在几年的时间里忍辱负重,听任建龙公司和权力勾结瓜分他们的资产,而没有当时就起来斗争就很明显地说明了这一点。
   
   有个诗人在他的诗里说:“有的人,他活著别人就不能活。”建龙业主的行为就是这样的行为,有人说建龙有一些资本运作的高手,其实不只是资本运作高手,这其中更有一些权力运作高手,是这些人的强强联合,毁了通化人生存的希望。通化不过是全国的一个缩影,在全国各地,都存在著通化一样的生存危急。有资料显示,中国0.4%的人,却占有全国70%以上的财富,中国是一个还不算富有的国家,可是中国的权力集团却是全世界最富有的人。全世界最穷的人和全世界最富的人都集中在一个还很穷的国家里,那这个国家怎么会有和谐?
   
   有人说:只要世界上还有贫穷的人,我就没有摆脱贫穷的威胁;只要还有饿死的人,我就存在被饿死的恐惧。说这样话的人道德无疑是很高尚的,但我们深入地细想一下,他的话是很有道理的,人到穷得活不下去的时候,还会很理智吗?就算穷人的贫穷不是你给造成的,他都有可能找到你头上,何况,中国人的贫穷就是一些权力集团故意造成的,人们难道永远想不明白这一点?
   
   不要认为你很富有,不要认为你很强大,有力量,在历史的长河中,富有和强大的从来就不乏其人,但转舜之间灰飞烟灭也比比皆是。清初诗人孔尚任说:「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楼塌了。」意思就是说权力和金钱都不是可靠的,站在历史角度上看,真正强大的是道德和人性。陈国军年收入300多万,周围有众多保安,豪华住宅一般人很难进去,出入有车来去无踪。够富有、够强大、够安全了,但也难免会死于非命,原因无他,是不让别人活。
   
   我的结论很简单:你不让别人活,自己就很危险!
   
   虽然吉林当局在民众压力下对通化钢铁工人作了让步,作出了“建龙将永不参与通钢重组”的保证,但这种小技俩只能起到一时的作用,如果不启动政改,从根本上铲除现在这个制造不公正、不公平的社会体制,可以断言:陈国军的悲剧就将会不断重演,而且会愈演愈烈。
   
   ──转自《自由圣火》

此文于2009年07月29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