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徐水良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徐水良文集]->[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徐水良文集
·网路文摘社论:声援伊朗人民
·花瓶民运对他人的攻击,这一次扎扎实实打到了自己
·受五毛污蔑是我的光荣
·民权通讯第1期
·搞政治与拉帮结派
·支持旁观者昏批驳被阉割了的伪反对派
·和解骗子以及和解糊涂蛋们可以休矣!
·某些洋教徒为什么不尊重无神论和异教徒
·是网络自由,不是网络民主
·与狼为伍,思科最坏
·答网友:为什么要反台独?理由如下:
·当代中国人不可能没有敌人——评刘晓波《我没有敌人》
·刘晓波把08宪章戏演砸了
·08宪章和刘晓波的最后陈述
·关于刘晓波《我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
·五毛们总是闭眼睛撒谎
·周瑜黄盖和竹筒倒豆子
·答鸡头肉和赛昆的污蔑
·海外五毛攻击许良英先生为刘晓波辩护的一个帖子
·戏释格丘山格老先生“坦荡心胸”的含义
·漫谈两出大戏和刘晓波之谜
·关于刘晓波“没有敌人”网文两则
·转贴评刘晓波没有敌人文章6篇附按语
·没有敌人争论是一场政治斗争,不是学术论争
·转贴张三一言和Leebai文章各两篇
·转贴评轮“没有敌人”文章三篇
·今日网上跟帖
·转贴“民运”和“官运”等两文
·戏作:灯主席外传
·“没有敌人”问题争论小结
·关于没有敌人的争论文章十篇
·“没有敌人”争论文章选(6篇,2月6日晚)
·2月7日没有敌人争论文章
·捍卫启蒙成果——我们的作战意图
·转贴到查报告:民众武力抗暴的必然性
·劝告陈尔晋,没人相信你,再次劝你到此为止!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8日
·关于宗教批评问题答宗教盲洪哲胜
·这样吧,陈尔晋:你赶快回天堂,去向上帝要你的身份证明,好吗?
·有没有敌人的讨论(2月10日)
·没有敌人的刘晓波论敌人和战争
·胡平为自己的对立面背书
·怎样对付中共庞大的特务线人队伍
·有没有敌人争论(2010-2-11)
·网络革命宣言、按语和评论
·高智晟生死去向之谜并按语
·“海外民运”和一部分国内民运真黑
·没有敌人派的两个错误前提
·无敌论者种族主义及亲中共仇人民和两面派性格要不得
·黑白颠倒的世界—海外民运
·答国凯兄和周亚辉先生:
·驳胡平《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一点补充再驳胡平文章
·转贴吴庸先生优秀文章
·经典笑话——“民主就是使不确定性制度化”
·胡平笑话和牛乐吼笑话
·反对洋迷信土迷信(从胡平-普里泽沃斯基笑话说起)
·为我的理论做个广告
·客观事物、概念、用语、理性和迷信等等
·答孙丰老哥并纠正西方语言学家一个根本错误
·要了解意识科学可以从此文入手
·民主社会没有某派专政
·答孙丰:究竟概念在先还是判断在先?
·什么叫扫荡派?什么叫保皇派?
·有没有敌人是客观存在,不是主观设定
·无敌派的一个重要逻辑错误
·关于意识科学的一个说明
·转贴Leebai:再说几句仇恨和敌人-简单低级的道理
·徐水良驳王希哲胡平等
·对胡平文章的讨论(2010-3-9)
·转贴王若望先生批评刘晓波文章
·王希哲投靠共产党阵营自供状
·驳何永全先生
·无敌论者真会胡诌
·我们与无敌派属于敌对阵营(近日有没有敌人争论)
·理解民运真相的两个关键
·刘宾雁、刘刚谈刘晓波逸事
·中国失业率超过美国大萧条时期
·ZT一比吓一跳:中外税收与福利对比
·有敌无敌反复无常的没有敌人派
·我们对不同的人不同的狱中表现的态度
·目前两种思想、两条道路的斗争
·几句话简驳驳胡平草虾说法
·胡平《维权与民运》评点
·谁使民运变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的枯萎瓶花
·政治革命的绝对必须和相对必须
·张三一言徐水良与杨光等争论
·讲个简单的道理
·自由、人权、平等、民主、法治和宪政
·言论自由是“第一自由”吗?
·答张健——再谈言论自由不是第一自由
·谈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基本知识
·讲一点自由民主和宪政的最基本知识
·讲一点人类自由体系的最基本知识
·不存在不民主的又“当之无愧的宪政”
·怎样看待教师农民等集体下跪事件
·在中共压力下挺住或屈服问题
·关于民主党临委会一事的说明
·答胡安宁两则:撒谎成瘾和虚虚实实
·现在不可能建立民运统一战线
·写给上海公安国保(两则)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反对意识形态和信仰专制


徐水良


   

2009-7-18日


   

   
   意识形态,就是变动不居的人类意识相对固定化为某种形态。是人类意识的一种相对固定的状况。它与意识这个词一样,是一个中性名词。
   
   人总有意识,也总会形成和接受各种相对固定的形态。
   
   但是,搞某种意识形态的专制,只允许一种意识形态的统治和独霸,不允许别的意识形态自由存在,那就不好了。尤其是搞信仰专制,就更加不好。只允许与非理性的信仰统治,不允许理性的自由思想;而且只允许一种信仰统治,不允许其他信仰存在;往往在他们的圣经中,不停地咒骂其他信仰,不停地咒骂异教徒和不信者,甚至不停地宣扬消灭甚至屠杀异教徒,这就非常专制。
   
   而这种信仰专制,正是西方宗教、和表面上反对宗教,实际上原封不动地继承西方信仰专制传统的马列主义和共产主义的共同特点。
   
   从犹太教,到基督教,到伊斯兰教,到马列主义,一脉相承。
   
   现代西方的自由民主思想和自由民主制度,正是在反对中世纪宗教信仰专制的斗争中成长和发展起来的。尤其是在反对信仰、思想、政治和文化专制的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中成长和发展起来的。
   
   从圣经记载的纪元前的宗教屠杀,到中世纪无数的宗教屠杀、迫害和战争,一直到目前全世界的宗教恐怖主义和反恐战争,其教训,实在是异常地巨大!
   
   花瓶民运08宪章派的刘晓波,余杰,王怡等等,鼓吹信仰专制,要用基督教统一和统治中国人的思想,实在是企图把西方中世纪的信仰专制搬到中国,非常反动。他们还没有执政,还处在被打压的状态,就搞出了排郭事件等信仰专制的典范。还有许多神棍神汉们的言论和行动,实在是令人不寒而栗。
   
   人人生而平等,所有的人都是自由的、平等的,因此,所有人的思想、意识和意识的各种形态,也都是自由的、平等的。自由民主的社会,是多元化的社会,尤其是多元化意识形态的社会。企图把所有人的思想统一到某种思想,某种信仰,无论是统一到马列主义,还是统一到三民主义;是统一到儒教,还是统一到基督教、伊斯兰教;是统一到有神论,还是统一到无神论;也不管这种思想如何正确,或者如何错误,都是彻头彻尾的思想专制。
   
   我早就一再论述,自由是民主的基础,没有自由,就没有民主;尤其是没有思想和信仰的自由,没有政教分离,没有国家和特定信仰或特定意识形态的分离,就决不会有民主社会。伊朗就是一个典型,那里有各种民主形式,但没有信仰自由,没有政教分离,也就没有民主社会。
   
   现在的土耳其政治人物,以及新疆所谓的东土耳其斯坦宪法,企图恢复或者建立伊斯兰宗教国家,确立伊斯兰国教,这就必然复辟宗教专制,不会有民主。大陆的伪儒蒋庆,企图把西方最反动的信仰专制搬到中国,确立儒教为国教,也一样极其荒谬和反动。
   
   时至今日,全世界仍然还在回避甚至偏袒信仰专制,尤其是回避甚至偏袒神本主义宗教专制,显然不是解决专制主义和恐怖主义,把全世界引向自由、民主、和解、和平的正确做法。
   
   我们呼吁全世界都来正视和反对信仰专制,支持和提倡自由思想、自由信仰。
   
   孙丰先生说,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实际上是说,都是信仰专制惹的祸。
   
   
   附:
   

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


   

孙丰


   

2009-07-18


   
   
   
   1、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相信都是不能证明的信仰
   
   新疆的7.5事件“是”民族冲突,那石首、瓮安、汉源……又是什么冲突?杨佳、邓玉娇行为又是什么冲突?须知,中国一年发生10万次以上的冲突!可以拿“民族冲突”去解释乌市7.5,拉萨3.14,可不能拿来解释非民族聚居区每年10万次以上的民众与当局的冲突!“中国境内”是个有效限制,该范围内的所有事件要求一个共同解释——中国的各角各落都在冲突,各角各落的冲突就是同一个有效因所引发。对全中国起作用的力量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政权,即共产党的领导。所以在“中国境内”这个限度内的冲突虽五花八门,但造成它们的原因却是同一个,各自的特征只是矛盾关涉的对象、领域不同,不是矛盾不同。有效于中国所有冲突的那个原因,只能是中国政权所具有的共产性。
   
   在这一意义上,我提出“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这个命题。
   
   在这个命题下,“共产主义”和“对上帝或真主的信仰”都是信仰,都是意识形态。都是若祸精。
   
   因为能在人与人之间引起患祸的永远不会是客观性,而是意志、精神。客观性只是存在,它在那里,各在各的,互不相涉,又哪有冲突可发生?人与人之间的冲突直接就是立场、意志的不同:是持这一立场这一意志的人不赞成,不接受,因而拒绝对另一立场另一意志的承认。因它发生在人与人之间,就被误认为是人的冲突,实际冲突的并不是人,而是人的意志:那矛盾着的是立场对立场,意志对意志,观念对观念。所以说凡冲突,无不是意识形态的结果。
   
   “共产主义”和“对真主或上帝的信仰”都是信仰。这说法的意思是:它们都只是主观意志,因而既(1)不是自明的;(2)也不是证明的。客观的事实是自明的:吃了饭肯定不饿,喝了水肯定不渴,这类关系的“明”既不需通过道理的推演来证明,也不需用信仰来支持。食物充饥、喝水解渴这关系是实际的,它满足的就是人的感受,不须在感受外由别的能力来支持,因而说实际事实是自明的。自明表示可被感官所面对,由无情事实来支持。
   
   所谓证明只有效于道理,因道理不是事实,不具有形态性,道理只是事实的关系,它是人的理性能力所认识的,不是感性能感应的,所以道理的获得与辩识要用分解或归纳,还原到感性能够直观的水平,也就是使其达到自明。分解或归纳是种手续,是求“明”的方法,我们是在方法的立场上把它叫做“证”,由证所求的才是“明”。因为道理不可以面对,其真假便须证而明之。
   
   我们说“共产主义”和“对上帝或真主的信仰”都只是信仰,这话揭示:它们都不是客观事实,所以感官不能面对;它们也不是真理,所以也不能用理性的规则来证明。信仰并不是独立词汇,它是成对概念,与它相对的是自明或证明。信仰做为概念所表示的就是不具有证明的可靠性。它能成为言行的依据,完全是因意志采取了不让认识能力来怀疑,来证明这个态度——基督教里有个“见证”派,“见证”就是把不相干的事强往一处拉,武断地赋予它们以因果性,以证明超然力量即神的存在。若真能“见(面对)”的话,它就是自明,又何须借“见”来“证”呢?。比如:白天求了神,夜里便做了梦,或生活中出现了梦里的事景,或用巧合的事件来证明神的力量、作用,等等。
   
   共产党把共产主义鼓吹成“远大理念”,共产主义的优越为什么不能获得当下感受的支持?卜就因“共产主义”不是个有形态的客体,而是无形状的道理,它没有自明性,就可在云里雾里胡诌,反正它又不是肉眼的对象。如同宗教的说教,用对地狱的的恐惧以支持起对天堂的仰望。因人不能用感性感受到地狱和天堂,当然也不能用感性来感受远大理想。因为人的感受力只在今生,不在来世,只在现实不在遥远的将来,只要人活着就是现实中,今生中,既不会体验地狱也不会享受天堂,所以地狱、天堂永远不会在今生里被证明,它的真实性便要靠“见证”来支持。同理,只要人活着,也永远不能去鉴定共产主义理念到底远不远大,或有多远大。只有说它“远大”,并且越“远大”,它才越能成为对污浊的现实的掩饰。
   
   
   

“共产主义”和“对上帝、真主的信仰”都是不能证明的意识形态


   

孙丰


   

2009-07-18


   
   
   新疆的7.5事件“是”民族冲突,那石首、瓮安、汉源……又是什么冲突?杨佳、邓玉娇行为又是什么冲突?须知,中国一年发生10万次以上的冲突!可以拿“民族冲突”去解释乌市7.5,拉萨3.14,可不能拿来解释非民族聚居区每年10万次以上的民众与当局的冲突!“中国境内”是个有效限制,该范围内的所有事件要求一个共同解释——中国的各角各落都在冲突,各角各落的冲突就是同一个有效因所引发。对全中国起作用的力量只有一个,那就是中共政权,即共产党的领导。所以在“中国境内”这个限度内的冲突虽五花八门,但造成它们的原因却是同一个,各自的特征只是矛盾关涉的对象、领域不同,不是矛盾不同。有效于中国所有冲突的那个原因,只能是中国政权所具有的共产性。
   
   在这一意义上,我提出“都是意识形态若的祸”这个命题。
   
   在这个命题下,“共产主义”和“对上帝或真主的信仰”都是信仰,都是意识形态。都是若祸精。
   
   因为能在人与人之间引起患祸的永远不会是客观性,而是意志、精神。客观性只是存在,它在那里,各在各的,互不相涉,又哪有冲突可发生?人与人之间的冲突直接就是立场、意志的不同:是持这一立场这一意志的人不赞成,不接受,因而拒绝对另一立场另一意志的承认。因它发生在人与人之间,就被误认为是人的冲突,实际冲突的并不是人,而是人的意志:那矛盾着的是立场对立场,意志对意志,观念对观念。所以说凡冲突,无不是意识形态的结果。
   
   “共产主义”和“对真主或上帝的信仰”都是信仰。这说法的意思是:它们都只是主观意志,因而既(1)不是自明的;(2)也不是证明的。客观的事实是自明的:吃了饭肯定不饿,喝了水肯定不渴,这类关系的“明”既不需通过道理的推演来证明,也不需用信仰来支持。食物充饥、喝水解渴这关系是实际的,它满足的就是人的感受,不须在感受外由别的能力来支持,因而说实际事实是自明的。自明表示可被感官所面对,由无情事实来支持。
   
   所谓证明只有效于道理,因道理不是事实,不具有形态性,道理只是事实的关系,它是人的理性能力所认识的,不是感性能感应的,所以道理的获得与辩识要用分解或归纳,还原到感性能够直观的水平,也就是使其达到自明。分解或归纳是种手续,是求“明”的方法,我们是在方法的立场上把它叫做“证”,由证所求的才是“明”。因为道理不可以面对,其真假便须证而明之。
   
   我们说“共产主义”和“对上帝或真主的信仰”都只是信仰,这话揭示:它们都不是客观事实,所以感官不能面对;它们也不是真理,所以也不能用理性的规则来证明。信仰并不是独立词汇,它是成对概念,与它相对的是自明或证明。信仰做为概念所表示的就是不具有证明的可靠性。它能成为言行的依据,完全是因意志采取了不让认识能力来怀疑,来证明这个态度——基督教里有个“见证”派,“见证”就是把不相干的事强往一处拉,武断地赋予它们以因果性,以证明超然力量即神的存在。若真能“见(面对)”的话,它就是自明,又何须借“见”来“证”呢?。比如:白天求了神,夜里便做了梦,或生活中出现了梦里的事景,或用巧合的事件来证明神的力量、作用,等等。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