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苦禅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苦禅文集]->[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吴苦禅文集
·鱼塘悲剧与民主制度——略论生态环境的保护
·与其“人民的政府爱人民”,不如“自私的政府怕人民”——山西窑奴风暴过后的沉思
·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山西窑奴事件引起的反思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
·《议报》:批评时政的沙龙,表达民意的平台
·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不合时宜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
·我国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我与《民主论坛》
·自由啊,你的旗帜虽破,却仍在风中飘扬!——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严正学面容清癯,精神不减当初——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
·朋友们,小心上圈套!——我愿意为李建强律师说几句迟到的公道话
·台州各县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目前仍杳无音信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不发《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对“搜集资料”一说仍耿耿于怀
·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2008年
·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价值论部分)
·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从郭晏溱负冤告状十年的悲惨经历所想到的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爱国”:缘何允许爱?缘何胆敢爱?如何去爱?——兼怀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十九周年
·在抗震救灾中:最大获益者是谁?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以宗教信仰看待天灾,用宗教情怀抗震救灾——兼论信仰与理性、宗教与人生的关系
·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为朱学勤再辩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十九周年
·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
·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对0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红色大佬们究竟要干什么?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
·我也对博讯和新世纪新闻网提点意见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
·台州赴京访民林大刚被遣返以后遭非法关押
·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一个双重受害者:来自黑监狱的控诉
·范子良再次遭拘禁,电脑被抄走!
·奥运在即急于封杀不同声音,湖州国保竟出此黔驴之技
·爬云峰
2009年
·集中关押的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 谨以此文向“六四”二十周年献祭
·“犯人也是人,不是畜牲!”——回忆浙江八九民运政治犯狱中集体捍卫人格尊严的斗争
·狱中诗纪
·走出马克思主义的迷阵——狱中反思纪零
·我终于明白了他们为什么对一篇文章如此害怕——评江棋生《1989年六四镇压受害者状况民间报告》兼评黄河清《六四底层列传》
·湖州异议人士范子良又被抄家,两台电脑被搬走
·有中国特色经济危机:奢侈品行业兴盛与普通消费品行业衰退并存
·在这人治的社会,我们好比走在大街上的牲口
·就解决六四受害人的经济权利问题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关于公开信的三点说明
·浙江民主人士关于执政当局逮捕刘晓波的四点声明
·城墙上的夏夜
·林大刚先生何罪之有?
·维权的成本与收益
·中国大陆为什么出不了经济学大师?——也谈诺贝尔经济学奖与中国经济学家
·己丑重阳登高有怀
2010年
·维护共产党执政地位是虚,保护既得利益是实——论迫害刘晓波的文字狱
·未来十年宿命:是革命,还是平稳转型?
·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为什么没有敌人?
·未来几年:我们可以看到的精彩大戏是什么?——论经济增长、经济危机与民主化转型的关系
·一场商业革命正在我们身边悄悄地发生
·从六四惨案到杀童惨案
·正义舆不应对论此保持沉默!
·六三之夜,奇怪的偷儿
·营救力虹的几点建议
·和谐社会有禁书,不知道是否有禁屁?
·论威权统治者的两种类型及其在民主转型中的行为方式
·政治改革的成本收益分析:一个理论模型
·刘晓波获诺贝尔和平奖是中国百年民运史的里程碑和转折点
2011年
·我也说几句民粹主义和暴民问题
·讣告:六四受难者、民主人士黄志道去世
·读苏雪林给蔡元培的信有感
·民主、共和、宪政的历史纠结与正本清源
· 仿陆游示儿
2012年
·这究竟是我个人的悲哀,还是我们中国人的悲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平时在街上经常碰到一些当教师或公务员的老熟人,谈起官员和整个社会的腐败,没有一个不痛心疾首的,谈起中国的民主化,谈起多党竞争和权力制衡,也都认为那是时代的潮流,是解决腐败问题的根本措施,但说毕,直爽的人往往话锋一转,半开玩笑地说:“不过我还是拥护共产党一党专制,因为共产党经常给我长工资!”
   
   这些朋友的心里话折射出中共维持一党专制的秘方,这就是金钱的力量。中共压制平反六四、平反法轮功的呼声,拒绝一切政治体制改革,靠的是一个法宝,这个法宝叫“替代效应”,就是用金钱替代自由民主,或者说得粗俗一点,就是用吃喝嫖赌去替代民众对公平正义、对自由民主的诉求。这个法宝的运用一定要有个前提,那就是经济持续不断的增长,而且增长的速度必须越来越快,使公务员、垄断企事业单位、体制内的知识分子以及一切既得利益者这些“精英”的收入不断提高,以便满足他们在长期经济增长中被不断吊高的胃口,使人性的丑恶一面不断地“发扬光大”,有更多的钱去维持醉生梦死的生活,使他们由于有吃喝嫖赌的享受而心甘情愿把公平正义自由民主之类的精神需求暂时压下来,同时还得使社会底层的工人、农民、小商小贩们也能够活下去,不至于造反;否则,一旦经济不能继续增长了,使用这个法宝的前提就不具备了。
   
   “替代效应”这个法宝如果不能继续使用了,中共就无法照老样子统治下去了,那就只好改弦更张,不得不顺应民意和世界潮流,把六四平反了,把法轮功平反了,把言路开一开,把六四19年来所积聚的足以使火山爆发的能量放一放,把政治体制改一改,使中国社会走上和平转型之路,逐步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那才叫“多难兴邦”呢。不过这一切都必须在火山爆发以前着手,如果在火山爆发以前中共的“替代效应”这个法宝因财力不足而无法使用,中共被迫启动政改,民众也愿意接受这种由中共主导的政改,那么所谓稳定是可以继续维持下去的。所以,经济形势直接决定政治形势,经济衰退从眼前看势必会影响民众生活,但从长远看中国民众却可能因祸得福,因为它是政治改革的催化剂。

   
   从邓小平到江泽民到胡锦涛,中共一直在运用“替代效应”这个法宝,将近运用了二十年了,这个法宝还灵不灵呢?继续运用这个法宝的前提是不是还具备呢?我在此向读者诸君推荐两篇关于当前宏观经济问题的文章,一篇是证卷研究专家水皮的文章,另一篇是任职于香港中文大学的经济学家郎咸平最近在宁波的一场演讲。水皮的文章告诉我们,中国的经济近20年来一直持续高增长,但股市一直在暴涨暴跌,原因不在经济上,而在政治上。原来,中国股市体系的特点是“五位一体”,也就是作为国家监管机关的证监会、上市公司(官营企业)、机构投资者(也是官营企业)、证交所和会计师事务所、所谓公共知识分子等五个方面是一家子人(尤其是证监会这只“猫”跟机构投资者这只“老鼠”是“一家亲”的关系),就好像孙悟空一个人分身分成五个人,在股市呼风唤雨,兴风作浪,搅得股市暴涨暴跌,通过这暴涨暴跌骗取老百姓的钞票,这里头起“保驾护航”作用的还有那个《证卷法》(也是这些人自己制订的)。
   
   不过水皮说,只要证监会真心救市,要把股市稳住或者拉上去很容易,对此我有疑问。证监会本质上是由党妈妈授权来监管股市的,党妈妈现在办奥运陷入困境,为了维持奥运前的“稳定”,救市或者托市想来应该是压倒一切的政治任务,即使证监会无心救市,起码党妈妈救市是真心的,我相信党妈妈的话证监会不敢不听——把救市作为政治任务压下去、把救市的效果作为考核证监会官员政绩的主要指标就是了。我曾经跟一些炒股的朋友断言,奥运前的股市是跟奥运绑在一起的,也可以说是跟共产党绑在一起的,只要奥运能正常召开,只要共产党在台上,你在奥运前炒股不会不赚的。但事实上奥运前的股市一点也牛不起来,炒股的人现在都在骂娘,什么原因呢?我想,此乃“非不为也,是不能也”,说明党妈妈有心救市,无力回天,可是为什么无力回天呢?我一时搞不懂。
   
   但是看了郎咸平的演讲后,我懂了。郎咸平指出,中国的经济,一年比一年难过,“今年一定比去年更糟糕,05年我国制造业净利润率还有10%左右,06年5%左右,07年2%左右,08年净利润率应该是负的,09年呢?应该更差!这就是我给各位定的未来!”噢,原来如此,中国的股市“基本面”就差,而且越来越差,怪不得党妈妈为了奥运这个政治任务也救市无力呀!讲到股市时,郎咸平说:“我再告诉你们,不要对奥运有任何幻想,奥运不会让你变的更富裕,因为股票市场有自己的二元经济的规律。” “你想想,奥运跟你宁波有什么关系!?除了心情激动以外,对你有什么实质好处呢?你想想看?!” “甚至很多媒体问我,让我讲奥运经济,我听了这个题目就生气!我说就是一个水立方、鸟巢有什么好谈的呢?你觉得水立方、鸟巢能带来中国的经济发展,怎么这么可怜呢?!”
   
   郎咸平这个演讲可以说是颠覆性的,他认为现在整个宏观经济总体上不是过热而是过冷,紧缩的宏观调控政策严重打击了民营企业,为什么呢?他要让那些听他讲演的企业家“死也死个明白”。近几年官方和他们所豢养的主流“经济学家”一直在叫喊“经济过热”,郎咸平却反问那些民营企业家:“请大家想想!你们认为,今天的中国企业是过热吗?!如果中国企业过热,你们的日子怎么这么难过呢?!甚至对于制造业的企业家而言,你所感受到的是不折不扣的箫条而不是过热。”他举例说,各地市中心楼盘的价格依然坚挺,房价为什么降不下来?这不是房地产业依然繁荣,而是因为企业家投资环境太差了,赚不了钱,不愿意投资了,把钱都拿去炒房地产了,但这些钱是非常不稳定的“虚拟资金”,随时有可能抽走的。“高价楼盘会不会跌价,要看这些企业家资金往哪里去,如果继续留在地产就不会跌,如果大量套现就会跌。”而房地产市场是绝不能崩盘的,因为它一旦崩了,就意味着金融危机爆发了!
   
   郎咸平演讲的基本内容可以概括为“二元经济”和“6+1”产业链。他的研究表明,中国的经济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二元经济”,其中一块是地方政府推动的经济,大约占整个经济的20—30%,包括地产、钢铁、水泥、政绩工程、形象工程,融资银行等等,这些部门是过热的;另一块是大约占70——80%的民营经济,这一块基本过冷。而紧缩银根的宏观调控,比如提高利率,提高存款准备金率,一方面不但使民营经济筹资更加困难,提高了它们的经营成本,严重打击了民营经济,另一方面又使得过热的部门更热。他说,今天的问题根本不是钱太多了的“流动性过剩”,因此宏观调控的“整个目标都是错的”!
   
   人们多年以来不是一直津津乐道于我们的“劳动力优势”,说我们的制造业是“世界工厂”吗?可是郎咸平却无情地说破了这个美丽的神话:在“6+1”的产业链中,我们占的只是一个环节,这就是生产环节,我们为自己创造1美元,却为外国人创造了9美元!他还指出,美国和欧洲的GDP中消费是70%,而我们的GDP中消费只有35%,比例只有人家的一半,其他65%都是政府推动的高速公路、市政形象工程之类的基础设施或固定资产,所以我们的内需严重不足,经济增长只能依靠出口维持,但作为一个大国,靠出口维持的增长终究是不会长久的。我想,消费不足造成的经济萧条,这不正是马克思当年说的由“资本主义基本矛盾”引起的经济危机吗?我们不也是患了马克思所说的“生产无限扩大趋势与劳动人民有支付能力的需求日益缩小之间的矛盾”这个不治之症吗?
   
   不过话得说回来,水皮也好,郎咸平也好,他们讲的都是经济问题,但是我从中解读出中国的政治问题,由此看到了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水皮的文章好就好在他是从政治这个视角解读经济问题的。中国的问题有中国的特色,就是经济问题应该从政治上找答案,政治问题则直接取决于经济状况,比如此文说的中共为什么能够长期拒绝政改的要求,为什么能够在政治高压下维持“稳定”,就可以从经济状况中直接找到答案。郎咸平说,除非遇到灾难,经济上这种宏观调控的思维才会转向,政府最近出现了一系列言论,开始注意到宏调的效果了。其实政治上也一样,中共政府不碰到南墙是不肯转向的,经济上碰墙了,政治上也必定碰墙,碰了墙他感到照老样子混不下去了,这才愿意启动政改。
   
   正如不是郎咸平喜欢中国的经济碰墙,我相信希望中国民主化的人们也不喜欢中共在政治上碰墙,那不是喜欢不喜欢的问题,是中共自己一定要碰墙有什么办法呢?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台湾的国民党领导人蒋经国没有使国民党碰墙,因为他有远见卓识,这才有台湾民主化以后下台的国民党今日理直气壮风风光光地又重新执政,如果中共领导人有远见卓识那当然也是可以避免碰墙的,但胡锦涛怎么可能跟蒋经国比呢?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或许胡锦涛聪明得很,他可能有他的小算盘:只要我这任期内安安稳稳坐满十年龙廷就是了,我以后管他洪水滔天呢!
   
   2008-06-28
   
   (《自由圣火》7月4日首发)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