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苦禅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苦禅文集]->[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吴苦禅文集
·2009年6月29日杭州西溪湿地公园
·我和难友陈龙德、毛国良
·浙江省台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不灭的火(看守所部分)
2006年6月以前
·狱中述怀
·只有完全的法治才是经济的政治——也谈国家治理成本
·用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看教育改革和教育管理问题
·纸币都是国家发行并且强制流通的吗?
·对政治改革的渴望:国企产权改革争论的背后
·“性恶论”、民主制度与企业改制——破解郑州造纸厂改制难题的尝试(之一)
·“全体职工(股东)集体所有”的理想国 ——破解郑州造纸厂改制难题的尝试(之二)
·国企改制不能按照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破解郑州造纸厂改制难题的尝试(之三) 
·民办高中委托经营制运行模式的案例分析
·《自由宪章》两种译本的优劣
·人民主权是至高无上的吗? ——《自由宪章》读书心得
·是“佰乐相马”,还是“赛场选马”?——由科斯有没有资格当教授说起
·医疗服务的公益化与市场化
2006年下半年
·不同地区的贫富差距是由不同的政治生态造成的
·农民:服苦役的西西弗斯——乡村见闻(之一)
·救世的耶苏已进入农民心中——乡村见闻(之二)
·派别与均势:云缝中透出的民主之光——乡村见闻(之三)
·收入分配不公: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面对见义勇为者的困境,政府应该做什么?
·为政治正名——读林毓生《论台湾民主发展的形式、实质、与前景》所想到的
·是“天下为公”的道德人,还是“惟利是图”的经济人?——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之一)
·一个小贪官心中的不平——三问浏阳市纪委
·赞歌都唱到这个份上了,你说肉麻不肉麻?
·贫富悬殊:经济问题政治解决
·黄包车夫的机会成本
·沉痛悼念林牧先生:浙江部分民主人士的唁电
·先生今成南山土,化作春泥更护花——缅怀林牧先生
·提议征集林牧先生书信日记和轶文
·爬行的民主之路是个幻想
·中产阶级不是中国民主化的社会基础
·急讯:严正学可能遇到麻烦
·著名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拘捕抄家
·严正学被秘密拘押两周拒不通知,台州警方书面称“通知有碍侦查”——拘捕严正学引起农民不满,要向台州警方讨说法
·严正学关在路桥看守所,台州警方不敢承认
·怀念拘押中的严正学
2007年
·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透视政治迫害案背后专制当局的成本-收益算计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鱼塘悲剧与民主制度——略论生态环境的保护
·与其“人民的政府爱人民”,不如“自私的政府怕人民”——山西窑奴风暴过后的沉思
·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山西窑奴事件引起的反思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
·《议报》:批评时政的沙龙,表达民意的平台
·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不合时宜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
·我国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我与《民主论坛》
·自由啊,你的旗帜虽破,却仍在风中飘扬!——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严正学面容清癯,精神不减当初——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
·朋友们,小心上圈套!——我愿意为李建强律师说几句迟到的公道话
·台州各县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目前仍杳无音信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不发《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对“搜集资料”一说仍耿耿于怀
·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2008年
·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价值论部分)
·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从郭晏溱负冤告状十年的悲惨经历所想到的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爱国”:缘何允许爱?缘何胆敢爱?如何去爱?——兼怀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十九周年
·在抗震救灾中:最大获益者是谁?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以宗教信仰看待天灾,用宗教情怀抗震救灾——兼论信仰与理性、宗教与人生的关系
·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为朱学勤再辩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十九周年
·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
·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对0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红色大佬们究竟要干什么?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
·我也对博讯和新世纪新闻网提点意见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
·两会前夕台州林大刚赴京上访在杭州被堵截
·台州赴京访民林大刚被遣返以后遭非法关押
·温岭冤民郭晏溱:赴京上访遣返途中一路被关押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一)


   一九八九年春夏之交,北京天安门广场上人山人海,学生的请愿活动引起举世关注,整个中国都被点燃了,激情燃烧着全国各个城市,连那些在生活的重压下向来默默无声的小商小贩也为正义和理想所激发,纷纷出钱捐助民主运动,令过来人记忆犹深的是,北京当时那种“道不拾遗,夜不闭户”的治安状况,印证了“革命是被压迫者和被剥削者的盛大节日”那句曾经的名言。六四凄厉的枪声响过以后,尽管红色恐怖令人毛骨悚然,政治逃亡人士还是处处受到民众的庇护,仓皇之中感受着“望门投止思张俭,忍死须臾待杜根”的政治氛围——人民对于已经失败的民主运动和那一场天理难容的屠杀,依然难以释怀。
   
   可是曾几何时,1992年邓小平发起单腿跛行的二次改革,号召“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打开了发财致富的通道以后,人们对民主的热情逐渐转移到了舞厅、麻将桌和交易所的电子屏幕上,感官上的欲望代替了当年对正义和理想的虔诚。在十几年以来物欲横流的岁月里,哪怕是每年的国殇之日,也没有几个人记得当年的血腥屠杀,人们投之以巨大热情的,是炒股、买房、搓麻将、遛狗、泡小姐……十八年前的那种政治热情似乎风光不再,成了少数民运志士心中一段美好的记忆。
   

   民主制度的形成和确立并不是靠民众的政治热情能够实现的,但各国民主化的历史表明,民主运动要走出困境,要从低潮转向高潮,总是离不开民众的政治热情。民众对于政治的态度,有的时候表现得满腔热情,有的时候却又漠不关心,古今中外,莫不如此。正是民众政治热情的变化,造成了民主运动的起伏跌宕。八九民运失败以后,一个显见的事实是,民众的政治冷漠直接缘于十几年以来持续的经济发展,可以这样说,是经济的发展转移了人们对自由民主的兴趣,是不断增加的物质享受慰抚了国人对六四的伤痛,消解了人们的政治热情。
   
   但是,没有经济的发展就没有民主化。民众对自由和民主的强烈诉求,正是在物质和文化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中孕育的,民众生活条件的改善并不能使他们安于专制统治,反而提高了他们的政治抗争能力。早在150年前,托克维尔就指出,法国大革命的发生并非因为人们的处境越来越坏,而是因为处境越来越好而对专制制度的统治越来越难以忍受。①亨廷顿也指出,在穷国,民主化是不可能的;在富国,民主化已经发生过了,两者之间有一个政治过度带。他通过大量的实证研究表明,穷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会出现民主化的浪潮。在这一阶段上,无论是迅速的经济成长还是经济衰退最终都会破坏专制政权的稳定性,迫使他们要么实现政治自由化,要么实行更加严厉的镇压。②
   
   亨廷顿深刻地分析了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在经济发展过程中,“都市化、扫盲、教育和新闻媒介都给恪守传统的人士带来了新的生活方式,新的行乐标准和获得满足的新天地。这些新鲜事物打破了传统文化在认识和观念上的障碍,并提高了新的渴望和需要水准。然而,过激型社会满足这些渴望的能力的增进比这些渴望本身的增进要缓慢得多。结果,在渴望和指望之间,需要的形式和需要的满足之间,或者说在渴望程度和生活水平之间造成了差距。这一差距就造成社会颓丧和不满。”③显然,托克维尔和亨廷顿都十分重视民众政治热情的变化对民主进程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在亨廷顿看来,民众的政治态度或政治热情之所以发生变化,是源于人的欲望及其满足程度的变化。这个问题,归根到底是一个经济学问题。
   

(二)


   经济学用来解释人类行为的基本工具是经济人。一般认为,经济人的自利性只能解释经济领域中的问题,而不能解释政治领域中的问题,尤其是无法解释像胡耀邦和赵紫阳这样的政治改革家的悲剧行为,也无法解释当代民主运动中那些民运精英不怕一次次坐牢的悲壮行为,因为这些人的利他主义行为与经济人追求享乐或幸福最大化的自利性是相互矛盾的。但是,如果我们承认追求享乐或幸福是人的天性,并且不把享乐或幸福仅仅理解为吃喝玩乐,而把爱和归属、自尊、自我实现、审美这些高层次欲望的满足也看作享乐或幸福,那么,经济学确实是“帝国主义”的,经济人这个工具也可以用来解释“道德人”的利他行为。④
   
   亚当•斯密在《道德情操论》中把人看作道德人,又在《国富论》中把人看作经济人,两者似乎互相矛盾。其实,道德人的道德行为与经济人的经济行为遵循的都是效用最大化的逻辑。黄有光教授指出,快乐是各种活动的最终目标,是人类的最终追求,所有道德均应建立在对快乐的考虑之上。⑤我认为,凡是能够满足人的某种需要的事物都是效用——不管这种需要是感官上的,还是心理或者精神上的。道德也是一种效用,因为它能够满足人类在心理和精神上的需要。我相信,当一个路人把身上仅有的一枚准备买冰棍的硬币丢进乞丐的碗中时,此时他所感受到的愉悦一定不亚于吃一根冰棍的愉悦,如果他感到乞丐可怜而又不愿意舍出买冰棍的这枚硬币,他一定是感到口渴难忍,满足生理上的需要比满足心理上的需要更加迫切,或者说,他实际上感到此时冰棍比助人的道德对自己更有价值。因此,无论是道德人还是经济人,都在追求外间事物对其自身效用的最大化,这正是两者共通的逻辑基础。⑥
   
   杰文斯说过,经济学是快乐与痛苦的微积分学。人类的任何活动都是有目的的活动,各种各样的活动有各种各样的具体目的,但人在任何活动中,一方面有快乐的感受,另一方面也有痛苦的体验,以最小的痛苦为代价获取最大的快乐,这可以说是各种各样活动的共同目的。而任何一项活动,只要它给人带来的快乐大于痛苦,这一活动就会继续进行下去。由此可见,经济活动中快乐与痛苦的微积分原理同样适用于政治活动。所以,人既是亚当•斯密所说的经济动物,也是亚里士多德所说的政治动物。与经济活动一样,人们在政治活动中同样是追求效用最大化的理性经济人,两者的区别仅仅在于效用的形式或种类,而不在于效用本身:前者是金钱的物质性效用,后者是荣誉、良心、成就感等等心理或精神上的效用。因此,大而化之地说,任何领域的任何一种人类活动,凡是能给人带来愉悦的感受都是效用,凡是会给人造成痛苦的感受都是负效用——这效用或负效用当然不仅仅指感官方面的感受,也应该包括心理或精神上的感受。
   
   绝大多数民运人士都坐过牢,坐牢当然是一种痛苦,坐牢不仅是身心上的折磨,而且势必失去许多本来可以得到的经济利益,但是他们有一种求仁得仁的感觉,他们推进了中国的民主化,在精神上有一种成就感或幸福感,这种感觉跟你为社会慈善事业捐了款的感觉是一样的。至于坐牢的痛苦,这跟农夫在田间辛勤劳作的痛苦没有什么两样,跟工人为了赚取工资所付出的辛劳也没有什么两样,只是程度不同而已。民运人士跟一般人一样,他们在政治抗争中也在努力追求快乐,尽量减少痛苦,只不过在他们的快乐或痛苦的结构里面,精神的成分很大,而物质的成分很小。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做任何事情都是有代价的。在民主运动中,如果我们把一个人通过政治抗争所能获致的道德感、成就感、荣誉感和人格尊严等一切效用(快乐)都称为收益,那么,因政治抗争而必须经受的囚禁、贫困等等一切负效用(痛苦)都可以称为成本。一个人只有当他预期政治抗争的收益将大于成本的时候,他才愿意参加民主运动,否则,他就会放弃抗争,退出民运。毛泽东时代有句名言,“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压迫愈甚,反抗愈烈。”这句话其实并不符合事实。毛泽东极权统治的压迫不可谓不甚,但人民没有反抗,因为那时的专制政权像铁桶一样控制着整个社会,任何反抗都无济于事。可见,如果反抗没有好处,人们就会选择忍受压迫。当然,如果压迫严重到置人于死地的程度,那么,反抗就是理性的选择。两千多年前的陈胜、吴广揭竿而起,就是在专制统治已经置人于死地的情况下作出的一种理性选择:“今亡亦死,举大计亦死,等死,死国可乎?”这是等成本条件下的收益比较——反正都是死,与其逃亡而死,不如起义而死。
   
   极端地说,在面临生死选择的关头,避死求生是一般人的理性选择,而有的人舍生求死同样是理性的选择——只要他不是因一时想不开而自杀,也不是在战场上因情感的冲动而牺牲。在近现代的政治抗争史上,历来就有理性的舍生赴死者。谭嗣同、秋瑾、李大钊、瞿秋白、林昭、张志新……他们都在可以选择生的情况下放弃了生,理性地选择了死,这是因为在他们的价值观中,“所欲有甚于生者,所恶有甚于死者。”他们之所以在生与死之间选择了死,是因为他们对信仰和道义的效用评价要高于生命,这与追求效用最大化的行为逻辑并不矛盾。随着人权观念的普及和政治文明的发展,中国当代民主运动中一般已不存在生与死的选择问题,但是,由于专制统治,安居乐业与言论自由、发财致富与人格操守、人身权利与政治诉求,这些本应相互统一的东西往往不可得兼。杨天水、陈光诚、高智晟、郭飞雄、严正学、力虹以及其他所有在监狱中进进出出的民主精英们,他们之所以放弃了前者选择了后者,同样是因为他们对后者的效用评价高于前者,他们的选择同样是在效用最大化的行为逻辑下作出的。他们的选择过程,同样包含着成本-收益的权衡。
   

(三)


   政治是个高风险的行业。就政治风险来说,八九民运似乎是个界限。在那以前,政治抗争的风险很大,动不动就被扣上“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帽子。那时“反党反社会主义”是最严重的罪名——“反党反社会主义”就是“反革命”,“反革命分子”永远是国家机器镇压的对象,一个人一旦成了“反革命分子”,就意味着世世代代做贱民,连子孙都翻不了身,不仅找不到“合法”的生存饭碗,一般民众也不同情你,认为你家是罪有应得。八九民运以后的情况就不一样了,政治上持有异议的“敌对分子”虽然仍然难免牢狱之灾,但在民众眼中你胆敢跟他们痛恨的贪官污吏斗,他们起码是尊敬你的,不像当年那样远远地用异样的眼光看你。现在持不同政见者虽然也经常被敲掉饭碗,但毕竟生存的空间大,东坑没水西坑找,不像那时只能依附在共产党这张皮上。再说共产党敲你的饭碗也只能偷偷摸摸,不像过去那样“理直气壮”。现在共产党在经济上、政治上、思想上的控制能力都大大不如老毛当年了,民众从事政治抗争的成本比从前低得多了,按理说,对民主运动的态度会比八九民运时期更加热情,但是,事实却正好相反。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