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吴苦禅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吴苦禅文集]->[就解决六四受害人的经济权利问题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吴苦禅文集
·2005年正月初五摄于临海巾山
·2007年11月摄于上海鲁迅公园
·临海望江门近江斋
·2009年6月29日杭州西溪湿地公园
·我和难友陈龙德、毛国良
·浙江省台州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不灭的火(看守所部分)
2006年6月以前
·狱中述怀
·只有完全的法治才是经济的政治——也谈国家治理成本
·用新制度经济学的观点看教育改革和教育管理问题
·纸币都是国家发行并且强制流通的吗?
·对政治改革的渴望:国企产权改革争论的背后
·“性恶论”、民主制度与企业改制——破解郑州造纸厂改制难题的尝试(之一)
·“全体职工(股东)集体所有”的理想国 ——破解郑州造纸厂改制难题的尝试(之二)
·国企改制不能按照计划经济的思维模式——破解郑州造纸厂改制难题的尝试(之三) 
·民办高中委托经营制运行模式的案例分析
·《自由宪章》两种译本的优劣
·人民主权是至高无上的吗? ——《自由宪章》读书心得
·是“佰乐相马”,还是“赛场选马”?——由科斯有没有资格当教授说起
·医疗服务的公益化与市场化
2006年下半年
·不同地区的贫富差距是由不同的政治生态造成的
·农民:服苦役的西西弗斯——乡村见闻(之一)
·救世的耶苏已进入农民心中——乡村见闻(之二)
·派别与均势:云缝中透出的民主之光——乡村见闻(之三)
·收入分配不公: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
·面对见义勇为者的困境,政府应该做什么?
·为政治正名——读林毓生《论台湾民主发展的形式、实质、与前景》所想到的
·是“天下为公”的道德人,还是“惟利是图”的经济人?——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之一)
·一个小贪官心中的不平——三问浏阳市纪委
·赞歌都唱到这个份上了,你说肉麻不肉麻?
·贫富悬殊:经济问题政治解决
·黄包车夫的机会成本
·沉痛悼念林牧先生:浙江部分民主人士的唁电
·先生今成南山土,化作春泥更护花——缅怀林牧先生
·提议征集林牧先生书信日记和轶文
·爬行的民主之路是个幻想
·中产阶级不是中国民主化的社会基础
·急讯:严正学可能遇到麻烦
·著名行为艺术家严正学被拘捕抄家
·严正学被秘密拘押两周拒不通知,台州警方书面称“通知有碍侦查”——拘捕严正学引起农民不满,要向台州警方讨说法
·严正学关在路桥看守所,台州警方不敢承认
·怀念拘押中的严正学
2007年
·论解救政治犯和良心犯的策略——透视政治迫害案背后专制当局的成本-收益算计
·论中国民主运动从低潮走向高潮的逻辑机理
·鱼塘悲剧与民主制度——略论生态环境的保护
·与其“人民的政府爱人民”,不如“自私的政府怕人民”——山西窑奴风暴过后的沉思
·中国民主运动与基督教信仰
·山西窑奴事件引起的反思
·“自觉接受媒体监督”:是大白天的梦话,还是暗夜里的鬼话?
·《议报》:批评时政的沙龙,表达民意的平台
·我要再次为平均主义鸣冤叫屈
·茅于轼先生为富人说话不合时宜
·加工资的策略:只做不说和只说不做——与老婆子讨论加工资的问题
·住房、医疗、教育问题的正本清源:社会保障产品与公共产品
·我国城市住房问题的实质及其解决的思路
·住房问题:治标不治本还是标本兼治?
·房改新政要走出保障性住房只能是非商品房的误区
·教育改革应该从教育技术的改革走向教育体制的改革
·我与《民主论坛》
·自由啊,你的旗帜虽破,却仍在风中飘扬!——谨以此文纪念六四十八周年
·“熊的帮忙”——严正学案出庭作证受阻记
·严正学面容清癯,精神不减当初——即将被遣送衢州十里坪劳改农场
·朋友们,小心上圈套!——我愿意为李建强律师说几句迟到的公道话
·台州各县农民代表按手印联名上书为严正学蒙受不白之冤鸣不平
·严正学夫人朱春柳突然失踪,目前仍杳无音信
·朱春柳探监回来说严正学对不发《绝命书》等很不满意对“搜集资料”一说仍耿耿于怀
·我不能不为受难中的吕耿松说几句话
2008年
·广义效用论与当代中国的民主进程——中国当代民主进程的逻辑(价值论部分)
·公平优先、效率开路、兼顾平均
·政府机关和垄断企事业单位规避劳动合同法意欲何为?
·中国的腐败为什么会进入不可治理状态?——兼与孙立平教授商榷
·走出“烂田翻稻臼”的上访困境,走上宪政民主之路——从郭晏溱负冤告状十年的悲惨经历所想到的
·那边大选揭晓,这边哑巴吃黄连
·彭宇赔偿案的撤诉调解:是皆大欢喜的“双赢”,还是贴金“和谐”的政治秀?
·“爱国”:缘何允许爱?缘何胆敢爱?如何去爱?——兼怀八九爱国民主运动十九周年
·在抗震救灾中:最大获益者是谁?损失最大的又是谁?
·以宗教信仰看待天灾,用宗教情怀抗震救灾——兼论信仰与理性、宗教与人生的关系
·地震“天谴论”不是诅咒,而是警示!——为朱学勤再辩
·人性的光辉照耀在我们头顶——谨以此短文纪念六四惨案十九周年
·2008奥运:是政治赌注和强心针,还是开启社会和解之门的钥匙?
·湖州和安吉的国保是饭桶?——论维护公民权利和“敲饭碗”
·你越怕鬼,就越容易闹鬼!——论北京奥运前的俄狄浦斯效应
·瓮安等暴力事件的警示:不要制造陈胜吴广 !
·从宏观经济解读中国政治体制改革的近景——推荐关注中国民主进程的朋友阅读郎咸平和水皮的文章
·“十月镇压”和奥运后的维权
·零八宪章发布前夕:12月8号夜晚的北京与临海
·对0八宪章签名的打压还在继续
·以金钱求稳定者,其稳定必因金钱而崩溃
· 红色大佬们究竟要干什么?
·“阳光工资”害怕阳光
·暂时得了安宁的人们,订购一本严正学的《阴阳陌路》吧!
·我也对博讯和新世纪新闻网提点意见
·严正学狱中患严重心血管疾病,医生开出高危病情告知书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解决六四受害人的经济权利问题致中央政府的公开信

   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国家主席、国务院
   
   吴邦国委员长、胡锦涛主席、温家宝总理:
   
   我们来自浙江省四个不同的地区,是八九年六四事件的受害人和同监难友。20年前,我们各自都有一个安定的工作和一份稳定的收入,但是,1989年因六四镇压被判刑,从此不仅失去了公职,还被剥夺了过去的劳动积累,丧失了退休养老的权利。我们5人之中,现在有的已过退休年龄而无任何生活费来源和疾病医疗保险;有的虽然未到退休年龄,但也已人到中年,不得不到处流浪打工养家糊口,妻子丈夫,天各一方。在这个号称和谐的社会里,我们成了一个无固定职业、无养老金、无医疗保险,有病只能等死的“三无一等”人员,而这种情况,只缘于20年前因政治问题而被判刑!

   
   20年来,包括我们在内的民间人士曾经杜鹃啼血一般,不断地发出要求中央政府平反六四的呼吁,我们之中的陈龙德甚至为这一呼吁而付出了狱中不堪虐待跳窗自杀,折断右腿股骨,落下终身残疾的代价。但是,官方一直害怕因平反六四而决堤,而民间认为贵党没有资格平反六四的观点渐成主流,六四问题已经成为一个死结。我们现在也不在意贵党执政的政府在政治上对六四如何评价,我们已经无意寻求政治上的平反,也不会在乎将来平反与否,但必须强调的是,一个人的政治问题应该与经济问题分开,不能因为一个人的政治问题而剥夺其作为基本人权的生存和发展的权利,无论如何,我们过去是有劳动积累的,这个劳动积累就像银行存款一样不可剥夺。我们认为,包括我们在内的一切在六四镇压中被判刑者,都有权利依靠自己的劳动积累安享晚年,有权利回到原单位工作,这是无可争议的。
   
   为此,我们向你们提出如下要求:
   
   第一,对于一切原来有工作单位而又已过退休年龄的六四受害人,让他们按原单位职工退休;对于那些原来没有工作单位而又没有购买养老保险的六四受害人,由政府负责给予解决养老问题。
   
   第二,对于那些原来有工作单位而现在未到退休年龄的受害人,凡是原来的工作单位至今尚在者,只要其本人愿意,由政府出面安排其回到原单位工作,并实行同工同酬;对那些原单位已经解散的受害人,按照原单位其他职工的待遇解决社会保险问题。
   
   我们相信,把政治问题与经济问题分开,从个案上解决六四遗留的经济问题,这是一个化解矛盾、促进社会稳定的善举,可能是逐步解开六四死结,在保持社会稳定的条件下使六四问题软着陆的途径,估计这也符合六四镇压责任人和受害人双方的共同意愿,当然也是上上下下一切有良知的人士共同的愿望,并且完全符合贵党构建和谐社会的大政方针。我们希望中央政府能够重视我们的意见和要求!
   
   公民
   
   吴高兴 原浙江台州供销学校(现台州职业技术学院)讲师、政治教研室主任
   住址:临海市米筛巷13号201 邮编317000 电话 13486229669
   
   陈龙德 原浙江铝制品厂工人
   住址: 杭州市青春路孝友里9号502室 邮编 310003 电话 (0571)87029582
   
   王东海 原杭州文澜商场经理
   住址: 杭州市都市水乡水碧苑8幢1703 邮编 电话 (0571)88354709
   
   毛国良 原湖州市安吉四中教师
   住址: 安吉县递铺镇桃园新村一区10幢一单元301室 邮编313300 电话 15087720778
   
   叶文相 原金华兰溪市农业银行会计
   住址: 兰溪市兰江镇云山新村91号205 邮编321100 电话 15085018020
   
   抄送
   中共中央书记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