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王先强著作
[主页]->[大家]->[王先强著作]->[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
王先强著作
·争吵╱短篇小说
·钱╱短篇小说
·黑……╱短篇小说
·期望╱短篇小說
·穷困愁苦╱短篇小说
·风雨岁月╱短篇小说
·韧╱短篇小說
·官父指路╱短篇小说
·歧路╱短篇小说
·两个女大学生的轶事╱短篇小说
·育儿╱短篇小说
·强奸之事……╱短篇小说
·一个嫁来香港的女人
·官场的烟气╱短篇小说
·一个家╱短篇小说
·那幅土地╱短篇小说
·永无法收到的商铺╱短篇小说
·此等女人╱短篇小说
·高血压╱短篇小说
·激愤╱短篇小说
·一个社会活动家╱短篇小说
·昨夜活得好……╱短篇小说
·一座铁水塔╱散文
·石上的树╱散文
·那个国民党保长╱散文
·荔枝恨╱散文
·钱的情趣╱散文
·一只小牛╱散文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钻石山╱散文
·地主的后代╱散文
·铁水塔与安多里╱散文
·做饭与吃饭╱散文
·黄金葛╱散文
·毛泽东思想是不落的太阳╱散文
·香港的鸟╱散文
·桥╱散文
·一个甲子的十、一感言╱散文
·百鸟与苍鹰╱散文
·国民党老兵╱散文
·地主寃魂谁祭╱散文
·死囚示众╱散文
·辣椒盐
·璨烂山花╱散文
·一个老人╱散文
·海湾的变迁╱散文
·人与狗╱散文
·鸡的风波╱散文
·防波堤……
·看更亚伯╱散文
·唱歌╱散文
·昌与娼╱散文
·威尼斯那里的两个中国人╱散文
·梵谛冈╱散文
·比萨斜塔╱散文
·橱窗女郎╱散文
·豪华的坟场╱散文
·到了长城也非好汉╱散文
·游毛泽东故居╱散文
·清明时节的愤慨╱散文
·上海所见所感╱散文
·故乡的万泉河╱散文
·故乡的一条小路╱散文
·霸王岭╱散文
·初中时期的班主任╱散文
·英年早逝╱散文
·尽头悲凉╱散文
·深深的歉疚╱散文
·地主南霸天与红色娘子军──为土改六十周年而作╱散文
·吃肉的故事╱散文
·鲶鱼╱散文
·一个奇异的女人╱散文
·初恋情人╱散文
·四大家族与地主╱散文
·黄昏恋情之谜╱散文
·我爸是地主/散文
·窗外一派绿╱散文
·厨房杂工之死/散文
·河水与井水╱散文
·忘了、忘不了╱散文
·假之类……/散文
·南下扫货/散文
·老爸不是官/散文
·来香港产子的无奈/散文
·香港的秋天/散文
·香港的坚韧精神
·温总高歌政改曲
·永远跟党走?
·如何杜绝毒食品
·杀猪杀狗与杀人
·「六四」积怨 承上启下
·灾民苦得不明不白
·反抗压迫
·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
·特立独行,桀骜不驯
·动车相撞:救人与害人
·罪恶之手,为祸当今
·名牌之烦/散文
·辛亥百年,皇帝猶在……
·中共与辛亥革命……
·畸形的社会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游行外缘之事╱散文

    每一个早上,我都会踩单车到海边去,在那里跑步、做体操,锻炼体魄。香港人对早上的锻炼运动,称之为晨运;许多人都有晨运的习惯。在晨运的时候,除了锻炼体魄外,还可以结识一些晨运客,大家在一起谈天说地。
   
    我就因晨运而结识了一些朋友,当中有一个陈先生。我跟陈先生谈得颇投机,于是每早都不约而同的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相聚,天南地北的聊上一会儿。
   
    今年的六月底,我们的话题扯上了七月一日的游行。 从二零零三年起,香港每年都有七一游行。对社会有各种各样诉求的人,在民阵组织的召集之下,七月一日这一天汇集到维园再移动到街上去,伸延出长长的人流,摇晃着各样标语牌子向政府总部缓缓流动,从高处望下去,就像潮水腾起细浪朝一个方向涌去似的,煞是好看。那些标语牌子上所写的,正反映出他们心中各自的企盼,有些让人看了忍俊不禁,笑出声来,有些却是严肃的重大课题,令你屏息;最为严重的是,时有人大字打出「结束一党专政」、「天灭中共」的牌子,还有人高高地举起青天白日旗,这样来宣示一个政治上的严肃的题目,这恐怕就是明刀明枪的挑衅了。因此,当局从来就不喜欢这个游行,千方百计的阻挠这个游行。他们内部对这个游行必定冠上一个「反」字,可谓反动、反共、反祖国、反人民等等,不一而足。

   
    陈先生说,我今年也要去游行。
   
    我们虽有讲有笑,但他的背景怎样,我可所知不多,不过,观言察色,我断定他不是那种料,不可能去游行的。于是,我讥笑他充胖子,讲大话。
   
    他却满认真的说,你不信?我拍照回来给你看!
   
    我对自己的判断有信心,笑道,好,你拍照回来,证实你确参加游行,一张照给你一百元。
   
    他大声问,你说话算不算数?
   
    我大声答,算数!
   
    他一拍掌,道,好,我拍十张照回来,收你一千元,净赚!你备妥一千元给我!
   
    接着,他谈了参加游行的要项:要戴一顶帽遮阳,要备一把纸扇煽风,要带一瓶水解渴。他说得头头是道,看来是个富有游行经验的人。
   
    七月一日那一天早晨,在海边相聚的地点见不到陈先生。我心想:七一游行下午三时半才从维园出发,他这么早就赶去了?
   
    到了七月二日的早上,我踩着单车,老远老远的就看到陈先生站在那里等我了。他见到了我,也老远老远的就向我招手。看情形,那一千块元,怕是得支付给他的了。
   
    到了,我剎停单车,笑着走到陈先生面前。
   
    怎样?我问。
   
    他也笑着,从后裤袋里摸出一张相片来,交给我。
   
    我接过相片一看:他是鼎鼎正正的站在相片中央,可背景却显示不出七一游行的特色来。再仔细一看:背景上的人一律的头戴紫黄色鸭舌帽,身穿紫黄色衬衫,他也是这样的打扮,完全的相融在一起。再看看那些旗帜,却是划一的庆祝香港回归祖国十二周年的。咳,这是「老左」举办的庆祝回归巡游,时间是在上午,内容是独沾一味的只讲歌功颂德,与七一游行是相去十万八千里远的,甚至是唱对台戏的。咳,怪不得他昨天早上缺席了晨运活动呢;他的游行原来是七一庆祝巡游! 他没有参加我所说的七一游行,说明我看人还是看得准的,当日的判断正确!这使我很高兴。
   
    他望着我,伸出一只手来,说,一张照一百元,收你一百元好了。
   
    我笑道,我说的是七一游行,可你这参加的是巡游,是牛头不对马嘴的,你还好意思跟我要一百元?
   
    他说,那天你没有说清楚这个,都是游行嘛,都是在七一嘛,有甚么不对?我不拿十张照来收你一千元已算客气了,一百元你都不肯给?
   
    接着,他说他参加巡游是有个有头面的人来动员他去的,他本不想去,但碍于那人的面子,最终还是勉强的去了。去的人都获派一顶帽、一条衬衫和一把纸扇……
   
    旁边一个晨运客补充道,每人还获派五十元。因这位晨运客的太太也被动员去参加巡游了,就领到了五十元。
   
    我笑着打趣道,哈,你收了五十元,还要收我一百元,你参加这个游行可发达了。
   
    说是说过了,但我想到那天打赌,也实在过于潦草,语意有所不详,因此,他讲的「没有说清楚这个」也不是全无道理的。算我输了吧;我从裤袋里掏出一百元来,交给他。
   
    他哈哈大笑的指着我,说,输了,输了,你认输了!
   
    笑罢,他倒不肯要我钱了。停了一会,他认真的问起我有没有去参加那个七一游行,要我说实话。他持一种怀疑的眼光望着我。
   
    我说,我当然参加了!
   
    他说,你不怕被人扣上反……反……反……
   
    我说,我在内地时就被人扣上了许多个「反」,炼就了铜皮铁骨,到了这里还怕甚么?这里到底是「五十年不变」哩!
   
    他说,现在已经过了十二年,只剩下三十八年了。
   
    我说,有点忧虑,但你不站出来,或许三十八年也去不到呢,这不更悲哀?
   
    他一阵凝重,忽要我、那位晨运客跟他一起到酒楼去饮茶。
   
    在酒楼里,我们边饮茶又边议论了一些事。
   
    说了一阵,他对那位晨运客说,明年,叫你太太不要去参加那个巡游了。
   
    晨运客笑了笑,回答道,她一个老太婆,没主见的,人家叫干甚么她干甚么,兴之所致吧!我可是不会去,无论哪个游行,我都不会去!
   
    饮毕茶结账,他抢着去付款,总共一百三十多元。他没有收我那一百元,反而付出了一百三十几块,这叫我很过意不去。
   
    走到酒楼外边,他悄声对我说,老弟,明年七一,你叫上我,我们一起参加七一游行去!
   
    我惊愕不已;看来,我对他的判断,得做修正。
   
    此后,早上的谈天说地就更为热烈、亲和!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