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万沐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 胡锦涛的报告是习近平执政的紧箍咒
·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也谈海外的“爱国”专制
·严正声明-----请颜昌海停止冒用我的文章
· 发言人是“家奴”由来已久
·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强烈推荐连续剧《中国远征军》
·黎明的鸟声
·反宪政的本质就是保权贵、反人民
·八一五夜记
·埃及为什么流血及其它
·拥薄者的背景分析
· 毛左和权贵资本集团是一家
·宪政民主派是权贵资本集团的克星
·习近平将成为胡耀邦的真正传人
·请两高出台官员放弃隐私权的法律
· 夏俊峰,一个人起义的烈士
·伊能静,中华民国精神的承载者
·红宝书的回光返照
·微服私访不如新闻自由
·支持习李王 创造中国政治转型的基础
·甲午國恥與谷俊山的貪腐
·许志永入狱与习近平改革
·克里米亚将是普京的滑铁卢
·冷冻北极熊的时代开始了
·北韓才是中國最危險敵人
·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美中欧对俄软弱,世界共受其害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欧巴马犯错 新冷战降临欧亚
·乐见中共尊儒
·乐见中共尊儒
· 美国推动民主化的误区
·习近平访韩 一石五鸟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北約
· 中共要尊儒 必须去马列
·习近平将走向何处?
· 看台湾的警道与匪道
·用儒家经典代替马列政治课
·习近平反腐搅动大国外交
·毕福剑酒后吐的是平民真言
·希拉里选总统,我不看好!
·毕福剑与布鲁诺
· 胡耀邦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加拿大大陆华人的主流政治逻辑
·北京应积极回应洪秀柱
·中秋纪怀
·秋日感怀
·重阳四首
·茅村即景
·扣紧时代的脉搏
·毛左义和团 民主红卫兵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哀中东
·荒诞散文:把多伦多皇帝的玩意割了
·呸!你也配做赵家人
·建议追究倪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杂咏四首
·清明
·海外反赵势力与海外反华势力
·中国大妈纽约唱红歌
·
·
·黄河边专栏不能封
·秋日三首
·前十年左右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到渝州
·中国对北韩出手,不能再犹豫啦 !
·给加拿大的政客敲敲警钟
·谈谈苑刚碎尸案
·马克龙救不了法国
·文在寅是东郭先生的升级版
·川普做事太任性
·朝鲜和美国 谁是中国的敌人,谁是中国的朋友?
·埃尔多安四头通吃
·大多伦多应建成直辖市
· 希尔,雄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万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这是苏轼悼念亡妻王弗的一首著名词作,写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时在密州(今山东诸城)太守任上。据苏轼《亡妻王氏墓志铭》载:王弗十六岁适轼、善事公婆,“敏而静”,知书达理,生子苏迈,对轼立身处世多有匡助,夫妻之情甚笃。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年二十七卒于京师(今开封),次年移柩眉州(今四川眉山),葬于苏轼先父母之墓侧。

   该词分为上下两阙,上阙写夫妻生死殊途、幽显难接的哀痛及丧偶后自己的落魄凄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十年”,王氏治平二年亡至熙宁八年刚好十年。“茫茫”,这里指无所知晓。全句意为:“漫漫十年,你我人间地下,音尘隔绝,互相之间一无所知。”岁月流逝,往事如烟,丧妻之痛似应随着时过境迁而淡漠。然而,“不思量,自难忘。”——即使不用想起,也难以将你忘记。苏轼于熙宁元年(1068年)七月除丧,娶王弗堂妹闰之,但对发妻的思念却未尝稍减,可是亡妻葬于眉州,词人又远在密州,就是想在其墓前哭诉一番也难办到,故词人在这里悲怆喊道:“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思念凄苦至极,作者也自我安慰:“纵然亡妻有灵相见恐也难以相识,而今我已尘埃满面,两鬓秋霜。”词人丧妻时年方而立,风华正茂,此时已年届不惑,垂垂老矣!妻亡后,词人又因政治之争,仕途备受坎坷,先后数次被贬外任,十年的思念、十年的人生风雨,其愁苦之心于此可见一斑。

   这句似在自慰,但这自慰之中却更添几多无奈,几多凄凉,使词作的悲剧气氛达到了高峰。

   下阙写梦境及词人对亡妻身后此刻的推想。

   “昨夜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在梦中词人见到妻子,千言万语,一时无从说起,其死别之恨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只有任凭泪水泉涌而出,寥寥数笔,写出了作者同亡妻朴实无华,至真至诚的感情。而“小轩窗”、“梳妆”、“相顾无言”、“泪千行”等细节描写,则更增添了词作的真切感和感染力。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句是作者梦醒后设想亡妻此刻的孤苦,也是对梦境虚无而短暂的慨叹:“(你我夫妻今生怎可能相见!)我知道你年年为我肝肠寸断的地方,远在蜀地的眉州,此刻一轮冷月正照着你那栽着短松的墓地。”

   结尾推想亡妻对自己的刻骨思念,呼应上阙词人对亡妻的时刻难忘,更见其夫妻之情的真挚,而通过“明月夜、短松冈”的环境描写与梦中词人夫妻团聚场面的前后对比,则更酝酿了一种令人怅惘辛酸的愁苦气氛。

   以词悼亡,苏轼《江城子》首开其例。全词起伏宕荡,层层推进,前后呼应,通过抒写十年来对亡妻悲切的思念、梦中短暂的团聚和梦后对亡妻孤寂凄苦的推想,表达了词人至诚至真的夫妻之情,语句朴素清丽,词风深沉悲凉,历来被视为至性过人之作。

   原载《北美周末》2009-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