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万沐
·捍卫加拿大精神
· 利益 与 责任
·华人参政贵在从自我做起
·中国人的为官之道
·无题
·江南三首
·多城二首
·告别四川
·走在异乡的街头
·多伦多
·政党轮替的好处
·自由党该下台了!
·有感于加拿大拨款帮助中国民工维权
·用选票对人头税说 “不”
·歌乐山的桃花开了
·又见梨花
· 反腐败的根本出路在于政改
· 民主摇篮与叶公好龙
· 结束金氏王朝
· 有感于加拿大拨款帮助中国民工维权
·关于“文革”根源的思考
·中国外交的新动向
·以“同”促“统”宜速行
·爱国与误国
· 限制言论自由不可取
· 正义者的孤独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直面歧视
·短期停火与长久和平
·渴望祖国怀抱
·防腐剂:文化与制度
· 杨洁篪部长的另一个使命
·哈勃——中国老百姓真正的朋友
·中国政治课妨碍学生正常思维
·也谈民主与中国的稳定统一
·关于中国计划生育的一点感想
·对“黑砖窑”的“不知道”与“和谐” 、“崛起”的政治考量
·谁在危害中国国家安全?
·利益政治与良心政治
·权贵中国与人民中国
· 谁在帮日本人继续迫害慰安妇
·也谈哈勃的外交政策
·小 万 集 序
·巴渝赋
·我走在空中
·制约加国华人发展的几个文化因素
·加拿大应推行北上发展战略
·谁能为新移民讲话
· 我所希望看到的工会
·我的月亮,我的故乡
· 加拿大华人的权力与傲慢
·当一汪清流从心头走过
·平面媒体的困境与出路
·枫叶红了 , 没有蝉鸣
·我走在空中
·雨夜
·关中
·烟村三首
·北美之城
·媒体的独立与发展
·贪权-贪钱-贪名
·总是望见你的背影
·蝴蝶
·不知哪一束光是从你的窗子里射出
·流浪汉的村落
·走近狐狸、走近野兔、走近狼群
·九月,哪里是我熟悉的黄昏?
·冰冻的足迹
·走進冬天
·站在雪原上,寻找春天
·水泥丛林风光
·无题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
·从科索沃独立看台独与疆独的问题
·三个农民工能代表谁?
·对台政策的新发展与两岸统一的政治突破
· 为封杀汤唯叫好!
·走在雪中,一个人-------
·马英九当选对亚太局势的影响
·华人的民主之光
·物质喂养和精神尊重
·警惕另类汉奸
·“愤青”的庐山真面
·震后问责与重建同等重要
·无题
·文人的污浊与商人的清高
·夕阳-寒林
·拍马者戒 !
·瓮安事件两面观
·在加拿大,回味中国
·“陆独”是中国统一的另一大障碍
·君子爱国与小人爱国
·专制文化、土匪文化与民主文化
·两种亲美派
·鸟巢 大剧院 黑砖窑 毒奶粉
·支持华裔! 支持保守党!
·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哈勃政府应走中间路线
·进步了,能不能批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万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这是苏轼悼念亡妻王弗的一首著名词作,写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时在密州(今山东诸城)太守任上。据苏轼《亡妻王氏墓志铭》载:王弗十六岁适轼、善事公婆,“敏而静”,知书达理,生子苏迈,对轼立身处世多有匡助,夫妻之情甚笃。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年二十七卒于京师(今开封),次年移柩眉州(今四川眉山),葬于苏轼先父母之墓侧。

   该词分为上下两阙,上阙写夫妻生死殊途、幽显难接的哀痛及丧偶后自己的落魄凄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十年”,王氏治平二年亡至熙宁八年刚好十年。“茫茫”,这里指无所知晓。全句意为:“漫漫十年,你我人间地下,音尘隔绝,互相之间一无所知。”岁月流逝,往事如烟,丧妻之痛似应随着时过境迁而淡漠。然而,“不思量,自难忘。”——即使不用想起,也难以将你忘记。苏轼于熙宁元年(1068年)七月除丧,娶王弗堂妹闰之,但对发妻的思念却未尝稍减,可是亡妻葬于眉州,词人又远在密州,就是想在其墓前哭诉一番也难办到,故词人在这里悲怆喊道:“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思念凄苦至极,作者也自我安慰:“纵然亡妻有灵相见恐也难以相识,而今我已尘埃满面,两鬓秋霜。”词人丧妻时年方而立,风华正茂,此时已年届不惑,垂垂老矣!妻亡后,词人又因政治之争,仕途备受坎坷,先后数次被贬外任,十年的思念、十年的人生风雨,其愁苦之心于此可见一斑。

   这句似在自慰,但这自慰之中却更添几多无奈,几多凄凉,使词作的悲剧气氛达到了高峰。

   下阙写梦境及词人对亡妻身后此刻的推想。

   “昨夜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在梦中词人见到妻子,千言万语,一时无从说起,其死别之恨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只有任凭泪水泉涌而出,寥寥数笔,写出了作者同亡妻朴实无华,至真至诚的感情。而“小轩窗”、“梳妆”、“相顾无言”、“泪千行”等细节描写,则更增添了词作的真切感和感染力。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句是作者梦醒后设想亡妻此刻的孤苦,也是对梦境虚无而短暂的慨叹:“(你我夫妻今生怎可能相见!)我知道你年年为我肝肠寸断的地方,远在蜀地的眉州,此刻一轮冷月正照着你那栽着短松的墓地。”

   结尾推想亡妻对自己的刻骨思念,呼应上阙词人对亡妻的时刻难忘,更见其夫妻之情的真挚,而通过“明月夜、短松冈”的环境描写与梦中词人夫妻团聚场面的前后对比,则更酝酿了一种令人怅惘辛酸的愁苦气氛。

   以词悼亡,苏轼《江城子》首开其例。全词起伏宕荡,层层推进,前后呼应,通过抒写十年来对亡妻悲切的思念、梦中短暂的团聚和梦后对亡妻孤寂凄苦的推想,表达了词人至诚至真的夫妻之情,语句朴素清丽,词风深沉悲凉,历来被视为至性过人之作。

   原载《北美周末》2009-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