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万沐
·姜维平的人权与赖昌星的特权
·故园
· 选择性的“爱国”令人恶心
·义和团 红卫兵 爱国贼
·人权应与主权并重
·也谈中国首次人权行动计划
·两种“五四”精神造就两个中国政权
·春 日
·《窦娥冤》与《邓女恨》
·两岸和平统一的当务之急
·"六四"后的中国民主多面看
· 养虎遗患与中朝友谊
·文人与女人
·帝王与诗与女人
·奔向金字塔
·沪上两文人
· 北韩中东 恐怖合流 ?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全球化与族群融合
·儒家思想与建安风骨
·人道高于政治
· 金正日玩弄中美
·莫用党争绑架国民
·鸠山执政未必对华有利
·鲁迅精神不死
·月亮与中国文化
·江南女人
·大宋王朝凄哀的挽歌
·柏林墙 三八线 台湾海峡
· 中印——對手还是伙伴?
·御用文人 商业文人 独立文人
· 中国文化与哥本哈根峰会
·现实的恐怖vs空洞的“人权”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美国的大国责任与海地救灾
·把美经济帝国主义关进笼子
·央视帮赵本山强奸弱势群体
· 铲除中国民间恐怖主义的土壤
· 溫家寶即使“作秀”也值得肯定
· 中國沒有政治改革,將是死路一條
·釣魚島的回歸最終在於聨美抗日
·支持溫總! 支持政改!
·貪官效應令人憂
·劉曉波獲諾獎,也是中國民主運動獲獎
·右翼勢力 執掌北美政壇
·難以逾越的冷戰格局
· 維基解密 有利有弊
·朝鮮是中國的禍害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美國影響世界的三根利劍
·孔子歸來 馬列式微
· 天寒地凍 茉莉難開
·駱家輝能給中美關係帶來什麽
·雪滿山中
·高科技的代價
·谁撕裂我的灵魂,在五月的黄昏-------记梦
·鄉 行
·公理需要強權推動
·生命,走過三月
·加拿大聯邦又要大選了
·國殤 ——清明節寫給前線陣亡加軍
·南安省的早春
· 華國鋒陵與華國鋒
·今夜 山中花开
· 日本對內負責對外破壞的文化
·拉登已死 朝伊危殆
·本次聯邦大選的幾個看點
·五月的梨花
·力薦一篇好文《太上感應篇》
·超市塑料袋該不該收費
·抗中! 美國戰略 聚焦亞洲
·中國爲什麽失去亞太
·错乱的价值观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 “狗”與“蝗蟲”
·余杰在幫中國民主的倒忙
· 關於中國轉型的一次私人對話
·王立軍打響了中國政治轉型的第一槍
·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 薄熙來倒了,但中國不能沒有左派!
· 平反姜維平、特赦王立軍
· 骆家辉——世界华人之光
·目盲与心盲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悼亡词的绝唱 ——苏轼《江城子- 乙卯 正月二十日夜记梦》赏析

    万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料得年年肠断处,明月夜,短松岗。

   这是苏轼悼念亡妻王弗的一首著名词作,写于宋神宗熙宁八年(1075年),时在密州(今山东诸城)太守任上。据苏轼《亡妻王氏墓志铭》载:王弗十六岁适轼、善事公婆,“敏而静”,知书达理,生子苏迈,对轼立身处世多有匡助,夫妻之情甚笃。宋英宗治平二年(1065年)年二十七卒于京师(今开封),次年移柩眉州(今四川眉山),葬于苏轼先父母之墓侧。

   该词分为上下两阙,上阙写夫妻生死殊途、幽显难接的哀痛及丧偶后自己的落魄凄凉。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十年”,王氏治平二年亡至熙宁八年刚好十年。“茫茫”,这里指无所知晓。全句意为:“漫漫十年,你我人间地下,音尘隔绝,互相之间一无所知。”岁月流逝,往事如烟,丧妻之痛似应随着时过境迁而淡漠。然而,“不思量,自难忘。”——即使不用想起,也难以将你忘记。苏轼于熙宁元年(1068年)七月除丧,娶王弗堂妹闰之,但对发妻的思念却未尝稍减,可是亡妻葬于眉州,词人又远在密州,就是想在其墓前哭诉一番也难办到,故词人在这里悲怆喊道:“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

   “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

   思念凄苦至极,作者也自我安慰:“纵然亡妻有灵相见恐也难以相识,而今我已尘埃满面,两鬓秋霜。”词人丧妻时年方而立,风华正茂,此时已年届不惑,垂垂老矣!妻亡后,词人又因政治之争,仕途备受坎坷,先后数次被贬外任,十年的思念、十年的人生风雨,其愁苦之心于此可见一斑。

   这句似在自慰,但这自慰之中却更添几多无奈,几多凄凉,使词作的悲剧气氛达到了高峰。

   下阙写梦境及词人对亡妻身后此刻的推想。

   “昨夜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在梦中词人见到妻子,千言万语,一时无从说起,其死别之恨无法用言语表达出来,只有任凭泪水泉涌而出,寥寥数笔,写出了作者同亡妻朴实无华,至真至诚的感情。而“小轩窗”、“梳妆”、“相顾无言”、“泪千行”等细节描写,则更增添了词作的真切感和感染力。

   “料得年年断肠处,明月夜,短松冈。”

   这句是作者梦醒后设想亡妻此刻的孤苦,也是对梦境虚无而短暂的慨叹:“(你我夫妻今生怎可能相见!)我知道你年年为我肝肠寸断的地方,远在蜀地的眉州,此刻一轮冷月正照着你那栽着短松的墓地。”

   结尾推想亡妻对自己的刻骨思念,呼应上阙词人对亡妻的时刻难忘,更见其夫妻之情的真挚,而通过“明月夜、短松冈”的环境描写与梦中词人夫妻团聚场面的前后对比,则更酝酿了一种令人怅惘辛酸的愁苦气氛。

   以词悼亡,苏轼《江城子》首开其例。全词起伏宕荡,层层推进,前后呼应,通过抒写十年来对亡妻悲切的思念、梦中短暂的团聚和梦后对亡妻孤寂凄苦的推想,表达了词人至诚至真的夫妻之情,语句朴素清丽,词风深沉悲凉,历来被视为至性过人之作。

   原载《北美周末》2009-7-25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