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沐
[主页]->[百家争鸣]->[万沐]->[沪上两文人]
万沐
·余杰在幫中國民主的倒忙
· 關於中國轉型的一次私人對話
·王立軍打響了中國政治轉型的第一槍
· 薄熙來是一黨專制的產物
· 薄熙來倒了,但中國不能沒有左派!
· 平反姜維平、特赦王立軍
· 骆家辉——世界华人之光
·目盲与心盲
·撤销宣传部 裁除政法委
·爱国贼不是爱国者
· 哈勃与北京及伦敦奥运会
·你从冰川走来
·你从冰川走来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我们的家园》(一)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二)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三)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四)
·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五)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六)
·加国华人百年沧桑长篇史诗《加拿大 我们的家园》(七)
· 不要苛求莫言
·走出冬天!
·希望知道温总家族财产的真相
·弯弯的月亮
·香港——祖国归来的儿女
· 胡锦涛的报告是习近平执政的紧箍咒
·万沐关于朝鲜问题的几篇文章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抗捐”的本质是反腐
· 朱令案的白宫上访令人喟叹
·也谈海外的“爱国”专制
·严正声明-----请颜昌海停止冒用我的文章
· 发言人是“家奴”由来已久
· 中国“左”派本质是专制的拥护者
·强烈推荐连续剧《中国远征军》
·黎明的鸟声
·反宪政的本质就是保权贵、反人民
·八一五夜记
·埃及为什么流血及其它
·拥薄者的背景分析
· 毛左和权贵资本集团是一家
·宪政民主派是权贵资本集团的克星
·习近平将成为胡耀邦的真正传人
·请两高出台官员放弃隐私权的法律
· 夏俊峰,一个人起义的烈士
·伊能静,中华民国精神的承载者
·红宝书的回光返照
·微服私访不如新闻自由
·支持习李王 创造中国政治转型的基础
·甲午國恥與谷俊山的貪腐
·许志永入狱与习近平改革
·克里米亚将是普京的滑铁卢
·冷冻北极熊的时代开始了
·北韓才是中國最危險敵人
·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习李王反腐的性质
·美中欧对俄软弱,世界共受其害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民主”好?还是“官主”好?
· 欧巴马犯错 新冷战降临欧亚
·乐见中共尊儒
·乐见中共尊儒
· 美国推动民主化的误区
·习近平访韩 一石五鸟
·欧巴马错判中日,贻害美国
·北約
· 中共要尊儒 必须去马列
·习近平将走向何处?
· 看台湾的警道与匪道
·用儒家经典代替马列政治课
·习近平反腐搅动大国外交
·毕福剑酒后吐的是平民真言
·希拉里选总统,我不看好!
·毕福剑与布鲁诺
· 胡耀邦不是一个共产主义者
·加拿大大陆华人的主流政治逻辑
·北京应积极回应洪秀柱
·中秋纪怀
·秋日感怀
·重阳四首
·茅村即景
·扣紧时代的脉搏
·毛左义和团 民主红卫兵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国际恐怖集团找上门,中国会如何应对?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多伦多初冬即景(旧作)
·哀中东
·荒诞散文:把多伦多皇帝的玩意割了
·呸!你也配做赵家人
·建议追究倪萍的颠覆国家政权罪
·杂咏四首
·清明
·海外反赵势力与海外反华势力
·中国大妈纽约唱红歌
·
·
·黄河边专栏不能封
·秋日三首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沪上两文人

    万沐

   沪上两文人指的是沙叶新和余秋雨。这两个文人年纪仿佛,又都是戏剧方面的专才,一个曾是上海人民艺术剧院的院长,一个曾是上海戏剧学院的院长,在华人文学界都是享有盛誉的作家。

   但不同也是泾渭分明的,一个是独立知识分子,一个却是御用知识分子。沙叶新讲话做事狂放中带着真实,余秋雨在“真诚”中却让人无法不觉得虚伪。

   沙叶新在创作上敢于突破禁区,以致许多作品如《江青和他的丈夫们》被禁,在许多次运动中受到批判。其实,他的被批判,与其说是出于独立的思想,还不如说是出于独立的人格。从沙叶新一系列对社会正义呼唤的文字中,我们感受到的他的思想,显然不属于某种政治理念的阐释,而完全处于知识分子悲天悯人、忧国忧民的一种自然情怀的流露。例如他在宁夏一次文化研讨会上,关于回族文化的自我批判,在香港关于学习温家宝总理讲话中发自内心的欣喜,以及关于中国社会道德堕落直言不讳的批判。其情殷殷,没有个人利益的精心算计,只有对国家民族的赤子之心!

   特别难得的是,沙叶新在八九运动中既没有隔岸观火,也没有火上浇油,而是主动扮演了一个政府与民间沟通者的可贵角色。六四过后,在许多人纷纷见风使舵的时候,作为有很高社会地位的他,却不避风险,从行动和语言上传达了社会的声音和民众的价值判断。

   尤其是在零八宪章一事上,沙叶新不仅是发起人,而且在刘晓波被抓以后又公开声明和刘晓波承担同样的责任,体现的是一种中国知识分子铁肩担道义的凛然风骨。

   余秋雨就不同了,在文革中参加了石一歌的写作班子,为四人帮的路线推波助澜,但以后就是不肯承认,不肯反省。余秋雨的散文确实有成就,尽管有些学者指出了其 中的一些文化性或文字性的明显错误,但我觉得这些都不能遮盖他作为一个著名作家的光芒。然其中透露出的某种精神理念却无法让人认同,如《道士塔》关于王道士的那篇文 章,将敦煌文物的丢失完全归罪于一个湖北来的农民,实在有失公允,也可以看出余秋雨那种对下层民众居高临下的贵族文人的傲慢心态和情感冷漠。

   去年四川大地震后那篇著名的《含泪劝告请愿灾民》的文章,更可以看出其御用文人的媚骨、政治伎俩以及对灾区群众的冷酷无情。而且仔细一点的朋友通过了解他的其它作品,还可以看出其世界观的颠三倒四。

   可笑的是,这个在四川地震中出尽风头的红顶作家最近又被曝出“诈捐”的笑话,真不理解此人已年过花甲,还会有这么多的花花肠子和如此强的功利心。

   沙叶新、余秋雨,当今沪上两位著名文人,一个坚持不为权力写作,一个却痴迷不悟地为权力写作;一个常常受权力压迫,一个却是权力的宠儿。一个在社会上往往很“黑”,一个却红得发紫!当然这是权力社会的必然特色,但如果公民社会到来时,就不知权力社会的“权力”该对这两个文人的人生际遇负什么道义责任?也不知两位文人的历史地位在将来发生怎样的倒转?

   原载<北美周末〉2009-7-1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