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文广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文广文集]->[就新疆事件给胡主席的信再评7.5事件90716]
孙文广文集
·《呼唤自由》促江泽民辞职
* * * * * *
*孙文广文章*
* * * * * *
2001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10800
2002年文章
*
*
·我戴着镣铐狱中写上书2002/10/11
·陆铿:狱中上书,冒险犯难 用心批毛,感人心田――读孙文广教授大著2002/10/11
·山东大学教授二十年前狱中吁党内民主(注)
·上书江泽民,莫作“太上皇”20400
·于宗先院士:读“狱中上书”20401
·“六四”看看天安门广场20521
·张玉法院士作序20625
·孙文广教授「狱中上书」20628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21213
·声援你 刘荻 可爱的不锈钢小老鼠21214
·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1219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21231
·必须停止干扰国际对华广播——读美国之音社论有感 2002/12/04
·中共“伟大光荣正确”辨析 2002/11/19
·基本人权理应入宪——读“十大人权应入宪”有感2002/12/13
·必须查究违宪封闭电子信箱事件 2002年11月27日
·不锈钢叔叔为狱中刘荻贺年——声援刘荻之二2002-12-14
·孙文广给胡锦涛的信:修改宪法 启动政治改革2002-12-19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观察基层人大代表选举有感2002.1.11
·中国民主化与“党内民主”--兼与胡平先生商榷(系列之三)2002年10月29日
*
*
2003年文章
·投票 权利意识及不合作行动30111
·合肥学生示威合法 有理 有节30113
·呼唤自由的女大学生30118
·应该放小“老鼠”回家过年30128
·理直气壮为狱中大学生鸣冤30207
·军队应由国家主席统率 30226
·修改宪法应是两会大事30228
·建议国家军委主席实行差额选举30304
·请两会关注狱中大学生刘荻30308
·请公布两会选举得票率30314
·1948年中国的一次差额竞争选举30316
·人大不赞成票抵制江泽民30325
·反战者成了萨达姆的希望30331
·毛泽东的三个世界和萨达姆政权30410
·两国归俘 两重天30415
·非典肺炎与新闻自由30421
·“非典”蔓延与江泽民的责任30424
·论反对胜利者的自由30502
·江泽民不该忘了身份30506
· 六四正名,追江泽民责任30507
·再读《风雨苍黄五十年》30512
·自由平等博爱为何遭删30521
·一部难得的好戏30524
·年年“六四”今又“六四”30530
·论示威自由权利30603
·为何不出毛泽东全集?30626
·吴敬琏、蒋彦永与“非典”30702
·伟哉 香港人30705
·“23条立法”延期是港人大胜利30707
·香港——大陆的明灯30710
·掩耳盗铃和新闻自由30715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30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30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30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30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30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30823
·党不领情"囚犯"坦诚心30909
·三代表入宪和江辞职30911
·江泽民题词与个人崇拜30920
·江泽民论“民主”30928
·不跟毛泽东学慷慨30930
·评江泽民的“民主论”31005
·不忘大学生刘荻31007
·支持石三村村民维权31011
·不跟毛泽东学虚荣31019
·注意杜导斌的羁押期限31101
·吁胡锦涛关注杜导斌31101
·网络英雄杜导斌31103
·杜导斌写了哪些文章?31105
·签名 维权 学香港31109
·“杜导斌一天不放 我就继续写下去”31112
·江泽民不退 难有新政31116
·不跟毛泽东学“好战 ”31201
·胡平:孙文广教授和《狱中上书中共中央》31221
·好斗的毛泽东31222
·消灭私有制是灾难之源31226
·血染土地公有化31227
·毛泽东波尔布特贻害柬埔寨31228
·国共内战溯源31230
·土地公有是官员腐败温床31231
·评大学生必修课《毛概》——评论毛泽东之2 2003/7/25
·官方纪念 四缺一——有感朝鲜停战50周年 2003/7/28
·盼大学生刘荻早日归来——声援刘荻之七2003/7/30
·修宪法 国家主席 统三军——再论修改宪法2003/8/18
·刘荻羁押是否超期?──声援刘荻之八2003/8/20
·促江泽民辞职书2003/8/23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就新疆事件给胡主席的信再评7.5事件90716

   就新疆事件给胡主席的信——再评7.5事件
   按:遵照7月10日济南国保谈话精神“有意见可以找领导反映”,我在7月11日给胡锦涛主席发了“特快专递” ,但至今杳无音信,我只好将其发到网上。
   
   胡锦涛主席:
   

   因为新疆7.5事件,你极其罕见的停止了国外访问,不惜失掉参加八国峰会的机会,说明胡主席对7.5事件的重视,也说明了这个事件的严重性,为此我想向你反映一些看法。
   
   7月9日我写了一篇短文《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评新疆7.5事件》,(该文附后)发给了五家网站,结果只有一家刊载,发到其他网站的稿子好像被人截留了。
   
   稿发第二天济南国保我谈话,说不该在海外发表这样的稿子,我说这篇文章没有错,到海外发文章是因为国内无处刊载,他们说以后不要到海外投稿,有意见可以交流可以写信。我现在就把对新疆7.5事件的一些看法写给你,有错请批评。
   一)“稳定压倒一切”的口号不好,有的事比稳定更重要,稳定不能压倒人权、不能压倒宪法,我写了《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评新疆7.5事件》,就是这个意思。不能因为稳定而封锁地区的互联网和电话,这种做法推而广之,后果不堪设想,必须维护公民的通信自由的权利,建议中央尽快恢复乌鲁木齐的互联网和电话通信。
   
   二)保护公民的知情权和表达权
   7.5事件后,世人都求知真相,官方控制的媒体,只报道血腥场面和打、砸、抢、烧但,这只是事件的后果,事件的原因、过程细节世人不清楚,一些很重要的情节没有报道,比如:海外媒体报道了开始时的大学生和平示威,几点开始?诉求的主题什么?示威者中有没有带凶器?大家不知道。
   
   在游行过程中,突然冲出一些人手持凶器,而且凶器是整齐划一的,看来早有准备,他们进行打、砸、抢、烧,他们幕后是谁在策划?谁在教唆?
   
   这次事件死了至少184人(官方报道),这些死者汉族人、维族人各有多少?该把死亡名单公布出来,他们是死于枪击还是器械?这些都要公布清楚,有的消息提出,某些尸体不让家属认领,这是不对的,尸体不经法医鉴定,不经家属核对是不能任意火化的,以防有人焚尸灭迹;
   
   官方提出不信谣,不传谣,但谣言至于真相的公开。应该提供条件,不但让海内外媒体深入采访,而且可以准许人大、国务院、政协等组织调查,促使真相大白。
   
   三)一定要查究政府领导责任
   事件发生后,各级领导都把原因归结为海内外的“敌对势力”,这至少是不全面的,这次事件的形成,(我认为)主要起因在于历史积怨和当地领导的工作失当,及现场应对的失误。有上万的民众,在很短的时间之内聚集市中心,对政府提出抗议,这说明当地民众中的积怨已很深。现场政府的应对、预警都有问题,给人留下了很多疑点,比如:
   
   当地政府事后表示“海内外敌对势力”通过互联网煽动群众打、砸、抢、烧。大家都知道中共当局,对互联网和电话的监控是非常严格、细致的,这些“煽动”如果确实存在,当局又知情,哪为什么事先不通知市民?被当局高度垄断的操纵的各种传媒,如果一起出来报警,那么还有多少人出来活动呢?如果知情,当局事先采取了那些应对措施?从当局的表现来看,有两种可能:一是海内外“敌对势力”的“煽动”打、砸、抢、烧”并不是那么严重,所以当局没有采取应与的措施。
   
   但是另外还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当局像当年反右派一样在引蛇出动,布下陷阱,或者利用黑社会势力挑起冲突和仇恨,制造血腥。
   
   四)中央应该重点考察新疆的领导班子的问题。
   考察当地政府在这次事件中有那些举措失当?有什么责任?指导思想有那些错误?谁应该引咎辞职?这是今后新疆和平安静的最重要的基础,如果把目标只是锁定在“海内外敌对分子”,大造舆论转移国内外的视线,以违宪、违法手段求得一时的稳定,(我认为这)不能得到永远的和谐?平安。
   以上当否请批评指正。
   
   祝顺利
   山东大学管理学院退休教授孙文广 2009.7.11
   我的联系电话是13655317356(可收短信)通信地址:山东省济南市山大南路20号8号楼2104
   收到请尽快回复
   
   附件: 孙文广:当局切断通信是违宪———评新疆7.5事件
   7月5日新疆乌鲁木齐发生暴力事件,造成大量伤亡,当局宣布切断该市与外界的手机、电话和互联网联系,这就切断了当地公民的主要通信手段,这违背了中国宪法第40条“公民的通信活动和通信秘密受法律保护”,当局应该立即开放当地的电话和互联网。
   
   新疆5.7事件造成至少156人死亡、伤者逾千、逮捕逾千,当局宣布切断该市互联网和电话,很多海外旅客无法与家人联系,国外也打不进电话。
   
   当局的理由是“敌对分子”会利用电话和互联网联系,这个理由显然站不住脚,通信自由是宪法精神,怎么能因为少数“敌对分子”而剥夺300万乌鲁木齐公民的通信自由的权利呢?少数“敌对分子”可以利用互联网和电话传递信息,发布指示;广大民众不是更可以利用互联网和电话接收中央的社论、报道及各方面的信息从而了解真相,辨明是非吗?
   
   媒体遭垄断、操控之后,通信就是公民了解真相的最主要手段,官方切断通信使人怀疑当地官员在掩盖真相,希望最高当局对此进行查究并制止。
   
   2009年7月9日 于山东大学 13655317356 0531-883650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