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孙宝强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七)黑三角

‘况’地一声,打断我的回忆。
    昏暗的灯下,站着红楼二尤。玉贵从铺上一跃而起,一个鹞子翻身朝粪桶扑来。项公舞剑意在沛公--粪桶离美人最近。
    一双贼眸一闪一亮,一阵呼吸如抽如搐。“准备在粪桶上安营扎寨?”甜妞声音虽糯糯,玉贵还是撅起屁股赶紧撤。她的风格和贪官一样:喜新不厌旧,红旗彩旗全都要。
    “姐妹们!朝里挤一挤。”大尤用妇女主任的口吻说。
    “自来熟啊!”大鼻子冷笑着。

    “自家姐妹好商量!”小尤粉脸笑成一朵花。
    “进来,快进来。”玉贵忙压缩地盘,有怜香惜玉的宽广胸怀。二尤一捋发,施施然袅袅然坐下。
    “还是大姐好!”大尤飞个媚眼。
    “自己人嘛!”玉贵笑的彻底,露出鲜红的牙床。
    “拘还是审?”
    “审啥?一目了然的事。男女交配,罚钱关人。一星期,正好让我们打个盹。”大尤打了一个哈欠。
    “我也累了!”小尤朝墙上一靠。一分钟后,双鼾响起。
   
    晨曦中,甜妞的脸,如新鲜而饱满的番茄。
    “好几天,怎么还没消息?”美丽关切地问。
    “快了!”甜妞的笑,如番茄汁幸福地流淌下来。
    “报饭量!”外劳动走来。
    “你们吃几两?”玉贵赶紧推醒二尤。
    “有没有小笼?”大尤嗲嗲地问。“没小笼生煎也行。”
    “只有蒸饭—不吃也要吃。”外劳动死死地盯着她俩,眼神凶狠。
    “让劳模为野鸡端汤倒水,难怪她要生气。”大鼻子朝我一挤眼。今天的外劳动,果然是一尊凛凛的金刚。
    八点半,走廊上响起脚步声。甜妞张开双臂奔出铁门,犹如迎接解放的白毛女。一刻钟后她回来,脸上流淌的不是幸福的番茄汁,而是痛苦的眼泪。
    “怎么了?怎么了?”美丽焦急地问。甜妞捂着脸,任凭滴滴泪水打湿衣襟。
    “我早说过,豆腐一碗,一碗豆腐。”大鼻子稳稳地说。
    “好歹做了二星期曲啸,怎么也要减一点。”美丽忿忿着。“我想不通啊!”甜妞发出凄惨的嚎叫。
    外劳动拎来开水。玉贵赶紧把大茶杯塞给二尤。
    “怎么就半杯?”大尤讨价还价。
    “再加一点嘛!”小尤撒着娇。
    外劳动沉着脸,眼珠如死鱼的肚皮。“哼!”讨价无望,二尤悻悻退下。
    “你咋不打水?”外劳动问寒梅。
    寒梅一瘸一拐走来。早上五点,一直站到晚上十点。不是呼啸的皮鞭,却比皮鞭还无道。不是镣铐加身,却比刑具还狠毒。‘咚’!寒梅摔倒在地。她挣扎几次,就摔倒几次。
    “就像一条狗。”玉贵高兴地说。寒梅猛一跃,一手抓着龙头,一手抵着墙壁,身体一点点挪动。手指如葱,泛着青白的光,墙上留下了一条划痕迹。
    我站起来,准备扶她一把。
    “你找死啊。”大鼻子捺住我。
    “腿!看她的腿。”锥子眼说。我看见二条又粗又肿,上下一般粗的腿,皮肤泛出透明,透着晶莹。
    “站了二十天,就是铁人也受不了。”林妈叹了一口气。“她究竟犯啥罪?”
    “无证设摊引起的冲突--妨碍公务罪。”
    “妨碍公务?警察把商品踩进泥里,比当年的369坏100倍。”大鼻子忿忿着。
    “说是人民警察,不如说是人民的敌人。”
    “下午黑三角当班,明后天夜班,再后面休息。你再不讨饶,又要站四天。”眼镜心疼地说。
    寒梅转过身,虽脸灰如土,眸子却和腿一样,闪着晶莹的光。
    “平暴已经取得伟大的胜利,承办咋还不放她?”
    “平暴后还要请功、还要颁奖、还要降一批,升一批。还要吐故纳新,招降纳叛,事情多了去。”眼镜冷笑着。
    “世上咋有这么傻的女人?”贾林感慨着。“吵着闹着嫁个残疾。”
    “一个没有手臂的残疾人。”玉贵嘎嘎笑着。
    “她家不漏雨的地方就一张床。可床上躺着中风婆婆;她家冒热气的地方就是锅,可锅里熬的是中药。病的躺床上,残的倚凳上,小的蹲地上。整一个三神庙。”
    贾林没心没肺地笑着。
    “笑啥?承办看了她家眼睛都红了。他说寒梅身上有中国妇女所有的美德。现在是淫妇发迹,圣女遭难。”眼镜忿忿地说。
    离中班时间越来越近,我的心在沉重中期待着。‘咚咚’脚步由远而近。
    “我今天把骚狐狸打的落花流水。”接着是‘咕嘟咕嘟’的喝水声。
    “你们已经离了,还死缠着干吗?”周管教不满地说。
    “我活一分钟,就不让他们太平60秒。我要让他们生不如死。”
    “你婆婆死在你手下,你前夫也没去告你。他把房子存款全给你,净身出户。”
    “房子存款是给我,但他的命没给我……等会再说。”耗子般的蹑足逼过来。
    “干什么?”一声嚎叫声惊天动地。
    “我……头皮痒。”锥子眼吓的抖成一团。
    “我看你是骨头痒!站起来!”锥子眼赶紧站到寒梅身边。
    “又给我逮住一个。”黑三角得意地踱回办公室。“她们很久没洗头了,老远就闻到一股馊味。”
    “猪厩里应该有屎臭。”黑三角说。
    “今天我赶到畜生家。畜生看见我的第一动作就是窜进厕所,慌张中连鞋都掉了。”
    “耗子看见猫啊。”
    “耗子一贯怕猫,想不到耗子把猫蹬了。”黑三角幽怨地说。
    “物极必反--哪里有压迫哪有就有反抗。”周管教笑着说。
    “反抗?我把瓶瓶罐罐砸个稀巴烂,也没见他反抗。我冲上去,对准狐狸精就是噼里啪啦一顿耳光。”
    “私闯民宅,破坏财产还打人--你这是犯法!”
    “我可以倒打一耙,栽赃诬陷啊。我先把头发捋乱,用小刀在手上画几刀,然后打开门嚎啕大哭,制造最大的轰动效应。”
    “你……”
    “有轰动才有观众,有观众才能把戏演下去。先下手为强,舆论掌握在谁手里,谁就是最大的赢家。”
    “怎么赢?总不能颠倒黑白?”
    “我拿出收据,这是给陈世美缴的学费。一张,二张,无数张。”
    “哪来的收据?”
    “儿子学校的收据,涂改一下就成了他的罪证。”
    “好一个颠倒黑白。你就不怕报应?”周管教气愤地是说。
    “报纸能编,电台能吹,为什么我不能?我说,在陈世美的淫威下,老母服毒自杀,儿子成了神经病。”
    “你尽管编,难道别人会相信?”周管教拖长声音。
    “小舅的病历涂改成‘精神病医院’,立马营造气氛,调动群众的义愤。”
    “你前夫要被你逼出神经病了。”
    “我就是要让他疯,让狗男女一起死。”虽然隔着一道墙,我还是能感受到牙缝里的丝丝声。
    “我说他们行凶打人,捋起袖子露出我的新伤老疤。”
    “哪来的新伤老疤?”
    “新伤五分钟前伪造的,老疤是和小贩打架的。结果老头老太看的眼睛都红了。”
    “可怜的受蒙蔽者。”
    “谎言不但要重复,更要有鲜明的证据。舆论开道,宣传领先,先入为主,反复陈述。这招灵,这招果然灵!难怪党对宣传部这么重视。我要是做宣传部部长,绝对不输给他。”
    “你这样猖狂,难道没人管?”
    “骚狐狸叫了警察。警察吆五喝六让我去派出所……”
    “好!看你还诬陷。”周管教开心地说。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我把工作证一晃,他的态度180度地变了。”
    “什么工作证?”
    “分局发的临时工作证。我把拇指摁在‘临时’上,只露出鲜红大印。”
    “你这是拉大旗。”周管教有些忿忿。
    “连宣传部都拉出马列大旗,我为什么不能?我恨不得一刀捅了狗男女。我要报复!我要报仇!”黑三角尖叫着。
    “杀人要判刑。”周管教冷冷地说。
    “所以我不杀人,只用软刀子折磨他们。明天让儿子去他单位,把他面子撕下来;后天让老婆子去她单位,把她的脸子撕下来……”
    “哪来的老婆子?”
    “拾荒婆,特有表演天赋。给她十元一切搞定。没有做不到,只有想不到。格格格!”歇斯底里的笑冲天而起,所有人打了个寒颤。
   
    “玉贵出来。”黑三角一声召唤,
    玉贵弓着背耸着肩出门。突出的肌肉,倒三角的身子,沙哑的嗓子,简直就是黑道老大的翻版。三角眼酷似黑三角,绝对有乌龟和王八的风采。
    除了三个手指一般长的特异,她能一星期不说一句话;能睫毛一动不动地看美人;能一根手指拎起沉重的粪桶;能一口吞下一只月饼。既能横眉怒目腿脚生风;也能谀笑逢迎柔情万种。
    一到黑三角值班时,三进宫的累犯就成了香饽饽。一是让她享受吃喝(因为已判家属能送食品),二是让她扫地提水,活动手脚(这是看守所的放风),三是让她揭发和诬陷她人。虽是累犯,却成了主宰她人的阎王;虽目不识丁,却享受无冕之王的待遇。她有三重身份。一是牢头狱霸,二是看守所的卧底,三是党组织依靠的对象。
    半小时后玉贵进来。嘴边不但有若干残渣,还有掩不住的得意。她朝眼镜一瞥,眼镜情不自禁打个寒颤。
    “寒梅啊!站的滋味好不好?”黑影踅过来。
    “陈师傅,我错了。”
    “你大声点:你错还是我错?”
    “是……我……错……了!”寒梅费力地咽着唾沫。
    “你错在哪?说出来大伙听听。”柔柔的声音,柔柔的调。
    “我不该……”寒梅费力咽着唾沫。让她说违心话,这太痛苦。
    “不该什么?”黑三角一脸天真地问道。
    “你给我一个机会吧!”寒梅机械地说。“我实在站不动了。”
    “给你一个怎样的机会?”黑三角的声音越发温柔,温柔得让人背脊发凉。“年轻轻的怎会站不动呢?”
    “我的脚肿了。”
    “是嘛?把脚抬起来让我看看啊!”这个‘啊’拖的比猫的胡须还长。
    寒梅双手撑墙,费劲地抬腿。这不是腿,这是一架沉重的磨盘;这不是腿,这是一根透明的萝卜。
    “呦!真成了玉腿。”黑三角矫情地嚷着。“把腿抬得这么高,是不是让我揉揉?”
    “你不是说让你看看嘛?”
    “你应该让你的参谋长看。”此话一出,人人变色。
    “陈师傅!这里没有参谋长。要罚就罚我一人。”寒梅语气平和神态安祥。
    “真是个大无畏的勇士。”黑三角翘起拇指。“你只要说出参谋长的名字,一切OK。”她伸出拇指和食指,想捏一个圆。可惜和阿Q画圆,一点也不圆。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