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六)回忆]
孙宝强
·红楼女囚(八)自残者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六)回忆

睡觉了。虽然睡在地板上,但是心空荡的能晃出水来。往事,像相机里的胶片,一点点地拉出来。
    一九八八年六月六日,上海炼油厂。由于液化气阀门失控,一场爆炸,不但造成三十多人受伤,还夺去几十条生命。爆炸震惊整个上海,也惊动中央。调查组马不停蹄赶到炼油厂。
    伤亡者绝大多数是外地民工。他们干最脏的活,睡在最简陋的工棚,拿最低的报酬。虽忍辱负重,依然逃不过一劫。
    调查面铺的又宽又广,调查点却游移不定。在中央指示下,调查终于取得圆满结果。来之穷乡辟壤的农民,悲痛而木纳的家属听到一条命可换几万元时,一个个都化悲痛为力量。
    当他们从厂方手里接过买命钱时,不但涕零,还感动;不但感动,还感恩。他们付出亲人的生命,却在接受施舍--旷古之冤,旷世之冤啊。

    调查组现在很忙,忙于应酬。美酒高举,焦碳般的尸体如银河一样遥远;酥胸搂住,冤屈的呐喊如一缕青烟。肥腴的领导,更脑满肠肥;奸滑的首长,更圆滑如水。握手言和,把不稳定因素,扼杀在萌芽中。
    一切顺利--骨灰正在返乡路中;伤者正在医院床上。怎么才能即不辱使命,又不辱东道主的盛情?快!赶快寻找替罪羔羊,平息上层的追问,中层的舆论,下层的议论。
    高化公司理直气壮地把名额下放到炼油厂,炼油厂又理直气壮把名额下放到车间,车间主任理直气壮地把名额推到班长身上。
    班长提出N条不服气理由。各级领导在理由前张口结舌。这时,素有莲花舌的政工书记出场。
    “知道堤内损失堤外补的道理嘛?”
    “这和这有啥关系?”
    “虽蹲牢,工资奖金一分不少;分房半个平方不落下;福利,存进银行来生息;坐牢中,工令算工资加;刑满后班长照当。”
    “不是说:十赔九不足吗?”
    “足金足两不差分毫。”
    “判几年?”
    “三年。”
    “法院又不是厂长例会?”
    “不是例会的形式,可以是例会的内容。说好三年,决不多判一天。”
    “可是……”
    “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胳膊能扭过大腿?”恩威并用,银货两讫,买卖一锤子成交。
    不久,炼油厂编制上了一个台阶。大小官员不但没受处分,相反官升一级。 呜呼!几十个毁容毁身的受难者;呜呼!几十条鲜活的生命。
    以法律的名义践踏法律,这让良心未泯的人感到愤怒。但是,没有海德公园让你直抒胸臆;没有煤体让你掀开黑幕。用金钱买回一切。司法的腐败,已到忍无可忍的地步。
    6月4号,我在海宁路上演讲时,揭发了这个黑幕,捅出了这个毒瘤。安全局头目在赴我厂调查我时,把录音机放给厂领导听。
    92年我出狱。乍浦街道的老主任,怀着正义之心,冒着酷暑为我落实工作,但是被一口拒绝;97年,在中院院长的过问下,虹口法院亦往单位落实我工作,也遭到拒绝。厂领导这么做,一方面缘于整人的本性,一方面源于我兜出了他们的老底。
    史建民。上海炼油厂党委书记。他从小小的操作员爬到书记位置,可谓一帆风顺。有个发友提着‘茅台’请教秘诀。做了酒仙的他吐了真言:整和跟。
    “这我知道。批臭老九时,你整知识分子;批林批孔时,你骂邓矮子;批‘四人帮’时,江青就是妲已;批自由化时,胡耀邦就是庆父;批‘凡是’时,华国锋就是袁世凯—伪造遗嘱的窃国大盗。”
    “无毒不丈夫--托儿所的周所长认识吗?”
    “你儿子就是她带大的。”
    “不要说带过儿子,就是我妈照样整。政治风波时她说要退党……”
    “女流之辈说说而已。你咋整?”
    “热茶招待,笑脸相迎。讲究自愿不搞逼供--让托儿所姐妹面对面地谈心,让盟友脸对脸地揭发。最后她泪流满脸赌咒发誓,就差对我跪下。”
    “你做的缺德事真不少。检查科的小子去北京度蜜月,结果屁股上吃了流弹。你不给报销医药费,还让他写检查,下岗。在他做营业员以维持生活时,你当场取照,最后以违反厂规把他开除出厂。”
    “这是炼油厂的‘世界经济导报事件’—不抓住契机,焉有我的今天。我不步江首长的后尘,谁步?”
    “好一个心狠手辣。听说你还让他付了开除出厂的布告费。”
    “我也是步首长的后尘--钦本立奄奄一息时,陈至立把开除出党的通知送到他手里,让他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你为啥这么残忍?”
    “你真蠢。要呼啸武林,当然要有秘诀。秘诀就是‘跟’和‘整’。没有这二把斧子,就别出来混。”
    “你把老婆开后门调进炼油厂,顶风作案最后还得了美名。”
    “绢子你认识吗?”
    “她不是市三八红旗吗?”
    “我封‘三八’,谁知她更‘三八’。又是表决心又是写血书。我说,组织想提拔你,就怕家事缠身……话没说完,她上赶着让我给她丈夫换单位。”
    “你老婆进炼油厂,工资收入翻了几番;你为‘三八’解决困难,评为市先进党员。婊子做了,牌坊也立了。再请教你一个问题。口碑不好的你,咋当上书记的?”
    “厂里动员买国库券。我把兄弟朋友,大姑小姨的份凑在我的名下,于是我成了为党分忧的花魁。这是其一。”
    “其二呢?”
    “公司一把手有个肥女。我让我堂弟娶她。蜜月结束,我的任命也下来了。半年后一把手退下,我马上给堂弟搞了出国留学。”
    “你损别的我还可以理解。那个叫孙宝强的,你为啥投井落石?”
    “知道福祸相倚的辨证法吗?处理得当,政治资本;处理不当,政治风险。我代表组织先跟公安表态,该咋处理就咋处理,绝不包庇犯罪分子;接着把培养她的支部撸了一通;再把厂报编辑清洗一批。我还把情况通报石油部。”
    “石油部怎么得罪你了?”
    “石油部的编辑就喜欢登她的文章。什么针弊时事,这是泄私发怨;什么鞭鞑丑恶,这是和党唱反调。她的杂文是黑箭,评论是毒草。我正筹划如何整她,想不到心想事成,现在不用我动手了。”
    “你为啥这么恨她?”
    “有反叛精神的女人,就是监控对象,就是铲除对象。”
    “她已经落进公安毒手,你就没半点恻隐?”
    “她在演讲时,把单位的丑事昭告天下。整了她,上上下下弹冠相庆,首长领导齐声欢呼。为我的晋级,打下基础。”
    “还有一事。招待所红弟和你谈心后自杀了。她不是最相信组织吗?”
    “咎由自取!”
    “她又不是孙宝强,你何必置她于死地。”
    “她心理阴暗,情绪低落,对社会有抵触,对现实有不满,对……”
    “人都死了还诋毁?”
    “这不是诋毁而是组织评价。人死就能脱离组织?没有组织结论,连追悼会都开不成。组织是如来佛的手掌……”
    “太可怕了。”
    “你这个同志一点也不懂党史。只要掌握秘诀,就能予人以‘生死’。”
    “那我不成了阎罗?”
    “这是做人的极致--吸髓知味啊。啧!啧!!啧!!!”史书记咂巴着嘴。
   
    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总是很痛苦。为什么中国人,都喜欢投井落石?95年,我在淮海路的饭店做收银时遇上一群推杯换盏的客人。
    “首都来的?”收钱时我问道。
    “能看得出来?”他很得意。
    “首都人是否忘记了那场政治风波?”我冷着脸,声音又硬又尖。
    “没……有!”他很吃惊,脸涨的通红。
    “请你们在酒足饭饱后,别忘了死去的学生,别忘了抗议的受难者。判刑后,我没有工作,没有生活来源,只能四处瓢泊打零工。”
    “难道你没有回原单位?”
    “被拒之门外。”
    “上海怎能这样?我单位刑满马上回来。上海怎能这样?上海怎能这样?”他忿忿地嚷着。
    其实,我即不是第一个遇难者,也不是最后一个殉难者。我的遭遇,冤海中一滴,难史中一页。
    1978年,建国来最美好的日子。拨乱反正的春风,轻拂国人的脸颊。沧桑的脸有了青春的绽放;青春的脸有了纯真的驻足;拉家常不用咬耳朵;做人也不用夹尾巴。饱受折磨的国人,从肺腑里溅发出一串串清脆的笑声。
    一天我上中班,电路突然跳闸,我急忙给电气车间打电话。五分钟后,一男子来了。他胡子拉茬,一脸寒气。肌肉带着凝滞;眼睛泛着冰喳。孤独如山,压出一脸皱纹;沉默如磐,压弯脊梁骨。
    “高仓健式的男人,高仓健式样的深沉。”我偷偷对师傅说。
    “如果你知道他在监狱度过10个春秋,就可以理解他的冷峻。”
    “他犯啥罪?”
    “没罪!”
    “总不会……没一点罪。”
    “确切地说,他只是和知音谈文学而已。”
    “判刑时总有罪名。”
    “罪名可以编织:反革命小集团。二人以上就是小集团。”
    “这么容易?”
    “易如反掌!”
    “为啥要这样?”
    “小说和生活是一个版本。”
    “啥小说?”
    “基度山恩仇记。”
    “ 啊!太刺激了!”刚读过此书的我,激动地嚷着。“没罪的人坐牢,与其说刺激不如说残忍。”
    “怎么没刺激—报恩时的酣畅,复仇时的淋漓,此仍人生一乐。”我眉飞色舞地说。“小说不是生活;外国也不是中国。”师傅淡然着。
    “故障排除,电路已通。”‘高仓健’背着工具包走来。
    “三下五除二。”我恭维着。他背着工具包沉默地走了。望着高大而佝偻的背影,我有些茫然。“怎么和机器人一样冷?”
    “要是机器人就好。机器人能思维,但是没有痛苦。”
    “平反出狱还痛苦啥?往事如烟!往事如云!”我朗朗地说。
    “何来如烟如云?”
    “应该如烟如云—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叽叽喳喳嚷着。
    1978年是个快乐的年代,我们没有理由不快乐。“他应该感谢春天!欢呼春天!庆祝春天!”我抑扬顿挫地朗诵着。
    “你把生活诗意化了。”
    “生活本来就如诗如画。”我笑着拎起手套。
    “如果肇事的诬陷者不但活着,还是自己领导;如果帮凶的检查官不但活着,还官升三级;如果抢妻杀子的人不得幸福地活着……”
    “难道他仇没报?这么说唐太斯没成为基度山?”我惊谔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