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孙宝强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开会
·谁是最时髦也最乏味的女人?
·红楼女囚(十)冤家和解
·狐臭小姐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谁是‘一手胡萝卜,一手狼牙棒’的狼外婆?

    我还在幼儿园时,就对一幅宣传画特别感兴趣。一个戴着花围巾的狼外婆,一只手里拿着鲜嫩的胡萝卜,一只手里拿着锐利的狼牙棒。我问母亲,狼外婆是谁?母亲说:这个狼外婆,就是世界上最凶狠的美帝国主义。从此,狰狞的狼外婆,镌刻在大脑皮层,随着我的生长,永远地定格。
    1989年6月5日,我抗议大屠杀而走上街头演讲;6月6日,我带领群众,把马路一侧的篱笆搬到马路当中。当晚我被关押,然后被虹口区法院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3年。2009年5月上旬,国安到我单位,要求把我的‘64二十周年访谈录’撤了(登在民主中国http://www.minzhuzhongguo.org/Article/sf/200905/20090504075257.shtml)。他们反复地,重复地说一句话:绝不要被境外的敌对势力所利用;2009年5月31日晚上9点,三个国安闯进我家,拦截我在‘64二十周年网络大会’上的讲话。他们反复地,重复地说一句话:绝不要被境外的敌对势力所利用。
    我说,既然你们不要让我被敌对势力所利用,那我就让共产党利用一次:把我的21年工龄还我!上海市委在我退休时,把我从1968年到1989年的21年工龄,全部贪污了。
    前天,我代表单位去社会保障局,为美国回来的同胞搞退休。于是我去咨询被贪污的工龄。社保局说:凡在1992年前判刑的,一律取消以前所有的工龄。这个政策,是根据1954年内务部的一个红头文件而执行。现在是2009年,居然没有一个新文件来覆盖它。现在又有一个新文件:凡住在国外,没有加入外籍的中国人,只要以前有工龄,都可以回来办理退休手续。你今天来办理的海外游子的退休,完全符合这政策:1992年前的工龄全部认同。好一个冰火二重天;好一个双重标准;
    好一个内外有别外松内紧;好一个凶狠加和蔼的狼外婆。

    64后,全国被判刑的‘暴徒’不计其数。我们不但是现代窦娥,我们还被共产党剥夺了自己的工龄。这些工龄不是一个个简单的数字,这是我们一去不复返的青春,这是我们流过的血汗,这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这是共和国的历史。抹杀工龄,这是最大的抢劫,最无耻的贪污,最卑鄙的掠夺,最邪恶的迫害。我并不反对给国外同胞办退休,我抗议的是,政府为什么抢劫我们的工龄?一方面,对64‘暴徒’穷追猛打,置之死地而后快;一方面,盗取56个民族的民脂民膏,为统战,为策反,为分化,为拉拢,为狼外婆脸上贴金而一掷千金。为了统战的目的,果然无所不用其极。
    看了遇罗锦‘中共不倒,我绝不回国’的文章,心真的很沉痛。为了唾手可得的利益,很多同胞泯灭良知,助纣为虐,匍匐在主子脚下,大唱‘龙恩浩荡’的赞歌。
    在金融风暴席卷全球的今天,很多国外高官高管,提出减薪方案,启动割薪方案,并身体力行从自己做起。在中国,有多少嗷嗷待哺的孩子,有多少失学的儿童,有多少病魔缠身的病人,有多少饥寒交迫的人民。但政府管了嘛?他们是管了:上海市委在2009年64这个全世界哀悼的日子里,给全市的离退休干部,大幅度地加工资。加的不是几百,而是最少的也加了2000。
    我要问“政府”,谁是人民的敌对势力?谁是那个狰狞的狼外婆?
   
    2009年6月22号 孙宝强于上海
   
   

此文于2009年07月08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