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孙宝强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贾林出来!”管教吆喝着。贾林的脸,这一刻大放异彩。如果缓刑,她马上可以回家。回家!回家!萨克斯管奏响,带着欢乐,带着归心似箭。心如鼓,血如潮,全身如绷紧的弓,一股蓄势劲,一股喷发力,热烈地冲向终极目标。

   可是我……我能做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贾林回家。回家,我啥时能回家?我凝视着天花板,反复地,固执地想这个问题。

   “孙宝强出来!”铁门‘卡嚓’一声。我怀着忐忑进了办公室。在这里,第一次赤身裸体接受检查;在这里,衣服第一次遭践踏。不知还有什么第一次在等我。

    “坐吧!”承办员极和蔼地说。我突然产生幻觉:是否要放我回家? 后来才知道,在对牲口下手前,屠夫一般不叱斥牲口。

   又是例行公事的一问一答。叫啥?住那?几月几号干啥?几月几号说啥?然后推过纸让我签名。我签了名。承办沉吟二秒,突然用一种尖锐的口吻说:“现在我宣布:你被逮捕!”

   我的血‘轰’地冲上脑门,思维猛地凝固。地板猛烈地摇晃起来,所有的灯一下子熄灭。我和他同时凝固在这一刻:一秒,二秒,三秒,四秒,五秒…….

   地板终于停止摇晃,灯重新亮了。

   “这是逮捕证,签字!”声音干巴巴的,榨不出一丝水分。我一动不动,仿佛成了化石,灵魂离开躯体冉冉上升。

   “孙宝强!孙宝强!!孙宝强!!!”他叫着,一声比一声高亢,一声比一声急迫,一声比一声粗暴,一声比一声尖锐。

   “什……么?”很久很久,灵魂一点点跌落,终于落到麻木的脑子里。

   “签字!”声音不容置疑。我用麻木而机械的手,毫无意识签了名。没有犹豫,甚至没有一丝颤抖。

   他不是从桌上拿起逮捕证,而是从我手下抽回逮捕证,塞进包后朝外冲。一切那么迅速,如电光火石。

   我呆呆看着他后影。他走了,他匆匆走了。他要去汇报,向组织汇报;他要去请功,向领导请功。对了,他还要去报丧,向我的亲人报丧。一个人的痛苦太小,要让痛苦呈几何级的递增,呈滚雪球的递增。要让我忠厚的丈夫,年迈的公婆,幼小的儿子,陷入巨大的痛苦中。你不是为母亲们叫冤吗?那你就先做一个痛苦的母亲;你不是为学生娃叫屈吗?你先听听自己儿子的哭声;你不是抗议吗?让你尝尝反抗的苦果。这叫什么?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痛苦如潘朵拉盒子放出的妖魔,攻城掠地,所向披靡,吞噬老幼,无一幸免。让沧桑人沁出老泪,让稚嫩者涌出清泪,让耿直的中年人,知道反抗的代价。

   

   我被押回监房。迎着众人询问的目光,我漠然地把头上仰:苍天在上,你看到了吗?

   没有苍天,只有一块天花板。天花板肮肮脏脏,龌龌龊龊。它目睹太多的眼泪,也目睹太多的罪恶。它冷笑着:我站的最高,我就是苍天,我就是苍天大老爷。

   你不是苍天,也不是苍天大老爷,你只是一片龌龊肮脏的天花板。我嘶哑地叫着。

   我就是苍天,我就是苍天大老爷。天花板狞笑着朝我压来。眩晕中我闭上眼。

   “孙宝强!孙宝强!”恍惚中有人推我,门外站着丽娜管教。“这是你丈夫送来的,你要……想开点。”她把一块香皂放进我手掌,猝然离去。

   香皂是丈夫送来,这么说他就在我身边?我探起头寻找他,目光所到之处,不是森森的铁窗,就是冷冷的铁门。咫尺天涯,阴阳二隔。我把香皂紧紧抱在胸口。

   ‘瞿瞿’午睡的哨子响了。我坐在水斗旁,怀抱香皂,仿佛风化了,石雕了,入定了,睡着了。香皂把我的带到1989年6月1日的第七百货商店。

   为儿子买好玩具后,我拿起香皂,丈夫掏出钱。“太贵了。”我放下香皂拉着丈夫就走。临走时又看了一眼香皂。

   在我逮捕的一刻,丈夫送来力士香皂。我抚摸着香皂。香皂洁白,谎言本能玷污你;香皂芳香,卑鄙本能浸淫你。我百感交集:万物之灵的人,竟不如一块香皂。

   门外站着黑三角。她像凶恶的母狼,死死看着我。我抱着香皂,失去往日对她的恐惧。她的脸沉下去:这是对她最大的挑战,挑战竟来之刚逮捕的要犯。

   “嗨!我要不收拾你,我就不姓陈。”她慢慢踱回办公室。

   “怎么回事?”周管教问。“不但不睡觉,看到我竟不害怕。不往死里整我就不是人。”

   “究竟是谁?”“孙宝强这歹徒。”“不睡就不睡……她今天逮捕了。”“政府不逮捕这种人逮捕谁?”“你懂啥?她不是坏人。”周管教不耐烦地嚷着。

   “不是坏人难道是好人?”黑三角的分贝高了。“别说了!”周管教一拍桌。“要是再不管……”“你要管就去管!”周管教冷冷地说。办公室鸦雀无声。

   “我犯了什么罪?我到底犯了什么罪?”思绪如一台汽泵,固执地,久久地,一秒钟也不松懈敲打着。敲啊敲,捶啊捶,敲的头痛了,捶的心痛了,打的五脏六肺都痛了。

   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与其被逮捕,判刑,还不如死。与其瓦全,不如玉碎。士可杀不可辱。以死明志!以死抗议!以死谏!我激动地站起来,寻找解脱的办法。

   铁门窗森森地看着我,虽固若金汤但没有棱角,无法磕碎我的脑袋;晾衣绳同情地看着我,虽能挂起衣服,无法吊起我身体;头顶有盏灯,虽有电源够不着。我我这才意识到,‘死’在这里,是一种奢侈。

   我沮丧不已。突然,一道闪电凌空劈下。对!一定是这样的。我的灵感,我的第六感觉绝不会欺骗我。在这个世界上,能明白我心迹的是丈夫:与其让我活着受辱,不如让我绝尘而去。我激动地站起来。

   且慢!我强迫自己坐下。我是雷达,探觑每一个鼾睡者;我是X射线,扫描每一个旮旯。耳朵是竖起的天线;鼻翼是猎狗的鼻子。调动所有的神经元,感受异样眼,寻找假寐者。最后我松了一口气:从犯人到管教,所有人都在午睡。

   我张开手掌。洁白的香皂静静躺着。即不知道以前的卑污,也不知道现在的使命。我心如刀割又心如止水。大痛后大怒,大怒后大恸,大恸后大哀,大哀后就是死--哀莫大于心死。

   眼前出现一双眼,眸子中有痛有怒有恸有哀。23年前,黄校长从本溪中学的六楼跳下。红的血,白的脑浆流了一地,只有那双黑白分明的眸子直直瞪着天。生命虽然结束,眸子里依然有愤怒的火苗。

   那时我只有16岁,年轻的心受到强烈的震撼。很久,我都不能忘记那双眼睛。23年后,这双眼睛召唤我。我大声喊着:黄校长,你学生步你后尘来了。

   我举起香皂。香皂里有通往天堂的毒药,有通往天堂的钥匙。钥匙在哪?我从上到下地看,从左到右地看,可是不见一丝缝隙。我不失望:丈夫极仔细,不打无准备仗是他的风格。

   我很有信心地揉揉眼,开始第二轮搜索。我转动香皂,从左到右,从上到下。但是45度旋转也好,全方位游戈也罢,香皂依然无破绽。

   不!香皂肯定有一道缝,比阿里巴巴山洞坚实,比特洛伊木马隐蔽。暗缝不需咒语,只要揿准按钮,挖空的香皂里就有毒药。我眼睛紧贴香皂。转啊,挪啊,按啊,揿啊。眼花了,颈酸了,臂麻了,背直了,香皂依然浑然一体。

   暗缝,你究竟在哪?在哪??在哪???我急的快哭了。起床哨子响了。它尖利而尖锐,如一把钢锯,把心锯的鲜血淋淋。痛苦中,我知道我不但活着,还不能选择‘死’。

   (事隔多年,想起这事心依然痛楚。没经历过苦难的人,无法体会这种痛苦。这种透入骨髓的痛苦,这种蚂蚁啃骨头的痛苦,这种不能吼叫,不能咆哮的痛苦,这种打落牙齿朝肚子里咽的痛苦,就是精神上的凌迟。

   巴金的言不由衷,胡风的思维紊乱,王实味的疯颠,张志新的神经错乱,足以证实痛苦对意志的摧残。只有身临其境者,才能明白承受的有限。)

   

   晚饭进来,和午饭命运一样,又被牢头们瓜分了。在闷热的空气,在烫人的热浪中,晚霞一点点消失,黑的帷幕重重落下。

   “管教!我要小便。”铐在门上的琼,突然嚷着。“快点!”管教下了铐。

   “让一让!让一让!”琼陪着笑脸朝里走。“眼瞎了,粪桶在门口。”玉贵恶狠狠地说。

   “我拿手纸,帮个忙!”琼赔着笑脸,从腿与腿的间隙处,磕磕绊绊来到包裹前。

   “贱货!这不是手纸吗?”‘不是人’踢她一脚。琼不反击,撅着屁股继续在包里鼓捣。

   “还不滚。”玉贵一掌击去,琼依然没反击。她终于站起来,微笑地朝粪桶走。一挥手,黑影朝我扑来,我本能地闭上眼:一团软呼呼的东西贴在我脸。

   我睁开眼。这是一块崭新的手帕,上面有明显的折痕。琼一挤眼坐上粪桶。我的心一颤:小便是假,掏手帕是真。

   为啥送我手帕?

   除了这,我不能给你任何安慰。

   我不要你的安慰—任何安慰都不起作用。

   这是我最喜欢的新手帕。送给你,就是希望你哭:只有泪水能宣泄你的痛苦。琼殷殷地看着我,朝我点头,又朝我摇头。她不能和我说话,只能用眼神来抚摩我的伤口。

   我的心一热:你已经上铐,还要冒风险送手帕,好个有情有义的女人啊。管教过来,琼乖乖地伸出手上铐。她得意地冲我一笑。

   我含着眼泪把手帕摊平。巍峨恢宏的中山陵上,写着民族,民权,民生六个大字。字刚健遒劲,力透纸背,如横空出世的彩虹。这六个字,是中山先生终身的奋斗,也是中国人梦寐以求的目标。

   民族,民权,民生--你是绽放的果实,还是僵死的种子?你是宪法的精髓,还是婊子的牌坊?多少人为了你,出生入死抛头颅。今天的你,究竟在哪?

   民族,民权,民生--这是告慰亡灵,还是嘲讽逝者?这是‘直扑云帆济沧海’还是‘黄鹤一去不复返’?中山先生,你九泉有灵能瞑目吗?想到这,我猛地把手帕盖在脸上--泪尽了,现在只有一颗绝望的心。

   “不好了,她疯了。”有人嚷着。

   “我和你换个位置。”其其对锥子眼说。锥子眼死死看着对方,以为耳朵出错。

   “我一定要和你换个位置。”其其坚定地说。“如果有事,一切由我承担。”

   “可我还是逃不了干系。”锥子眼一口拒绝。

   “你连最起码的同情心也没有?”其其气愤地说。

   “好吧……不过后果一切由你承担。”锥子眼开始挪窝。

   “一个推垃圾桶,一个扔竹篱笆,不但为伍还成了芳邻。”‘不是人’撇着薄薄的刀子嘴。监房沉默,并没有她所预料的讪笑出来。

   “你想哭就哭吧。”其其攥住我的手,我一动不动。

   “我实在受不了了,你还是大哭一场吧。”其其提高声音。我依然不动。“我实在受不了了……”她哽咽着。我看见一双噙满泪珠的眼睛。像干柴碰上火星;像弃儿遇到母亲。像地震,像海啸,更像火山爆发,我石破惊天地大哭起来。

   一秒,二秒,三秒……几秒钟后,所有的人像接到命令,同时放声大哭。哭声如雷,轰隆隆淹没了一切;哭声如水,铺天盖地席卷一切。哭声中,有人撞墙,有人击脸,有人磕头,有人顿脚。哭爹叫妈声声凄,呼儿唤女字字血。雨打芭蕉音不绝,飞流直下三千尺。哭尽一腔黄连,哭出满腹冤屈。泪水如瀑,哀痛如柱,浩浩瀚瀚,飞流到海不回头。

   管教气急败坏冲过来。她赤脚散发,手摇铁门:反了!你们反了!哭声如刹不住的车头,轰隆隆朝她压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