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十三)贼卧底]
孙宝强
·红楼女囚(十二)大鼻子
·红楼女囚(13)贼卧底
·红楼女囚(十四)逮捕
·我的过去方程式和现在方程式
·红楼女囚(十五)新难友
·(红楼女囚十六)公判
·红楼女囚(十七)押往提蓝桥
·红楼女囚(十七)杀人犯的控诉
·红楼女囚(十九)施虐者与被施虐者
·我的一段被‘雪藏’的历史
·红楼女囚(二十)溃烂的红苹果
·红楼女囚(二十一)外松内紧
·红楼女囚(二十二)无奈之举--唱歌
· 红楼女囚(二十三)自己拔自己的牙
· 拿什么尊重你,我的领导?
·红楼女囚(二十四)浴室斗殴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文学之三:飘荡的幽灵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一)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二)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四)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五)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六)
·‘猥琐的上海人’记实小说之三: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十三)贼卧底


   
   
   
   

    铁门打开,一个女人雄赳赳气昂昂地闯进来。众人一看愣了。就是蛹化蝶,也有个破茧过程;就是石成金,也有个点的过程。可贾林愣是在半小时里,从白毛女蜕变成娘子军。
   
   “太好了!太好了!!”贾林一双手搓起一团火花。“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她双手一劈,绝对有列宁同志的风采。
   
   “你是说律师不一样?”
   
   “李国机知道不?他是上海滩上……不!应该说是中国数一数二的大律师。”
   
   “在中国,名律师就是御用律师。如果他有骨气早被封杀。”其其凝重地说。
   
   “你这个现世宝。不是半夜惊魂就是涕泪四下,现在八字没一瞥又神气了。我不要上提蓝桥……妈啊救救我。”‘不是人’神态兼备的模仿引来了笑。
   
   “你们笑吧,反正我马上就要从地狱到天堂了。”贾林一扬头。“律师和法官说好。最好无罪释放,最坏是缓刑。”
   
   “上天堂?离婚了,女儿归男人了,净身出户了,你还能上天堂?”大鼻子冷冷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贾林的脸白了。
   
   “我知道的多着呐。你因为漂亮,从车间调到厂部,专门陪上面的老家伙。结果你挣开老家伙怀抱,被厂长从厂部赶回车间。”
   
   “老娘凭啥被他们搂抱?”
   
   “派出所所长是你男人发友。他说晕话,结果你甩了他一巴掌。”
   
   “老娘凭啥被他调戏?”
   
   “姐夫摸你屁股,你倚门而骂,结果门庭若市人山人海。”
   
   “老娘凭啥被他摸?”
   
   “从此,有着魔鬼身材天使脸的你,成了单位和家里的二佰五,也为牢狱之灾埋下隐患。”
   
   “我也不明白我错在哪?”贾林哭丧着脸。“人人说我漂亮,但是漂亮没为我带来好运。难道真是红颜祸水?红颜薄命?你说啊!”她问大鼻子。
   
   “给你带来厄运的是你性格--性格决定命运。”
   
   “我认为给你带来厄运的,不是性格而是国情。”其其郑重地说。“直率耿直,童言无忌,作风正统,为人坦荡,这些应该是中国女人的美德,但是在畸形的社会,美德成了不幸的根源。”
   
   “是啊!要是我父亲请不到李国机,我的牢坐定了。”
   
   “出去后,你一定要改脾气。要学会察言观色,见风使舵。”大鼻子恳切地说。
   
   “要利用身体优势赚银子。浪费资源就是最大的浪费。”‘不是人’半羡慕半幽怨地说。
   
   “死光了,死光光,都死光光了。”站在一隅的杨琼咕哝着。
   
   “你说谁死光?”小蟊贼恶狠狠地问。
   
   “我说我家人死光,和你有什么关系?”琼无畏地顶撞着。
   
   钥匙响了,小蟊贼兴奋地站起来。今天是她判决的日子。她既忐忑又兴奋,既得意又惶恐。出门时朝玉贵一挤眼,又打了一个口哨。
   
   “有猫腻。”大鼻子沉吟着。“她的神情很反常。”
   
   走廊上响起脚步声。“对这个判决满意吗?”
   
   “满意!不要太满意欧!”“记着。一定要听政府的话,跟共产党走。”“这话是真理,绝对真理!”黑三角开了门,小蟊贼进来。
   
   “你家人咋还不救你?”黑三角问杨琼。“真是长舌妇!”琼朝小蟊贼翻个白眼。“你过来!”黑三角朝琼招手。琼刚过去,‘卡嚓”一声被铐。
   
   “为了什么?”琼高声抗议。“因为违纪。”“我是人,难道不能发声音?”“就是不许你发声音。”
   
   “我有我的人权。”一个霹雷打下,所有的人愣了。黑三角全身僵硬,脸部痉挛。“嘿……嘿嘿!”半晌,她才发出不连贯的笑:不要说人犯,就是大墙外的人都不敢谈人权。
   
   “外劳动!外劳动!”黑三角嚷着。小碎步过来。“脚镣……快!快!”黑三角竟有了结巴。
   
   “你说什么?”依然没表情的脸,依然不紧不慢的声音,只是声音比平时还要慢。
   
   “我要脚镣。”黑三角咆哮着。小碎步重响起,只是比来时更拖沓,更缓慢。
   
   “快!快!”黑三角冲她背影嚷着。一分钟……十分钟,走廊上响起脚镣声,蹒跚的很。
   
   “给我,快给我!”黑三角抢过脚镣杀进铁门。“你不是要人权嘛?我马上给你人权!”她狞笑着。监房里除了金属撞击声,就是黑三角沉重的呼吸。
   
   “打倒法西斯!”石破惊天的吼叫冲天而起。“你!”黑三角炸尸一样跳起来。
   
   “打倒法西斯!”声音高亢有力,如匕首,如子弹,穿透黑厚的高墙。
   
   “造反了!要造反了!外劳动!外劳动!”她惊惊悸地嚷着。“武装带!快快快!”“你说什么?”外劳动依然不紧不慢。
   
   “我要武装带!我要武装带!”分贝大到极限,震的耳膜嗡嗡响。小碎步拖沓而去。黑三角仰着头,凶狠地看着琼。琼也仰着头,自若地看着她。监房一片肃静,只有表的‘滴答’。
   
   小碎步终于过来,黑三角拽过武装带,扎在琼的胸口。‘呼哧!呼哧!’,杨琼的呼吸沉滞沉重。
   
   “你帮我一把。”黑三角叫着。“不是已经扣上了嘛?”“不行!我要紧,我扣最后一个扣子。你使劲啊……你的力气呢?”“我已经使劲了。”“再使劲,再使劲!”“呼哧……呼哧。”琼的喘息,如呼啸的火车头。
   
   “好了!终于好了!”黑三角重重呼出一口气。“你不是要人权吗?这就是你的人权!”
   
   “呼哧……呼哧。”喘息更沉重了。黑三角用欣赏的眼光打量琼。她要品尝虐待带来的快感,她要咀嚼权力带来的滋味。把寒梅吊在最高处,让她分分秒秒跳芭蕾;把武装带扣的最紧,让琼痛不欲生。黑三角,你是变态狂,你是嗜血者,你是绞肉机中的利齿,你是专政机器的螺丝。我诅咒你,我100次地诅咒你。
   
   远处又传来小碎步。碎步不再拖沓,不再迟疑。它如一面鼓,带着节奏。“啥事?”黑三角不耐烦地问。外劳动把嘴凑近她耳朵。
   
   “……什么?”她的声音有些飘。“真的?”她的声音有了虚。“……那就撤!”她恼怒地跺着脚。外劳动一解扣,武装带如斩首的蟒蛇掉地上。
   
   如果说,手铐脚镣是监狱必备刑具,那武装带是什么?除了窒息,除了让人痛不欲生,它还有什么功能?要判就判,要剐就剐,要这个杀人不见血的劳什子干嘛?它能教育人还是挽救人?既然不能,留着干什么?难道再一次成为红卫兵飒爽英姿的武器嘛?
   
   这条粗大的武装带,带着腥臭,带着残忍,带着数不清的冤屈,带着数不完的秘密,经年累月担任杀戮的职责。
   
   “咱走着瞧。”黑三角拖着脚镣,落荒而逃。外劳动拍着手上的灰,一双眸子亮晶晶,宛如天上的星星。
   
   “好人啊!不露痕迹的好人!”林妈感慨地说。
   
    “报告管教!”大姐大叫着。“粪桶满了!”“满了?你怎么知道?”周管教走来。
   
   “我坐下去时,屁股碰到粪水。”“出来一人。”周管教一皱眉。
   
   “报告管教,我去!”大鼻子响亮地说。管教打量着她:硕大的身子,粗壮的胳膊,外加一脸的信心,看来能胜任这力气活。
   
   铁门开了,铐在铁门上的琼,跟着铁门移动脚步。大鼻子拎着粪桶出门,粪桶让她肩膀一边高一边低。脚下生风的她,仿佛拎着一桶金子。
   
   我羡慕地看着她的背影。铁门外是院子,院子里有清风,有清辉,有小虫呢喃,有小鸟喳喳。清风拂面,树影婆娑,捉一只小蚂蚁在手,那有多好。
   
   院子后面就是我的家。那里有一盏小小的灯,灯下有一个小脑袋。小脑袋是睡意朦胧做功课,还是泪光盈盈思念妈?这距离触手可摸,近在咫尺。我的思念,我的不可抑制的思念,如决堤的洪水,排山倒海浩荡而来。
   
   “你干吗?”锥子眼推推我。“眼神直钩钩的很。”
   
   睡觉了。那根冷峻阴森,蟒蛇一样的武装带,恶狠狠地闯进我的梦中。
   
   “昨晚谁拎便桶出去?”主管教走来问。“报告管教是我。”大鼻子站起来。
   
   “最近,对自己问题考虑得怎样?”
   
   “我深刻认识到犯罪严重性,这是挖社会主义墙角,这是……”大鼻子像背书朗朗上口。
   
   “最近违反纪律吗?”“没有!管教对我的教育永不忘。”说着她鞠了一躬。
   
   “是嘛?昨晚和谁说话?又给谁带口信?”“这……”
   
   “真会演戏,还演得有声有色。”主管教手一指,大鼻子灰溜溜站在墙角。
   
   “你为啥事上铐?”主管教问琼。“我嘀咕了几句。”“站着反省。”主管教下了铐,琼乐颠颠走回墙角。
   
   “怪不得屁颠屁颠要拎粪桶,原来柳毅传书啊!”管教一走,大姐大发声音了。
   
   “碰到老乡,让他给楼上相好捎个话--我们都上了太子党的当了。”
   
   “你又上当。不过这次上的是老乡当。”“老娘敢作敢当。”大鼻子一仰头。“你判几年?”
   
   “吃了三个月,还有三个月。”小蟊贼笑出一口黄牙。
   
   “检察院不是说,这次要判得你心痛肉痛嘛?”锥子眼愤怒地问。
   
   “检察院有啥用,最后还不是法院判。”小蟊贼眉飞色舞。我愤怒地看着她。一个贼,一个真正的贼,一个从南京行窃到上海的贼,一个偷了若干钱包的贼只判半年,这是什么狗屁法律?
   
   “官司有各种各样吃法。有人吃潇洒官司,有人吃冤枉官司,有人吃服帖官司,有人吃愤怒官司……”小蟊贼抖着腿。
   
   “先要求引渡,后希望南京警方介入。你来头不小啊。”大鼻子淡淡地说。“看守所,你是眼线;外面,你是卧底。”
   
   “文盲是卧底,除非盐里爬出蛆。”林妈轻蔑地说。
   
   “老菜皮能诈骗合同,除非盐里爬出蛆。”小蟊贼也轻蔑地说。
   
   “难于开口羞于启齿啊。”大鼻子用激将法。“是否说了怕影响你刑期?”
   
   “老娘已经判了,还怕个球?告诉你们,本人是贼,也是半个公家人。”
   
   “怪不得!要不是卧底,惯贼能判半年?”其其冷冷地说。
   
   “贼怎么了?贼就是比你吃香。你是政府重点打击对象,我却是政府团结的对象。”
   
   “看来看去,就是一付贼骨头。”林妈厌恶地说。
   
   “正因为我像娄阿鼠,所以适合做卧底。4月份学生闹得欢,我是卧底做得欢。盯牢这个,监视那个……”“监视扒手,盯牢贼骨头?”“放屁!我监视的是红顶教授--谁进他的家,谁和他联系,他又和谁联系,晚上写文章到啥时--除了不知道拉屎是圆是方,别的全门清。”
   
   “看不出,公安和你有一腿。”“这叫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小蟊贼愈发得意。
   
   “从此你可以大胆行窃。”其其冷笑着。“一把超越法律的宝剑会保护你。”
   
   “你有本事也弄一把啊?省得一推垃圾桶就蹲大狱。”小蟊贼也冷笑着。其其一愣,她被这话嗌住,更被这个事实嗌住了。
   
    “再怎么,红帽子也被贼帽子强。”其其涨红脸。
   
   “愿做红帽子是你的事,愿和警方合作是我的事,咱水牛角黄牛角各归各。”
   
   “可你还是进来了。”锥子眼不服气地说。
   
   “我是上海警察抓的,而不是南京条子抓的。既然我不能倒批文,那就抓钱包。我血管里的血也是热的。”
   
   “你还有资格谈血性?”“不要跟我谈血性。中国人没血性,知识分子也没血性。”小蟊贼激烈地说。“那些牛鬼蛇神平反后,哪一个不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我对门的教授楼,灯火辉煌忙的很。忙什么?忙着把儿子送出国,忙着把女儿嫁给太子党,忙着为自己出书,忙着为自己评级。为了名,他们和仇家握手言欢;为了利,把患难中的恩人抛弃。血性!中国人哪来的血性?”小蟊贼的话像子弹一样射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