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开会]
孙宝强
·“六四女暴徒”写给6•4的祭文
·红楼女囚(二十五)我不下地狱谁下
·红楼女囚(二十六)既生喻,何生亮
·动向杂志对我的报道
·女囚琐事(二十七)杀人犯贾母
·我和上海作协的一段情缘
·红楼女囚(二十八)二只小鼹鼠
· 红楼女囚(二十九)爱美的死囚
·红楼女囚(三十)形形色色的减刑
·红楼女囚(三十一)坚强的老狐狸
·红楼女囚(三十二)剪刀风波
·我的‘地老天荒’
·短兔(i3)
·红楼女囚(三十四)被释放的犬牙
·红楼女囚(三十五)同性恋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开会

今天开个务需会,在短平快中讲究效果。效果就是通常讲的硬道理。

   最近国际国内形势,总的来说是好的,但也有不尽人意处。今天的会,就是找出不足,发扬成绩,指明目标,以利再战。

   你说什么?

   你这个同志啊,革命热情不高,革命意志不坚定。不就是反动艺人唱了一些歌吗?今天是‘冲奶粉’,明天是‘送别’,赚了些点击率,黏了些人气,怕啥?电视台24小时滚动播出红色暴力,马上能抵消它的负面影响。最近正在研究,24小时播出宋大妹子的歌曲‘好日子’,一旁是浓妆艳抹的靓男美妞,让愣头青看了眼睛发直,血脉卉张。舆论的阵地,轻而易举夺回来。

   你说什么?

   你这个同志啊,一点也没有三个代表精神。不就是一幅狗屁漫画吗?不就是‘我脱了,你怎么不脱’?开口一个脱,闭口一个脱,这是精神污染,这是黄色文化。最近正在整顿低俗网站,整它个落花流水,杀它个人仰马翻,马上就没辙了。接下来新浪网轮番上阵‘男根增大术’,‘女性阴道缩’。生旦净丑,说噱逗唱,吸引ED者的视线,拉住亢奋者的眼球,舆论的桥头堡,轻轻松松回原位。

   苏丹红小姐到了嘛?

   你说什么?你说她还在蛰伏?她以为自己是冬眠的蛇,一蛰伏就是半年。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正是党国用人之际,怎么就成了躲猫猫?这是对革命的极端不负责。

   什么?你说她名气已经臭了,发挥不了特定作用。

   你这个同志啊,怎么连‘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的道理都不懂。她臭了,找个坑把她埋了,再发展新同志嘛!沉舟侧岸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我们要发扬前仆后继,新人辈出的精神,再发展李丹红,王丹红,宋丹红。查档案,先不考虑八旗子弟,找个平民子弟,找个女流之辈,那就更有说服力和亲和力。

   五毛党的代表到了嘛?你们是什么问题?

   现在蔬菜都涨价,电脑都在升级,五毛党能否改为七毛党,或者一元党。

   同志啊,你跟党斤斤计较,锱铢必较。境界不但低,还低到汶川的废墟里。你只考虑经济原因,怎么不考虑政治荣誉?党把这么艰巨的任务交给你们,这是最大的信任和考验。如果你们敬酒不吃,那就缴了你们的械,夺了你们的权。在中国,找一千条藏獒有困难,找十万个五毛党一点没问题。征兵旗一打,还怕没人吃军饷?

   我们愿意干……

   既然干,就要注意一个问题。你们不应该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丘八,你们应该是30年代的鸳鸯蝴蝶派。要提高文化修养,坚持科学发展观。工作的最大的特点是水过无痕。要怀着‘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姿态,做一群忧国忧民者。具体的做法是小骂大帮忙,小骂稳社稷。确切地说,用肚脐眼下面的那个点,来打败异端思想。

   网管代表到了嘛?你们有什么问题?

   由于太多‘此评论不存在’的空框,让我们这群耗子,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同志啊,看问题要辩证。啮齿动物,具有极大的杀伤力,所以我们用高薪养你们。最近正在研究编制问题。我知道你们渴望成为国家公务员。只要你们能结束网上‘不同的声音’,这目标完全能实现。你们不是人人憎恨的油老鼠,而是国宝米老鼠。你们是卡通米奇,是世界人民喜欢的米奇,作为世界性的国宝级的米奇,你们必将载入史册,流芳千年。

   愤青代表到到了嘛?你们是什么问题?

   媒体说,要爱国先买房。工资微薄,吃喝拉撒就没了。要是买房,我儿子孙子灰孙子全做了房奴。

   蠢货!怎么连‘内外有别’都不知道?政府豢养的房托,药托,股票托,舆论托的对象不是你们。我知道你们最近很不平衡。粪青分二部分。一部分是八旗弟子,他们是得益集团;一部分是纯粪青,祖祖辈辈是时传祥的后代。

   什么?你们连时传祥都不知道?老时是掏粪工人,刘少奇的大手,曾经握在他手上。你们这部分粪青,基本上是‘有奶就是娘’,身上的大粪味及其浓烈。出来活动时,建议先用香水把气味冲淡。你们是二眼一抹黑的狂热分子,手里没有香喷喷的巧克力,狂热会折一半。不是不给你们桃子,而是现在还不到时候。一旦蟠桃成熟,自有行功论赏,只有荷叶包满的时候。如果这点气都沉不住,将来怎干大事?政治上的短视,是你们的致命伤。

   政协人大的代表到了吗?你们是什么问题?

   都说我们是橡皮图章,超级花瓶,严重打击我们积极性。最近还把我们打瞌睡的照片传到网上。

   同志啊,这问题要一分为二。首要问题是解决温度。以后会场温度绝不能超过20度。温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政治,一定要放进议事日程。不过我也要提醒老同志。在开二会前夕,一定要停止激烈的卧腹撑。我不是禁欲主义者,但是我不想看见在你们因肾亏而酣睡的局面。照片我也看了,有的龇牙咧嘴,有的蜒水三尺。虽戴着鲜红的领带,却没有代表的意气风发;虽一身名牌,没有儒家的修身养性。我不要求你们治国平天下,只希望你们独善其身。前段日子,一个人大代表,把一个幼女给糟蹋了。开会时你们一付颟顸,但床上却是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在这里提个醒,参加二会,好衣服尽量不要穿;好烟尽量不要抽,好表尽量不要戴。千万不要步周久耕同志的后尘。还有,你们不要把贼兮兮的眼,盯在服务员的胸口上。上次三个代表的总代表,就遭到了严重的暗算。同志们,要警惕啊。

   专家学者的代表到了吗?你们有什么问题?

   你想提问题,我还有一肚子不满呢!我承认你们配合政府搞了许多动作。空城计,苦肉计,连环计轮番上演……

   还有眼泪计。

   你不提那‘眼泪’我不来气,一提我的肺都气炸了。余眼泪根本不是大师,他是画蛇添足的拙劣画师。他的眼泪没浇熄死难者家属的怒火,相反让他们同仇敌忾,找到一个共同的靶子。最蠢的是,在众人火气没销声匿迹时,又推出他故居。又是烫金的匾,又是做序的词,这不是明摆的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嘛?

   还有那个狗屁王兆山,真是臭名远扬,连御用文人都以他为耻。做婊子都知道立个牌坊,他就不知道遮个羞?既然在座的都是同盟军,我也实话实说。我看了诗后都想吐。这么毛骨悚然的诗怎么不激怒民众?凡事有个度,超过度,就走到事物反面。这个狗屁王兆山,竟然连‘过犹不及’都不知道,还做作协付主席。我敢断言,若干年后,这首诗和‘岳阳楼记’有的一拼。不过一个是流芳百世,一个是遗臭万年。我要警告报纸的督查,要是再让这样的诗出现,我追究你们的渎职罪。

   中央电视台的代表到了吗?你们有什么问题?

   你们的问题不说我也清楚。一次烟花爆竹,就是几个亿,虽竭尽全力把这事压下,但是国内国外骂声不绝。还有一个重要问题就是马屁问题。在坐的各位,哪个不是靠马屁上来?问题是拍马屁也讲究掌握火候。评选播音员,为什么要把闻名遐迩者放上去?这女人本来就长的凶,很没有人气。评选春晚演员,为什么要把众矢所的放上去?这女人本来就风骚,很没有亲和力。就连三流的港台导演,都知道‘雪藏’这二个字。本来知道者寥寥无几,现在好了,大半个世界都知道了。我们要拯救世界上2/3的苦难者,而不是让世界上2/3的苦难者,都知道伟大领袖的绯闻。出这样的纰漏,让我痛心疾首。你们马列主义学不进,只知道邀宠,只知道请赏,结果怡笑大方,落下百年话柄,这是真正的折戟沉沙。

   安全局的代表来了吗?你们有什么问题?

   我看你们的问题,还是小资产阶级的小布尔乔亚。温情有余,打击不够。你们说我冤枉你,我可是一点也没有冤枉。最近有人把温州旧城改造的安置房,低价卖给公检法和人大政协。我不是说你们卖错了,而是说你们没有逮到泄露国家机密的反革命分子。他把名单公布,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这是唯恐天下不乱;这是折腾;这是煽动,这是蛊惑,这是某种程度上的向政府叫板。安全局有这么多精英,为什么不逮住他?查一查IP地址一目了然。散会后马上把这事消弭了。

   检察院的代表来了吗?你们有什么问题?

   对你们最近的工作,我要表扬。这次贵州性侵犯幼女事件,你们做的很好。定性是严谨的事。你们把性定在‘嫖娼’而不是‘强奸’,这是一大进步,有与时俱进的精髓。这样可以让案件有空间。给嫌疑犯一个生路,一是体现党治病救人,二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这些人出狱后,从此跟党同心同德,肝胆相照。看问题,不但要看到现在,更要看到将来,因为我们的基业千秋万代,不高瞻远瞩行嘛?

   宣传部门的代表到了嘛?你们有什么问题?

   你们的宣传上问题很大。这次人大会议丑出大了。又不是愚人节,搞这么多搞笑因子?先有人提出用‘女性精神应对金融海啸’。是否卧腹撑做多了,脑子里只想到女性丰满的身子?还有人‘禁止在火车上吃烤羊肉’。你们也太弱智了,难道中央电视台封杀朱时茂,你们也要封杀烤羊肉串?

   还有一个最严重的政治问题,就是宣传在2036年搞‘纪念西安事件100周年’。你们怎么就不看国际互联网?反华势力说张学良是中共党员。值此关键时刻,你们还要纪念西安事件,这不是把自己七寸送上去嘛?虽然我也知道,人大政协是四不像的骡子。但就是花瓶,也要描的五彩纷呈;就是橡皮图章,也要画的比阿Q的圆还要圆。他们记住了,他们不是你们的主心骨,你们却是他们的指挥棒。

   出版部门的代表到了吗?你们有什么问题?

   你们要学会韬光养晦,不要像一介武夫,动不动搞封杀。去年封杀几本书,想不到南辕北辙,一不留神,让禁书成了畅销书。畅销港台,畅销全世界。正版横行欧亚,盗版占领小摊。丢了红色的阵地,你们愧不愧?

   在这点上,我还是支持保守派。没有进攻的能力,不如以守为攻。搞几套盗墓的书,惊涑的书,恐惧的书,悬念的书,明朝清朝的书,木子美的书。可以连载,可以搞访谈,老百姓都是跟风的傻瓜。有一个赵丽宏就做的不错。人们并不喜欢她的诗,但是二派为了她的诗,打的不可开交,闹了个鸡飞狗跳,把所有的眼球都吸引过来。这叫什么?这叫以静制动,鬼子进庄,打枪的不要。

   医学界的代表到了吗?你们有什么问题?

   我看你们的问题,就是没把整容放到政治的高度。你们只知道赚钱,不知道为革命而整容的重大意义。那个‘人肉搜索’甚是了得。前段时期,我们借着受害者名义,禁了,删了,停了,关了,但是漏网者又蠢蠢欲动,这次又把鲍俊凯和刘大群揪出来。本来三鹿事件,就是瞩目的焦点,现在把这二个异地做官者揭发出来,弄的我们很被动。当然这二个人也不好,自己的尊容已经全国共讨,还不换一张脸?这点应该像死鬼成克杰学习。那死鬼为了爱情,又是割眼皮,又是割眼袋,你们就不知道整容?再说你们本来的容也不咋好,换一张脸,既然能得到年轻女性的青睐,又能为党的事业继续出山,何乐而不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