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孙宝强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孙宝强]->[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孙宝强
·一次月薪200元的面试
·红楼女囚(三十六)爱的极端
·红楼女囚(三十七)爱国主义与人道主义
·红楼女囚(三十八)罂粟花
·红楼女囚(三十八)辱中辱
·红楼女囚(四十)回家
·二呆(一)姐弟俩
·二呆(二)苦妹
·二呆(三)画画
·二呆(四)老党
·二呆(五)郊游
·二呆(六)回家
·二呆(七)黑夜
·二呆(八)杀狗
·二呆(九)抢劫
·二呆(十)破案
·二呆(十一)尘埃落定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一)獠牙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二)脑壳碎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三)行贿
·嫖资该向谁报销
·谁制造了GDP的神话?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四)揭发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五)残了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六)索赔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7)拆迁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8)外遇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9)人选
·幺妹的后幸福生活(十)好日子
·如果、、、、、、
·我发表在动向杂志上的政论
·沐猴出笼,傀儡登场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一)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二)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三)
·被遗忘的部落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四)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五)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六)
·我在上海煉油廠的經歷:飘荡的幽灵(续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一)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二)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三)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四)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五)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六)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七)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八)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九)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
·‘猥琐的上海人’系列纪实文学之一:蓄势待发的新嫁娘(十一)
·哭泣的母亲河
·中国走向世界?
·小花,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
·中宣部是什么?
·一个狂犬病患者的自白
·中国pk澳洲
·打工者
·来澳洲后我流的三次泪
·来澳洲后,我的三次感慨
·我们有权利知道真相
·缝衣针的哭泣和焚书坑儒者的叫嚣
·二十万和二十年
·第三章 逮捕—摘自《上海女囚》
·第三章:公判—摘自《上海女囚》
·第四章:关禁闭 --摘自《上海女囚》
·第八章“新岸集”组稿 --摘自《上海女囚》
·柴玲,你没有资格说‘宽恕’
·从民众的呐喊,看中国的政治大变革
·上海人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九》:信访处长的一天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同胞 请珍惜你手上这张选票
·上海人之一:巡逻队长吴光荣
·中秋節有感
·紀實文學《上海版高老頭》1
·记实文学《上海人》之十一:迂 嫂
·莫言,你敢站出来和我辩论嘛?
·上海版高老头第二章 怎樣一包廢紙
·纪实小说之十二: 三个女人一台戏
·谈谈中国--上海的监狱
·纪实小说《上海人》之五:姚真真
·纪实文学:上海版高老头
·我的初恋
·我的抗议!我的担忧!
·一场彰显人类文明的官司,一场反对人类文明的大会
·我的自白--献给即将召开的汉藏国际会议
·我和学生领袖王丹之间的一段恩怨
· 阎王审罪犯—声援南周,声援所有被迫害的同胞
·纪实文学《上海人》之十: 施 保 红
·无所不在的幽灵
·我的同学老鼹鼠作者孙宝强
·我在澳洲与别人的第一次吵架
·悉尼的MISSION语言学校裡不许谈64
·有感于达赖喇嘛演讲会
·我的三个中国和澳洲老师
·六四屠城后,朱镕基罪责难逃
·你是誰? --抗議中共當局拘留郭飞雄等异议人士
·我在澳洲大选日做义工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红楼女囚(九)维纳斯

半夜。风呼啸着从栏杆里灌进来。我被吹醒,醒在这夜半惊魂时。‘格格’二声。“啥声音?”我怯怯地问自己。
    四周除了鼾声就是呼啸的风声。‘格格’又是二下。我睁开眼,扑进眼帘的是一幅静止的画:双臂朝上,头颅垂胸。寒风掠过,发如海藻上下飘浮,随风而动随浪而逐。……这是寒梅,我的意识一点点清醒。
    ‘格格’ 又是二声。这下我听清,这是上下牙在打战。‘况’一声巨响,寒梅惊悸地抬起头,眼神一惊一颤。片刻,她又颓然地垂下头。
    我躺在被窝冷的发抖。‘格格’钻进耳膜,拽得心生疼生疼。我悄悄爬起,把外套遮在寒梅肩上。一阵肆虐的风吹来,衣服滑落。
    又一阵风,寒梅哆嗦的更厉害了。风啊!你阴冷鬼魅,是否沾上北方的腥气?风啊!你肆无忌惮,是否沾上北方的匪气?我活了39年,第一次领略夏天的风有这么阴冷。这不是风,这是呼啸的鞭子;这是一剐剐的刀子。打在脸上,剜在心里。

   我一次次披上衣服,风一次次掀去衣服。“怎么办?”我问自己。
    随着风的肆虐,寒梅的鼻涕下来了。透明晶莹的鼻涕,在风中摇曳。我灵机一动:铐子妨碍她穿衣服,但是我可以给她穿裤子啊。我脱下长裤朝,发现地上有滩水,寒梅的脚就浸在水里。原来寒梅小便失禁。我鼻子一酸,赶紧去脱裤子。寒梅使劲挣扎:不!我绝不连累你。
    “就是明天给我上铐,我也要换下湿裤子。”我坚持着。寒风又一次掠过。
    因为没有森林的屏障、没有山岭的隔离,它大摇大摆无所顾忌。我挪动寒梅的脚,可是脚如磐石,丝纹不动。寒梅的头,如断秧葫芦,一点点垂下。
    “奇奇……奇奇。”睡眠中的她,发出唧哝不清的声音。“奇奇,我的好孩子。”寒梅抬起头,迷朦的眼里跳出二朵火花,二支火把,把青灰的脸映成一朵灿烂的桃花。
    “奇奇,妈好想你啊。”寒梅皱起了眉,二道柔美的眉成了二把锋利的剑,重重压在脸上。“奇奇,妈以后再不去摆摊,那怕全家一起饿死。不!你还小不能死;你奶奶苦了一辈子也不能死;你爸是残疾人也不能死;要死就死我一个。可我死了你们怎么办?”长长的叹息,从胸腔深处挤压出来,比海深,比山重。
    “奇奇!你让妈妈抱一抱。”寒梅身体后缩,如一张弓。接着奋力朝前一跃。一声惨叫……二把锋利的剑蹙成一条黑线。这是万里长城。儿子在城里,她在城外。
    “咦!你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夺走我孩子?啊!”她出撕心裂肺的尖叫。
    “还我儿子……还我儿子……还我儿子。”尖叫由吼到嚷,由嚷到哭,由哭到呜咽;二支火把,由明到淡,由淡到黯,由黯到熄灭;桃花脸,由红到白,由白到灰,由灰到紫。她的头一点点地垂下,垂下……她又睡着了。
    阴风嗖嗖,把头发吹的凌乱不堪。低垂的头颅,高铐的双臂,就像一具绑在绞刑架上的死尸,我的泪水潸然而下。让一个人,从早上5点半一直坐到晚上8点半。一天复一天,一月复一月,不许说一句话,不许走动一步(除了用水),这不是软刀子杀人吗?
    一头猪,还容它在厩里哼几下;一棵草,也容它在土里摆几下。就是判决后的犯人,也有放风机会(红岩里,国民党不是给共产党绣红旗的机会吗?)。就是死刑犯,也有个写遗嘱说遗言的机会。但在虹口看守所,不但不能享受动植物的待遇,还不能享受死刑犯的权利。这不是凌迟是什么?这不是碎剐是什么?如果关押,是以践踏人的尊严为前提;如果收审,是以折磨人的身体为根本,这不是看守所,而是集中营。
    社会在进步,时代在发展。为什么在中国,沉重到饮血茹毛,悲戕到文革再现。“为什么?为什么?”我的灵魂被拷打,分秒分秒;我的灵魂在呐喊,时时刻刻。
    “奇奇!奇奇!”寒梅抬起头大声嚷着。“没有奇奇。”我拾起衣服,重给她披上。
    “我在奇奇在哪?”她迷惘地问。
    “奇奇在家里。”
    “那我在哪?”
    “看守所。”
    “看守所?怎么会在看守所?婆婆要我熬药,丈夫要我服侍,孩子要我照顾。我怎么能在看守所?”
    “听说你妨碍公务。”
    “哦……我想起来了。警察把小百货朝泥水里踩。这可是我全家活命的本钱。我拉住警察,他把我拖进看守所,一关就是四个月。”她咧嘴一笑,嘴角的皱纹,把脸劈成怪异的二半。
    “能给我喝点水吗?”她伸出舌头舔着渗血的嘴唇。我端给她一杯自来水,她贪婪地喝着。“谢谢!”她微笑着,雪白的牙,划出一道弦目的光。“你是好人。好人怎么也蹲大牢?”
    天呐!这不是笑,这是肌肉的牵动,皮肤的收缩,骨骼的耸动。干瘪的脸颊,就是唐吉珂德的双颊。
    “你丈夫呢?”
    “工伤失去手臂。”
    “为啥不找单位?”
    “农场出来他就是断线的风筝。”
    “为啥不找街道?”
    “找了。不过我给了街道主任二个耳光,因为他要我做他情妇。这一打,断了生存之路:农场档案退回街道,用工单位要经过街道,也就是说要经过他的手。他的手就是如来佛的手。”
    “你找上级领导。应该相信组织相信党嘛!”我费力地说。
    “哈哈!”她大笑起来。“我找到区里,在宣传栏里发现了街道主任的功勋。功勋中竟有抵腐蚀、拒色相这一条。一件白衬衫,一条红领带,把一条色狼打扮成一个英雄。哈哈!一个新天方夜谭。”寒梅冷笑着。
    “越是恶棍,出境率越高;越是流氓,光环越亮。”我沉痛地说。
    “我只知道指鹿为马,不知道淫棍也能包装成柳下惠。借用郭沫若一句话:你这无耻的文人。”
    “这是话剧‘屈原’中婵娟的话。郭沫若也是个无耻文人。”
    “无耻文人,无耻公仆横扫中国。但是,绝不让卑鄙成了卑鄙者的通行证。我去区里反映情况。一说出他大名,信访员一停笔二按铃……”
    “于是狗腿子把你架出去。”
    “小孙我问你,这社会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青筋在她太阳穴旁跳动。咚咚!咚咚!如赤道战鼓。
    “没有!”我坚定地说。
    “第二天我又进了区政府。狗东西在玻璃后面神气地看着我。我一拳砸去,玻璃全面开花。好心人嚷着:赶紧跑!我为啥要跑?我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我既然敢做就敢当。警察来了,领导来了。他们说,要么写悔过结具书,要么500元罚款。片警说,你家50元也没有,还是写悔过书吧。我说,就是刀架在脖子上,我也不悔过。小孙,你能否告诉我,我错在哪?”寒梅认真地看着我。
    “你没有错,错的是体制。面对贫穷,面对饥饿,首长们应该羞愧。”
    “革命是什么?小孙,你说革命究竟革什么?”乌黑的眸子,一眨不眨地盯着我。
    “革地主的命,革资本家的命,革反动派的命。我既不是地主资本家,也不是反动派,他们为啥这样对我?又为啥这样对你?”我无言以答。
    “为什么革命多年老百姓还这么苦?为什么有斩不尽的罪犯,杀不绝的暴徒?你说这究竟是为啥?”她扬起剑眉,反复地问,固执地问。
    “……实在不行,你就找媒体。”我转过眼睛。“你丈夫是工伤。”
    “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媒体找上门来。”
    “太好了。”
    “摄像机来了,闪光灯来了,导演来了。”
    “演员是你。”
    “我先扛一袋米,再拎一桶油,接着恭恭敬敬接过一个信封。感谢政府感谢党,还要一个90度的鞠躬。”
    “又是一出丑剧。”
    “要龇牙,露出最甜的笑。要感谢,感恩共产党。”
    “你要理解王婆卖瓜的良苦用心。”我忍不住笑了。
    “民政局的老女人,一边扳我肩膀一边教我台词。看她的嘴脸,真想一巴掌抡过去。好个一石三鸟。”
    “哪三鸟?”
    “一为狗官塑造金刚身;二让街道上头版;三为老百姓洗脑。这不是扶贫是广告,这不是济困是作秀。我虽穷,绝不接受施舍,绝不接受嗟来之食。苦也要苦的有骨气,死也要死个明明白白。”寒梅斩钉截铁地说。
    “好一个不为五斗米折腰。你啥文化?”
    “我……只有小学。”她有些羞涩。
    寒梅你不必羞涩。中国有数不清的泰斗,却鲜有笔直的脊梁骨;中国有许多文豪,却鲜有为民请命的喉咙。他们是士大夫,不配给司马迁提鞋;他们是文人,不配给林昭磨墨。和你比,他们是文化侏儒,是精神上的残疾。
    “本来我坚信,只要我下地狱,就能让他们上天堂。虽然我竭力但是……”说到这,她终于低下了不屈的头。
    看着她膨胀如鼓的肚子,看着她水桶粗的腿,我悲从心来。我想起一个人。他就是‘悲惨世界’里的冉阿禳。一个世纪过去了,中国还在生产一个一个的冉阿禳,一个世纪过去了,沙威们还在把冉阿禳投进监狱。
    “难道撑起风雨飘摇的家有错?如果错,安贫守道就有错;难道靠双手挣钱有错?如果错,自食其力就有错;难道不抛弃残疾人有错?如果错,忠诚就有错;难道拒绝勾引有错?如果错,坚贞也有错。小孙,你给我一个答案,一个答案。”她不能用手摇撼我,只能用眸子死死盯着我。这不是眸子,这是烧红的炭火;这是活生生的灵魂。
    一阵寒风,卷起她的头发。她挺起颈脖怒目而睁。她是不屈的女神。又一阵寒风,撩起她的头发。她神情憔悴肚涨如鼓,她是受难的维纳斯。
    一阵急促的呼吸。我摸摸她额,很烫很烫。“你发烧了。你不该吞梳子。”
    “我不该吞梳子,而应该吞毒药。”她凄凉地笑着。“我虽然只活了34年,但是已经活够了。对死,我有强烈的渴望。静静地躺着有多好:不用筹措米钱,不用排队抓药,不用在雨中奔跑,不用受了欺负还要沾一脸粪水,不用……”
    “不要说了!”我低吼一声。豆大的泪珠,从我们俩的眼眶,一滴一滴砸下去。谁之过?谁之罪?
   
    虽然世界如此罪恶,太阳依然一点点升起。一阵匆匆的脚步后,寒梅被下了铐。
    “快把东西收拾好。”黑三角吆喝着,声音里有着不可抑制的失望。
    寒梅拉着栏杆,既站不住,又蹲不下。
    “你帮她收拾,快!”‘不是人’边装东西,边把肥皂踩在脚下,利用转身机会,把肥皂踢到角落。
    “快出来!”黑三角挥着手。‘不是人’拎起包裹出门,寒梅也扶着栏杆慢慢走出去。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