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赵紫阳的局限——《改革历程》读后]
秦耕文集
·第二十六章:当官方报纸发行到囚室
·第二十七章:具体的自由
·第二十八章:我在监狱里最漫长的一天
·第二十九章:梦里不知身是囚
·第三十章:肥美的臀部像书一样向两边打开……
·第三十一章:观看一只监狱苍蝇的飞行表演
·第三十二章:我无法体会一个罪犯的那份自豪
·第三十三章:能够直接抵达监狱深处的爱情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赵紫阳的局限——《改革历程》读后

来源:观察
    赵紫阳遭软禁期间秘密谈话录音带的公开面世,为世人提供了一份极其珍贵的史料,它从一个独特的视角,清晰揭示了中国社会转型期间执政集团的内部权力运作情况。但我以为,在已经公开发表的部分评论中,对赵紫阳谈话中有关民主部分,有故意拔高的倾向。无疑,因为“拒绝担任向人民开枪的总书记”,他赢得了包括我在内的民众的感激和景仰,也对他晚年遭遇的非法软禁抱有巨大的同情,但这不能成为过高评价他谈话的理由。
   
   2005年初发表的友人与赵紫阳的谈话《叩访富强胡同6号》与本次公开的秘密录音带,反映的是赵在晚年的思想活动。这些谈话显示,赵在晚年经过反思,回归常识,在思想上与极权体制划清了界限,认同普世价值,完成了从一个专制党总书记向普通民主主义者的转变。这固然值得欣喜,但对这种转变评价过高,则是不适当的。
   

   赵紫阳的历史功绩,应该以他担任中国领导人时的作为来评价,而不是根据他去职后在晚年以平民身份所作的思考。如前所述,他晚年的思考仅仅是回归常识,任何一个普通人,只要独立思考,都会唾弃一党专政,认同普世价值。如果仅从思想认识上评价,与中共党内的李锐、李慎之、胡绩伟、任仲夷等人相比,赵其实是一个觉悟很晚的人,在他长期为官、直至官拜国家领导人期间,他没有民主思想,在被罢黜后的一段时间,他的思想仍然是一个中共党员的思想,直到去世前的几年,才最终挣脱中共党员的思维,破茧而出。
   
   一、1989年的中国有无“民主与法制的轨道”?
   
   1989年是赵紫阳一生中最关键的一年,在评价他1989年的作为时,最为人称道的是他提出“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他在晚年的多次谈话中,也以此为自豪。但他未能反思自己主政下的中国究竟有无“民主与法制的轨道”,自己与“民主与法制轨道”的缺失有什么关系。相反,他晚年的谈话内容恰恰向世人证明,中国根本不存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而且“民主与法制的轨道”的缺失,与他本人也有一定的关系。因为他本人曾亲自参与并拒绝了“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使中国继续在人治家长专制的轨道上运行。这就是赵紫阳的局限。
   
   他的谈话显示,关于1989年的几件国家大事,比如决定召开最高决策会议、罢黜赵紫阳职务、决定首都戒严、指定李鹏为国家临时“CEO”等等事项,都是1989年5月17日在一个退休老人的客厅做出的,既无任何法律上的程序,也无任何执政党内部的程序。这当然是一次“非法会议”。但他本人对这次“非法会议”没有表示异议,还带头参加、带头发言,虽不认同“非法会议”的决策而在当晚提出书面辞职,但对“非法会议”本身没表示异议,没有质疑、没有抵制。这说明他本人当时是认同这种非民主、非法制的轨道的。再比如他谈话中透露,5月20日的政治局扩大会议,不是政治局决定召开的,也不是总书记主持的,而且5个常委中有2人未参加,主持会议的退休老人临时宣布列席人员也有投票表决权。这显然又是一次“非法会议”,但就是在这个家庭式的“非法会议”上,竟然完成了更换国家领导人的“正式手续”。赵紫阳直到晚年谈话中才对这两次会议的合法性提出质疑,但着眼点仍放在对他本人的不公待遇,反思的起点不是解剖中国政治体制的人治本质。
   
   赵紫阳在晚年谈话中虽然质疑这两次会议的非法性质,但没有反思他本人的责任。比如在1989年5月16日,他向来访的戈尔巴乔夫透露中国实际上是退休的邓在掌舵。他们的会谈经媒体报道,把幕后垂帘的邓氏推倒了舆论抨击的风口,曾招致邓氏大怒,认为赵泄漏了家长专制的“国家秘密”。为洗刷自己的清白,赵曾写信向邓解释,在晚年谈话中进一步披露,他所言并非空穴来风,而是有根有据。邓掌舵的根据,就是中共十三届一中全会所做出的正式决议。中共十三大是1987年10月25日召开的,赵本人在同年1月初紧急接替被解职的胡耀邦代任十二届中央总书记,在这次全国大会上成为第十三届中央总书记。而十三届一中全会就是赵本人在换届后主持召开的新一届党中央的第一次会议,在本次会议上,赵按照预先的约定,代表本届政治局正式授予了邓“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之外的决策权。如果说邓1989年5月17日和5月20日召开的两次家长会议是非法的,那么邓的非法权力正是以赵为首的十三届中央委员们在1987年10月主动恳求邓保留下来的。
   1987年10月代表党中央恳求邓氏担任专制家长,1989年5月怨恨邓氏以家长身份实行专制,这是什么逻辑?早知今日,何必
   
   当初。了解中国政治现实的人都知道,以赵为首的中共第十三届中央恳请邓继续担任垂帘听政的家长,并非出自真心,而是情势所迫。赵开始时以为邓担任家长对自己工作有利,他在必要时可以借助邓的家长权威,始料不及的是,邓的家长权威反而吞噬了自己,所谓养虎为患。这个想法本身反映出赵缺乏法治意识。我们应该追问赵的是,在1987年恳请邓继续担任家长时,为什么不想到这是对制度的伤害?为什不想到这是对民主与法治的轨道的践踏?为什么不想到日后一旦有事,将无法“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在选择继续为中国保持人治专制时,不考虑它对国家的危害,在人治专制伤及自身时,才想到质疑。与其质疑邓氏决策的合法性,不如反思自己当初授权以邓的合法性,与其说邓的两次决策是粗暴的人治专政,不如说是赵等人在当初主动抛弃了“民主与法制的轨道”。这其实也回答了赵紫阳1989年提出“在民主与法制的轨道上解决问题”为何不会成为现实。
   
   二、1989年的赵紫阳只有辞职一条路吗?
   
   1989年民主运动最让今人扼腕叹息的,是它看起来离成功只有半步之遥,曾经非常非常接近成功的边缘。事实并不如此。这种叹息多半起源于后人的主观想象,是在赵紫阳软禁期间秘密录音发表之前的想象。读完出版的赵紫阳谈话录音,就知道,1989年的民主运动离成功其实还非常遥远。
   
   1989年民主运动如果要取得成功,其方式应该是,民间提出政治变革诉求,执政的中共顺应民意,制定相应的“民主路线图”并付诸实施,于是民间结束抗争运动,官方启动体改进程,官民互动,皆大欢喜。但这实际上是绝无可能的。之所以有不少人对成功曾抱有极大的幻想,主要理由就是对赵紫阳有所期待。现在从赵紫阳的秘密谈话录音中得知,这只是民间的一厢情愿。中共根本不可能启动政治改革,而赵紫阳所做的,只是为了让民主运动早日平息,让中国继续在家长专制的轨道上运行。
   
   虽然中共给赵扣上“分裂党”和“支持动乱”两顶大帽子,但实际上赵并未在党内进行真正的斗争,更未以任何方式对民主运动进行过支持。赵本人在谈话中也实事求是的表明,他对内,没有在党内进行坚决斗争,对外,没有对民主运动进行支持。相反,他的一系列行为,都有一个明确的目的,那就是促使运动早日平息下来,以便继续恢复中共的有效统治。赵批评“4.26社论”,甚至曾计划修改“4.26社论”,其目的是要平息运动;赵在亚行年会上发表“5.4讲话”肯定学生们的爱国热情,目的也是为了给运动泄气,把学生从街头拉回教室;赵指责上海江氏停刊《世界经济导报》,目的也是为了平息新闻界、知识界的怨气,阻止更多的人走向街头抗争。中共后来指责赵的这些行为给民主运动推波助澜,实际上他的行为恰恰是在给民主运动釜底抽薪。赵最后被中共定性为“支持动乱”,实在是一桩冤案。在我看属于“破坏”运动的行为,在中共看来反而是在“支持”运动,赵的作为实际上两面不讨好。赵在党内曾和李鹏、姚依林以及北京市委的李锡铭、陈希同等人进行过一定的争执,但也决不是为了分裂党。这些所谓的斗争,其实是在讨论问题时交换不同意见,目的是为形成共识,统一行动。赵曾尝试面见邓氏,让邓了解真实情况,为修改“4.26社论”创造条件;赵在5月16日夜间召开常委会起草5常委告绝食学生的《公开信》时,与李鹏的意见分歧等,与分裂党完全不沾边;赵在5月17日非法会议后宁愿辞职也不肯“担任向人民开枪的总书记”,与其说造成了中共的分裂,不如说是保持了中共的团结和统一。他辞职而去,中共也就少了分歧和争吵。牺牲自己,成全中共,他的辞职行为恰恰符合中共党员的标准。事实也正是如此,在他辞职和请假期间,李鹏指挥中共顺利实现了首都戒严,最后也坚决果断的完成了屠杀。
   
   中共对赵紫阳上述“分裂党”和“支持动乱”的指责,缺乏事实根据。即便上述指责属实,也并不能成为赵应该获得高度评价的证据。如果赵是一个成熟的、真正具有抱负的政治家,他在1989年应该有另外一番作为。摆在他面前的,并非只有辞职这一条退路。
   
   在我看来,赵紫阳5月17日应该做的不是辞职,而是批评邓氏垂帘听政,宣布5月17日邓氏客厅的会议非法,用政治局的集体决策制约邓氏的个人专断;在李鹏等人执行首都戒严任务时,他应该做的不是拒绝出席会议或者请假三天,而是在大会上发表讲话,公开揭露戒严非法,宣布首都不得实施戒严;在他做出请假决定后,他应该担心的不是日后被指责关键时刻“撂挑子”当逃兵,不是敷衍了事的找中办主任温家宝通知开常委会,不是一经劝说便立即打消开会念头,而是坚决行使手中的权力,召开常委会凝聚共识,以纠正5月17日非法会议的决议;在19日夜间,他应该做的不是泪洒天安门广场,以自己的软弱赢取民众同情,而是呼吁民众起来反抗,在民众迷茫时挺身而出,成为真正的人民领袖;戒严实施后,他不应该像一个无知的孩子那样被囚禁起来接受家长的批评训诫,而应该像叶利钦那样,走上街头,站在坦克上,大声呼吁军队不要向人民开枪……
   
   但赵紫阳自身的局限,使他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他所能做的就是辞职,明哲保身,满足于“不做向人民开枪的总书记”。宁愿失去最高权力也不肯下命令向人民开枪来,他非常伟大,是千古第一人,理应获得民众永远的敬仰与感激。下台后拒绝检讨,勇敢坚持自己的立场,在中共的历史上也找不出第二人。但他不能站在民众一方,更不能挺身而出带领民众反抗专制,仅仅选择退守道德底线,而且是一个普通人应该坚守的道德底线,他又显得如此平庸,如此软弱。这不仅是他的局限,而且是他的悲剧了。
   
   三、赵紫阳有无推动政治改革的可能?
   
   在对赵紫阳的过高评价中,一个主要观点就是赵实际上才是中国改革的总设计师。比如英文版序言作者的麦克法夸尔等,就持这种观点。在我看来,这个评价不符合历史事实。另一方面,也有人批评1989民主运动导致赵下台,从而导致中国政治改革的长期停滞。言下之意,如果赵在位,政改就可以继续推进,不至于使改革的后20年,只有经改,没有政改。比如知识界的很多所谓“对1989有反思精神”的人,就持这种观点。这也不符合历史事实。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