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秦耕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秦耕文集]->[有一种强大叫虚弱----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三]
秦耕文集
·第三十四章:铁打的监狱流水的囚犯
·狱中纪实终结篇:仰天大笑出狱去
·附录之一:监狱:中国人的自由之门(外三篇)
·附录之二:2005年1月21日抓捕秦耕始末
·附录之三:狱中诗草二章
法治时评
·12月4日:“宪法日”变成了“法宣日”
·我与法官的亲密接触
·也谈“作为执政党的法理基础”——批11月7日的《南方周末》
·中国焚烧国旗第一案
·选举制度:中国人心中永久的羞辱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上)
·《西游记》:宪政释义的儿童读本(下)
·宪政百年轮回:用脚“走向共和”还是用嘴“走向共和”?
·民间公民维权运动的法治主义原则
·公民宪法权利:从书面文字到日常生活
·“全国哀悼日”:争取公开表达痛苦的天赋权利
·“选举年”:世界民主地图上的香港
·给警察“更高信任”还是“更低信任”?
·公民的言论自由之“矛”与政府的言论控制之“盾”
·我国宪法中“罢工权”的存与废
·公共权力是如何自我扩张的?_____评车管所立法
·质疑政府的“道德教育权”
·宪政英魂草没了——谒宋教仁墓
·城市的羞耻:评上海“三月四日事件”
国际漫笔
·911周年:恐怖袭击的不仅仅是美国
·911周年:认识恐怖主义与国家恐怖主义
·911周年:美中反恐合作中的不对称
·朝鲜为何突然主动承认核武计划?
·民族主义还是民主主义?
·俄罗斯如果加入北约
·从美国《纽约时报》丑闻看中国的新闻真实
·车臣绑匪的人质与极权政府的人质
·“别开枪,我是萨达姆!”
·谁与缅甸军政权沆瀣一气?
·呼吁中国武力解救巴基斯坦被绑人质的紧急声明
·与巴格达人一起分享美军到来的喜悦
·“虐俘事件”是“美国的”还是“人性的”?
·联合国改革:从“二战思维”到“人权思维”
·从美国的“啤酒民调”到中国的“班级民调”
·麦卡西夫人在美国的“上访”
·欧盟对华武器禁运与中国对外人权拒斥
·在遥远的圣地亚哥见证政治文明
·亚洲流氓排行榜
海峡观察
·为什么民主自由才是两岸统一的真正障碍
·“直航”为何变“曲航”?
·台湾民众为什么要选择陈水扁?
·台湾大选后的两党政治竞争
·中国人的“日内瓦海峡”
·国民党可能的第四次政治生命 ——蒋经国17周年祭日感
·缘木求鱼:我看“反分裂法”
·在“反共”与“反独”之间——简评马英九的新中间主义路线
秦耕新作
·历史每天从眼前流过——回望2005
·广东政府:你应该拿什么来奖励郭飞熊?
·关键词:从塔利班到红卫兵
·“恶法非法”:从德国命题到中国命题
甘地与"公民不服从"
·非暴力不合作:比专制暴力更强大的力量
· 西方“公民不服从”理论初探
·甘地在1917
· 中国人对甘地的三重误解
·甘地与“甘地主义”
·2003:中国“公民不服从”实践简评
文化之痒
·从恐怖杀手到北大校长的传奇(并非学术之一)
·100年前的美国问题和今日的中国问题(并非学术之二)
·1957:中国第一代自由主义知识分子的末日(并非学术之三)
·“思想市场”:我有拒绝真理的权利
·丑得惊动了我——请看电视剧《忠诚》如何宣扬违法
·“评委事件”之外的余秋雨
·锦瑟“无端”哭泣与关天上的失语
·全盘西化:一个倍受诽谤与误解的口号
·商榷槟榔:思想地图的分界线在那里?
·“中国观音塑像比美国自由女神还高出一米”?!
·隐藏在日常口语里的中国
·“新左”:中国未来可能的祸根
·“文化衫”里到底有什么文化?
·是谁在与“建设政治文明”唱反调?——评电视剧《郭秀明》
·李肇星与胡愚文有什么直接关系?
·质疑党报党刊的发行特权
·萧功秦的现代化与我想要的现代化
· 警惕儿童歌曲中的“反智主义”
·中国知识分子必须面对的三道考题
·官方荣誉与民间荣誉——致王怡与任不寐两先生
·2004年的10个关键词
·汉语的羞耻——关于我的写作的问答
·我与GCD也可以说说的故事
·为知识分子寻找尊严——阅读黑皮书札记
·“共陷区”里的投降与抵抗
人间闹剧
·之一:大槐股份公司股东大会花絮
·之二:当官与染发
·之三:娱乐还是“愚乐”?
·之四:凤凰卫视还是凤凰畏死?
·之五:央视的新闻镜头与“新伪”画皮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一种强大叫虚弱----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之三

   来源:民主中国
   
    纪念八九民主运动二十周年征文
   
   1989年6月的逃亡者在国外曾预言,中国的极权体制命在旦夕,具体说不会超过5年,他们就可以踏上回家的红地毯。20年过去了,流亡者中又有另外一种说法,认为中国的极权体制可以遥遥无期的存在下去。就是在国内,民间也始终有极权体制"迅速灭亡论"和"长期存在论"两种声音的分歧,盲目乐观的"迅速灭亡论"者常常为极权体制列出具体的灭亡时间表,而悲观绝望的"长期存在论"者则像挖山不止的愚公,放弃了锄头,摇头叹息,自我沉沦。

   中国的极权体制终将覆亡,这没有任何悬念。相信包括声称"坚持党的领导100年不动摇"的中海南诸君在内,也十分清楚自己的党不可能坚持那么久。区别仅在于我可以公开笑谈其衰亡,而中南海诸君只能高喊一些自己也不相信的口号,把对极权体制覆亡的担心掩盖起来。至于极权体制究竟会在何时覆亡,以什么方式覆亡,则莫衷一是,人言人殊。
   我在本系列纪念文之一中曾说,极权体制虽然是模样吓人的"纸老虎",但它同时具有强大与虚弱两重性,我们必须既看到它"虎"的一面,又要看到它"纸"的一面,否则对它的观察就可能失真。速亡论者仅仅看到它"纸"的一面,长存论者仅仅看到它"虎"的一面,所以他们的观察都是片面的,其预测注定是靠不住的。作为"虎"的一面,它随时可能张开血盆大口吞噬任何反抗者,作为"纸"的一面,它很可能脆弱得经不起你的轻轻一戳。因为极权体制具有强大与虚弱两重性,所以它的最后时刻看起来总是突然降临的,总是在人们始料不及的某个时刻意外崩溃,甚至在崩溃之前毫无征兆,不可能让人准确预测到它的覆亡时间。强大的苏共是突然崩溃的,强大的罗共是突然崩溃的,在未来某个无法预知的时刻,现在看起来十分强大的中国极权体制也将突然崩溃。
   尽管从1989之后,民间经历了20年漫长的等待,但此刻我仍然无法预言人们还将等待多久,也许还要再等待20年或者更久,也有可能不需要20年、甚至连10年也不需要了,总之"君问亡期未有期"。不过我们可以从与之相似的其它极权体制的覆亡殷鉴中,预先断定它的覆亡将同样是突然的,令人措手不及。
   苏共的覆灭是突然的。当以亚纳耶夫等人为首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分子悍然发动"8.19"政变时,决不会有人会想到73小时之后苏共就将玩完。如果他们想到自己的拯救行为反而导致苏共意外覆灭,那么他们宁肯让戈尔巴乔夫继续进行"削弱苏共"的改革。用戈尔巴乔夫的话说:他们"扔出去一块石头,结果引发了泥石流。"当叶利钦赶回莫斯科号召人们起来抵抗"8.19"政变时,政变分子按照所有极权体制共同的行为逻辑行动了,他们命令军队、克格勃向俄罗斯联邦议会大楼"白宫"发动进攻。事情到此为止看起来都很正常,他们手里握有强大的国家暴力,军队、警察、监狱、法院、国家电视台等等,力量对比十分悬殊,"8.19"分子也许什么都想到了,唯独不会想到的就是自己的失败。事情的变化初看并不严重,当晚10点钟, 率5辆坦克奉命前来攻打"白宫"的阿加耶夫少校向包围坦克的民众透露,他们这次没带子弹,也没有带炮弹,他们不会向民众开枪。第二天凌晨6点,塔曼师一个营的50辆战车倒戈,宣布加入保卫"白宫"行列,列别德少将的空降师也拒绝执行政变者的命令。于是亚纳耶夫把希望寄托在最可靠的克格勃身上,他向著名的代号"阿尔法"小组的反恐怖活动部队下达了于8月20日凌晨3时攻占"白宫"的命令。
   "阿尔法"小组成立于1974年,服从于苏联克格勃主席并直属克格勃第7局。它是一支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专事执行特殊环境下的特殊任务。攻占白宫,非其莫属。当组长卡尔普欣下达于8月20日凌晨3时攻占白宫的命令时,小组的其他领导人竟然拒绝执行。他们把各分队队长召集起来,请他们对这道命令发表意见,各分队队长也表示拒绝执行命令。他们随即指示各分队队长召集各小组的全体官兵,询问每个人对命令的意见并要他们做出决定。20分钟后,所有人一致表示,整个"阿尔法"小组不执行这个命令。拒绝执行命令,对于这支部队和这支部队的军人来说,是从来没有过的。中午的会议之后,克格勃领导人把"阿尔法"小组的20位领导干部集中到一个体育馆,威胁他们说,"若再抗命,将予以处决或交付军事法庭审判"。但推迟到下午6时对白宫进行的攻击仍没有发起。克格勃无法调遣自己的"阿尔法",而国防部对军队的指挥也失灵了,驻守在莫斯科周围的多数师的指挥官,也以不能向人民开枪为由拒绝出动。"8.19"政变就这样失败了,回到莫斯科的戈尔巴乔夫宣布辞去苏共总书记职务,并建议苏共中央自行解散,而叶利钦则宣布在俄罗斯联邦的范围内苏共为非法组织,将其财产予以没收。不可一世的苏共一眨眼工夫就意外覆亡了。
   罗共的覆亡也是突然的。1989年末,齐奥塞斯库从伊朗访问归来,发现罗马尼亚西北部小城蒂米索拉的"群体事件"非但没有解决,反而向全国蔓延。具有雄辩演讲能力、曾经在规模宏大的群众大会上一呼百应的齐奥塞斯库,想再次发挥这种威力。21日中午12点,齐奥塞斯库在党中央广场召开大规模的群众大会,十万人应召前来,齐奥塞斯库出现在党中央大厦阳台上,他情绪激动地说:"要坚决打退外国的干涉和蒂米索拉流氓集团的动乱。"突然,广场某个角落有人像开玩笑似的喊出一声:"打倒齐奥塞斯库!"口号声像闪电划过寂静的夜空,人们震惊了。齐奥塞斯库刚举起的右手,在空中停住了。电视转播中断,画面定格在齐奥塞斯库慷慨激昂举起的右手上。这时广场上响彻"蒂米索拉!蒂米索拉!"和"打倒杀人犯!"的口号声。齐奥塞斯库命令:"开枪!" 但国防部长米列亚向军人下达的命令则是:"不准开枪!"最后,拒绝向群众开枪的米列亚选择了自杀。国防部第一副部长斯登古雷斯库上将仍拒绝执行开枪的命令,反而下令军队撤回军营。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齐氏离开阳台,乘直升飞机逃走,在一个县的植物保护监察局被抓住,并在那里接受特别法庭审判和在法庭外的围墙边被执行枪决。不可一世的罗共就这样意外覆灭了。
   萨达姆也是这样完蛋的。在美军到来之前,他的军队举行了盛大的阅兵仪式,展示其强大和忠诚。但美军进入巴格达时,竟如入无人之境,弄得CCTV的主持人连声大呼"共和国卫队在哪儿?!"原来萨达姆的军队不等美军到达,就提前脱下军服,扔掉武器,溜之大吉了。不可一世的萨达姆被迫钻到地下藏身,被美军像田鼠一样从一个地洞里挖出来送上绞架。印尼的独裁者苏哈托也是这样完蛋的。他政变上台后,实行一党专政,由自己的"专业集团党"控制印尼议会,再由傀儡议会选举自己为总统,连选连任,虽然不曾"坚持苏哈托的领导100年不动摇",但创下在印尼连续执政38年的骄人纪录。在2002年反独裁的全国民主化运动中,一向对苏哈托俯首贴耳忠心耿耿的军队宣布,自己将保持中立,不介入政治事务。就这样,不可一世的独裁者苏哈托被迫辞职,黯然下台。
   世界上的一切极权体制,都将无法摆脱突然覆亡的厄运,中国当然不会成为例外。因为一切极权体制都具有强大与虚弱二重性,强大是其表象,虚弱是其本质。在1989年,有中共最高领导人"拒绝担任向人民开枪的总书记",有高级将领38军军长宁愿上军事法庭也不肯执行开枪命令,有下层尉官面对民众的呼喊,当场选择弃甲而去,有众多士兵跟着将枪扔进护城河,脱离杀场,并且边走边说"人民军队不能杀人民!",有军人把帽徽,领章也撕下来扔掉,在6月4日的屠杀现场,甚至有众多军人从大约六十辆的吉普车、装甲车、坦克车、卡车等各种军车中出来,弃甲撤离,拒绝向人民开枪,我也亲眼所见众多警察偷偷向示威者举起鼓励的V形手势,而暗中掩护、协助"反革命"逃亡海外的军人、在审讯中暗中保护"反革命"的警察则更多……这些事例证明,中国貌似强大的极权体制,在1989年曾是多么的脆弱。在1989之后的20年里,中国的极权体制始终显得强大,从外表看不出有任何覆亡的可能性。但我坚信,它比20年前更加脆弱了。在未来的某个时刻,一定会有拒绝执行杀人命令的军警,他们或者宁愿上军事法庭,或者宁愿举枪自尽,或者宁愿弃甲归田,也不愿意把手里的枪口对准民众。在未来的这个时刻,中国的极权体制也将指挥失灵,终于走到它自己的尽头,它就将在这一刻突然覆亡,烟消云散。
   謹以上述三篇文字,纪念1989民主运动20周年。
   2009-05-18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