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满洲文化传媒
·独具魅力的满族舞蹈欣赏
·毛泽东割让满族圣山长白山及其他割让给朝鲜的领土的问题
·【七子之歌】满洲版----献给所有飘零在外的满洲族人
·萨满教与北方原住民族的环保意识
·满洲老人----富育光
·后金國昭陵(皇太极陵寝)圖賞
·朝鲜见闻;贫穷就是社会主义
·满洲地区萨满教文化遗产保护
·汗水入土悄无声——忆满族文化传承人傅英仁先生
·满洲民族炕头上的艺术风景——满族刺绣幔帐套
·滿洲聖山長白山圖賞
·滿洲文門牌您見過麼?!
·后金国天命後期八旗旗主考析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五)
·满族说部文本及其传承情况研究
·作秀都不做能抢救满族语言文化吗?!!
·满族女子马蹄底鞋大有故事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二)
·满洲鸭绿江上的被炸断桥
·溥仪书法:日益康强
·通古斯学
·满族说部中的历史文化遗存
·《满语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满族研究》概况,投稿与订阅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
·论满族说部
·滿族集會活動照片【二】
·后金国皇太極的繼承汗位  
·滿洲族姓氏人名探微
·滿族文學與滿族民族意識
·恭亲王之死
·清国初年雅克萨战役之始末
·發揚滿族的傳統精神
·滿洲人以數目命名的習俗
·滿洲民族之源流
·女真民族興起之淵源
·满族作家文学述概
·滿洲族人吃食拾零
·女真大酋長李之蘭在朝鮮
·黑龙江省满洲语调查报告(三)
·满族说部《恩切布库》的文化解读
·满洲八旗中高丽士大夫家族
·满洲语谚语
·满族石姓穆昆记忆中的萨满教信仰体系
·满族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嘎汗》的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飞啸三巧传奇》流传情况
·满族说部《萨大人传》采录纪实
·俄占外满洲海参崴掠影
·满族说部的文本化
·满族宗教信仰和口头叙事中的丧葬习俗与仪式疏举
·浅谈满族传统说部艺术“乌勒本”
·【组图】恭亲王府掠影
·《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我的家族与“满族说部”
·大清国满洲十二皇帝朝服像
·中国虚假历史中的真实秘笈
·朝鲜掠影
·满族说部《乌布西奔妈妈》中的动物研究
·满族家族祭祀活动的文化透视
·满洲民族传统节日知多少
·满族的糠灯
·通古斯民族原始的萨满教
·萨满舞蹈的艺术魅力
·解读盘锦满族人家宴俗
·满族木屋:木刻楞
·满族说部:到哪里去找“金子一样的嘴”
·努尔哈赤与皇太极亡明辨
·苏联拆运满洲机器设备评说
·散失在境外清国档案文献调查报告
·【组图】漂亮大气的满洲族旗袍(六)
·满洲民族饮食习俗礼仪
·通古斯满洲民族的传统狩猎活动
·丹东满族剪纸——民间艺术的一朵奇葩
·满族的马蹄底鞋
·吉林满族民间文学
·《清代满蒙汉文词语音义对照手册》(精)出版
·後金國的八王共治國政制
·《满文老档》讲述后金国故事
·满洲の沧桑--哈尔滨老道外掠影
·赵玫:我的祖先
·俄国著名通古斯学者史禄国
·『尼山薩滿全傳』簡介
·滿洲文碟子
·满族资料图片集【八】
·满族口头遗产传统说成书纪实
·日本国收藏满文文献概述
·满族说部一宗亟待抢救的民族文学遗产
·满洲族名著《红楼梦》中的满族风俗
·《尼山萨满》与满族灵魂观念
·佛满洲的萨满祭祀及传说——锡克特里家族跑火池
·满洲民族神话的民族特点
·满洲民族神歌仪式的程式化
·天命后期八旗旗主考析
·满族人的过年习俗
·『清文虛字指南解讀』簡介
·图说满洲萨满教神韵
·辛亥暴乱后满洲人的悲惨命运
·满族作家王朔: 红楼梦是满族文学名著
·满族民族之神佛多妈妈
·满洲族人的愚蠢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中歐的女真族文物

現在的奧地利(Austria,Oesterreich)是第一次世界大戰前後奧匈帝國(Oesterreich
   Ungarn)之殘餘。如所週知,匈者即匈牙利,源自中亞細亞。遠東有人每喜將匈牙利人簡單地稱為「匈奴後裔」,這種說法很值得商榷。不過馬札爾民族(Maryar)即匈牙利人(Hungarians)屬於烏拉爾‧阿爾泰(Uralo Altaians)語族,與我們滿洲人多少有著「親屬關係」,這是毋容置疑的。馬札爾人的民族史也很悠久,且十分複雜,不在本文討論範圍之內。
   
   烏拉爾‧阿爾泰語族也統稱土蘭族系(Turanians),它包括四大系統:蒙古系、通古斯系、突厥韃靼系及芬蘭鳥格利亞系(Finno Ugrians)。滿洲人屬於通古斯系,亦即女真人。匈矛利人地位奇特,它是匈人(Hunnor)與馬格人(Magor)的後裔,且在西進途中,與許多民族混合。因此匈牙利學者都有一種對東方的懷念,想到那裏尋根。百多年來,許多匈國人類學家,考古學家、語言學家等都漫遊中亞細亞,考其民族來源。以後還要一提。
   

   奧地利也是歐洲文化高度發展的國家,自從中世紀末葉,它就積極向東南歐巴爾幹及東歐一帶擴展。因此它雖然基本上也屬於操德語的日耳曼人,但經過好幾世紀在「東方」的經略,早巳混合了許多斯泣夫人與匈牙利人等因素,故已發展成為一種獨特的奧地利民族,不同於德意志人。奧國首都維也納也和北京一樣,乃世界古都之一。所以奧京文物盛極一時,皇都之輝煌燦爛,至今仍有餘風。博物館之多,可謂豐富廣汎。其中也不乏女真族文物。
   
   首先是維也納人類學博物館(Museum FuerVoekerkunde)。這是歐洲著名的同類博物館之一,收藏極豐,很多西伯利亞、中亞細亞、滿蒙一帶的文物,包括女真族的服裝用具等。館址在市內英雄廣場上。
   
   其次是自然歷史博物館(NaturhistorischesMuseum),與藝術歷史博物館同在瑪麗亞‧德勤薩女皇廣場上。兩館均建於一八七二-一八八一年。自然歷史博物館中亦藏有許多女真族器物。
   
   一九七七年,上述兩館曾在下奧地利省馬曾(Matzen)地方宮堡聯合舉辦一次規模相當大的展覽會,題目是「凍土帶與森林沼澤的民族」(冰雪中的人類)。馬曾宮堡是維也納人類學博物館的所謂外部分館,經常舉辦人類學的各種展覽以及戲劇演出。它建於一八二七年,當時是金斯基伯爵(C.J.GrafKinsky)奧匈帝國將軍的釆邑。但早在一一三六年即有初步規模。一百年後,中北亞大草原蒙古、突厥及韃靼諸民族推舉鐵木真為共主,逐漸開始西征,鐵騎也曾經到馬曾與維也納東郊一帶。因此,在這裏舉行上述展覽,實在很有意義。
   
   凍土帶(Tundra)與森林沼澤(Taiga)就是西伯利亞廣大地區,在拉山脈與太平洋之間,北有北極海,南有戈壁大沙漠,這是土蘭系民族的老家。展覽會還出版一本小冊子,詳細介紹這些民族:古西伯利亞人(原始亞洲人)、通古斯人、突厥人、蒙古人、烏格利亞人及印度日耳曼人(詳見附圖)。西伯利亞各民族分為歐洲種(Europiden)語蒙古種(Mongoliden)兩大類。前者即所謂「白種」,後者即所謂「黃種」。前者包括北歐的拉伯蘭人、中亞細亞哈薩克斯坦的土蘭人即突厥人與日本北海道的倭奴(蝦夷)。後者包括通古斯人、蒙古人與美洲的埃斯基摩人。古西伯利亞人是所謂原始型,乃是介於黃白兩類之間的過渡民族。烏格利亞人也屬於「歐洲種」。在展覽會中,陳列了很多女真族衣飾。我們可從衣服的開襟方式分別出滿蒙服裝他系民族服裝。滿蒙女真人衣服大都從右邊開襟,也就是今「旗袍」的方式。至於馬掛,也許是從突厥等系民族傳過來的。
   
   在維也納實用藝術博物館(MuseumFuerAngewandteKunst)一九七九年曾舉行一次展覽會,陳列有大精光緒三十一年十月初一日大清國滿漢兩種文字國書,有「大清國大皇帝敬問大奧國大皇帝好朕眷念友邦夙稱陸誼…」等字句。尚有奧地利第一個到震旦旅行的貴族芬堡(ChristophCarlFernberg),於一五九○年在澳門登岸資料,當時正是皇太極在東北創建滿洲大業之始。
   
   維也納紅色的堡壘舊軍火庫建築內,設有軍事博物館(Heeresmuseum)。珍藏許多有關軍事史的照片、旗幟、紀念品、軍服、武器等,是十六世紀到十八世紀之物。其中有一面一九○○年前後清軍皇家侍衛隊第三連管帶官希氏軍功旗,正面用滿文,背面書漢文。顯然是八國聯軍奧匈部隊在北京的戰利品。這種旗幟在柏林博物館中也有。不過這些東西並不直接表現女真族文化,而是前清遺物。
   
   真正值得研究的,是一九七七年下奧地利省莫德陵(Moedling)博物館舉辦的阿瓦爾人出土文物展覽會。莫德陵縣在奧京南郊,一九六八年至一九七三年,在縣城附近名為金階石所在發掘了大批阿瓦人(Awaren,Avars)遺物。這個充滿神秘氣氛的民族於公元五五八年前後突然從東方大草原侵入中歐,在今日奧地利與匈牙利境內稱霸兩百五十年,其巴彥可汗(BayanKhagan)曾是位英明的雄主,在中歐建立一大帝國。至八九九年方為法蘭克的查理曼大帝擊滅,即在歷史上消失。如風而來,也乘風而去。
   
   阿瓦人屬於那一個民族?這是人類學者與考古學家最感興趣而且爭執不下的學院式問題。根據莫德陵掘出的骨骼、金銀飾物、武器等分析,他是土蘭系民族,毫無疑義,但也許是所謂黃白之間的過渡民族。在某些骨骼中,有顯著的蒙古種影響。例如其中一具頭蓋骨,色黃而寬頰,有女真人特徵。
   
   今年是保加利亞建國一千三百年,該國視為大事,在全歐各國集會慶祝,亦在維也納舉行。保加利亞人(Bulgars)原居窩瓦河(Volga)即伏爾加河,其族名即河名。原是突厥系民族,公元第九至十三世紀曾在窩瓦河域建立大帝國。一部份窩瓦人於公元六七八年向巴爾幹半島進展,越過多瑙河,在阿斯巴魯可汗(AsparuchKhan)領導下建立第二個保加利亞。征服當地的斯拉夫人,但保人本身卻採用了斯拉夫語言。這有點像滿族入關征服中國,但卻逐漸漢化一樣。
   
   保加利亞為慶祝紀念其「根」,出版了一本小冊子,「原始保加利亞人的日曆」,其中毫不諱言保加利亞人來自中亞細亞,且與匈奴等土蘭系民族有關。引起讀者興趣的是,其中提及保加利亞人是匈奴一支,中國漢朝時居住在中亞細亞,遊牧於天山、帕米爾高原與西藏之間的塔里木盆地。而且曾經侵入中國,佔領黃河南北。「史記」與「前漢書」中均曾提及。更使我們驚訝不已的,是保加利亞人亦有「騰格里」(Tengri,Tangra)一詞。蒙語中它是「天」的意思。古保語Tangra是Tan,Nak與Ra三個字合成,意即「世界、人、神」。保加利亞農民至今還使用有十二生肖的日曆,和遠東的沒有不同。保匈學者都一致認為,最先使用這種日曆的不是漢民族,而是西伯利亞中亞細亞的土蘭系民族,他們進入中國時,才傳給漢朝人的。
   
   維也納的摩而登出版社(MoldenVerlag)一九七四年出版了一本書名為「人類來自西伯利亞」,原著者為俄人阿克拉德尼科夫(AlexeP.Okladnikow)。他在此書中強調女真人是個有高度文化的民族,對其週邊民族都發生過很大的影響。從該書的幾篇章名,就可猜測其內容:幾千年的道路,北亞洲--民族輿文化的搖籃,超過時間的聯繫:黑龍江上的岩石刻畫,螺紋形圖案輿原始神話,從石頭到金屬,龍的崇拜者與水的統治者,第一個國家渤海國,金色帝國,綜合語等等。內容豐富,有許多圖片。全書共三百七十二頁。
   
   讀了這本書,有幾點感觸:蘇俄人竟能詳盡研究女真滿洲人的歷史文化,且出來替它說話,那 我們滿人自己呢?書中也提到,現在西伯利亞仍有許多操滿語的女真人,即埃文基人(Evenkis)。還有一點十分重要:在阿穆爾省黑龍江上,有一些岩石刻畫,都以龍(Mudur)為圖案。阿克拉德尼科夫主張,龍是女真人的圖騰神獸,以後南傳入中國,也被漢人採納。女真人認為龍是水的統治者,也許基此原因,後金才改名為清。
   
   早在新石器時代,女真人即在西伯利亞發展了文化。他們有許多民族圖騰,很多是石刻,遺留到今天,例如石龜,以後傳人中國也被漢人採用。此外還有馴鹿、野鶴、滿洲虎、雪豹、馬等。女真人的陶器、人形面具等現在都在西伯利亞大批出土。其中尤以康頓(Kondon)、伏斯涅謝諾夫卡(Wosnessenowka)及海參崴出土的幾個女雕像為最。後者「睡美人洞」發現的一具閉著眼睛微笑的女半身像,比得上古希臘的雕刻,是遠東絕無僅有的,充份表現女真民族的豐滿幻想與藝術能力。
   
   還有一點頗值注意的是烏爾真族(Ultchen)的「葬屋」,其雕刻極似紐西蘭毛利族(Maoris)的木屋圖案。土蘭民族在史前是否也與波里尼西亞民族有關?也是個大學博士論文題目。至於美洲的紅印第安人,因為當他們在四萬年前或三萬五千年前由亞洲跨過伯令海峽的陸橋移殖美洲時,蒙古種人本身在亞洲方在形成之中,所以我們不能把印第安人強拉進土蘭系統之內!
   
   不過在談到印第安人時,又不得不提及保加利亞人康斯坦丁諾夫(AlekoKonstantinov)。維也納的「索菲亞新聞」(SofiaNews)於一九七五年四月報導說,康氏於一八九三年訪問美國時,發現印第安人的服飾圖案與蒙古人及保加利亞人的極為相似。後來保國學者董切夫(SlaviDon
   chev)即開先其河,首創三者之間有密切關係的學說,而且認為北極海是此批蒙古種人的發源地,完全推翻了人類由亞洲移民美洲的理論。以後蘇聯學者也確認,十萬年前,朱克奇(Chukotka)半島氣候溫暖,故極有可能。
   
   上文曾經提到,匈牙利人也與保加利亞人一樣,充份回憶自己民族的亞洲史。匈牙利在這方面的學者極多,例如索馬(SandorKorosiCsoma,1784-1842)、凡具利(ArminVambery,1832-1913)、列古利(AntalReguly,1819-1858)及史坦因(AurelStein,1862-1943)等人。索馬的三本大著「異教的匈牙利信仰世界」、「武裝的草原馬背上的遊牧民族」與「匈牙利在東方的外交」,其中引用「蒙古秘史」以及遼金契丹資料,舉很多女真與布里雅特蒙古民間藝術為例。三本書均以匈文出版,維也納的兩家匈牙利書店有售。
   
   匈牙利還有一批了不起的旅行家,在一百年前即週遊遠方,尋求探討馬札爾民族的根源與老家,例如到過中亞細亞和西伯利亞的楊科(JanosJanko,1868-1902),到過北美洲與遠東的山圖士(JanosXantus, 1825-1894)。現在匈牙利喬爾市(Gyor)博物館即以山圖士為名,其中有不少阿瓦爾人與女真人的古代文物。參觀了上述東西之後,必然心中有許多感觸而不能自已。
   
   一九六七年,匈牙利學者瓦斯夫婦(Denes&MatyasVass)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薩爾瓦多大學(UniversidadDelSalvador)哲學系東方研究所精心製作了「土蘭(烏拉爾‧阿爾泰)民族人種學大地圖」,由日本土蘭協(JapanTuranianassociation)供應資料完成,是至今最完備的,詳盡地表明了烏拉爾‧阿爾泰四大系統史地縱橫的分佈。這種地圖在匈京布達佩斯與奧京維也納可購到。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