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资料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满洲文化传媒
[主页]->[历史资料]->[满洲文化传媒]->[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满洲文化传媒
·新加坡举办滿族传世文物展览
·台湾2010年滿文學習開課
·海东青
·Eight Banners
·通古斯女真后裔赫哲族鱼皮画
·满族大作家穆儒丐的文学生涯
·黎明前的黑暗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一季】
·沈阳满洲族人掀起学习母语热潮!!
·潰是大一統的宿命
·海东青雕塑作品欣赏
·满洲族人重整世谱誊写式样
·满族冰滑子究竟是怎么来的?
·金小史
·探秘通古斯满族古部落鹰文化
·86岁满洲族老人传授母语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二季】
·《满蒙文化关系研究》出版发行
·通古斯滿洲祭神祭天典禮
·东北方言中的满洲语与文化
·臭名昭著的大一统思想创立者
·清国“九门提督”管的是哪九门?
·满洲还愿歌
·通古斯萨满教文学的基本内容
·乌咧咧一大堆
·"中华文明"的笑谈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一)
·通古斯满洲族萨满教家庭祭祀
·新疆满族民间艺术
·《满族从部落到国家的发展》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三季】
·《满族社会组织和观念体系研究》
·通古斯满洲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二)
·蒙古族萨满教的六大体系
·觉醒吧,通古斯满洲!!
·《满—通古斯语言文化研究文库》出版
·台灣军事学讲义:萨尔浒大捷
·满洲族人的一般性格品质特征
·满洲族史(清史)入门小资料
·大清国八旗满洲各旗佐领详表
·满洲语歌曲:海东青xongkoro
·满族人世界文化遗产为什么没有满文标识?!!
·满洲文《新疆满洲族史》
·Šongkoro (海东青)
·善耆临终给溥仪上的遗折全文
·大清国满洲八旗亲王名单
·满洲长史诗咏叹调
·慈禧及光绪宾天厄
·满清兴亡史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四季】
·一幅描写掠夺满洲资源的油画
·合作成立满族文化有限公司
·图伯特人与土拨鼠
·滿洲實錄
·◎满洲原起◎八旗原起◎八旗方位◎满蒙汉旗分◎八旗姓氏
·通古斯满洲学书籍书影介绍【第五季】
·欽定滿洲源流考
·通古斯满洲萨满教中的诸神
·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郎世宁恭绘满洲八旗狩猎图
·八旗满洲当之无愧的黄金家族
·满洲可汗努尔哈赤的一生
·何世环老人满洲语说部
·满洲尊者皇太极的一生
·旗人作家老舍(关纪新)
·通古斯女真人及其开国历史
·外族统治下的汉族中国人
·简明满语教程满文讲义下载学习
·满洲八旗制度考实
·孔子儒教对少数民族就是毒药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五季】
·满洲世界名著:尼山萨满传
·康熙朝国语满洲文奏折选登
·满洲文档案与民族史研究
·图说腐败汉文化对原住民族的残害
·通古斯满洲八旗子弟图赏
·Shamanism
·散失在国外部分清代档案文献概况
·闻名世界的通古斯满洲八旗兵制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六季】
·努尔哈赤是“野猪皮”的意思吗?
·滿族著名小吃薩琪瑪
·1500万满洲族人一起呐喊!!
·满族圣地长白山土改运动纪实
·剑桥中国明代史关于满族崛起建国的描述
·1910:清朝皇族少壮派的"新政"难题
·听听大清国皇帝们说的母语----满洲语
·满洲圣地抚顺满族饮食文化
·满洲格格与藏族小伙喜结良缘
·满洲吉祥三宝人参 貂皮 乌拉草
·满族人王中军王中磊中国娱乐头号天团(图)
·通古斯满洲民族习俗
·不存在的汉族和人造中华民族
·大满洲国建国功劳章
·中科院满族常务副院长白春礼
·满洲民歌:老嘎嘎披身一抹黑
·和碩肅忠親王善耆碑原文
·萨满教英雄崇拜与北方民族的心理素质
·通古斯满洲民族资料图片集【第十七季】
·滿洲時代
·满洲风情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满洲族的婚姻,早已为一夫一妻制,一般是男娶女嫁。但是在古代。满族先人经历过“男就女家”的劳役婚,入赘婚,掠夺婚等各种婚俗,给近世的满族婚礼中留下了历史的印迹。
   
满洲民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

   
   魏晋南北朝时的满族先民挹娄人、勿盲人,男女相爱颇自由,婚礼也格外简朴、有理。“将嫁娶,男以毛羽插女头,女和则持归,然后致礼聘之”。“妇贞而女淫。(见《晋书·四夷传》)“初婚之夕,男就女家,执女乳而罢,便以为定,乃为夫妇”。(见《魏书·勿吉传》)这里:没有父母之命,媒的之言:婚姻能否成功的关键,取决于是否“女和”,女子在婚姻爱情上还没有失去其历史主动权。这是一个由对偶婚,向一夫一妻制迈出的过渡时代。
   

   过渡时代充满旧对偶婚制和新一夫一妻制的激烈斗争,具体表现在丈夫对妻子必须保持贞操的要求上,即所谓“妇贞”。勿吉人“其妻外淫,人有告其夫,夫辄杀妻”。(见《北史·勿吉传》)惩治的手段相当酷烈。靺鞨人“其俗淫而妒,其妻外淫,人有告其夫者,夫辄杀要,杀而后悔,必杀告者,由是奸淫之事终不发扬”。(见《隋书·靺鞨传》)表明当时婚外的性生活相当普遍,只是秘而不宣。当时的家庭形式既有“女和则持归”,女从夫居;也有一定时间的“男就女家”。婚姻中私有财产已崭露头角,“然后致礼聘之”,还没占主配地位。
   
   渤海人的婚俗保留了较多的母权制时代的遗风。《金史·世宗记》载:“渤海旧俗。、男:女婚娶多不以礼,必先镶窃以奔。”说明当时男女能够自由交往,婚姻成功的主要因素是当事者的情投意合,而不取决聘礼的多寡。《松漠纪闻》又载:“(渤海)妇女皆妒悍,大氏与他姓相结;多十姐妹,迭几察其夫,不容侧室及他游,闻则必谋置毒死,其所爱一夫有所犯而妻不之觉者,九人则群聚而诟之,争以忌嫉相夸。”这是渤海已实行一夫一妻制的情况下,女子对丈夫纳妄和其他形式的婚外性关系的限制。渤海女子保留了母权时代的余威。
   
   辽末金初,女真人跃马弯弓,金戈齐鸣,进入了争长称雄的英雄时代,并向文明时代跃进。其婚姻与家庭形式,伴随着战火出现了嬗变,突进飞跃,而显得五光十色。
   
   金史开篇记载了完颜部始祖函普的婚姻趣事:函普到完颜部后,调解了完颜与邻部的矛盾,于是,“部众信服之,谢以青牛一,并许归六十之妇。始祖乃以青牛为聘礼而纳之,并得其资产,”(见《金史·世纪》)后来还生了二男一女。函普有功,才能娶一个“年长六十而未嫁”的“贤女”,并生儿育女,被人们一直认为是奇事。实际上,那位贤女未必就是今人说的六十岁的老妪。因为满族先民常以“令珠”计岁,每年首增一珠,挂以额前,人死同入葬。但是,如对氏族、部落有特殊功绩的人则可以多挂几个佩珠,以示殊荣。(详见富育光《满族佩饰古俗》,载《四平民族研究》1989年2期)以此推测:函普这位娶之不易的夫人是个有威德有贡献的贤女,是大致不差的。贤女年龄问题姑且不究,人们从函普以青牛为聘礼,并得到女家的资产这一点来看,当时的婚俗已妻从夫居,而且,经济相对独立的个体家庭已经从大家族中分立出来。《金史·世记》载:“生女真之俗,生于年长即异居”。正是以个体家庭为单位的一夫一妻制的反映。这表明,当时的女真社会已经迈入了文明的门槛。文明的代价之一就是妇女权力的进一步丧失。女真人允许并实行一夫多妻,《三朝北盟会编》载:“女真人无论贵贱,人有数妻”,本来,在英雄时代;多妻是一种光荣,是一种权力和财富的象征;是家族意志和个人理想的产物:因此,每个妻安所取得的方式,是温和是暴烈,是主动是被动都无关紧要。《金史·欢都传》载:“乌萨扎部有美女名罢敌侮,青岭东混同江蜀束水人掠而去。生二女,长曰达回,幼曰滓赛。“昭祖及石鲁以众至,改取其贸产,虏二女子以归。昭祖纳其一,贤石鲁纳其二,皆以为安”。这是地道的掠夺婚,而不是象征性的掠夺婚,这种掠夺婚是连人带财产一起抢来。女真人建国后,海陵王对一夫多妻有具体的规定:“庶官许求次室二人,自家亦许置妄。”就是下层的女真人也可通过实行收继婚即“转房”方式取得多妻。实践中的一夫多妻是私有制的产物。
   
   女真人盛行“转房”之俗。《金史:后妃传》载:女真“旧俗,妇女寡居,家族接续之。”意即丈夫亡放,她需在夫族中“转房”,父死则妻其母,兄死则妻其嫂,叔伯死则径亦如之”。(见《三朝北盟会编》)当然,这里“妻其母”是指父亲的妾,而不是亲母。这种婚俗不究辈次入伦,无疑是原始群婚制的一种残余,在当时它实际上寓含着一种价值观念,即妇女是夫族的一笔财产,不允许外流。
   
   阿骨打建国前,女真人通行氏族外婚制,还没有排除同姓为婚,不过已愈来愈被异姓氏族的新俗代替。金建国后,女真皇帝屡次下沼,厉行同姓不婚。阿骨打“沼自收宁江洲以后同姓为婚者,杖而离之。”(见《金史·太祖 记》)太宗吴乞买下诏:“合苏馆诸部与新附人氏,其在降附之后同姓为婚者,离之。”(见《金 史·太宗记》)“同姓不婚”成了法律,无疑是 女真人婚姻制度中的一项重大进步。
   
   当时,阶级分野又反映在婚俗上。在上层贵族中,男婚女嫁开始由族长或家长包办,婚姻已讲究等级,贵族之间形成了异性世婚的习俗,《金史》载:“国朝故事,皆徒单、唐括、蒲察、拿懒、仆散、纥石烈、马林答、马古论诸部部长之家,世为婚姻,娶后尚主。”又言:“盖古者异性世爵公侯与天子为昏因(婚姻)他姓不得参焉……金之徒单、拿懒,唐括,蒲察,裴满,纪后烈、仆散皆贵族也,天下娶后必于是,公主下嫁必于是。”这种亲亲尊尊的婚姻起决定作用的,不再是个人的感情和意愿,而是家吐的利益。与此相系,女真人从中又产生了指指腹为婚的习俗,“金人旧俗,多指腹为婚姻。”这原是贵族间一种带有预支的政治或经济交易性质的婚姻。后业也浸染到民间。 女真平民的婚俗另有一番风光。《三朝北盟会编》载:“其婚嫁……贪者则女牟并行部于途。其歌也,明自叙家世,妇工容色,以伸求侣之意,听者有未娶欲纳之者,即携而归,其后方具礼偕女来家,以告父母。”女寅贫自故娘用歌唱自己的方式求侣于途,率直朗爽,挚朴大胆,颇有原始情调,但可以看出选择权已经属于男子了。
   
   女子这部分权利的丧失,历史则以某种方式予以补偿,在女真人那里,就是劳役婚的出现,当时具体做法是:婿在亲属的陪同下带酒食到女家拜门。妇家无大小,皆坐炕上,婿觉罗拜其下、谓之男下女”。(见《大金国志》行完男下女礼后,男家牵马百匹,少者十匹女家任选十之二三,余者由男家带回,娶亲时婿皆亲迎。“既成婚,留妇氏,执仆隶,虽行酒进食,皆亲躬之。三年然后以妇归。”在求婚仪礼中,颇有女尊男卑的意味,成婚后,新郎必须在新娘家辛劳三年,方有将妻女携回的资格。这是母系时代从妻居的残留,是对女方丧失一个成年劳力的补偿。女真人的婚俗中最有趣的是公开规定每年正月十六日为“纵偷日”,“是日,人皆为戏妻女、宝货、车马为人所窝,皆不加刑”。(见《松漠纪闻》)颇似古罗马的沙特思节。沙特思节的罗马人盛宴狂饮,纵情纵欲,中国的女真人还是有所限制。古籍上说:“是日,入皆严备。”有情人“先与室女私约,至期而窃去者,女愿留,则听之。”成了一种相恋求爱的方式。
   
   金朝入主中原后,女真人逐渐与他族通婚,原来贵族间“婚姻有恒族”,后不娶庶族,逐渐打破,渤海人的大氏、李氏、张氏,契丹人的耶律氏,汉人的刘氏、李氏、王氏都被纳为后纪。金世宗明令女真人与契丹人杂居,“男婚女聘,斯以成俗”。(见《金史·唐括安礼传》)章宗下令女真人迁居中原者与当地居民“递相婚姻。”颇有开放意识。明朝女真的婚俗因地域不同而各具特色。乞列迷人,“婚姻,若娶其妨,则姊以下皆随为妾”。(见《辽东志》)吉里迷人“男少女多,女始生,男不问老少,先以狗为定,年及十岁即娶,多至十妇者有之”。(见《辽东志》)是原始对偶婚的遗风。
   
   当时,酋长们娶妻纳妾,过着多妻生活,并互相联姻,如阿哈出家族和猛哥帖木尔家就世为姻姬;当时的聘礼已十分厚重,婿家先以甲胄弓矢为币而送于女家,次以金盂,次以牛二头,马二匹,次以衣服、奴婢,各因其贫富而遗之”。(见《李朝实录》)奴婢成了聘礼,婚姻已给打上了奴隶制的烙印”。其婚礼,女生十岁前,男家约婚,后递年三次笼宴,二次赠马各一,待年十七八及成婚礼。父死娶其妄,兄亡娶其妻”。(见《李朝实录》)“妻母报嫂”的过继婚俗仍然保持着。
   
   努尔哈赤创建八旗组织,使清初的满族婚姻也纳入了八旗轨道。”旗下所生子女听上选配,或听亲王,并不敢自主”。(见《北游录》)清太宗皇太极曾规定:八旗官员的婚姻由所管贝勒决定,一般平民的婚姻由牛录章京(佐领)决定。当时连王公贵戚的子女的婚姻都不能自主,而由太后指配与满洲、蒙古、汉军的八旗贵族联姻。称为“指婚”,俗称“拴婚”。
   
   满族入关后,这种由八旗首领决定婚姻的作法很快仅存形式。受汉族高度封建文化的影响,形成了民族融合为特色的新的婚姻习俗,成为满族婚姻制度及其礼俗的主流,一直持续到近代。
   
   清代,“满洲旧俗,凡所婚娶,必视其民族之高下,初不计其一时之贫富”。(见《啸享杂录》)满汉通婚有一道人为的鸿沟。清廷规定,如满人娶汉女,就不能上档,领红赏和钱粮,如果满族姑娘嫁给汉人,则取消原来所享有的特权,还要受到舆论非议。虽然清朝政府曾几次开禁,但一直到辛亥革命以后,才算已冲开满汉不婚的樊篱。这种婚姻禁忌曾给相恋中的满汉青年带来无穷的痛苦。满族婚姻,主要是个体家庭的一夫;妻制。清季,一夫多妻被法律所允许,习俗所祟尚,但严禁同姓通婚和“转房婚。”皇太极说:“既生为人,若娶族中妇女;与禽兽何异!”他下令:“自今(1636年)以后,凡人不许娶庶田及族中伯母、婶母、嫂子、媳妇”,“凡女人若丧夫,欲守其家资、子女者,由本人(家)宜思养;若欲改嫁者,本家无人看管,任族中兄弟聘于异性之人。若不遵法,族中相娶者,与奸淫一例问罪”。—(见《清太宗实录稿本》)自此,同姓不婚,讲求伦常,成其通行婚俗。满族民间认为“同姓即同祖。”实际上,很多同姓都不同祖,如帕岩镶黄旗关氏,正红旗锡伯关氏,正红旗关氏,三关不同祖,但也不通婚。同姓通婚深为满族妇女所畏惧,因嫁于同姓后,即成关关氏、赵赵氏之类,被视为极不光彩的事。同姓同祖即使出了五服也不通婚,许多姓又把同姓不婚列为族规。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