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马建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马建文集]->[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
马建文集
·马 建 著 作 出 版 年 表
·麻 木 的 舌 头——中国散文的心境
·错 位 在 苏 格 兰[随笔]
·走 回 南 小 街
·中国现代文学艺术的启蒙地
·在 中 國 流 浪
·发 生 关 系
·流 浪 中 国〔游记选〕
·中 國 文 學 的 缺 失----大陸和海外漢語文學的處境
·中 國 人 的 殘 酷 與 麻 木
·重 新 開 辟 的 語 言 境 界
·现代派艺术的开拓者――无名画会
·多 多 的 幻 象 空 间――艺术家的视觉意识
·从 行 为 艺 术 中 看 人 格 艺 术――被拒绝的社会空间
·从 现 实 社 会 到 莫 须 有 的 彼 岸――评高行健的戏剧《彼岸》
·中 国 现 代 舞 启 示 录――由中国先锋舞蹈艺术在广州发源谈起
·婚 礼 后 的 孕 妇 生 活――香港后九七的人文状态
·亮出你的舌苔或空空荡荡
·怨 碑
·你 往 哪 里 跑 !
·陈晓明: 极端的马建:在九条叉路行走
·岛 子:与黑暗对称的跨世纪之光——评划时代文本《拉面者》
·文•马森:后现代在哪里?——评长篇小说《九条叉路》
· 文•马建:我读《九条叉路》——回应马森先生的阅读
·文•王德威:荒谬的辩证法——评长篇小说《拉面者》
·中 国 文 学 的 超 验 现 实 主 义――建构中国语言的幻象空间
·(英国)Philip Marsden:一国之尘
·迈克•梅尔:大道之歌
·巴巴拉•克洛塞特:文 化 的 演 变
·黎安友:决裂
·高行健:旧 事 重 提
·馬建的長篇小說《拉麵者》英文版五月六日在倫敦出版
長篇小說《拉麵者》
·《拉面者》目录
·《拉面者》自序
·专业作者或注意者
·献血者或满意者
·陶醉者或麻木者
·自杀者或表演者
·占有者或被占有者
·抄写者或空心者
·尴尬者或裸露者
·追者或被追者
·抛弃者或被抛弃者
·幸存者或旁观者
·大中国意识不可能建立民主理念——六四15周年反思
·共产恶狼在挡道--有感《中国农民调查》获德国“尤利西斯”国际报告文学奖
·专访马建:共产党在中国不该存在
·中国文化中的流亡意识──记马建先生关于“中国流亡文学”的讲座
·评论:缺少道德资源的经济强国
·曲磊磊的现代水墨精神
·BBC中文网主页 《变化中的中国》回复网友:一个旅英作家评论中国的资格?
·一本将震撼时代的书评张戎的新书《毛泽东: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
·《亞洲媒介》: 中国的网络专治
·二十一世纪全球五十位作家 马建入选
·西 藏 人 的 困 境〔随笔〕
·作 家 马 建 小 说 入 围 美 国 克 鲁 雅 玛 图 书 奖
·由 红 变 黑 的 社 会 主 义
·政治就是道德选择〔专访马建〕
·文学精神就是政治
·马建未了「红尘」见证历史「21世纪全球50位作家」
·流亡文学之国
·一次藏民反商业殖民统治者的暴动
·流亡文学之国——以中国视角浅谈台湾当代流亡文学
·现实和预言的距离
·重建历史与记忆的文学——获奖答谢
·大地上一匹流浪的马 孙玉海
·十年铸一剑----马建谈他的新小说《beijing Coma》
·《世界日报》专题:马建十年铸一剑
·作家的道德昏迷症
·叛逆者归来
·不应该被恐惧的文学 / 张祈
·Beijing Coma by Ma Jian / Tom Deveson
· 马建小说《Beijing Coma》入围2009年度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马建再度入围2009年英国独立外国文学奖
·作家马建荣获英国国际“言论自由奖”
·天安门记忆和现实北京
·长篇小说《北京植物人》出中文版
·越远看得越近的思想者
·六四学潮证明中国人不是植物人
·天安门故事 英国《每日电讯》
·英国《泰晤士报》评《北京植物人》
·金玉其外的新中国 美国《时代书评》
·专治体制在复活 加拿大《国家邮报》
·英国《卫报》向天安门事件的悼念致敬
·独游新疆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遗忘与昏迷
·我们为什么失去了文学
·打捞沉没的“春天”
·思想和言论的翅膀----刘晓波作品介绍
·语言就是我的祖国
·马建摘得2009年雅典文学奖桂冠
·给崔卫平女士的颁奖词----
·郁闷伦敦
·没有自由的快乐?
·把政治和文学溶为一体的作家---哈维尔
·中国唯一的安全之地 -- 美国大使馆
·写作《阴之道》出于对生命尊重
·灵与肉的受难——读马建小说《阴之道》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农村计划生育中的“三查”情况调查

   说明:三查(查环、查孕、查病)即查育龄妇女有了一胎后是否已带上了环、查是否有育龄妇女偷着怀了孕和查育龄妇女是否有什么病。这是计生人员最直接与育龄妇女每日矛盾的冲突点。
   
   2008年9月至2009年3月,我到了山东、广东、广西和四川、贵州、河北,调查农村的计划生育情况。其中重点了解有关“三查” 〔查环、查孕、查病〕。
   
   中国计生委负责人赵白鸽讲:中国现有2.4亿育龄妇女,其中有83%的妇女使用避孕方法。此话大体如此。以我去过的河北某村为例,全村288名妇女中,带环的育龄妇女有279人,约92%。没有带环是因为子宫有妇科病。

   
   但这位毕业于英国剑桥的赵白鸽还说:“中国的计划生育政策不是强迫性的,人们是在自愿的基础上实施计划生育的。”则完全是谎言。而且其开展工作的方式则完全不尊重女性,更不尊重伦理道德和个人隐私。
   
   我在四川荣县某村的计生委主任的访谈中,专门查阅了一本《计划生育协议履约协议书》,上面注明,村民因没有按计生委规定某天去做三查:查环、查孕、查病,晚一天每日罚款十元。可以想象一年四次的三查,而且必须在规定日期,把每位妇女的生活局限在了有限的空间,外出走访,家庭计划甚至夫妻性生活,都受到了政府的控制。可以说,中国的母亲直至更年期,都将如圈养的母猪般被控制在生育的栅栏里,被政府监控着,而监控的唯一目的是不准她生育。我问过做过十七年计生工作的员工以及十几位妇女三查的过程,大体程序如下:
   
   1、让女人脱光接受表面检查,按压腹部有否怀孕、揉挤乳房观察有无奶水。
   
   2、做B超,看子宫里是否有环。
   
   3、用阴道窥视镜撑开阴道,检查皱褶新旧。〔这一项有些穷农村省略了。因一支阴道窥视镜要交五元〕
   
   如果皱褶是新的,就说明最近生育或流产过,若是流产就必须出示流产证明,若是生育了,就要检验该次生育是否符合计划生育政策。常有母亲被挤出了奶,阴道皱褶发现很新而被强按着做了结扎手术。
   
   我问过所有的母亲,没有一位愿意一年四季被拉到卫生所检查子宫的。这种强迫还包括:妇女出门在外,也必须随身携带着一张村计生委开具的介绍信,该妇女必须在外地按时去当地计生委报到,然后被当地计生委按排检查子宫是否有了孕,是否偷摘了环,再把检查结果寄回村子。假如村计生委没收到,照样到你家里追缴罚款。
   
   确切地讲,在中国,母亲是最不被尊重的,她们的子宫都是共产党的党产,由党统一看管放养着,什么时候用,怎么用,都要得到批准。母亲都必须有子宫档案,记着装环的日期和种类,记录着每月来月经的时间和借用子宫怀孕生子的年月日。由于在党的眼里,每一位母亲都是嫌疑犯,每年的三查就是在预防母亲犯罪----预防你当母亲。如此看来,装上环犹如给妇女带上了铐子或者更像是捆在动物身上的定位器,可以跟踪监视。她本人不能碰,她的男人也不准过问。“环” 守着母亲的子宫,也代表着国家权力,是法律判决,环就是捍卫国家权力的警察,它埋伏在阴道深处,不但负责把丈夫的精子杀死,也随时与外界抓着环钥匙的计生干部保持着联络。一但有人以身试法,把它除掉,即证明凶手在毁灭罪证。罪与罚的关系马上成立。我采访过住在广东广西江边的船民妇女,她们多数是偷摘了环,从此只能成为女逃犯,活在随时被追查的恐惧之中。试想一个婴儿在妈妈的子宫里将要躲藏九个月才能偷偷地来到人世,来到一个比子宫更不安全的中国社会,而婴儿的母亲除了面对惩罚、拘押、恶性罚款之外,又将面对强迫节制生育,强迫堕胎的超恐惧生活。
   
   08年十一月,我坐长途汽车去了广西博白县考察计划生育,进入该县就是一幅巨大的计生广告:计生服务做到家,村村户户乐开花!然后公路两侧的交通指示牌,也都加进了计生的口号,也是蓝纸白字,就像是走进了一座荒诞的计划生育之路。
   
   我走访了博白县的亚山镇、双旺镇和沙陂镇的乡村。
   
   博白县在2007年因三查,特别是查超生罚款,曾引发了天安门事件以来最大的反计划生育暴动。全县五万多人包围并砸毁了六座乡政府办公楼,挖断公路阻挡警车,事件中最少有七人死亡,其中两名警察被示威民众打死、五名示威学生被人群踩死,另有二百名民众一百多名学生被抓捕。事件还暴露了地方政府贪污腐败,把计生罚款当作财政收入,把妇女们当摇钱树的暴行。当时县官方网站曾总结:……全县总共投入了五千八百多人力,出动两百多辆机动车,把全县一万七千多名妇女结了扎、放了环和做了人工流产,并征收了罚款达七百八十八万元……。〔现该县网页己删除此内容〕
   
   为调查暴动起因,我询问了当地理发馆、照相馆员工、摩地司机、街头摊贩、菜农、餐馆人员和旅馆员工等,大致是几种观点:政府利用三查聚财、个别国家计生干部贪污,不一视同仁、十多年没人管理的超生现象严重,突然抓紧,群众不适应。
   
   第三种观点很多农民在重复着说。博白县以前计生抓得很松,二胎、三胎甚至五胎的家庭也不少。当年超生父母给村干部几百元私钱就不了了之。这次被迫补交超生罚款的,子女都己长大读初中了,他们拒绝再付钱,而且由于邻舍互相攀比,甲家收了三百元,乙家收三千元,便矛盾百出了。何况丙家乙家都是三胎,也都因男女不同,时间不同,关系不同而罚款无法统一,不能令农民心服口服。但博白县计生局组织了县镇村三级干部和警察实行了大兵团作战方式,进行了村不漏队,队不漏户,户不漏人的地毯式清查,其实是把不按时三查的育龄妇女人均罚款1000元,然后由县法院强制执行交款。他们把“一环二扎”措施采取人盯人的办法,做到存在一例,查找一例,动员一例,落实一例,强制捆绑到医院带环和节扎。从07年3月1日开始,由博白县临时成立的计生案件执行领导小组,开始进驻“钉子户”和“死角村”拆房扒屋搜查财物。农民开始逃往山林和湖泊躲藏,仅江宁镇就从水库区抓获了252名母亲,拉到医院,把未育妇女往子宫里放了环,有孕的打针流了产,其它生过二胎以上的妈妈被开刀切断了输卵管。
   
   英桥镇男村民和中学生们忍无可忍,冲入计生干部家打砸,然后逃往山林,被调集来的300多警察围捕,13位村民被捕入狱。特别是在靠近广东的双旺镇,村民熟地熟路,很多妇女逃往浦北县和广东廉江市躲避,博白县也派人前去抓捕。同时把家里逃不掉的丈夫或老人做人质,加大了罚款。
   
   博白农民的暴动起义还是失败了,为此他们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有的老母亲为了求政府放回儿子,去填数结了扎,有的妇女被反复结了三次扎。更多的是被抄了家。计生工作队将值钱的电器、农具,铁架床、铝合金窗框、猪、鸡、牛、羊都抓走了,不值钱的生活用品如锅、茶壶等统统打碎。许多村民拖儿带女,到山上树林里过夜而病倒。无数人妻离子散。从“天安门事件”复制下来的镇压换稳定的手段,再次在农村复活。
   
   中国政府采用了非人性的手段来实现他们所谓的国策,是违反人道主义的,也是反文明的野蛮行为,必须受到全人类的谴责,因为每一个人都是母亲生的,母亲不能被任何政府污辱。
   
   以上是有关“三查” 的调查情况,鉴于计生部门已渐渐演变成保密部门,特别是在中央下发了计生工作要加强保密工作以后,本人采访的当事人和地点都将隐蔽,敬请谅解。
   2009.4.15
   
   ── 原载 中国妇权网www.wrchina.org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