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陆文文集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陆文文集]->[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陆文文集
·陆文:跟警察打交道须知(与时俱进版)
·陆文:情书的操作(插队琐忆)
·陆文:流氓的标志(插队琐忆)
·陆文:当风点灯(中篇小说)
·陆文:包屁股( 插队琐忆 )
·陆文:回忆父亲三篇
·陆文:村姑的爱(插队琐忆)
·陆文:我的摄影(严子陵钓鱼台)
·陆文:N次申请入团未遂记
·陆文:如何避免文字狱(游戏笔墨)
·陆文:教陆德明几个偷香及自卫的诀窍
·陆文:就世纪沙龙运行反常,论监控
·陆文:作家手记──卖春的渐进过程
·陆文:避免黑夜传唤,遵守游戏规则
·陆文:论不同时期宣判大会的开销及条件
·陆文:独家新闻──工厂“海啸”, 职工静坐,老总外逃!
·陆文:自己想富,首先让人活!
·陆文:感受骚扰电话(旧文)
·陆文:用真名还是匿名写作?
·陆文:被处决的王四妹(饥饿琐忆)
·陆文:昨夜看到活泼的鬼火(神秘经历)
·陆文:愿新浪公布哪些是敏感字眼
·陆文:旅途艳遇(情感小说)
·陆文:食色二题(插队琐忆)
·陆文:昭明太子读书台
·陆文:黑窝脱险记(往事琐忆)
·陆文:师涛阶下囚,连战座上宾!
·陆文:痴股民记(游戏笔墨)
·陆文:抢占荣大南货店(文革琐忆)
·陆文:作家的发表状况
·陆文:条条罚款通罗马
·陆文:穆仁智为何雪地里奔跑?
·陆文:论网评员的五毛稿酬
·陆文:股市中的打土豪分田地
·陆文:赵总书记没吃烂狗屎
·陆文:我眼中的邓小平
·陆文:散论综合治理
·陆文:试论《甲申再祭》
·陆文:我与我难友的证词
·陆文:朱成虎少将是个赌鬼
·陆文:本地网站发帖感受
·飞扬的尘土(上,语言实验小说)
·飞扬的尘土(中)
·陆文:飞扬的尘土(下)
·陆文:我没法应付网络骚扰
·陆文:冼岩的为人及文风
·陆文:情色与盒饭(小说)
·陆文:擒拿嫖客记
·陆文:空手道老手
·陆文:给王斌余的明信片
·陆文:关于李敖的随想
·陆文:改名换旗号之漫话
·陆文:没想到D旗改革吧
·陆文:巴金死后的洗牌
·陆文:有何必要抓施晓渝
·陆文:有关今遁工程内参
·陆文:王晓明作品印象
·漫题棋生君/汪瑞璋
·陆文:擦鞋女自白
·陆文:跟婆罗洲女友裸聊
·陆文:性生活从推油开始
·陆文:吃野食以嫖娼结束
·陆文:夜郎国印象记
·陆文:给施晓渝的公开信
·陆文:夜郎国又一风波
·陆文:我眼中的刘宾雁
·周恩来:跟张国焘比腿功
·陆文:给无界浏览公开信
·陆文:傻瓜才跟踪高知晟
·陆文:电棍子的爱
·陆文:论酷刑的多种样式
·陆文:乌有乡圈地见闻录
·陆文:我眼中的锦衣卫
·陆文:高人预测中华前程
·陆文:都是张德江惹的祸
·陆文:对付高知晟的方案
·陆文:关于绝食随想录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性事
·陆文:跟番婆聊夜郎汉语
·陆文:富婆养和尚玩面首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荣耻
·陆文:论夜郎朝廷的人缘
·陆文:阴曹保肾大会综述
·陆文:高知晟走往何处?
·陆文:跟裸女聊夜郎罚款
·陆文:何谓夜郎国坏分子
·陆文:跟裸女聊绿肆赔偿
·陆文:夜郎制服万寿无疆
·陆文:穿制服的菲丽丝问候扬天水
·陆文:梦莲(畸恋小说)
·陆文:请尊重独立笔会
·陆文:谁给了我电脑病毒
·陆文:夜郎爱抓残疾人
·陆文:解析张国堂心理
·陆文:酷爱现金的王将军
·陆文:夜郎迄今小儿科
·陆文:福尔摩斯论高莺莺
·陆文:谁想杀死世纪中国
·陆文:常熟城管即时动态
·陆文:湘阴血案震憾人心
·陆文:还昝爱宗电脑主机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陆文:我为何拒绝接见户籍警

   
   
    今天上午十点四十分,户籍警“汤司令”打电话说:想跟我见个面“敷衍敷衍”,时间由我定,或者白天,哪怕夜里。所谓敷衍,是江南方言,意思交谈聊天。我一口回绝,说:你年薪十多万,我每月才数百元,你我之间敷衍得出啥呢?你又不给我红包,我有何必要跟你敷衍?我又没违法犯罪,你有啥理由叫我跟你敷衍?……除非用细麻绳将我绑了去,或者给我一千元出场费,我就愿意跟你敷衍,并且随你敷衍到什么时候。他见话不投机,就撂了电话。不错,一个作家跟一个衙役有啥敷衍?难道“一头羊跟一头狼(可以)在和风细雨中互诉衷肠?(诗人施影雷语)”动物世界中,我从来没看见草泥马跟河蟹相亲相爱,也没看见一头羊喜洋洋地接受一头狼的召唤或传唤。
    汤司令原来是我们这儿的户籍警,身体比较壮实,炯炯有神的眼睛藏不住那磨刀霍霍的杀气,样子像屈居下僚、怀才不遇,英雄无用武之地。他以前偶尔到我家小坐。未经证实的消息说,他曾动员我的邻居做线人,或者说,想通过邻居了解我的情况。后来调走,锦衣卫晓得他跟我熟悉,有事仍叫他做马前卒,倒把现任的户籍警撇在一边了。为了年薪,或者一只饭碗,汤司令只得接受幕后的指使,忍受我有时候的刁钻促狭与冷嘲热讽。跟收入差不多的拘留所里的衙役相比,凭心说,他端这只饭碗蛮吃力,原因:狱卒可以随心所欲对待任何囚犯,说不定还有油水,而他两袖清风,只好和颜悦色对待每个居民。即使怀恨在心,在互联网空前透明的今天,清算指日可待的明天,恐怕他也不能像以前的衙役那样给我扁担绑了。
    我一口拒绝跟汤司令敷衍还是第一次。之所以不合作,是因为:锦衣卫明明晓得我是六四局外人,至多六四同情者,却有意激化矛盾,今年六四期间,派了三个协警在我家门口转悠,还派吃居委饭的到我老婆那儿探口风,并打听我的行踪。

    我晓得不管怎么跟他们修好,我反正是衙役的假想敌。想起以前他们把王实味干了,处决林昭遇罗克,逼得老舍自沉太平湖,后来用电棍子敲击郭飞雄、电击高智晟的生殖器,之后又关押胡佳黄琦,现在逮捕刘晓波博士,我更觉得与锦衣卫没什么好谈的。因为哪怕我像以前那样喊口号:“胡锦涛万岁!我对胡锦涛为首、温家宝为副的新政府抱有巨大的信心”,亦无济于事,他们或许只配让杨佳去收拾。
    刘晓波是知识分子的良心,也是社会的良心,他是我所敬仰的人物,也是我愿意陪他坐牢的恩师。逮捕文学博士──刘晓波,意味着锦衣卫一条路走到黑,逮捕文弱书生──刘晓波,目的显然把朝廷置于跟知识分子为敌的境地,其行为别有用心,至少蠢得不可理喻。网上说,逮捕刘晓波的脏水,锦衣卫想泼给夜郎君主,君主可不是傻瓜,他才不会为锦衣卫火中取栗,他批示说:“依法处理”,将这只皮球踢还了锦衣卫。看来君主晓得锦衣卫是毒品、两面刃,依赖的结果,必定被他们所控制。也晓得他们就是想搞混水,千方百计把他放在火上烤。今后的事实也会证明,落井下石,出卖朝廷,出卖常委,出卖君主,他们绝不手软。
    拒绝跟汤司令敷衍,还因为受了巴菲特的刺激。投资专家──赵丹阳想跟巴菲特吃顿饭,巴菲特开价211万美元。我开价一千元出场费不算多。毕竟像我这样的小说家,有作品《梦莲》《细麻绳》,日后且有可能跟美国总统奥巴马会见,而像汤司令那样的户籍警,一生平庸,为饭碗效劳,不过是一台机器上的螺丝钉,绝无可能有这种荣幸。此外,接见过于容易,衙役就会三天两头跟你噜嗦,这样下去,坏了心境,就没法进入角色写小说了。
    眼下朝廷焦头烂额疲于奔命,一方面民怨沸腾、民众暴动,弱女子都动用了修脚刀,另方面为地方诸侯所制,比如,地头蛇为了稳坐新疆的宝座,不惜恶化局势,造成维汉对立,将新疆制成一只无人敢接手的烫手山芋。
    说实话,朝廷寿数无多,可以说跟我的寿命一样短暂,我犯不着陪笑,耐着性子跟衙役虚以委蛇。况且,我平时不是吃茶吃酒,就是看书写作,根本没有把柄落到他们手里。他们显然无事生非,有意制造活动项目,目的向上级索讨经费。我没必要配合,协助他们扒分。
    日常生活中,不知怎的,人们常莫明其妙屈从于权力,比如,衙役一召唤就屁颠颠去了,笔录的墨迹未干,要紧签字捺指印。其实在以下四种情况下,人才会服从权力。一是,经过洗脑,盲目服从;二是,威胁要挟,只得服从,三是,利益诱惑,情愿服从;四是,运用暴力,被迫服从。
    权力处于没落崩溃状态,人都不会敬畏权力,就像谁都不会朝一只脚踏进棺材的低头哈腰。当年常熟人民在皇军手里领到的良民证,在国民党手中拿到的金圆券,以及国民党党证,如今安在哉?大家也知道,崇祯帝上吊煤山,只有一个太监陪伴,齐奥塞斯库血溅刑场,也只有他的老婆陪伴。
   
   江苏/陆文
   2009、7、15
   电子信[email protected]

此文于2009年07月16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