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罗列
[主页]->[人生感怀]->[罗列]->[ 帘卷西风[96——100]]
罗列
·
·我抗议——为赵昕先生
·想起一首词
·谈谈林白
·催眠中的思想
·连占宋楚瑜先生,你们是否也该说些什么?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 买《我看见了野菊花》记
·想起我的老板
·记一位邻居的死
· 那草叫落地生根
·我看陈光诚与高智晟事件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由罗素的回答想起中国的教育
·《 燃烧的罂粟》序
·2006年我最感谢什么?
·2007年我最想读的十本书
·我为什么会在声援陈光诚先生的请愿书上签字
·燃烧的罂粟[1—5]
·燃烧的罂粟[6——10  ]
·燃烧的罂粟[11——15 ]
·燃烧的罂粟 【16——20】
·燃烧的罂粟 【21——25】
·燃烧的罂粟【26_30】
·燃烧的罂粟【26_30】
·河,车,吉米•卡特及其它
·燃烧的罂粟【32——35】
·【小说】在想象的异国中生活
·燃烧的罂粟【36——40】
·燃烧的罂粟【41——45】
·燃烧的罂粟【46——50】
·燃烧的罂粟【51——55】
·燃烧的罂粟【56——60】
·燃烧的罂粟【61——65】
·《燃烧的罂粟》跋
·也想为秦中飞的"彭水诗案"说两句
·一封友人的信(存档1)
·为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而做
·《远方的呼唤》序
·远方的呼唤[1——5]
·远方的呼唤[6——10]
·远方的呼唤[11——15]
·远方的呼唤[16——20 ]
·读叶弥的《月鸣寺》
·远方的呼唤[21——25]
·远方的呼唤[26——30]
·原创小说:大舅
·原创小说:大舅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1——35]
·远方的呼唤36——40
· 微型小说:问路
·远方的呼唤[41——45]
·远方的呼唤[45——50]
·远方的呼唤[51——55]
·远方的呼唤[56——60]
·远方的呼唤[61——65]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对青史留名的质疑
·远方的呼唤[66——70]
·远方的呼唤[71——75]
·远方的呼唤[76——80]
·远方的呼唤[81——85]
·远方的呼唤[86——90]
·远方的呼唤[91——95]
·写在六四十七周年来临之前
·[散文]故乡的野菜
·远方的呼唤[96——100]
·远方的呼唤[101——110]
·我看《色,戒》
·[散文]回忆一个地主家庭
·远方的呼唤[111——115]
·远方的呼唤[116——120]
· 远方的呼唤[121——125]
·远方的呼唤[126——130]
·对《博讯》的疑惑
· [书评]她们展现了现代的夏瑜
·[民谣]:人啊,都不讲实话
·我所知道的赵俪生先生
·远方的呼唤[131——135]
·一张传单
·[档案1]“六四”真相
·一本小书
·一个挺有意思的信息,可供后世司马迁引用
·[转载]《寻找林昭的灵魂》解说词全文
·为郭泉先生担心
·买朱正《一个人的呐喊》记
·为四川地着震捐款,是以记
·罗列:远方的呼唤[136——140]
·远方的呼唤[141——145]/罗列
·远方的呼唤[146——150]/罗列
·远方的呼唤[151——155]/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 远方的呼唤[156——160]/罗列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帘卷西风[96——100]

    96,湖南永州骚乱,民众得到保障后,事件暂时平息。

    据说这次事件的因由是客车票涨价翻倍。

    在中国,官商勾结,掠夺百姓财产——权势者的专横恣睢,既得利益者的巧取豪夺,把弱势群体硬往梁山上逼。

    而参与民间维权的泛蓝联盟的各省负责人——张子霖、孙不二、启靖、蔡爱民在两会期间被国保传讯或限制自由。

                    ——3月15日/07年

    97,高耀杰在美领奖时说,中国黑血点依然存在。

    李喜阁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她要继续为争取合法权益而努力!

                    ——3月15日/07年

    98,高耀杰获奖,地方政府企图让高自动放弃,使用了很有水平的施压手段,高五十多岁的儿子跪在高面前请求母亲歇手……

    高说,“我现在感到生不如死……”

    河南官员头痛高耀杰,与山东官员头痛陈光诚一样,所不同的是,河南官员的流氓相,没山东官员暴露彻底,他们终究没有用拳头对付高耀杰,就像山东警察对付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北京国保对付高智晟的妻子耿和一样!

    正如那位听众说的那样,高应当被尊为“民族之母”。

    ——高耀杰的传记,会有人写的,她的名字必将在民族史册上闪耀光芒。

                    ——3月17日/07年

    99,高耀杰今晨在VOA上说,“不要以为输血传染只在河南,其他省也有……”

    把呼吁治疗爱滋病的重担压在一个年仅八旬的老太太身上,而且政府还给以打压,——这样的政府不可耻吗?这样的民族没有病态吗?

    河南很是出了几个骨头较硬的人物,古有强项令董宣,近有王实味、高耀杰、焦国标等人!

   真理,正义——谁负责对这些概念的正确解释?

                   —— 3月17日/07年

    100,那个电台在采访铁流。

    ——他是这次六十多个右派要求国家赔偿的积极推动者,据说,他是一个作家,他的作品把四川右派妻离子散的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在这之前,我连他的一行字也没读过,旅居西班牙的作家黄河清对他评价很高。

    此时我脑海里画魂?黄河清、黄金高、清水君究竟怎么回事?

    他们不满当局的既成看法,“反右必要,只是错在反右扩大化上面”,说官方对这次运动是 “有意的撒谎,有心的掩盖”。

    ——那么反右派斗争又是什么呢?难道真像王康先生所说的,那是毛对知识分子精神和灵魂的凌迟?

    与朋友聊起右派上书之事,朋友说,“看,这些知识分子就是不老实,三天不来运动,他们就上房揭瓦……”

     ——这是谁教给那么多人的思维方式和语言呢?

    3月19日/07年

    7.17/09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