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2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2)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4)
·拈花受骗记-揭露诈骗新模式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39)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1)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6)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7)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8)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49)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0)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1)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2)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3)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4)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5)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6)
·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7)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8)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5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0)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3)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4)
·拈花一周微
·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5)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6)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7)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8)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6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0)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1)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2)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3)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4)
·雪山狮子的呻吟-罗桑扎西(75)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铁证如山-受审胡斌是假的。

   
   
   针对民间关于杭州“5·7”交通肇事案出庭受审者并非肇事者胡斌本人、而是一名的哥的质疑,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29日晚再次“澄清”:“5·7”交通肇事案出庭受审者就是肇事者胡斌。然而,比对事发现场与法庭受审录像,网民再次发现新证据,证明受审胡斌造假:肇事者胡斌右手臂有一条明显的很长的疤痕,而受审胡斌却没有。
   

   死者谭卓的父亲谭跃也对法庭上的受审胡斌提出质疑,并于日前向检察机关和法院寄去了抗诉申请书和申诉书,要求鉴定真假胡斌。
     
   网民发现受审胡斌造假新证据
   据新华社报导,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检察院29日晚表示,在办理此案的过程中,法庭对胡斌“进行身份核对”;“检察机关可以负责地依法证明:出庭受审的胡斌就是‘5·7’交通肇事案肇事者胡斌,确定无疑。”甚至,杭州市西湖区警方也明确表态,“庭审时的胡斌就是当时‘5·7’交通肇事案肇事者胡斌。”
     
   这是官方继7月21日、27日之后,对民间质疑“受审胡斌是替身”事件的第三次正式回应,也是杭州公、检、法三方全方位的对外界的质疑做的首次联合“澄清”。官方报导还说:“胡斌的身体还有特殊的特征,如因在校期间踢足球右手臂骨折,留有很长的伤疤。”
     
   然而,在东方卫视播出的《东方新闻》节目“杭州飙车案被告胡斌一审获刑3年”的视频中,法庭上受审胡斌的右手臂上并没有见到“很长的疤痕”。而且,在视频播到大约第58秒处有一个右手臂的特写镜头,可能明显看到,受审胡斌并没有出现法庭所描述的“特殊的特征”。
     
   对于胡斌替身发现的新证据,网民表示“真乃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看杭州公检法如何回答公众的疑问!”
     
   而在浙江电视台6频道(ZTV-6)的《浙江民生》栏目“杭州富家子弟城市飙车撞死人”节目中,在视频第54秒处,主持人也说当时被警察保护起来(当时,激愤的现场群众想揍他)、坐在警车里的肇事者“右手臂上有一条十几厘米的伤疤”,印证了官方对真实胡斌的特征描述。
     
   甚至有网民在该视频第59秒处,还发现了事故现场一位疑似外界质疑的胡斌替身“张礼礤”的人。
   
   7月29日晚,新华网引用杭州检察机关的话表示,“5·7”交通肇事案出庭受审者就是肇事者胡斌。(网络截图)
   谭父:官方声明没有意义
     
   对于官方日前的声明,死者谭卓的父亲谭跃称“没有意义”,因为官方并没有提供充足的证据来澄清外界关于“替身”的质疑。他表示,“希望上级司法机关认真对待此事,依法采取公开公正透明的方法对真假胡斌进行身份鉴定,以释我们心中的疑虑。”谭跃并向检察机关和法院寄去了抗诉申请书和申诉书。
     
   民众指,从回应的内容看,西湖区人民法院仍然在老调重弹,避重就轻,只强调他们的“审判”及“司法程序”的“真实性”,而对网民的质疑无实质回应。
     
   中共的机关报《监察日报》表示:“既然公众的质疑如此强烈,有关部门就应该采取进一步的行动并拿出令人信服的证据。”甚至说,就现有的信息分析,“胡斌”在被警方拘留的时候就被顶包的可能性很大。
     
   目前,网民的质疑已提出了许多项,包括眉毛、眼睛、眼袋、脸型、耳朵、喉结、手指、体型、胖瘦、眼镜、人的神态,还有,“5.7”事发当天,为何胡斌还能在自己的博客上留言更新?网上传言他准备北逃整容又是从何而来?在事发现场,其母长时间打手机电话又是为何?等等。
     
   对于众多的质疑,西湖区人民法院在其正式的“回应”中,都一律不予理睬。只是对肇事者“胖瘦”的变化,作出了如下解答:当事人在看守所养白养胖的。审判长说:“胡斌不存在替身,他真的只是发胖了。”并表示“关了两个月后发胖再正常不过”。
     
   网民“XS1234”对此表示,“政府的公信早就没了,还在乎这一次吗?自打嘴巴的事谁肯做?”
   
   博主评论:网络又一次显示了他的威力,杭州受审的胡斌绝对不是本人,绝对是替身。手臂上的这么大、这么长的一条疤痕,怎么可能会突然消失的?难道胡斌受押期间,居然能够悄悄溜到医院里做了一个整容手术?还是他的大款父母用孔方兄在中共官场表演了一场狸猫换太子的魔术。这样的证据,足以被称为“铁证如山”了吧?
   
   在中国这样一个充满着“童话”色彩的国度,共产党成了一个制造“童话”的政党,中国政府成了一个制造“童话”的政府,这可是横跨公、检、法三界的罪行啊。
   
   杨洁篪先生告诉国外记者,这个国家的笑脸是全世界最多的。果然如此啊,真知实见啊,这次中国的笑脸肯定是全世界最多的,全中国的人都在笑话共产党政府官员呢。只要你有钱,只要你有手段,在现代中国,没有共产党做不到的事情。
   
   在前网络时代,这件事情的真相绝对是不会被揭露的,更不会让国民知晓。因为我们没有舞台,没有让我们知晓真相的信息来源,更加没有参与“侦破”的机会。这就是伟大的网络时代,网络给了全体中国人一个机会,给了一个让我们得到自由的机会。
   
   网络万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