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4)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2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0)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1)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3)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4)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5)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6)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7)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8)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39)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0)
·亡党已成不归路
·拈花一周微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1)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42)
·谁是新中国?-辛灏年著(终卷)
·zt——可怜我被蹂躏的祖国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2(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3(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4(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5(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6(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7(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8(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9(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0(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11(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zt-关于腐败
·晚年周恩来(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 (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从乌坎村起义看国人的实用主义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一)(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二)(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三)(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四)(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五)(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六)(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七)(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晚年周恩来(二十八)(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拈花一周微
·晚年周恩来(二十九)(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六四惨剧会再上演一次吗?
·晚年周恩来(最终)(明镜出版,高文谦作)
·延安日记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三(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四(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五(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六(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七(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八(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九(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延安日记十一(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拈花一周微
·延安日记十二(弗拉基米洛夫作 明镜出版)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3万中国钢铁工人抗议 总经理被打死

   根据美联社的报导,一人权观望组织在25日周六表示,大约30,000名中国钢铁工人在抗议公司合并计划时候与警方发生冲突,企图兼并该公司的总经理也被殴打致死。
   
   设在香港的人权和民主信息中心在一份传真声明中表示,周五在通化市的东北部发生冲突,并造成数百人受伤。愤怒的通化钢铁集团员工在抗议时将建龙公司的总经理陈国军殴打致死。该消息已经被陈的朋友所证实。
   
   根据该信息中心表示,通化钢铁集团的员工反对建龙钢铁公司对该集团的控制。设于北京的建龙公司在去年暂时控制过通化钢铁集团,但是通化的员工们指责建龙公司需要对当时的经营不力负责。 另一个使得工人们愤怒的原因是去年陈国军的收入达到300万元人民币(约438,000美元),而去年的通化退休职工每月的收入只有200元人民币(约29美元)。

   
   根据该信息中心的说法,去年建龙接手通化集团后,因为钢材价格下降造成了财政损失,随后建龙就放弃了通化集团。但是今年钢材价格反弹,使企业扭亏为盈,于是建龙又准备接手通化集团。
   
   记者致电该钢铁公司所在的通化地区政府办公室,一位女性表示在周五发生了抗议,但她表示不清楚人员死亡或被捕的细节。 记者还致电通化市政府,一位男性表示,中共省政府及中共的领导人已经介入此事。通化公司总部和地方党委办事处则没人接听电话。
   
   北京正试图简化中国的庞大钢铁工业,通过一系列的合并来建立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钢铁生产商。但是兼并往往伴随着裁员,有时会因为工人得到太少遣散费而爆发不满。
   
   博主评论:这几年,侵吞国家资产的事例频频发生,由此引发的暴力事件也层出不穷。国家资产“私有化”以后,往往连带着的,是一群职工的赤贫化。工人为企业辛勤工作一生,退休工资没有了,医疗保障没有了,收入没有了,房屋也没有了,一下子从五、六十年代光荣的“工人无产阶级”直堕入赤贫阶级。他们怎么能够不反抗?
   
   也有不反抗的,窝窝囊囊地接受一切,老实巴交地过了一辈子,反抗共产党?他们想都不敢想。可是你不反抗正中当地政府和官员以及企业高层的下怀。他们拿着侵吞的国有资产花天酒地,管你日子过不过得下去。
   
   俄罗斯的国有资产流失更加严重,可是他们的国有资产流失至少换来了民主和自由。尽管普金上台以后,俄罗斯的民主、自由有所退化,但无可否认的是普金上台后其政府对国民还是比中国政府好无数倍。普金不断打击各个行业的侵吞国有资产形成的行业寡头,给予国民的待遇却比叶利钦时代要好得多,有点劫富救济贫的味道,所以国民基本上还是拥护普金的。
   
   侵吞国有资产在中国手段比俄罗斯丰富多彩得多,却没有换来半分自由、民主,而是换来了更多的欺压,更多的独裁,更多的专制。一个小厂被侵吞,失业甚至失去谋生手段,堕入赤贫的只有几百人,随便哪一级官员就弹压下去了。可是几百万一千万却满足不了那些大奸大恶的官员和企业主的胃口,他们要更大的,数十亿上百亿的,他们在步步进逼。于是出现了几万工人抗争的现象,于是那总经理被群殴至死了。
   
   这次共产党将如何处理?照旧弹压?照旧秋后算帐?可是胡温们想过没有?现在是几乎天天到处发生的小规模群体抗暴,假如他们联合起来的时候,你们准备怎么办?共产党数十年前打江山的时代,天天叫嚣”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那当中国人相当一部分联合起来的时候,你们将怎么办?
   
   堕落的政治体制严重滞后于经济发展,同时引发无数暴力抗争现象。政治体制改革,改革是找死,不改革是等死,胡温之辈大概觉得等死好过找死,好死不如赖活着。可是等死就一定比找死更缓慢吗?改革政治体制是消除、减缓社会矛盾爆发的唯一手段,否则官逼民反的一天不会太久远了。风雨飘摇的政权外表还很漂亮,如同上海华丽转身倒下的大楼,可是根基早就没有了。和谐不是驴粪弹,外表再漂亮,里面就不臭了吗”?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