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拈花时评
·我的故事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十一)
·中朝唱双簧?这是一场世纪大骗局吗?
·胡锦涛传(十二)
·我看阿桑奇及其他
·拈花一周推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2
·陈雪华大姐的最新来信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3
·公开北京中直机关邮箱 -4
·也谈”我没有敌人“
·拈花一周推
·举报信
·世袭金融家族:周立武杜撰投资“神童”涉刑事犯罪
·胡锦涛传(十三)
·胡锦涛传(十四)
·(图)恶贯满盈的法官请停止拍卖
·拈花一周推
·胡锦涛传(完结篇)
·高薪养廉乎?养贪乎?
·红卫兵档案-吴过(一)
·乐清当地民众公祭钱云会
·愚蠢的中宣部、刘云山、李长春们还会继续愚蠢下去吗?
·拈花一周推
·红卫兵档案-吴过(二)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三)
·红卫兵档案-吴过(4)
·红卫兵档案-吴过(5)
·拈花一周推
·“屡战屡败”与“屡败屡战”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刘建锋:钱云会案证人调查记录
·东 方集团证券律师遇袭举报者判刑曲折故事再“无新闻”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
·七七体与公民社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3)
·拈花一周推
·张宏伟“卷土重来” 可以发动10次对外战争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4)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5)
·战火已经蔓延到了整个中国大陆
·(图)罕见!流氓政府为了赖账5000元工资不惜毁灭全世界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7)
·中国共产黑社会党白昼斩首钱云会,铁证如山
·钱云会手表视频被编辑的铁证-倒地瞬间闪现奇异物件-同一画面出现于两个时间点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8)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 李志绥(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10)
·钱云会是被政府杀害的吗?
·我已经很久无法收到网友的来信了
·国内有多少朋友愿意参加和平请援
·有兴趣交流讨论的朋友请加入脸谱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中国“茉莉花革命”各大城市集会地点》
·今天在广州,茉莉花没能开放
·拈花十五日囚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1)
·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4)
·春暖花开
·拈花一月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5)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6)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7)
·踏花归去马蹄急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8)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19)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0)
·反核声明--------要和谐,不要核泄漏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1)
·艾未未母亲:“我的儿子是有人性的人”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2)
·论治理腐败的系统工程
·紫荆花开了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3)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4)
·韩寒:再见!艾未未
·拈花一周推
·502万“中字头” 三一重工行贿门
·拙劣的表演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5)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6)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
·也谈温家宝和他的“制高点”
·中共和中国政府为什么不感到羞愧?(2)
·令人难以置信的历史真相
·拈花散步记
·拈花一周推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7)
·毛泽东私人医生回忆录李志绥(28)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关注邓玉娇的网友王荔蕻与屠夫(网名)欲探访邓玉娇,7月4号到巴东后与相关方面联系,政府含糊其辞,武汉精神病医院则否认邓玉娇在那里住院治疗。目前邓玉娇处境居所神秘难寻,被变相关押,失去自由。
   
   录音
   
   王荔蕻与屠夫到巴东后先到邓玉娇的爷爷家没见到邓玉娇,爷爷说她在武汉精神病医院。经爷爷打电话给邓玉娇,她同意二人去医院见面。

   
   (录音):她爷爷用她的手机拨的,就是想跟邓玉娇通一下话,然后那边就问可以不可以,他说没关系,你让她来接电话吧。然后她就过来接下电话,屠夫跟她说的,一直在问她在哪?一开始她不说,她说不方便说,屠夫问你愿不愿意我去看你呀,她说愿意啊,但医院不允许吧。然后他说那我会和医院沟通的呀。一直问她在哪?后来她说在武汉精神病院。记者:你们听他精神状况好不好?王:反正还是有点蔫吧,大概。
   
   据二人了解爷爷是邓玉娇的亲爷爷,因父母离异多年没有来往。
   
   邓玉娇进入武汉精神病医院是由家属申请,县政府“批准”的。
   
   (录音):她这个看病的过程我们也问了一下,是家里边写个申请,县里头商量了一下吧,就同意到武汉去看病。费用就由县里出。
   
   王荔蕻与屠夫又赶到武汉精神病医院,院方称无此人。
   
   (录音):然后到武汉精神病院,他说我们查了一下说我们没有这个人。
   
   屠夫又转而询问县政府,政府工作人员支支吾吾。
   
   (录音):后来屠夫一直在打电话给县政府县委值班室,他们也是接电话说的:我们考虑考虑,啊,什么。然后打哈哈,然后说土话,就是听不懂的。屠夫一直在说你让我们见一下,然后全国人民就放心了,他一直没有。
   
   二人在巴东的行踪一直有人跟踪。
   
   (录音):我们去的时候都有便衣跟着嘛,我们住在宾馆里头,住在他们县里酒店里头,外头都是有跟着的,然后我们从巴东到恩施机场都是便衣。从恩施到武汉就不知道,他说有两个人好像也跟着的。
   
   王荔蕻认为,官方紧张恐惧,将邓玉娇与世隔绝。
   
   (录音):我也跟她爷爷说这个病就不需要住院的,就完全没有必要,我觉得当局是有一些过度敏感,很多事过度紧张,那种剑拔弩张的状态,如临大敌似的。我觉得(官方)害怕继续关注,害怕再说出什么来,他们很恐惧吧。
   
   屠夫感觉邓玉娇的妈妈有压力,估计与政府之间有某种协议。
   
   (录音):屠夫:我认为是她家属应该有一定的压力了,我们希望她能自由能快乐了。
   
   记者:你指的家属的压力是说什么呢?
   屠夫:可能是她和当地政府有没有妥协,有什么协议之类的,不然应该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过一阵子我可能会公布一些东西的,电话录音,大家可以去判断,我个人不能判断的。
   
   王荔蕻:到武汉再打电话时,一开始一直不接嘛,后来她妈妈接了一次,假装听不懂说什么。再打过去就变成一个男的接的电话,(说)听不懂,你打错了。
   
   博主评论:我们一直在关注邓玉娇,我们会永远关注邓玉娇。因为在我们眼里,邓玉娇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而更加象一个符号,一个反抗共产党及其政府的暴政的一个符号。跟杨佳一样,他们是我们的图腾。
   
   假如共产党官员迫害你,你应该奋起反抗。假如政府官员危害你的生命,你有权力自卫,你有权力杀死他们。这是法律规定的权力,也是上天赋予个人的权力。假如我们的生命遭到威胁,我们的自卫权力是完全不受限制的。
   
   这也许就是政府要持续关押阿娇的原因,让她在民众眼中消失,让大众忘却她,也就等于消除了这个符号。可是,也恰恰是政府的暴政让杨佳和邓玉娇两个永远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都在,除非暴政已经被打倒。
   
   假如我们一直受到压迫,我们不惜揭竿而起。老毛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语成谶。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两个名字:杨佳、邓玉娇,这不是一个窃据大位的政党能够消除的。正如他们的暴政已经被历史记录,并将大白天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