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拈花时评
·雪山狮子的呻吟(76)
·雪山狮子的呻吟(77)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78)
·雪山狮子的呻吟(79)
·雪山狮子的呻吟(80)
·雪山狮子的呻吟(81)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2)
·雪山狮子的呻吟(83)
·雪山狮子的呻吟(84)
·雪山狮子的呻吟(85)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86)
·雪山狮子的呻吟(87)
·雪山狮子的呻吟(88)
·雪山狮子的呻吟(89)
·拈花一周微
·雪山狮子的呻吟(终)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1)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2)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3)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4)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5)
·拈花一周微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6)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7)
·从唐山到汶川--历史仍在重演(终)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一)
·透视中国(二)
·透视中国(三)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四)
·透视中国(五)
·透视中国(六)
·透视中国(七)
·透视中国(八)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九)
·透视中国(十)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一)
·透视中国(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三)
·透视中国(十四)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十五)
·透视中国(十六)
·拈花一周微
·透视中国(终)
·地狱逃生记(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三)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四)
·拈花上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1月19日)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2015年2月9日星期一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八)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九)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一)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二)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三)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四)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五)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六)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七)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八)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十九)
·拈花一周微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一)
·拈花一周微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二)
·地狱逃生记-海归投资大陆遭遇纪实(二十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关注邓玉娇的网友王荔蕻与屠夫(网名)欲探访邓玉娇,7月4号到巴东后与相关方面联系,政府含糊其辞,武汉精神病医院则否认邓玉娇在那里住院治疗。目前邓玉娇处境居所神秘难寻,被变相关押,失去自由。
   
   录音
   
   王荔蕻与屠夫到巴东后先到邓玉娇的爷爷家没见到邓玉娇,爷爷说她在武汉精神病医院。经爷爷打电话给邓玉娇,她同意二人去医院见面。

   
   (录音):她爷爷用她的手机拨的,就是想跟邓玉娇通一下话,然后那边就问可以不可以,他说没关系,你让她来接电话吧。然后她就过来接下电话,屠夫跟她说的,一直在问她在哪?一开始她不说,她说不方便说,屠夫问你愿不愿意我去看你呀,她说愿意啊,但医院不允许吧。然后他说那我会和医院沟通的呀。一直问她在哪?后来她说在武汉精神病院。记者:你们听他精神状况好不好?王:反正还是有点蔫吧,大概。
   
   据二人了解爷爷是邓玉娇的亲爷爷,因父母离异多年没有来往。
   
   邓玉娇进入武汉精神病医院是由家属申请,县政府“批准”的。
   
   (录音):她这个看病的过程我们也问了一下,是家里边写个申请,县里头商量了一下吧,就同意到武汉去看病。费用就由县里出。
   
   王荔蕻与屠夫又赶到武汉精神病医院,院方称无此人。
   
   (录音):然后到武汉精神病院,他说我们查了一下说我们没有这个人。
   
   屠夫又转而询问县政府,政府工作人员支支吾吾。
   
   (录音):后来屠夫一直在打电话给县政府县委值班室,他们也是接电话说的:我们考虑考虑,啊,什么。然后打哈哈,然后说土话,就是听不懂的。屠夫一直在说你让我们见一下,然后全国人民就放心了,他一直没有。
   
   二人在巴东的行踪一直有人跟踪。
   
   (录音):我们去的时候都有便衣跟着嘛,我们住在宾馆里头,住在他们县里酒店里头,外头都是有跟着的,然后我们从巴东到恩施机场都是便衣。从恩施到武汉就不知道,他说有两个人好像也跟着的。
   
   王荔蕻认为,官方紧张恐惧,将邓玉娇与世隔绝。
   
   (录音):我也跟她爷爷说这个病就不需要住院的,就完全没有必要,我觉得当局是有一些过度敏感,很多事过度紧张,那种剑拔弩张的状态,如临大敌似的。我觉得(官方)害怕继续关注,害怕再说出什么来,他们很恐惧吧。
   
   屠夫感觉邓玉娇的妈妈有压力,估计与政府之间有某种协议。
   
   (录音):屠夫:我认为是她家属应该有一定的压力了,我们希望她能自由能快乐了。
   
   记者:你指的家属的压力是说什么呢?
   屠夫:可能是她和当地政府有没有妥协,有什么协议之类的,不然应该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过一阵子我可能会公布一些东西的,电话录音,大家可以去判断,我个人不能判断的。
   
   王荔蕻:到武汉再打电话时,一开始一直不接嘛,后来她妈妈接了一次,假装听不懂说什么。再打过去就变成一个男的接的电话,(说)听不懂,你打错了。
   
   博主评论:我们一直在关注邓玉娇,我们会永远关注邓玉娇。因为在我们眼里,邓玉娇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而更加象一个符号,一个反抗共产党及其政府的暴政的一个符号。跟杨佳一样,他们是我们的图腾。
   
   假如共产党官员迫害你,你应该奋起反抗。假如政府官员危害你的生命,你有权力自卫,你有权力杀死他们。这是法律规定的权力,也是上天赋予个人的权力。假如我们的生命遭到威胁,我们的自卫权力是完全不受限制的。
   
   这也许就是政府要持续关押阿娇的原因,让她在民众眼中消失,让大众忘却她,也就等于消除了这个符号。可是,也恰恰是政府的暴政让杨佳和邓玉娇两个永远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都在,除非暴政已经被打倒。
   
   假如我们一直受到压迫,我们不惜揭竿而起。老毛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语成谶。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两个名字:杨佳、邓玉娇,这不是一个窃据大位的政党能够消除的。正如他们的暴政已经被历史记录,并将大白天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