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拈花时评
·原来不仅仅是温家宝无法指挥军队,文摘并评论:中共总参谋长曝江操控军方向胡发难
·诺大的中国竟无半寸净土,文摘并评论:中国媒体曝光大学金钱换排名丑闻
·壮士归来,文摘并评论:女杨佳独斗三官员强奸犯 宰1伤2 细节曝光
·与网友讨论洗脑的问题
·地震疯人院《大地震纪实》序-康正果
·震撼你的良心-512死难学生图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一)
·共产党企图让女杨佳被神经病
·文摘并评论:抗议持续高涨 中共被迫逮捕杭州飙车人胡斌
·文摘并评论:女杨佳被立案“故意杀人” 网民愤怒:准备战斗
·文摘并评论:中央军委通告泄密:军中腐败严重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二)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三)
·文摘并评论:取扣车时“兴奋死”? 吴川警方抢尸千人抗议
·地震疯人院-512地震纪实(四)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最新:律师哭了:他们丧尽天良!灭绝人性!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五)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六)
·文摘并评论:原来习近平的博士学位是假的?
·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七)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八)
·公布北川中学垮塌主教学楼施工图始末—访成都志愿者王笑冬
·文摘并评论:迟到的控告书:邓玉娇原律师揭密
·文摘并评论:两千网友正在向野三关进发
·文摘并评论:停药14天,逼疯邓玉娇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九)
·地震疯人院-512大地震纪实(十)
·文摘并评论:独家重大内幕!陷害玉娇 中共实施已全面展开!
·文摘并评论-惊天黑幕:邓玉娇母为何不得不与当局一起演戏
·中国历史上第一次和平革命的胜利,网民创造了历史
·文摘并评论:香港專上學聯為紀念六四二十周年發起六十四小時絕食(图)
·文摘并评论六四将至:现在的北京已经空前紧张
·文摘并评论:六四屠城 美国密件曝光 长安街凌晨两度大杀戮
·我的六四-二十周年纪念日
·文摘并评论:不忘不弃20年 港15万众烛光悼六四
·关于做好“64”敏感期维护校园稳定工作的通知
·文摘并评论:65军士兵开口 六四如何杀进天安门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上)
·中国大陆人民养着全世界最昂贵的政党(下)
·文摘并评论:许宗衡的买官卖官之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三)
·文摘并评论:新官场现形记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四)
·文摘并评论:央视的收视率由1998年的40%下跌至目前的5.6%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五)
·诗钞:咏宋女将军(配照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六)
·绿帽子软件可能会对网络民主事业造成重大打击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八)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案16日早开庭 网友法院前打横幅被抓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仍然没有自由-屠夫与邓母的对话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一)
·何清涟:中国大陆已进入社会反抗高峰期
·妥协?心虚?还是局面失控?文摘并评论:石首事件平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二)
·文摘并评论:惊骇内幕:邓玉娇最新消息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三)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文摘并评论:石首死亡厨师家属可能获赔30万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四)
·颠覆国家暴政是天赋公民的权力,文摘并评论:刘晓波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政府想一举消灭国产PC?文摘并评论:狠批谷歌证明“绿坝”有用?厂商预装5270万套
·毛主席语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六)
·文摘并评论:邓玉娇开博客 外界质疑当局再造假
·文摘并评论:中国大型抗暴越演越烈 专家认定中共不行了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七)
·不寒而栗!文摘并评论:网友爆料-上海13层楼倒塌的内幕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十九)
·中共特务组织大观,文摘并评论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一)
·文摘并评论:中共的“白马”困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二)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三)
·文摘并评论:惊爆内幕-中国“毒香烟”几亿人受害,高级领导都抽特供烟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四)
·文摘并评论:近万维吾尔人抗议韶关事件 中共军队开枪镇压
·文摘并评论:内部消息首次曝光 中共战略绝密 / 国安
·也谈中共的所谓“民族政策”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有感于维族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五)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六)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七)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八)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二十九)
·文摘并评论:中国网民突破三亿 新一轮网络博弈将开始
·国家的囚徒——赵紫阳回忆录(最终篇)
·文摘并评论:落成仅七年的津晋高速道桥坍塌致六死亡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1)
·何清涟:新疆维汉冲突的祸根何在?
·《毛泽东:鲜为人知的故事》(2)
·文摘并评论:周永康政法系40位高官公共情妇—王菲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摘并评论:爷爷说玉娇在武汉精神病院 医院否认 网友担心

   关注邓玉娇的网友王荔蕻与屠夫(网名)欲探访邓玉娇,7月4号到巴东后与相关方面联系,政府含糊其辞,武汉精神病医院则否认邓玉娇在那里住院治疗。目前邓玉娇处境居所神秘难寻,被变相关押,失去自由。
   
   录音
   
   王荔蕻与屠夫到巴东后先到邓玉娇的爷爷家没见到邓玉娇,爷爷说她在武汉精神病医院。经爷爷打电话给邓玉娇,她同意二人去医院见面。

   
   (录音):她爷爷用她的手机拨的,就是想跟邓玉娇通一下话,然后那边就问可以不可以,他说没关系,你让她来接电话吧。然后她就过来接下电话,屠夫跟她说的,一直在问她在哪?一开始她不说,她说不方便说,屠夫问你愿不愿意我去看你呀,她说愿意啊,但医院不允许吧。然后他说那我会和医院沟通的呀。一直问她在哪?后来她说在武汉精神病院。记者:你们听他精神状况好不好?王:反正还是有点蔫吧,大概。
   
   据二人了解爷爷是邓玉娇的亲爷爷,因父母离异多年没有来往。
   
   邓玉娇进入武汉精神病医院是由家属申请,县政府“批准”的。
   
   (录音):她这个看病的过程我们也问了一下,是家里边写个申请,县里头商量了一下吧,就同意到武汉去看病。费用就由县里出。
   
   王荔蕻与屠夫又赶到武汉精神病医院,院方称无此人。
   
   (录音):然后到武汉精神病院,他说我们查了一下说我们没有这个人。
   
   屠夫又转而询问县政府,政府工作人员支支吾吾。
   
   (录音):后来屠夫一直在打电话给县政府县委值班室,他们也是接电话说的:我们考虑考虑,啊,什么。然后打哈哈,然后说土话,就是听不懂的。屠夫一直在说你让我们见一下,然后全国人民就放心了,他一直没有。
   
   二人在巴东的行踪一直有人跟踪。
   
   (录音):我们去的时候都有便衣跟着嘛,我们住在宾馆里头,住在他们县里酒店里头,外头都是有跟着的,然后我们从巴东到恩施机场都是便衣。从恩施到武汉就不知道,他说有两个人好像也跟着的。
   
   王荔蕻认为,官方紧张恐惧,将邓玉娇与世隔绝。
   
   (录音):我也跟她爷爷说这个病就不需要住院的,就完全没有必要,我觉得当局是有一些过度敏感,很多事过度紧张,那种剑拔弩张的状态,如临大敌似的。我觉得(官方)害怕继续关注,害怕再说出什么来,他们很恐惧吧。
   
   屠夫感觉邓玉娇的妈妈有压力,估计与政府之间有某种协议。
   
   (录音):屠夫:我认为是她家属应该有一定的压力了,我们希望她能自由能快乐了。
   
   记者:你指的家属的压力是说什么呢?
   屠夫:可能是她和当地政府有没有妥协,有什么协议之类的,不然应该不会发生这种情况的。过一阵子我可能会公布一些东西的,电话录音,大家可以去判断,我个人不能判断的。
   
   王荔蕻:到武汉再打电话时,一开始一直不接嘛,后来她妈妈接了一次,假装听不懂说什么。再打过去就变成一个男的接的电话,(说)听不懂,你打错了。
   
   博主评论:我们一直在关注邓玉娇,我们会永远关注邓玉娇。因为在我们眼里,邓玉娇已经不仅仅是一个人,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而更加象一个符号,一个反抗共产党及其政府的暴政的一个符号。跟杨佳一样,他们是我们的图腾。
   
   假如共产党官员迫害你,你应该奋起反抗。假如政府官员危害你的生命,你有权力自卫,你有权力杀死他们。这是法律规定的权力,也是上天赋予个人的权力。假如我们的生命遭到威胁,我们的自卫权力是完全不受限制的。
   
   这也许就是政府要持续关押阿娇的原因,让她在民众眼中消失,让大众忘却她,也就等于消除了这个符号。可是,也恰恰是政府的暴政让杨佳和邓玉娇两个永远留存在我们的记忆中,永远都在,除非暴政已经被打倒。
   
   假如我们一直受到压迫,我们不惜揭竿而起。老毛说过“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一语成谶。历史将永远记住这两个名字:杨佳、邓玉娇,这不是一个窃据大位的政党能够消除的。正如他们的暴政已经被历史记录,并将大白天下。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