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拈花时评
[主页]->[百家争鸣]->[拈花时评]->[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拈花时评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六)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七)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八)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
·拈花双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一)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四)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五)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八)
·拈花一周推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二十九)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一)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二)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三)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四)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五)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六)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七)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八)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三十九)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一)
·拈花一周推
·狗屁最高法最高贱公安部:造谣撒谎我们更专业!
·一旦不能,会怎么样?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二)
·拈花一周推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四十三)
·不朽的光荣:第二次中日战争史-郑浪平(终卷)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一)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二)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三)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四)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五)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六)
·拈花一周推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七)
·赵启强——光荣的荆棘路(终)
·拈花一周推
·拈花简评习包子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一)
·回归荒凉-袁冰(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三)
·回归荒凉-袁冰(四)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五)
·回归荒凉-袁冰(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七)
·回归荒凉-袁冰( 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九)
·回归荒凉-袁冰( 十)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一)
·回归荒凉-袁冰( 十二)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三)
·回归荒凉-袁冰( 十四
·拈花一周推
·归荒凉-袁冰( 十五)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六)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十七)
·回归荒凉-袁冰( 十八)
·拈花一周推
·回归荒凉-袁冰( 卷终)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一)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二)
·拈花一周推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三)
·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个馒头引发的血案2——有感于连续发生的公共事件

   看陈凯歌的《无极》,看到谢庭锋谈论那个馒头令他人性大变的时候,戏院里面永远都是一片笑场声。因为大家都觉得一个这么有钱有势的家伙,为了被欺骗了一个馒头导致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荒唐可笑了。从头到尾都可以看出陈凯歌试图拍摄的是一部神话剧,绝对没有半点荒诞剧的感觉,于是看到这里当然是笑场了。
   
   其实区区为陈凯歌构思,在谢庭锋大坦白的时候,只要加上几句话就可以完全令整个故事合理了。“你知道这个馒头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我的性命。因为跟你抢馒头的时候,我已经五日五夜没吃过东西了。之后的两天也没有,就在我马上要饿死的时候,是XX伯爵经过救了我。于是我成了他的儿子,和他的唯一继承人。”
   
   这样是不是一切都合理了?所以说,编故事要合情合理,才能说服人。编谎话也是如此,你一定要编圆了,否则一定是笑场。我们伟大光明正确而已永远正确的执政党,在处理这一年多发生几个大型的公共事件的时候,所编造的谎言就是因为实在太勉强了,根本无法说服任何人。于是,每次遭受的都是笑场,令人极端尴尬的笑场,好在他们脸皮厚,不在乎。其实假如是完全不在乎,又何必编造谎言?编造谎言就是有圆谎的初衷,只是才力实在不够,这就令人鄙视了。

   
   首先是翁安事件,别的都不说,就说“俯卧撑”这三个字成为网络流行语,就可以知道当局编造的谎言是如何荒诞可笑了。当局一定要用不圆谎言来强奸国民的耳朵和神智,国民无法反抗,只好调侃了,只好耻笑了。执政当局只有眼挣挣地看着大家调侃政府、耻笑政府,也无计可施,可见能力低下,于是“俯卧撑”成了第一个馒头。
   
   第二个应该是杨佳事件,上海警察肯定是没有殴打杨佳的,是非常礼貌地讯问他的。于是杨母“被神经病”了好几个月,不仅仅是制造了“馒头”,还实行了“非法拘禁”。于是杨佳在大多数人眼里是抗暴英雄,永垂不朽。当局能做什么?不过就是残杀了杨佳,然后否认一切。一方面制造荒诞的“馒头”,另一方面却极度无理蛮横地杀死了杨佳,也塑造了杨佳这样一个抗暴的“图腾”。谁能说政府在这个事件上赢了?没有,政府杀了一个杨佳,赔上的却是执政党及其政府的公信力、名誉和形象。
   
   第三个是石首事件,当局出动一万多个全副武装的军人,从几万个手无寸铁的平民手上抢回了遇难者的尸体,这已经够荒唐了。然后还要假装验尸,得出每个人都明白的“自杀”的结论,然后又由政府出面赔偿死者家属三十万。这是最最拙劣的一个“馒头”。一具尸体,即便有几万人抗争,出动一万多个军人抢尸体的法律根据在哪里?既然死者是自杀,那赔偿家属的法律依据是什么?
   
   傻瓜都能看出来这是在包庇犯罪人员,毁尸灭迹,难道中央政治局的九个常委全部都是傻B?居然没看出来?要赔偿死者家属何必一定要政府出面?随便找个不相干的企业家从哪个犄角旮旯里面塞给家属不行?非要政府出面赔偿?还让官方的新闻媒体登出来?有才呀,实在是太有才了。按说这样级别的骚乱至少要政治局才能决定解决方案吧?政治局的老爷们实在是太有才了,比白痴的智商肯定是高出不少的,至少有百分之十吧?
   
   再来是邓玉娇事件。邓玉娇要不是有千万网民不屈不挠地支持追问,大概是一定会“被神经病”了。然后找来一个连刑法都没有规定的“防卫过当”的罪名,半个小时就审决了。而强奸者居然连提都不提,法律何在?法制精神何在?一个县的小屁法院,一个小屁公安局长都可以随意决定我们的堂堂大法是否需要遵守,可以不遵守。法律的地位,连一个小妾都不如,而温先生居然在记者会上对所有的记者说中国是一个法制国家。真够见鬼的,撒谎连草稿都不打,谁信啊?
   
   最后就是还新鲜热辣的维族事件了,“馒头”成了旭日公司一个辞职的前员工发的一个小帖子,还有远在千里之外的“三股势力”。
   
   “馒头”是可以蒸的,而且可以不断地蒸。可如果总是蒸一些“笑场”的馒头,就可以清晰地看到执政党及其政府执政能力何其低下、弱智了。不错,事情最后都被糊弄过去了,都过关了,但真正起作用的,不是那些“馒头”,而是执政党手上不受任何监督制约的权力。总蒸些不靠谱的馒头,执政党损失的是公信力,是信誉,是名声,是民心。
   
   长此以往,执政党及其政府无疑会成为中国人民的一个笑柄、一个馒头,到那个时候,执政党还能有效控制这个国家?这些人民吗?实行政治体制改革,给中国污浊不堪的官场引入阳光、引入清风,荡涤积垢,才是正道。亡羊补牢,未为迟也,迟恐不及矣。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