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信仰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家庭教会
[主页]->[宗教信仰]->[家庭教会]->[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家庭教会
·为胡石根高洪明严正学贾建英等肢体祈祷
·北京圣爱团契圣诞节街头传福音
·北京部分良心犯的岁末相聚
·2010年1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1月
·为我们这个小小的家庭教会的福音工作祈祷
·为北京的民运、维权、上访等民间人士祈祷
·为一周后即将出狱的何德普祈祷
·让我们为出狱后的何德普祈祷
·我们教会的聚会被阻止请为我们祈祷
·2011年1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2月
·狱中的胡佳我们给你拜年为你祈祷
·刚出狱的何德普又回到我们教会并做见证
·为遭软禁不能来主日敬拜的何德普祈祷
·2月20日圣爱团契众肢体被粗暴软禁
·22日圣爱团契部分肢体依旧被监视
·因两会对异议人士的软禁今天就开始了吗
·请为因两会不能来聚会的主内肢体们祈祷
·2011年2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3月
·因两会被软禁的基督徒为秦永敏等朋友祈祷
·9级大地震应警示我们要为人类祈祷
·圣爱团契为仍未恢复自由的肢体们祈祷
·为记念主的好仆人袁相忱梁惠珍而祈祷
·追思记念中国的圣徒袁相忱梁惠珍
·2011年3月圣爱团契祷告小结
祷告·中国2011年4月
·让我们为中国祈祷
·为肢体胡石根、何德普、董继勤、倪玉兰祈祷
圣爱团契文稿
·在逼迫中恢复的一个北京团契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告(1)
·圣爱团契文告(2)
·圣爱团契文告(3)
·圣爱团契文稿4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5)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6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7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8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会圣爱团契文稿9
·为维权自焚者王学勤祈祷
·为因两会而被限制自由的杨靖弟兄祈祷
·我一个良心释放犯基督徒要去申诉
·北京一家庭教会过圣诞
·我们必须具有信仰因为它是人的天性
·就鞍山市基督徒被警察马毅刑讯逼供一事致全国人大的一封
***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北京一政治犯的六封求助信与一本书
·揭开宇宙终极奥秘
***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一鞍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二萧山教案
·当代中国三大教案之三两山后教案
***
·让我们一起公开高声地为主传福音吧!
·自然科学与宗教信仰的和谐统一
为主坐牢
·徐永海:为主做工、为主坐牢
·徐永海:在杭州看守所里我提起上诉
·徐永海:上诉书
·徐永海:在监狱里我提起申诉
·徐永海:申诉书
·徐永海:监视居住未抵刑期法官业务不精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中级法院的信
·徐永海:就监视居住给高级法院的申诉书
·徐永海:到全国最高法院上访记
·徐永海:申诉一年多未给答复就此事致最高法院的上访信
·2004年中国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起诉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判决书
·2004三基督徒被判刑之裁定书
·因鞍山萧山两大教案我们被判刑坐牢
袁相忱
·中国家庭教会的发起人袁相忱牧师
·袁相忱老仆人的生命见证——你要誓死忠心
·家庭基督教徒袁福生
·主为我死,我为主活
·劳苦的人,在天国里安息
谢模善
·徐永海与谢模善牧师合影
·谢模善牧师:活为主活,死为主死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追思主的好仆人谢模善牧师
杨毓东
·杨毓东牧师回忆录
见证
·我们的家庭教会
·中国家庭教会杰出的传道人蔡卓华弟兄
·为主坐牢者的母亲李明芝
·一个基督教家庭教会的普通老基督徒:
·我的宗教维权经历
·维护宗教信仰权利是基督徒的本分
·维护老百姓的权益是基督徒的好行为
·弟兄姊妹的爱使狱中的我充满信心
·徐永海:我被带到派出所是要对我说在“中非论坛”期间不能离开家门
·为中国福音大会2006祷告
信仰与爱心
·维权人士残疾人刘安军即将出狱
·给一位老朋友的信,他曾为民运坐了9年的牢
·希望狱中的何德普弟兄能读到《圣经》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7月0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新疆75事件后北京政治犯徐永海的公开信

       (博讯 boxun.com)
   
               ——推进民主自由人权的进步是我们应尽的使命
               ——采用人人都能接受的方式是我们应当的选择
               ——依靠科学认识信仰的真谛是我们应走的道路
      
                        徐永海
      
                       2009年7月8日
      
      在当今的中国,0.4%的人占有70%的财富。由于存在着社会不公、贪污腐败等现象,极大地伤害了底层老百姓。这样伤害,必然会产生群体的情绪(群体的仇恨心)、群体的事件,如贵州瓮安群体事件、如湖北石首群体事件、再如最近的新疆七五事件。如果没有群体的情绪(群体的仇恨心),即使“人民群众不明真相、少数坏人进行煽动(当局的一贯说法)”也不会出现群体事件。“仇恨的心”应当转化为“怜悯的心、爱敌人的心”,并借此使社会走向公正、和谐,为此我写了此信。
      
    1、我们应当具有爱敌人的心
      
      2009年6月4日是“六四”20周年,从5月27日开始,我和我们的一些朋友、主内肢体就开始被监视、跟踪、软禁,或由一直被监视升格为跟踪、软禁,一直到6月10日。在当今的中国,一到这些所谓的敏感日子,我们这些所谓的敏感人物(尤其是政治释放犯与政治犯家人)就要被监视、跟踪、软禁,使得我们无法正常生活、工作。
      
      宇宙是从一个起始点中诞生的,只有上帝才能从起始点中创造出如此宏大的宇宙,是真的存在上帝,存在天堂、地狱、审判。在地狱里,那些作恶的人,必将遭受到永恒的惩罚。对他们,我们实在不必再怀着“仇恨的心”,而应当怀着“怜悯的心”。“怜悯的心”是健康的心态,我们应当常怀着这样的心态,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平和地度过被监控的日子。
      
      我们效法耶稣,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像耶稣那样,既爱亲人,也爱敌人。我们爱主内肢体,在主内肢体为主受苦时,我们的心在痛,我们必须帮助他们。我们也爱敌人,我们不仅时常为敌人祷告,我们更规劝敌人认罪、悔改。“爱敌人的心”是健康的心态,我们应当常怀着这样的心态,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平和地度过被监控的日子。
      
    2、具有了爱敌人的心才会具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
      
      具有基督信仰,具有对敌人的爱,穷人也爱富人,富人也爱穷人,富人真心地与穷人分享各种权利,这时社会才会具有真正的民主、自由、人权。如果没有基督信仰,没有对敌人的爱,即使穷人通过斗争的方式争取到了一些政治、经济权利,也会被有权势的老富人和新富人(暴发户)再次抢夺过去。一个社会离耶稣有多远,就离民主、自由、人权有多远。
      
      1979年西单民主墙,我开始关心中国的民主运动,开始接触一些民运人士,认识到只有民主才能救我们中国。1989年六四,做为已是基督徒的我,认识到只有基督信仰才能带来真正的民主,我开始向民运人士传福音。1994年我们还写了《北京基督教圣爱团契》一文,希望能引导更多的主内肢体都来带领家庭教会,都来向民运人士传福音。
      
      1999年底,我写了《千年之交——中国北京“存在上帝与灵魂”科学讨论会》,以后每周来我家聚会的主内肢体们,在学完圣经后,我们时常一起探讨,是真的存在上帝,人人需要信仰。2009年,我完成了论著《揭开宇宙终极奥秘》,通过科学的方式来论述宇宙、信仰的本来面目,其中自然论述到真的存在上帝,人人需要信仰。
      
    3、只有接受耶稣才能使我们具有爱敌人的心
      
      圣经《约翰福音》中写到:“太初有道,道与上帝同在,道就是上帝”;《约翰壹书》中写到“论到从起初原有的生命之道,就是我们所听见所看见的,亲眼看过,亲手摸过的”。四书五经《大学》中写到:“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中庸》中写到:“天命之谓性,性之谓道,修道之谓教”。这里的“道”应当都是相同的。
      
      圣经,尤其是新约部分,主要是告诉我们,耶稣是道成肉身,耶稣就是道,就是上帝,耶稣是唯一的上帝,是唯一的主宰。还告诉我们,作为基督徒,我们必须效法耶稣,必须走十字架道路。我们效法耶稣,与主一起走十字架道路,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像耶稣那样,既爱亲人,也爱敌人,并甘愿流血牺牲。
      
      四书五经,也论述到了“道”,论述到了上帝(上天),但孔子等圣贤不是道,不是上帝。这些圣贤,他们没有为我们钉十字架,即使我们效法他们,我们也很难做到,既爱亲人,也爱敌人,并甘愿流血牺牲。这些圣贤,他们提出仁爱思想,但是需要“克己”才能作到,并不能使人们,既爱亲人,也爱敌人,并甘愿流血牺牲。
      
    4、单单的宗教并不能使我们真心地爱敌人
      
      在圣经中,尤其是在新约部分,更尤其是在新约的书信部分,主要是告诉我们,耶稣是唯一的上帝,如果没有耶稣,没有对耶稣的效法,没有走十字架道路,没有基督信仰;单单地高举有神、单单的宗教活动、单单的神学理论、单单的道德标准,(如圣经中的犹太律法),并不能使人们像耶稣那样,既爱亲人,也爱敌人,并甘愿流血牺牲。
      
      历史上的西方,占统治地位的多是那些只想向神祈求好处的人。他们提出了各种神学理论,来代替耶稣(耶稣是唯一的上帝,我们必须效法耶稣),来代替在《圣经》新约书信部分中——使徒保罗、彼得、约翰和耶稣兄弟雅各、犹大他们每一个人一次次讲述的——最明了的、最完全的“神学理论”,而给西方带来了一千年的黑暗。
      
      历史上的中国,占统治地位的是儒家思想,儒家思想不高举有神。那些只想向神祈求好处的人,由于他们高举有神,他们只能进入到道教、佛教等宗教的迷信部分中去,而不能进入到儒家中去。由于他们不占据统治地位,他们没有给中国带来太大的黑暗。当西方处于黑暗时期的时候,相对来说当时的中国还不是那么黑暗。
      
    5、依靠科学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信仰的本来面目
      
      通过对榜样(英雄)的效法,我们就会具有信仰(如民族主义信仰、共产主义信仰),就会对亲人(本族、本国、本阶级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敌人(敌族、敌国、敌阶级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爱与恨,甘愿流血牺牲。通过对耶稣的效法,我们就会具有基督信仰,我们就会像耶稣那样,既爱亲人,也爱敌人,出于爱,甘愿流血牺牲。
      
      通过对脑科学的研究,我们就会发现信仰是我们人类的一种天性。在我的论著《揭开宇宙终极奥秘》中,尤其是其中的第6章第6节“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生理病理基础”中,我论述了“信仰是建立在前额叶基础上的一种天性”。认识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
      
      1990年美国国会通过了“脑的十年”计划,这个计划是由美国国会通过立法、布什总统(老布什总统)签署发布的,并通过电视讲话呼吁政府机构、研究团体和全国人民以各种形式支持脑研究。在此,我也请求美国的政府、团体、人民对我的“脑科学研究工作”给予支持,当然我更希望得到我国政府、团体、人民的支持。
      
    6、请求朋友们支持我的脑科学研究工作
      
      由于一直被监视,时常被跟踪、软禁,使我一直无法正常生活、工作。我们的处境只有极少的人知道,更多的人并不知道,而且也不相信“真的存在这样的事情”。我相信,当一些好心的人知道我们的处境后,一定会来帮助我们,帮助我的脑科学研究工作,认识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
      
      在这里,我请求那些热爱科学的朋友们来帮助我的脑科学研究工作;并请求了解我情况的朋友们,尤其是与我同命相连的朋友们,那些也时常被监视、跟踪、软禁的朋友们,那些也曾因民运、信仰、维权等政治原因而坐过牢的朋友们(政治释放犯)和正坐牢者的家人(政治犯家人),来证明我们的处境,如北京的:
      
      贾建英(正坐牢者何德普之妻子)、董继勤(正坐牢者倪玉兰之丈夫)、高洪明、查建国、杨子立、杨靖、李海、胡石根、康玉春、高玉祥、张纯珠、陈青林、王国齐、刘京生、江棋生、陈晏斌、刘荻、梁强、翁杰、李阳、赵昕、张智勇、陈天石、周国强、刘焕文、侯杰、张胜棋、华惠棋、蔡卓华、双淑英、王玲、刘安军、叶国强、叶国柱等。
      
      
    附我的论文:
      
          前额叶是爱情信仰与精神分裂症的生理病理基础
      
              (北京失业精神科医生)徐永海
      
    [摘要]:我们人类具有爱情、信仰的天性,爱情、信仰的天性应当建立在人类发达的脑前额叶基础上。前额叶出现异常时,就应当出现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信仰(爱亲人、恨敌人)天性的异常:“不应当爱的反去爱(钟情妄想、夸大妄想),不应当恨的反去恨(被害妄想)”,这些是精神分裂症的主要症状。精神分裂症应当是一种前额叶成熟发育出现异常的疾病,是一种爱情、信仰天性出现异常的疾病。
      
    [关键词]:爱情、信仰、前额叶、精神分裂症
      
    [前言]:关于大脑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当今科学知道的还很少。认识前额叶的功能和精神分裂症的发病机理将会是本世纪的一个重大科学发现。本论文是论著《揭开宇宙终极奥秘》的第6章第6节,在论著《揭开宇宙终极奥秘》中论述了信仰。信仰是我们人类的一种天性,通过对榜样(英雄)的崇拜、效法,我们就会具有信仰(如民族主义信仰、共产主义信仰),就会对亲人(本族、本国、本阶级的人)具有强烈的爱,对敌人(敌族、敌国、敌阶级的人)具有强烈的恨,出于爱与恨,甘愿流血牺牲。
      
    1、精神分裂症的病理基础
      
      在大脑皮层中,前额叶,猫为3%,黑猩猩为17%,人为29%,发达的前额叶是人类所特有的;我们人类具有爱情(恋情、夫妻亲情)、信仰(爱亲人、恨敌人)的天性,发达的爱情、信仰也是人类所特有的;爱情、信仰的天性应当是建立在前额叶基础上,前额叶应当是爱情、信仰天性的脑生理基础。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