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江中学子
[主页]->[现实中国]->[江中学子]->[(图文)当局钳制网上言论欲将访民母子置于死地]
江中学子
·线人“瘦子”(8)
·线人“瘦子”(9)
·线人“瘦子”(10)
·线人“瘦子”(11)
·线人“瘦子”(12)
·线人“钓鱼者”(14)(图)
·线人B(15)(图)
·线人B(16)
·线人B(17)
·线人B(18)
·线人B(19)
·线人B(20)
·线人B(21)
·线人B(22)
·线人B(23)
·线人B(24)
·线人B(25)
·线人B(26)
·线人B(27)
·中共线人C(28)
·线人C(29)
·线人C(30)
·线人C(31)
·线人C(32)
·线人C(33)
·线人C(34)
·线人C(35)
·线人C(36)
·线人C(37)
·线人C(38)
·线人C(39)
·线人D(40)
·线人D(41)
·线人D(42)
·线人D(43)
·线人D(44)
·线人D(45)
·线人D(46)
·线人D(47)
·线人D(48)
·线人D(49)
·线人A、D(50)
·线人A(51)(图)
·线人A(52)(图)
·线人A(53)(图)
·中共线人A(54)(图)
·中共线人A、B、D(55)(图)
·(图)黑社会威逼农民签字1
·(图)暴打维权代表2
·贫困县2公里河道架6桥(图)
·(图)江西宜黄县官员信口开河混淆视听/一
·(图)混淆/二
·(图)混淆/三
·(图)官员霸占我谋生店铺
·江西宜黄县官员拟出黑协议
·(图文)江西宜黄县官员走访邹引娇母子
·(图)黑社会+死亡恐吓=“和谐信访”?
·(图)涨水!中共线人混在人群中
·(图)洪灾!中共线人仍监控邹引娇母子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
·江西宜黄强拆致3人自焚副县长和警察叉腰阻救人(图)
·江西宜黄“910”强拆逼迫三人自焚(图)
·燃烧的真相:今天不拆,明天怎么死都不知道
·《宜黄钟声》四万本书被销毁(图)
★线人罗汉张某(县公安局交警大队的协警)的弟、弟媳租住在邹引娇母子房屋右侧邻居艾氏的家里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1(图)
·张氏兄弟2
·张氏兄弟3
·张氏兄弟4
·张氏兄弟5
·张氏兄弟6
·张氏兄弟7
·张氏兄弟8
·张氏兄弟9
·张氏兄弟10
·张氏兄弟11
·张氏兄弟12
·张氏兄弟13
·张氏兄弟14
·张氏兄弟15
·张氏兄弟16
·张氏兄弟17
·张氏兄弟18
·张氏兄弟19
·张氏兄弟20
·张氏兄弟21
·张氏兄弟22
·张氏兄弟23
·张氏兄弟24
·张氏兄弟25
·张氏兄弟26
·张氏兄弟27
·张氏兄弟28
·张氏兄弟29
·张氏兄弟30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1(图)
·中共线人张氏兄弟32(图)
·张氏兄弟33
·张氏兄弟34
·张氏兄弟35
·张氏兄弟36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图文)当局钳制网上言论欲将访民母子置于死地

   

    作者:邹引娇母子

   

   (图文)当局钳制网上言论欲将访民母子置于死地

   

   

   

   

    近日,一位在广州做记者的宜黄人(网名土地神)在网上发表《揭开宜黄潭坊乡政府变卖良田的黑幕》文章后,当地政府立即高度紧张,发动“很多人”在第一时间“广撒网” 调查文章的作者。被确定为始作俑的“嫌疑人” 之一的一位珠三角传媒的管理者(网名lpp)被告知: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向部长反映,别发表什么文章-------(详细见附文)

   

   

    县领导谆谆告诫身在异乡的宜黄人不要发表揭发当地黑幕的文章,对在当地的访民更是严防死守,千方百计钳制网上言论。多位亲戚恐吓我俩不要写,更不能发到网上去。县领导派遣计生委、建设局等工作人员昼夜轮岗驻守在家门口,还花钱拉拢收买邻居、低保户、失业人员等严密监视我母子俩, 一举一动都有人报告。我俩走在马路上、街上、汽车站附近和网吧等地方都被跟踪盯梢。县信访局等部门还整理了我母子俩的黑材料汇报上级, 内容拒绝透露。多位官员甚至恐吓我母子俩会被灭口:“ 你母子俩这样上访会被人弄死” 、“ 叫人拿麻布袋把你装了扔河里去”……

   

   

    09年2月17日王书记说:“ 我很同情你们,上海医院赔偿六万元,你是否同意?如果同意,当地与医院协商一下。”王书记说:“ 学费的事当地会另外协商,也同样会安排你去医院上班。” 母亲计生后遗症药费问题,王书记说:“ 县计生委负担今后药费的85%,剩下的15% 由县民政局提供医疗救助解决。”店面被拆一事, 王书记叫我俩签协议领六千元材料费。该处理方案一再反复, 至今未落实。

   

   

    09年5月14日县委副书记王小林和我俩面谈了一次后就未再接谈 ,偶尔回短信也只是拖延时间。为此,我俩多次要求谢书记解决问题,但谢书记始终不接谈,发短信也不回。

    6月5日王书记回短信:下周见面聊。(并未接谈)

    6月12日王书记回短信:下周我约你,争取谈拢。(仍未接谈)

    6月15日王书记回短信:我在协调,很快。(但6月29日王书记回短信又说要等到7月中旬来协调)

   

   

    当地一方面极力打压我母子俩上访维权,四处散布“ 上访无用论”,另一方面又严密监控我俩及与我俩接触的访民。 我俩在县委、县政府、县信访局上访过程中碰到许多访民, 其中不乏多次上访但问题并没得到解决的访民。我母子俩和他们谈话时,县信访局工作人员在旁边盯梢偷听,有时索性找借口将访民支走。

   

   

    09年6月23日中午,我俩在回家的路上碰到两位访民,监控人员在旁边盯梢,他们简单介绍了一下上访事由,说已多次上访问题未得到解决,还拿出一份上访材料让我俩带回家看。我俩走后,监控人员随即向县领导汇报。县领导得知此事如临大敌,立即派人告诉这两位访民说明天接谈,叫他们马上去我家把材料拿回来,切莫发到网上去。很快,访民找上门拿走了材料,临走时一再叮嘱: 千万不要把他们的材料发到网上去!

   

   

   联络邮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联系电话:13437045154(中国移动)

   地址: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小南关19号(101分号)邮编: 344400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