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郭国汀律师专栏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一起重大涉外提单侵权争议再审申请书
·评一起重大“委托贷款”纠纷案的两审判决
·一起重大信托存款合同争议再审申请书
·中外合资企业退股争议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股权转让债务纠纷案代理词
·中外合资企业外方未出资争议案代理词
·无效中外合资企业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台湾朝仁企业有限公司诉厦门龙立工业有限公司合资企业承包经营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海关行政处罚、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四百万美元外汇贷款担保合同争议上诉案
·中日合资企业解除合同争议案代理词
***(5)国际贸易名案要案
·重大国际货物买卖品质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纠纷案代理词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国际货物买卖结算争议案代理词
·外贸代理合同争议案上诉审代理词
·进出口外贸代理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6)典型刑事及重大刑事案
·为赖昌星遗返案我的宣誓证词
·公、检、党政联合办案与党的领导
·“反革命恶霸”案刑事申诉状
·马翔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上诉状
·全国首例法官告律师名誉侵权争议案
·公安刑警刑讯逼供致死人命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辩护词
·王水珍“寻衅兹事”案刑事上诉状
·王水珍寻衅滋事案上海市闸北区人民法院刑事判决书
·中共法院被阉割成不伦不类的东西的铁证
·非法侵入他人住宅罪辩护词
·关于张赫监视居住死亡事件的法律意见书
·关于公安强行介入经济纠纷拘留无辜公民做人质逼债的紧急呈阅件
·奸淫幼女案辩护词
·受贿案辩护词
·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案刑事上诉状
·谢某受贿案刑事申诉状
·张春“双规”屈打成召刑事申诉状
***(7)经典商事合同民事案
·一起重大善意取得争议案重审代理词
·网络电子邮件名誉侵权争议案
·外观专利设计争议案代理词
·福建省首例著作权争议案代理词
·果园承包合同纠纷案代理词
·借贷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借款纠纷上诉案代理词
·“天下第一剑”商标侵权争议案代理词
·析产争议案代理词
·不当得利争议案起诉状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存取与控制:互联网自由日益增长的各种威胁

   作者:卡琳.卡尔拉卡尔*和莎拉•库克**

   译者:郭国汀

   自由之家版权所有 http://www.freedomhouse.org/template.cfm?page=1

   

   由于互联网和其他新媒体日益支配全球新闻和信息的流量,各国政府纷纷采取应对措施,控制、管治和审查博客、网站和短讯的内容。确实,最近一位伊朗博客主死于警察局的拘留所,令人不安地提醒世人:表达政治异议甚至独立思想,通过互联网传播与早期通过地下杂志传播同样危险。正如专制政权曾动用大量资源致力控制印刷媒体和电波,今日中国使用一支小型官员部队,其任务是监测和审查网站与博客的内容。

   

   

   随着互联网的使用人数呈爆炸性增长,此种新媒体形式的重要影响日增,与此同时对数码自由的攻击也日益增多。越来越多的团体和公民组织使用网站,告知公众他们的事业、原则和目标,质疑政府的执政能力。近年来亦主演了一场“写博客革命”,数千万人开始定期撰写在线日记、评论,分享大量文化、社会和政治问题的见解。此种扩展同时发生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在新闻出版受压制的国家及活跃的民主国家并无二致。

   

   即使新型信息来源变得流行和更有影响力,各国政府(在某些情况下,私人角色亦然)通过发展设计旨在控制人们阅读、观看和讨论的内容的各项技术,开始反击。可以预料,某些世界最压抑的政权,像中国和伊朗,创建了一个无所不在的复杂精密多层级的控制审查系统,尤其当涉及当局认为敏感主题时,极大地限制了公民在互联网存取信息或张贴下载文章,或通过手机传送信息。严厉的法律、监测和监视的仪器、酷刑折磨、监禁正在等待那些越过划分可接受和不可接受的思想的“红线”的人们。在那些多少不那么压抑的国家,诸如埃及、俄罗斯、马来西亚等国,互联网已成为在限制性媒体环境中相对言论自由的一个安全地带。然而,在这些社会,由于政府设计微妙的方法操控在线讨论,适用含糊其辞和灵活多变的安全法律逮捕或威胁博客主,自由评论和公开传播观念的空间正被缓慢地关闭。如同传统媒体一样,此种精细的骚扰的结果,导致在网络新闻记者和评论员中产生了一种在不知不觉中恶化的自我审查。甚至在更民主的国家中,诸如英国、巴西和土耳其,互联网自由正在受到法律骚扰、不透明的过滤程序和扩张的监督的日益削弱。总之,无论在那些强迫限制的国家还是在那些采用各种方法控制的国家,对互联网自由的威胁正在增长且已变得更加多样化。

   

   全世界数码媒体的使用与日俱增,伴随着更系统和更复杂精密的控制方法这种动态,是本项研究(有关互联网和新媒体自由的指南性报告)最重要的成果。基于一项新开发的 19 项指标,该项研究评价分布在全球六个区域十五个国家的普通用户和活动人士经历的互联网和手机自由的水平:亚洲的中国、印度和马来西亚;拉丁美洲的古巴和巴西;中东和北非的埃及、突尼斯和伊朗;亚撒哈拉非洲的肯尼亚和南非;前苏联的俄国、爱沙尼亚、和乔治亚;以及欧洲的英国和土耳其。本项研究涵盖 2007 年和 2008 年,参考指数涉及可能会影响此种自由的一系列因素,包括国家的电信基础设施、对于互联网技术享用权的政府限制、服务供应商的管理结构、审查制度和内容控制、法律环境、监督和对用户或互联网内容写作者及传播者的法外攻击。选定的各项指标,不仅记录了各国政府的诸多行为,而且记载了各国支配该新媒体的精神、多样性和激进主义,无论或尽管国家努力限制这些新技术的使用。

   

   重要的发现和趋势

   

   互联网与手机技术的存取和使用近年来呈指数增长。被调查的十五个国家中有六个互联网上网率从 2006 年到 2008 年翻倍;其中三个国家手机上网率相应加倍。然而,这种极大地扩展的互联网享有权,在大多数情况下,互联网自由(尤其对某些内容的限制或强化的起诉和用户的监督)等方面,遇到了清楚出现的新的和各种各样的威胁。

   

   负面趋势

   

   • 扩充审查方式:在线内容的审查和控制。在所有十五个被调研的国家中均以某种方式出现,其中十一个国家(至少有一例)将政治内容作为目标。审查采取多种方式,不仅包括技术过滤,而且亦因政府指令、威胁、私人主角的要求或司法裁决采用人工删除内容。某些政权甚至使用政府秘密资助的代理人参与精密操纵在线会话。

   

   • 审查的私人化:由于政府机构直接干预受到公众反对,有一种将审查和监督职能“外派”到私人公司的趋势。这些国家的民主化程度水平各异,私营实体和他们员工—包括服务供应商、博客主持公司、网吧和手机经营人—应政府或其他机构的要求,审查和监测信息和通讯技术。本地和跨国企业的情形大体相似。

   

   • 缺乏透明度和责任:无论是在民主或是专制国家中,审查决定和监视的使用均严重缺乏透明度。在本项调查研究中大多数国家—他们是否审查色情内容或是审查合法的政治内容—被阻挡的网站均无公开名单,那些发现其在线张贴的内容其他人根本无法看到的作者,根本没有或几乎不可能上诉,对于通过监视而获得的互联网内容或移动电话通讯交易数据信息的使用,仅有十分有限的独立司法监督。

   

   • 法律威胁:从限制传统媒体的内容发展起来的控制和审查方法—尤其是在法律领域—正在渗透入新的媒体环境,尽管他们尚未如同旧媒体那样普遍或广泛。多个国家见证了他们的第一个博客主被判刑或他们的首个《互联网限制法》在本调查研究涵盖期间被执行。

   

   

   • 技术攻击:除了监禁、骚扰、酷刑折磨、威胁之外,互联网活动人士正在经历在传统媒体领域不存在的各种“技术暴力”。这些电脑黑客或“拒绝传播服务的攻击”正在被一系列主角使用,他们正在消极地影响不少国家的互联网自由。

   

   

   积极的趋势

   

   • 贫穷并非新媒体自由的障碍:发展中国家,虽然受到基础设施结构性的约束阻碍,如果他们对于享用权、内容、以及法律结构采纳良好的政策,在本索引中总体上表现不错。从经济视角看,服务供应商市场的自由化,在相当数量的国家被发现大幅降低了上网费用,且极大地提高了上网率。

   

   • 公民行动主义的增长:甚至在高度压抑的国家,公民们正在创造性地使用信息通讯技术,以便创作和散播新闻和信息,增加观点和见解的多样性,履行某种监察的功能,动员公民团体溶入社会,以便处理特定的政治、社会和经济问题。

   

   • 互联网自由多于纸媒体自由:每个被调查的国家--英国例外--互联网自由一般均比纸媒体自由要高得多,如“自由之家”年度纸媒体自由索引测定。这些差别在最自由和最不自由的国家中不是太大,但在部份自由的一系列国家中则差别相当大。

   

   互联网自由环境的巨大差异

   

   本项开拓性研究的一个主要目标,是选择证明在世界上的互联网自由不同水平的一组国家,并展示在不同的媒体环境下通行的系列问题和各种限制。

   

   自由:得分属于自由区间的国家(在100分中得分在0-30 分之间者)包括爱沙尼亚(明显最佳表现者仅得10 分)、英国和南非(分别为20 分和 21分)以及巴西(26分)。这些国家对于新媒体通常均有开放的环境,没有或几乎不存在登陆互联网的政府障碍,低水准的内容控制,个体用户的权利几乎不受侵犯。然而,甚至在这个幅度以内的国家,仍有值得担忧的问题。英国的成绩受到与诽谤法律相关的问题、缺少透明度、广泛的监督的影响;而在巴西导致内容审查的司法裁决是一种正在增长的威胁;在南非,许多登陆互联网的障碍是基础设施的缺陷,而非政府故意的政策导致;爱沙尼亚鹤立鸡群是因为其有尤其分布广泛的互联网享用权和强力保护用户权利和个人资料,尽管它最近受到了欧盟要求其改变此种政策的压力。

   

   部分自由:居于中间的一组国家分类属于部分自由 ( 31-60分 ) 从相对自由的国家,如肯尼亚和印度,到更多限制的环境,像马来西亚、土耳其、埃及、俄罗斯和乔治亚。这些国家全部都有某些登陆互联网的限制(由于基础设施的或政府施加的),对于互联网内容及用户调动数码资源的能力,均存在某些控制或国家的影响,对于用户权利存在不同水平的否认,包括法律干预、干涉隐私、人身骚扰或攻击。在许多这些国家中,在互联网自由与打印和广播媒体自由之间有相当大的缺口。虽然数码媒体在这些社会确实面临国家控制的努力,但互联网和其他新技术在表达自由相当困难的环境中起着相对公开的端口作用。

   

   不自由:属不自由的国家 (61-100分) 包括中国、伊朗和突尼斯,所有这些国家对于某些技术的享用权都有重大的政府强加的限制,广泛的技术过滤和其它形式的内容控制,系统侵犯用户的权利,包括起诉、法外攻击、侵犯隐私。在这三个国家中,中国用于审查和控制互联网内容的仪器最精密,对所谓网络犯罪监禁刑期最长;而在突尼斯和伊朗,对于互联网的使用有更大的基础设施方面的限制。虽然互联网自由的水准高于一般媒体自由,并在限制性的媒体环境中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开放空间,但这些政府均采取一系列手段控制新媒体,特别坚决防止反对派用他们促进政治动员。

   

   最不自由:本项开拓性研究显示古巴得90分,“荣获”全球互联网最不自由之“桂冠”。古巴由于其对互联网和手机技术的享用权几近全面限制而格外突出;反之,其他国家则鼓励和促进互联网使用,只不过试图控制内容或对个体博客和网络活动人士采取严厉报复措施。审查内容、严格限制居民使用数码技术作为新闻来源或进行政治动员的能力、严厉的法律惩罚、漠视隐私权,所有这些确保了古巴政权对互联网的几乎绝对控制,尽管最近几年略微开放。

   按类型的分类

   除了根据他们所得总分,将被调研的国家划分为自由、部分自由和不自由之外,其他分类学依据是基于对三个分类主题:登陆互联网的障碍,内容的限制和用户权利的侵犯分别打分。

   

   跨越互联网自由的所有三个方面的类似表现:展示此种勃勃生机的一组国家包括爱沙尼亚(在三个方面的表现均佳)以及乔治亚(在所有三个子类中均获得中等成绩,对于来自一个远不那么有利的传统媒体环境而言,真得感谢对互联网自由的部分限制)。伊朗、中国、突尼斯也适于划归此类国家的事实,反应了他们的政府对于控制互联网和手机使用的多层和综合的方法。

   

   取存科技信息方面表现不佳:毫不奇怪,适合此种模式者包括人均国民总收入相对较低的发展中国家--印度、肯尼亚和南非。然而,对这两个非洲国家而言,他们虽在登陆互联网的障碍方面表现不佳,但他们却对用户权利相对尊重,唯有爱沙尼亚在用户权利分类方面好过他们。亦属这组的古巴,尽管其严格限制互联网内容和广泛侵犯用户权利,但对互联网自由最重要的限制,很大程度是由于政府行动造成的纯属缺乏登陆科技所致。古巴在登陆互联网的障碍分类得分最差。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