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郭国汀律师专栏
·关于记者杨金志、陈斌严重侵犯郑恩宠律师名誉权的律师函
·郭国汀律师如果你还是个真正的男人的话,请你勇于承担败诉的责任。
·郑恩宠案上海当局特务什么下流无耻的手段皆用
·谋害郑恩宠的凶手是谁?
·郑恩宠案上海高院驳回上诉后网友们的评论
·请记住一位伟大的律师英雄——郑恩宠/郭国汀
***(四)香港联中公司与厦门国际贸易信托投资公司国际贸易争议再审案
·司法腐败的典型案例
·最高法院无理拖宕九年拒不下判再审案代理词
·反了你!竟敢不尊敬我大法官!
·就十五载官司致最高法院法官的公开函
·中国法官如何让吾尊敬/南郭
·最高法院的院长们为何威胁郭国汀律师?
***(五)涉外亿元合同诈骗案
·涉港“亿元”合同诈骗案之辩护词/郭国汀
·惊心动魄的辩护
·涉外亿元诈骗案致有关负责人的公开函
·致福建省委、省政府各位领导及福州市委、市府各位负责人的公开信
·关于本司与福州市粮油公司贸易纠纷案及因此而被无辜拘留、逮捕者至福州市、福建省、中国政府、公安、检察各部门负责人公开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市长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函
·关于亿元合同诈骗案至福州市委书记的函
·亿元合同诈骗案至中央政法委书记紧急呼吁函
·福州市公安局插手涉港经济纠纷造成海内外不良影响事
·亿元合同诈骗案郭国汀律师与龚雄副市长会谈备忘录
***(59)(五)郭国汀律师名案劲辩
***(1)政治良心案
·力虹(张建红)煽动颠覆国家政权案的咄咄怪事
·郭国汀力虹被中共无罪重判的真实原因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简析严正学所谓颠覆国家政权案
·严正学所谓[涉嫌颠覆国家政权案]必须公开审判
·强烈谴责胡锦涛公然践踏法律任意拘禁人律师的恶劣行径
·东洲惨案发生的根源——呼吁由联合国组织调查团进行公正调查/郭国汀
·评吴爱中张惠刘兰(法轮功讲真相)案的两审判决
·郑恩宠律师“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罪”辩护词
·律师关于郑恩宠案的二审辩护词
·郑恩宠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秘密罪刑事申诉状
·郭国汀:我为什么为清水君辩护
·作家张林又被刑事拘留!
·声援支持杨天水和张林
·杨天水是令人敬佩的民主战士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杨天水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师涛是当代中国英雄——
·六四与师涛
·师涛为中国记者受难为自由民主坐牢
·郭国汀指雅虎遵守当地法律说无法律根据
·辩护律师郭国汀获准会见师涛
·长沙国安局无理拒绝辩护律师会见师涛
·答mironet质疑何谓真正的中国人权律师?
·向刘晓波,余杰先生学习,致敬!
·当一名律师无辜失去自由时——无题
***(2)民告官---行政诉讼案强制拆迁案
·国家赔偿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政府欺诈何时休?!评一起政府参与非法强制拆迁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
·关于苏州市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被非法强制拆迁案的法律分析意见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烟台「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社会公共利益与强制拆迁
·身残志坚受苦遭难的马亚莲二次劳教案:行政复议申请书/郭国汀
·马亚莲案代理词
·马亚莲因强迁上访两次劳教争议案行政上诉状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郭国汀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案上诉状
·苏州 “历史文化街区”拆迁争议上诉案代理词
·苏州“历史文化街区”拆迁案代理词
·敬请关注一起严重违法强制拆迁苏州相城区民营企业案
·非法强制拆迁民营企业争议案一审代理词/郭国汀
·一起非法强制拆迁争议案的法律意见书
·苏州市衣丽人服饰有限公司诉苏州市相城区建设局非法作出《房屋拆迁许可证》行政诉讼争议案代理词
·张锐诉上海市普陀区房屋土地管理局之行政诉讼案有关问题的初步法律意见
***(3)行政诉讼案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代理词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上诉状
·谢安诉湖南省醴陵市工商行政管理局不当行政处罚案
·行政处罚行政诉讼案代理词
·对一起复杂行政诉讼案的法律思考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案代理词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案代理词
·关于浦东公安分局扣押公司帐册及业务档案的法律意见书
·龙岩市恭发城市信用合作社诉龙岩市土地管理局国家行政赔偿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书
·虚假抵押行政侵权上诉状
·养老保险争议案初步法律意见
·赌博行政处罚争议案代理词
·征收船舶港务费行政争议案答辩状
·行政处罚(没收赌资)争议案再审申请书
·上海黄浦区法院第三次变相密秘审判马亚莲二次劳教行政诉讼案
***(4)重大涉外经贸争议案
·Ocean Glory 轮碰撞争议案代理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巴西互联网自由评价
   自由之家http://www.freedomhouse.org/template.cfm?page=1
   郭国汀译
   状况:自由
   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5分(0-25)

   内容限制:8分(0-36)
   用户权利侵犯:13分(0-40)
   总计:26分(0-100)
   人口:一亿九千四百万
   互联网用户2006年: 三千二百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十七
   互联网用户2008年:六千八百万/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五
   移动电话用户2006年:一亿
   移动电话用户2008年:一亿五千一百万
   出版自由2008年得分\ 42分;状况: \部分自由
   数码机会指数2006年排名:181 国家和地区中 第65名
   GNI 人均9,400美元
   第二代万维网申请受阻挡:是
   政治内容被系统地过滤:不
   博客主/网络记者被捕:不
   
   概要
   对于一个社会发展极为悬殊的国家而言,巴西近年来在扩充互联网享用权和手机使用方面取得了重大成就。它是拉丁美洲互联网用户人口最多的国家并位居全世界第七 。国家于 1990 年首次连接到互联网 ,如今通过各种技术在大多数地区均可提供连接,尽管某些基础设施的限制仍然存在。虽然互联网使用过去一直相当自由,但是2007年和2008年若干法律诉讼,对网络表达自由构成了威胁,包括法院裁决导致对批评政治家的报告进行审查、对在社区局域网平台Orkut 上从事政治活动的禁令和对网络犯罪立法的议案。
   
   登陆国际互联网的障碍
   
   根据《国际电信联盟》统计,截至 2008 年 12 月巴西已有六千八百万互联网用户,占总人口的百分之三十五点二。缺乏基础设施影响了大部分用户(主要在乡村地区)是互联网连接的主要障碍。尽管如此,由于政府启动了十几个将人口与互联网连接的项目,近年来已经取得重大改进,这些包括“WiMax网络”和“数码城市”项目的投资 。许多这些项目使用大多数用户均能享用的宽带技术。全社会各个不同阶层的人民均使用互联网 ,国家的电子商务、电子政府、网上银行服务均位居全世界最发达国家之列 。然而,由于持续存在的贫穷,大部分人口仍然不能享用互联网。
   
   六家公司分享大部分手机市场,手机上网率增长迅速。统计数字显示在过去五年中平均年增长百分之二十,截至 2008 年 11 月约有一亿五千一百万手机用户 。
   
   尽管没有行政部门阻挡互联网的较严重的案例,在本报告涵盖期间有若干事件涉及法官干预某些在线应用产品的享用权。2007 年,一位女模特起诉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法官命令YouTube删除显示该女模特与她的男朋友私生活的录相短片 。YouTube 服从命令,但是用户持续重新上传该冒犯录相片。法官随后要求巴西互联网服务供应商阻挡整个网站。结果,2007 年 1 月有数日在巴西无法登陆YouTube。原裁决最终被撤销 。
   
   虽然他们通常均可用,Google 的社区局域网站 Orkut 和博客服务网站 Wordpress ,亦曾因巴西法官和警察的命令而临时被阻挡。此种事件在涉及恋童癖、煽动仇恨演讲、种族主义、歧视同性恋、或诽谤性材料等情况下出现。巴西的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显然缺乏阻挡一个通用网址(URL)所需的技术知识或者软件,因此为遵守政府的要求,被迫限制整个网站的享用权。然而,在某些情况下,在法官与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就限制存取网上争议内容,达成供选择的协议 。
   
   尽管一种复杂的管理环境,不存在阻止提供数码技术享用权的各种商务运作的特定法律或者经济障碍。然而,由于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实施的私有化计划,电信市场通常,而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市场尤其趋于集中。根据巴西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协会(ABRANET)统计,如今该国有超过一千家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营运。然而,其中四家最大的公司Terra, UOL, IG,和 Yahoo!占有超过百分之五十的市场。由于价格下降,宽带上网持续增加 ,但是它也集中在各电讯和有线电视公司 。
   
   电讯管理机构ANATEL,以及反垄断机构CADE,确保信息和通讯技术产业 ( ICTs )依据法治,以一种自由、公平、和独立的方式营运。这些联邦机构使一项跨部门的合作协议,明确规定各方同意的各种权能, CADE 依《一般电讯法》被授予处理市场集中和定价等反垄断问题时的最终决定权 。由一项开创性的提议,1995年创建了保证有关互联网管理问题的透明度和社会参与,由多家股东组成的“巴西互联网指导委员会” 。其委员由来自政府、私营行业、学术界、非政府组织、社区的代表组成,自 2004 年始,各委员由相对民主和开放的选举选任。
   
   互联网内容的限制
   
   政府未使用任何技术方法过滤或限制存取网上内容。尽管如此,近年出现的由司法部和政府官员提起的法律诉讼,正在成为对言论自由的一种障碍,并作为删除被认为不受欢迎的内容的一种手段。 2007 年 12 月,南方城市波尔多(Porto Alegre)的一家法院迫使新闻记者维多尔(Vitor Vieira) 将一篇论及一个国会议员与犯罪有牵连的文章从互联网网站中撤下 。2008 年 10 月,一份针对 Folha Online 网站的禁制令被下达,要求它将一份揭露腐败的报导撤下,该报导指称工人党候选人马里赫(Luiz Marinho)由汽车制造商Volkswagen买单访问一家夜总会 。在 2008 年另一起事件中,反对派在线杂志 NovoJornal,因其批评内威斯(Aecio Neves)州州长米纳斯(Minas Gerais)而声名远播,被当局停止营运。他们引证的指控称其匿名张贴,违反了宪法有关不得匿名的条款;然而,该网站的经理据报导称,按照法律的要求用他自已的名字注册了出版物 。
   
   2008年大选期间,对于使用互联网申请产品从事政治活动作了各种限制,被认为对民主进程具有某种负面影响。“高等选举法庭”于2008年3月通过的第 22718 号决议,规定各项选举活动和广告,只能贴到候选人的网页上。禁止选举活动使用此种工具,例如 Orkut、YouTube、电子邮件和短讯,传播使他们的政治消息 。至少一个案例被报告,在地方选举中,一名候选人被迫关闭她在Orkut网站的帐户,暂停在 YouTube 网上促进她的候选资格的录相 。该规定亦禁止选举活动在互联网上购买广告空间。据称互联网服务供应商曾试图推翻这项决议,但未获成功。2008 年 7 月,在一起相关的案例中,里约热内卢地区选举法庭,要求博客主们删除他们贴在他们的网站上显示支持市长候选人费尔南多(Fernando Gabeira)的横幅标语。不过,经公众强烈抗议后,法官次日撤销了原裁决,强调解释说该规则适用于候选人自已的竞争活动,而不适用于他们的支持者 。
   
   对于国际或国内新闻来源通常没有限制,个人可以使用互联网、移动电话技术、及其他信息通讯技术作为信息来源 。博客、图相博客、社区局域网平台、公民记者近年来如雨后春筍般蓬勃发展。超过百分之八十的成年互联网用户,在 2008 年访问过社区局域网站,是全世界最高的比率之一 。虽然越来越多的巴西人使用 Facebook, Orkut仍然是最流行的平台。学术机构也开始使用互联网分享信息,以在线格式呈现科学和学术调查的成果,对许多重要杂志采用公开享用战略,公开出版大学论文和专论。最近另一个奇观是警察写博客者与日俱增,明显旨在增加警务透明度以便培育警察与公众之间的相互信任。
   
   互联网被广泛地运用于社会动员和运动。事例包括开放和免费软件运动,享有爱滋病知识权运动,以及同性恋权利运动。此外,手机已成为用于组织象在圣保罗举行的年度同性恋游行类似事件的一种主要工具,以及用于传播该国街头暴力相关图相的一种手段。互联网尤其被博客社区和其他人用作一种传播媒介,抗议政府政策和被察觉威胁在线表达的司法裁决。数千名互联网用户启动一个电子邮件抗议针对YouTube 的禁令,一个“对禁令说不!”的博客被创建,以回应该国主要的主持博客平台Wordpress将被法庭阻挡的担忧 。在一次捍卫言论自由和反对“网络犯罪议案”的网上请愿中,在第一个星期便赢得五万八千个签名 。
   
   用户权利的侵犯
   
   虽然言论自由受宪法保护,矛盾的条款和在本报告函盖期间若干支持审查的合法裁决,引起人们对那些影响传统媒体对表达自由提出的挑战,亦可能被适用于在线内容的担忧。宪法和联邦法律保护言论自由以及文化和宗教表达自由。特定法律亦确立了新闻出版自由。然而,某些法规限制了这些权利的一些方面,尤其关于网上言论,宪法概述了的一种特别复杂的法律结构 。例如,思想表达自由被确保而在同一条款却正式禁止匿名 。
   
   近年来针对互联网服务供应商、在线新闻杂志和某些博客主的民事和行政指控,在司法系统时有所闻 。除了上述提及的案例, Google 巴西和它的某些服务,例如 Orkut 和 YouTube,已成为众多司法请求的目标。在一起事件中,一位基督教新教福音派信徒部长埃迪尔(Edir Macedo)要求Google巴西公司取消冒犯的 Orkut 社区 。女演员基尔(Preta Gil)起诉Google巴西公司,因为该Orkut 社区网上称她是“肥胖的女演员”;在另一个案例中, Google 巴西公司被命令赔偿一个女人,因为在 Orkut 网上她被称做“懒婆娘”。流行的社区局域网站也因为允许“伪造的简介”受到处罚;一名来自Santa Catarina 州的律师因为在该网上传了一份虚假简介被逮捕。当局过去曾威胁要阻挡登陆 Wordpress博客网站,因为其无能力审查特定网址 。
   
   个体博客主们也已面临政治家们的诉讼。博客主阿尔西尼(Alcinea Cavalcanti)已被提起超过二十五起诽谤诉讼,其中多数是由沙尔尼(Jose Sarney)参议员提起,他个人感到被数篇博文的内容冒犯 。此种官员使用法院来压制批评家的做法,在美洲国家组织 (OAS) 泛美人权委员会最近的一次公开听证期间被讨论。巴西新闻出版调查协会,要求该人权委员会,重新审查巴西的法律和巴西侵害表达自由的司法实践;该人权委员会对该问题作出的任何裁决都将影响传统和在线媒体 。
   
   由阿泽雷多(Eduardo Azeredo) 参议员在 2006 年提议的“网络犯罪议案”正在该国展开辩论,业已成为公众对表达自由最担忧的问题 。在公众的压力下,最初版本的某些条款,诸如要求用户注册,据报导已被删除。然而,该议案以其目前的形式,仍然限制像开放无线上网那样的技术,迫使互联网服务供应商记录用户信息并保存三年。它还允许供应商通过对等连接和其他威胁用户隐私权的方式,在发送的数据中检查版权侵犯情况 。Fundacao Getulio Vargas法学院“技术与社会中心”主任雷蒙(Ronaldo Lemos)指出该议案存在文本用语含糊不清,其结果的不可预测性,以及如果议案被通过,用户会因网上琐细的行为负刑事责任,并被判最高达四年的监禁 。2008 年 7 月参议院已通过该议案,目前该议案已送众议院待决。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