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郭国汀律师专栏
[主页]->[百家争鸣]->[郭国汀律师专栏]->[《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律师专栏
***自由人权宪政共和民主之路争论
·中国人缺少宽容精神么?
·郭国汀评价刘晓波诺奖
·关于刘晓波是否合格人选答阮杰函
·郭国汀评刘晓波之伪无敌论
·中共怪异重判刘晓波的意图旨在克意扶持默契能控的民运‘领袖’
·质疑刘晓波先生盛赞俞可平民主论 郭国汀
·我愿意出任刘晓波2006/guoguoting/68
·郭国汀与刘晓波先生关于人民起义权利的对话
·刘晓波案之我见
·郭国汀预言刘晓波与中共之间的默契
·刘晓波虚伪有余而真诚不足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公然践踏法律枉法刑拘刘晓波先生!
·为什么应当支持刘晓波?
·郭国汀邀请刘晓波公开论战的函
·告别自由中国论坛网友公开函
·郭国汀:质疑一个刘晓波超过全部民运人士
***(48)人权律师思想辩护策略论战
·律师应当如何为颠复及煽动颠复国家政权罪抗辩?----就如何为郭泉、谢长发、刘晓波、谭作人等民主斗士抗辩答网友咨询
·辩护律师为法轮功讲真相案件辩护的基本原则 郭国汀
·真正的刑辩大律师! 郭国汀
·深入骨髓的奴性!
·《九评共产党》是没有价值的政治大字报?
·如何识别网警共特?----答毕时园伙计的质疑
·中共网络别动队业已渗透大量西方中文网站
·什么是南郭之一不怕死二不爱钱?
·答草兄及建强兄质疑
·答张鹤慈先生质疑
·刘荻为何害怕这篇文章? 中国知识分子死了!
·郭国汀答小乔函
***(49)重大人权案件辩护
·民运英雄杨天水危在旦夕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企图暗杀冯正虎先生的流氓下三滥作为!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强烈抗议流氓暴政的政治迫害人权律师!
·呼吁全球华人关注支持民族英雄郭泉博士
·真正的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决不以出卖灵魂出卖人格尊严为代价打官司
·严正警告流氓无赖中共匪帮
·南郭警告胡锦涛别再玩火!
·强烈谴责中共暴政枉法滥捕自由作家谭作人先生
·胡锦涛最害怕最恨谁?
·为申曦(曾节明)作证的证明函
·论颠覆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
·颠覆国家政权罪的法理解析
·中共阉法院认定的颠覆国家政权案件"犯罪事实"简析
·关注声援支持中国知识分子英雄郭泉博士
·我为郭泉博士抗辩
·敬请各界朋友关注声援支持民主斗士郭泉教授
·郭国汀律师称中共颠覆(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系违宪恶法
·烈女邓玉娇传记六则
·“法学专家”是因“理性”还是因“奴性”而胡说八道?!
·强烈谴责胡锦涛及中共专制暴政枉法杀害英雄义士杨佳!
·杨佳精神不朽 抗暴当走退党之路
·岂能将英雄义士杨佳与希特勒、哈尔曼、唐永明相提并论?!
·杨佳案7名涉案警察证人和杨佳的母亲必须出庭作证
·郭国汀预言死刑将造就更多杨佳
·杨佳略传六则一揽
·悼颂杨佳
·杨佳依自然法无罪而且是个值得国人敬重的英雄!
·郭国汀再谈杨佳案的辩护
·郭国汀律师的臭文
·正义、尊严、公道与犯罪----杨佳有罪吗?
·敬请关注声援失踪的律师英雄张鉴康
·强烈谴责中共胡氏当局非法剥夺人权律师张鉴康的执业权
·坚决支持李国涛先生的义举,反对极权专制独裁政治!
·严正责令胡锦涛及中共当局——立即无条件释放民运志士李国涛!
·强烈谴责中共恶意迫害自由战士杨天水、许万平/郭国汀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暴政政治迫害冯正虎先生
·历史耻辱柱上的中国法官
·中国律师受迫害的根源何在?-—声援支持高智晟律师
·良知律师朱久虎被刑拘突显中国司法制度的流氓化/郭国汀
·闻小乔遭警方驱逐毒打有感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纵容黑社会暴力侵袭郭飞雄先生的暴行!
·敬请各界朋友们关注声援支持正在为全民族承受无边苦难的英雄郭飞雄
·郭国汀敦促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人权英雄郭飞雄、高智晟的公开函
·强烈谴责上海市当局非法拘禁李剑虹 郭国汀
·专制流氓暴政本质的再暴露——强烈谴责中共流氓黑社会企图暗杀高智晟律师
·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评论严正责令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朱宇飙律师!
·强烈谴责中共专制暴政迫害人权律师杨在新!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滥施淫威迫害当代中国最高贵的人吕耿松
·中共专制暴政再次公然指鹿为马!——我为陈树庆先生抗辩
·强烈谴责中共流氓专制暴政悍然施暴人权律师李和平!
·谁是精神病?!敬请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先生
·郭国汀敬请全球华人关注自由思想者贺伟华
·强烈谴责胡氏专制暴政对中国知识分子的政治迫害!---我为荆楚抗辩
·严正警告胡锦涛:立即无条件释放高智晟律师!
·郭国汀谈胡佳案
·恶法不除,国无宁日/郭国汀
·严正学先生何罪之有!
·中国涉外案件没有一起获得执行 郭国汀
***(50)坎坷人权律师路
·郭国汀致中国律师网全体新老网友的公开函
·成为一名人权律师!---郭国汀律师专访
·令我热泪横流的小诗 郭国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郭国汀评论》第十九集:论中共暴政

   听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各位回到郭国汀评论。

   今天我的谈话主题是由一位网很可能是五毛党徒给引起的。他在阅读了我一篇文章“论推翻中共专制暴政的合法性”后提出了一些质疑。就这个问题,我谈谈我的看法。

   中共政权为什么说它是一个暴政?实际上,我写道:中共政权是一个极权暴政;是一个流氓暴政;是一个专制暴政。极权的、专制的、流氓的,这三个定语修饰“暴政”。那么什么是暴政?有关这个问题,有各种各样的说法。

   暴政从文义上看,所谓“暴”就是残暴;“政”是指政权或政府。“暴”和“政”连用,就是残暴的政权或残暴的政府,也称做暴政。从哲学这个角度来看,什么是暴政?众多人类思想大家,哲学家早已给暴政下了很多定义。我在办理清水君颠覆国家政权案中,特意把这些人类思想大哲关于暴政定义都提供给了法官参考。这里我把它归纳一下,有如下几种定义:

   第一,把异见当作罪恶的政府,是最暴虐的政府。因为每个人对自己的思想有不可剥夺的权利。

   第二,控制思想的政府,它必定是暴虐的政府。

   第三,自由判断的权利越受限制,我们离人类的天性越远,因此政府就变得越来越暴虐。

   第四,暴政是行使越权的,任何人没有权利行使的权力。

   第五,统治者无论有怎样的正当资格,如果不以法律,而以它们的意志为准则,如果它们的命令和行动不是以保护人民的财产,而满足它们自己的野心、私忿、贪欲和其它任何不正当的情意为目地,那就是暴政。

   第六,暴政本身是盲目的,因为它容不得知识渊博的人民,禁止议论政府的活动,禁止教育人民,这就是管理制度有缺陷的无可争议的证据。

   第七,暴政在一切时代都是自由的敌人。它总是残暴的、残酷的迫害那些以自己的著作或演说,就一些最重要的社会的问题,公众的问题,启迪本国同胞的人,只有卑鄙龌龊的人才害怕真理。

   第八,暴政是以暴力为依据的非正义的行为。

   第九,暴君甚至对思想也总是力图实施暴政。凡与其思想不同者,均被视为不能有生存权利的叛乱份子,专制君主厌恶任何自由思想,而且会以怒不可遏的与以扑灭。

   第十,绝对权力是荒谬的。专制的暴政和无政府主义一样,不能称之为政体。专制君主和暴君是强盗,是土匪,是篡位者。

   第十一,利用暴政剥夺人们最神圣不可侵犯的权利,无疑是建立暴政和篡夺权利,而这样的政权,已经不算是政府,只能算是滥用权力,只能算是抢劫作乱。

   第十二,当人们优柔寡断,漫不经心,听任事件滞留或者是恶习的横行,在国家中就会到处建立起某种冷酷无情的暴政来。暴君统治下的庶民,除了忍耐和懒惰,恐怖同时并存的一些有用的奴隶品质以外,别无其它德性。

   我刚才列举的十三种说法,是人类历史上的大哲学家、大思想家关于什么是暴政,以及暴政的十三种表现。其中哲学家赫尔巴赫对暴政进行的概括,最为经典。他将暴政概括为:

   凡是力图满足私欲,而不遵守自然法和不关心社会利益的政治;凡是利用人民为了自身安全而委托给政府的权力,来奴役人民的政治;凡是用不法手段,主宰人民的生命、财产、人身和自由的政治;凡是毫无理由迫使人民流血和浪费人民财产的政治;凡是抹杀人类良心,强迫人们服从自己的宗教、观点、成见和偏见的政治;凡是统治者在本身利益需要时,就采取强制手段,使法律失效,使人民受摧残的政治;凡是违反人民意愿,而力图统治人民的政治就是暴政。我刚才提到的就是从哲学这个角度来看,什么是暴政的一些权威的说法。

   第三从法律上来看,什么是暴政。从法律上看,凡是不遵守法律的国家,凡是不遵守法治的国家,凡是一个国家中法律充满了恶法的国家,这样的政权就是暴政。所以从上述三方面考察,中共政权都是货真价实的暴政。

   有个匿名五毛党徒叫“失望”说:“你写的乱七八糟,即使在文革时期也属于乡镇一级的水平(指我的“论推翻中共专制暴政合法性”),看问题不能用一根筋,而用多维来看问题才是正确的”。然后他按赫尔巴赫的定义提了九个问题,要我回答。我非常欢迎“失望五毛党”的质疑。他等于帮助我细化中共政权为什么是暴政的理由与依据。这里我就根据这位“失望”的五毛的九个问题作个解答:

   首先,“中共是在满足私欲吗”?这位“失望”五毛要么是装疯卖傻,要么确实被中共长期洗脑成了白痴或者脑瘫,所以他才会提出如此不值得一驳的幼稚问题。当然我这样说可能太绝对,也许他真的是被中共长期洗脑毒害的中学生,或是大学生,甚至是留学生。今天趁着我的第173个“反极权专制暴政,争自由人权民主,绝食争权抗暴民权运动日”来做一个答复。同时我也竭诚欢迎听众朋友们,对我的任何论点提出批评、质疑。

   中共是否力图满足它的私欲?这本来应当属于无须论证的,众所周知的常识。我认为中共不但为了满足私欲,而且是胡作非为极端自私自利的犯罪利益集团。

   中共蛮横无理坚持六十年一党独裁专制,强制垄断中国全部政治权力。而独裁垄断政治权力的目地,就是为了垄断任何社会中最稀有的资源----政治权力,这就是中共力图满足私欲的证据。因为政治权力本质上是一种极其稀有的资源,在任何国家,任何社会,任何集团都无权独裁、独占属于全体社会成员共有的政治权力。但是中共盗国窃政60年来,独裁垄断了从中央到地方所有的政治权力,从未举行过任何一次合法的选举,这是无可争议的铁的事实。

   我本人是一个大学法律专业的毕业生,在大陆执业二十一年,连我都从来没有投过票,因为没有任何机会投票、选举,更何况一般的人?!事实上直到今天,中共的所谓选举,仍然停留在村一级。而乡村,从秦始皇时代一直到清朝政府末期,中国的乡村是完全自治的。

   因为当时的行政体制是两分法:就是中央政权的行政权力,仅到县一级为止,县以下全都是乡绅自治。中共实际上目前连腐败无能清末政府都远远不如,这一事实本身足以证明,中共是一个极端自私自利的强盗匪帮!

   第二,“中共是不是不遵守自然法”?中共始终奉行马克思“法律是统治阶级意志的表现”的强盗法理,这是中共不遵守自然法的铁证。因为自然法实质上是万法之母,任何违背自然法原理的阶级意志,均可能是不公不义的恶法。因而都是短命的。“恶法”非法,国民没有义务遵守恶法。

   自然法表现为公正、公平、公道和正义,而中共有关政治权力方面的法律,实质上全部是违反自然法原理的。具体而言,比如劳教的法律制度;有关国家安全方面的法律制度;有关颠覆国家政权以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法条;有关国家秘密的相关法条,全部都是违反自然法的,极度不公、不义的恶法。

   此外关于新闻出版,网络管理,以及其它众多的法律同样是恶法。因为中共暴政下,根本不存在能够代表真实民意的立法机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实质上仅仅是中共用来欺骗愚弄国人的摆设和花瓶。人大代表的选举,几乎全部由中共流氓一党操控。此种强暴民意的所谓立法者,它制定的所谓法律,本质上只能是恶法。因为它反映的仅是中共流氓的意志,违背自然法精神且不反映人民的意志。

   从时间上来看也是一以贯之,从1949年到今天,中共的立法机构,从来没有制定任何一部公平、公正、公道、正义,符合自然法的法律。在1979年以前,甚至中共国根本没有法律,它是用红头文件,用毛语录来统治国家,所以说这是不折不扣不遵守自然法的表现。

   第三,“中共是否不关心社会利益”?不关心社会公共利益的政权,显然是一个暴政。我认为中共从未真正关心过社会公共利益,它所关心的乃是如何维护一党专政的特权。即便1979年以来所谓改革开放,它的拐脚发展经济政策,也绝不是为了社会公共利益,而是为了避免中共政权因为丧失合法性,因为国民经济面临崩溃,中共政权摇摇欲坠,害怕被中国人给抛弃,所以它匆匆忙忙推出了邓小平“瞎猫摸论”经济发展政策。

   而此种极度不公不义的拐脚经济发展政策,则是以严重污染环境,摧毁中国生态平衡,剥夺中国人子孙后代的生存条件为巨大代价的杀鸡取卵式的政策。今天占人口仅百分之零点四的中国人,居然占有全中国财富的百分之七十以上。其中的百分之九十是中共高干家族子女。充份证明中共关心的是如何满足特权犯罪利益集团的利益,而根本不顾中国社会公共利益。

   第四,“中共政权是如何利用人民为了自身的安全,而委托给政府的权力来奴役人民的”?这方面的证据多如牛毛。中共自从盗国窃政以来,从未停止滥用权力奴役中国人民。从1950年到1953年的“镇压反革命运动”,至少滥杀无辜的二百多万原国民党军政、文教人员。

   1951年强行推行的知识分子思想改造运动,实质上阉割了中国知识分子的自由精神和灵魂。1957年的反右运动,将近四百万人打成右派和中右份子。当时敢言的知识分子都被打入了地狱。彻底阉割了不光是知识分子的灵魂,而且阉割了全体中国人的灵魂和自由精神。

   

   正因为如此,随后的人民公社、大跃进、大炼钢铁,这种荒唐至极的运动,才能够畅行无阻。因为从此以后没有任何人敢公开异议。直接导致近四千万中国农民被活活饿死!“文化大革命”则是全面彻底毁灭中华传统文化和道德。在北京市区,北京大兴县,湖南道县,分别发生了大规模有组织有计划屠杀地、富、反、坏、右,及其子女亲属的灭绝人性的事件,都是在中共当局操控下进行的。

   广西在文革期间发生了活吃三千多地、富、反、坏、右等阶级敌人的惨无人道的事件。活活吃掉了三千多人!郑义先先的《红色纪念碑》对这一史实有非常详尽的论证。这种吃人事件也是在中共政权的纵容放任下发生的。中国人整体道德的沦丧,始自反右运动,到文革时登峰造极。

   再举反右运动中被中共暴政残杀无辜大学生的典型例证。民间认为反右运动中,中国人没有争民主,争自由,其实不是这么回事。反右运动中,凡是坚决与中共决裂的知识分子,文革中全部被枪毙,我手头的资料至少有近100余位右派大学生和教师死于中共暴政枪下。只有向中共投降的人,才有活命的可能。

   其中最典型的第一个是林昭,林昭在1957年是北大的一个非常优秀的学生,被打成右派。1960年因为参加编撰《星火》杂志,被中共罗织“反革命集团罪”判20年徒刑。1968年又被非法加刑,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被枪决的当天,公安居然向她的母亲,索要五毛钱的子弹费!这是一个非常典型的事例。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