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一/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一/更的的

   

有没有不参加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选择可能?

   当然有,一切皆有可能。但是不敢,代价太大。蝼蚁尚且贪生,对于一般爱惜生命、希望活着的草民蝼蚁来说,积极“参加”革命就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经历过三反五反、资本主义工商业改造、合作化、反右斗争、大跃进、拔白旗、反右倾、四清,尤其是1962年重提阶级斗争,无产阶级专政这把恐怖之剑悬在每一个人头上,人人自危。每一个人已经训练烂熟,文革来临,当然知道应该如何积极响应号召、参与政治运动。

   巴甫洛夫的狗都能对电击做出反射,何况如此聪明、如此软弱,如此善于迎合的人呢?

   但是,文革还是遭遇了人们天性和习惯的阻力,革命不是生活的必须,也和脆弱的普世价值观相冲突。毕竟,造反、抄家、打人、斗校长、飞机式、戴高帽、以及杀人这些事情虽然曾经在湖南被嘉许为好得很,但是,总归还是违背人的天性伦理的,是非常态的。

   这就是为什么要全国大串联的必需,也是为什么主流纸媒要一再发表社论蛊惑煽动的原因,也或者是最最最最敬爱的伟大领袖之所以八次接见红卫兵的理由。

   比起现在聪明伶俐的一些人来,比如一夜之间突然去杯葛家乐福的爱国者,那时候的人训练得还不够机敏,还不够鉴貌辨色、心领神会。

   当时最有鼓动力量的口号是,革命的站起来,不革命的滚蛋。也就是,要么革命,要么被革命。没有一个人愿意承认自己不革命,不革命就只能是被革命,就是反革命,没有中间道路。而且,谁愿意像一只坏蛋蛋一样滚来滚去呢。

   当然,如果反过来,校长书记甚至老师斗学生会不会客气一点呢,似乎也不会的。在运动开始时,每个学校的书记、校长、老师也确实对本校第一个贴出“马列主义大字报”的学生喜出望外,认为引蛇出洞抓到了游鱼,找到了活靶子。

   他们甚至迫不及待急于再演一次反右斗争,表现自己的机会又一次来到了面前。总算又来了,甚至可以听见他们磨牙切齿咽唾沫的声音,同时自己也在怕得瑟瑟发抖。唉,可怜的国人。

   学生就是他们多年教出来的衣钵传人,革命实践了教育者多年来传授的革命论语,有些请君入瓮的幽默。

   当然,校长书记老师们也只敢只能这样教,不然就不是校长书记老师,是右派。

   顺便说一下,最初的串联并不是全国各地学生挤在火车里密不通风地往北京跑,还不是北京欢迎您。而是北京的学生去外地煽风点火,以至被当地政府抓起来的事情屡有发生。

   后来的大串联则是学生们全国各地撒腿瞎跑,其实就是免费旅游了。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