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文革ABC之六/更的的]
更的的空間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山间铃响马帮来》/更的的
·《老妈发飙》 /更的的
·《笑傲江湖》/更的的
·《良宵》/更的的
·《绣荷包》/更的的
·《懒画眉》/更的的
·《暗香》/更的的
·《采茶扑蝶》/更的的
·《杨柳叶子青》/更的的
·《对花》/更的的
·《什么是男人》/更的的
·《 男人的外表》/更的的
·《再说外表》/更的的
·《还是外表》/更的的
·《依然是外表》/更的的
·《再再说外表》/更的的
·《外表的困惑》/更的的
·《眼睛》/更的的
·《男人的服装》/更的的
·《还是服装》/更的的
·《再说服装》/更的的
·《几十年前的流行》/更的的
·《棉毛裤》/更的的
·《小菜》/更的的
·《一只小菜》/更的的
·《再来一只小菜》/更的的
·《江南的火锅》/更的的
·《火锅补充(1)》/更的的
·《火锅补充(2)》/更的的
·《食有鱼》/更的的
·《童子鸡和老母鸡》/更的的
·《糖蹄》/更的的
·《咸菜》/更的的
·《毛笋煨肉》/更的的
·《肉》/更的的
·《猪油》/更的的
·《咸鹅和风鸡》/更的的
·《盐水鸭》/更的的
·《青菜》/更的的
·《豆腐》
·《腐乳》
·《酱》
·《酱菜》
·《T恤》更的的
·《牛仔裤》更的的
·《西装》更的的
·《幽默》更的的
·《运动》更的的
·《嗜好》更的的
·《宽容》更的的
·《礼仪》更的的
·《勤劳》更的的
·《笑容》更的的
·《再说笑容》更的的
·《购物》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文革ABC之六/更的的

造反派

   毛主席发动的任何运动总是全民参与。毛主席从来不在乎国泰民安。

   造反派就是没有被剥夺造反资格的所有当时有行为能力的几亿人。即使有人被造反,其实也是很想造反的,不过没有轮到,先被别人给造了。

   就是后来不幸被斗得死去活来的人,开始也是喊口号,写大字报,揭发批判,力图加入造反派行列的。即使是刘少奇,在1966年6月,还是拿着一本历来政治运动的老黄历,准备大整别人的。“敌人出洞了,这个蛇出洞了,你们消灭他就容易了。”

   有没有既不是造反派,也不是被造反派的特例或个案呢?比如深山老林僻谷度日的隐士,赋闲在家与世无争足不出户的贤达,姑且认为总会有的吧。

   1966年6至7月,清华附中红卫兵三论“无产阶级革命造反精神万岁!”;1966年8月,北京市第二中学率先《向旧世界宣战》,这时候文革才离开了大字报苍白的理论之争,有了实际的行动,杀向社会。

   全国所有的机关、企事业单位、大中学校、街道,农村,没有一个单位不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不破四旧、不抄家、不批斗的,全中国革命人民摇身一变成了造反派。

   这个一点不奇怪,就像1957年反右以后,每一个人都自称左派,没有一个人承认是右派;1978年以后,每一个人都立即成了改革派,没有一个声称自己是不改革派或者反改革派。这是小学生都懂的。谁会这么不知趣呢?

   所以从破四旧、横扫一切牛鬼蛇神开始,发展到后来的两大派对立,打得你死我活,其实双方的“造反派”一直是以工人、干部、大中学生和部分农民为主力军的。虽然后来工人叔叔他们放下武器成了工宣队,占领上层建筑掺砂子,遍地英雄下夕烟,其实手上的火药味还没洗去。而干部,则又“三结合”或者重新掌控权力了。

   当然,现在说起来都是几个暴徒、歹徒或者红卫兵的罪过。“红卫兵,你们为什么不忏悔?”

   才过去了这么四十年,也许有人是赖帐,有人是失忆,但是一场如此波澜壮阔、轰轰烈烈的全民运动以后,大家都在寻找或者装作寻找,谁是造反派?

   当年的几亿人哪里去了?这倒真的是咄咄怪事。

   再过几年或者几十年,时过境迁,可能又要寻找谁是改革派了。

   永远赖账,永远说谎,事情总是这样兜着圈子轮回的。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