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更的的空間
[主页]->[百家争鸣]->[更的的空間]->[《阿毛游美国 》]
更的的空間
小品文
·更的的:《一枝花》
·更的的:《二泉映月》
·更的的:《下里巴人》
·更的的:《小桃紅》
·更的的:《出水蓮》
·更的的:《平湖秋月》
·更的的:《江河水》/小品文
·更的的:《行街》/小品文
·更的的:《九連環》
·更的的:《四季歌》
·更的的:《月儿弯弯照九州》
·更的的:《十面埋伏》
·更的的:《行路調》
·更的的:《饿马摇铃》
·更的的:《金蛇狂舞》
·更的的:《雁南飞》
·更的的:《梅花三弄》
·更的的:《紫竹调》
·更的的:《黄鹂词》
·更的的:《大闸蟹》
·更的的:《泡菜》
·更的的/《吃点啥呢?》
·更的的/《小吃店》
·更的的:《小馄饨》
·更的的:《伞》
·更的的:《鞋子》
·更的的:《电视机》
·更的的:《头发》
·更的的:《杨玉环》十則
·更的的:《洗车铺》二則
·更的的:《茶馆、旁边》
·更的的:《镜框里的字画》
·更的的:《不同的男人 同一个梦想》
·更的的:也來說說韓寒(兩則)
·更的的:《土地庙》
·更的的:《女娲》------写在妇女节
·春 三則/更的的
·更的的: 《一个老板》
·更的的:《奶酪》
·更的的:《今天的午饭》
·更的的:《小狗狗》
·更的的:《指甲》
·更的的:《菜场》
·更的的:《一条路》
·更的的:《小木桥》
·更的的:《新市桥》
·更的的:《真诚》
·更的的:《 无缘无故的爱》
·更的的:《朋友》
·更的的:《韩寒的文化》
·更的的:《啼笑皆非说“常识”》
·更的的:《教育,不是为了培养人才》
·更的的 故事新編:《出关》
·故事新編:《后羿》/更的的
·故事新編:《夸父追日》/更的的
·故事新編:《精卫》/更的的
·故事新編:《白虎节堂》/更的的
·故事新編:《野猪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快活林》/更的的
·故事新編:《水泊梁山》/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大人国》 /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豕啄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两面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犬封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翼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镜花缘之劳民国》/更的的
·故事新編:《怡红院》/更的的
·故事新編:《栊翠庵》/更的的
·故事新編:《潇湘馆》/更的的
·故事新編:《盘丝洞》
·故事新編:《思过崖》 /更的的
·故事新編:《丽春院》
·《不醉无归》
·《夕阳西下》
·《燃烧的心》
·《剑客站着》
·《抽丝马洞》
·《再说抽水马桶》
·《有句方言不大好听》
·《金蛋还是银蛋》
·《我能证明!》
·《说说这个超市》
·《一个男人购物》
·《生活在别处》/更的的
·《好姐妹职介所》/更的的
·《清平山》/更的的
·《多瑙河之波》/更的的
·《钟楼怪人》/更的的
·《猫眼看人》/更的的
·《上香,不是为了贿赂!》/更的的
·《One night in Beijing》 /更的的
·《雪山》 /更的的
·《丝绸之路》 /更的的
·《黄水谣》 /更的的
·《生活在别处》(二)/更的的
·《金陵塔》/更的的
·《行街》/更的的
·《二泉映月》/更的的
·《江河水》/更的的
·《阳春白雪》/更的的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阿毛游美国 》

    忽然有消息传来,说是可以去美国一游了。这次也许是首次真正的旅游,和官员们仗着商务的名头游山玩水完全名份不同,虽然内容倒是一样的,只是这次轮到百姓了,譬如阿毛。

    一个“环行北美”旅行社得风气之先,于是全国旅行社相继层层转包,于是阿毛夫妇就报了名,每人28000元。旅行社后台如何操作,如何分配,这个不关阿毛的事。有一天阿毛就接到通知到美领馆面签了。老美总归要和人先见上一面,也不怕麻烦,太客气了,真是的。

    美领馆在梅陇镇8楼上,天未拂晓,人头攒动,却是黑压压的,谅来每天都是如此。自然有黑衣大汉们把门巡视,有些肃静回避的意思,百姓们就瘪缩缩的靠墙排队,很规矩很中华的样子。满脸堆笑地看着几个老美浑身香喷喷地匆匆来上班。有几个排队的妇女就急着寻找厕所,谁都知道,有的女同胞在关键时刻总是要先上厕所的,防患于未然。

    果然就有事情了,有人的姓名没有填上汉语代码,于是赶紧纷纷打听,暗中切齿痛骂旅行社的疏忽,一时间,各种方言的咒骂甚嚣尘上,总归离不开几个动词。这也是当然的。

    速度也蛮快,流水席一般,拿了什么表格,留了双手指纹。阿毛满口的你好、谢谢。当场被工作人员嘉奖,说,只有你一个人会对工作人员说谢谢的。阿毛信心大增。

    找了一个面相和善的老美,看起来很好说话和颜悦色的样子。阿毛夫妇上前,隔着玻璃窗口,老美笑嘻嘻打量一番,一言不发便在申请表上胡乱写了几个番文,说,你们通过了。

    一大堆准备的文件、照片、存折、房产证以及花言巧语全部没有派上用场,人家连看一眼的念头都没有。想来阿毛仪表堂堂,阳光灿烂,不像是打算黑下来的样子。虽然阿毛心里十分想就此黑在美国,但是这样一来倒不好意思撒赖了。所以后来就又回来了,回来了在电脑上滴滴笃笃打《阿毛游美国》。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提。

   二

    上了飞机,直飞旧金山。好家伙,一飞机几乎全是黑眼睛黄皮肤的同胞,头发看起来也基本是黑的或者染成黑的。大概都是上海、、江苏的几个团队。后来才知道还有北京、西安、广东等地的,但是他们不在浦东空港出发。

    既然都是自己人,乡亲们也,那么当然可以闹哄哄,互相大呼小叫,争先恐后,顺便争抢行李柜,顺便吵几句相骂,亲热和谐得不得了。有一个上海黑瘦男子尤其了得,象弹簧似的不断跳起来打开行李柜拿末事,平均30秒一次,阿毛认为他一定患了多动症。还有一个上海女宁立即掏出毛线来编织,两根竹签指东打西,暗藏杀机。阿毛想,这种东西或许不应该通过安检的,难道被误认为是两根细长筷子?终于大家入座,黑瘦男人安静下来打开索尼电脑,真是科技创新时代了,飞机上也可以空当接龙和连连看了。

    当然也有几个老外,塞上耳机,拿本书出来阅读,很不亲和的样子,完全不懂人情世故。

    一宿无话,吃了两顿机上快餐,上了几趟厕所,时差在不知不觉中产生。稀里糊涂朦朦胧胧就飞过了太平洋,阿毛到了旧金山。

    出关了,阿毛搂着太太说,我们是一家。海关的女老外说,不对,你们是夫妇,她是你的太太,你是她的丈夫。阿毛说,不对,她是我的甜心,我是她的大男孩。

    于是大家莞尔,顺利出关。当然,也没有人出不了关。

   三 旧金山却是格外的冷,漫天迷雾。

    先是金门大桥,冷得嗦嗦发抖的旅行者赶紧拍照,完全不顾地陪在叽哩咕噜介绍什么。地陪想想也觉得没意思,什么东西在网上查不到呢。于是开始推销电话卡,华人总归只能赚华人的钱,人家在美国也要养家糊口,多赚一分是一分。

    因为雾,所以红色的金门大桥几乎就隐在雾中,不断有美国小伙骑车或者跑步从大桥上往来。一个个气喘吁吁,满脸春色。老外怎么不怕冷的呢?同行的团友认为,老外吃了牛肉的缘故,身上有比较厚的脂肪和毛发。阿毛想,也许吧。

    金门大桥拍照完毕,转道渔人码头。又拍照。渔人码头本来有上等海鲜可以品尝,不在旅游项目内,所以只能继续拍照。中国人当然吃中餐,怎么可以随便去吃外国海鲜呢?还爱不爱国?自费上了游轮到桥下转了一圈,游轮也是华人的,满口国语乡音,仿佛就是黄浦江边。

    放眼望去,倒是有不少美国孩子,中学生或者小学生,老师带着也来此白相。一个个健康活泼,美不胜收。团友们说,看看,黑孩子,真黑,怎么那么黑?阿毛庆幸,幸亏中文还没有崛起普及到全世界,不然恐怕打不尽的官司。

    拍照毕,又到了艺术宫。这是某届世博会的残址,没有宫,其实只是一大堆柱子。因为恢宏,依然美轮美奂,就有无数的鸽子、海鸥、天鹅以及野鸭什么的在此栖息。当然有很多池塘、树、草和花。美国的所有地方都是绿树成荫,绿草如茵,花团锦簇。于是当然再拍照或者摄像,除了这个,还能做什么呢?

    拍照当然是双手交叠在身后或者腹前,昂首挺胸,目空一切,大国公民是也。倘若席地而坐或者搔首弄姿,那简直是有损国格,这个是万万不能的。永远不能忘了爱国呵。

    手持的都是清一色的数码产品,国人确实不简单地富起来了。阿毛拿的是奥林巴司菲林傻瓜机,拍了36张就要换胶卷,同行们看了一脸悲悯。

    拍完照以后,男女老少纷纷评说,还不如上海。阿毛就和太太讨论,出来旅游难道就是进行如此这般比较的?想想,可能是时差没有倒过来的原因。一个人如果时空错乱,那么说什么就无关紧要了,是吗?

   四

    旧金山飞到芝加哥,芝加哥转机飞到水牛城。于是格外昏头昏脑,时差全部乱了。

    自从911以后,美国机场小心翼翼。安检是很严格的,一到安检,同行们战战兢兢,脱手表、脱鞋、脱皮带,任何液体也不能随身携带,所以刚泡的龙井也只能倒掉。阿毛想,也不见得吧,于是一瓶水,一只打火机就扔在背囊外面的网兜里,居然也是一路平安。

    在旧金山场机,看到四个老人,两对白发夫妻,手持仓促写就的中文求救书。却原来是另一个江苏团的旅游者,一不小心被导游落在了旧金山。这个导游也真有本事,连清点一下人数都不肯。这四人不懂英文,中文是懂的,但是说的是本地方言,他们自以为是普通话。阿毛看了于心不忍,只是自己也没办法,没时间停下来帮他们。阿毛的英文水平也不能处理这种突发事件。好在找到了一个新加坡华人,懂中英文,于是拜托这人帮忙。后来听说这两对夫妻重新签票后在芝加哥找到了大部队,总算没有流落在旧金山。后来在大峡谷重新见到了他们,倒是劫后余生,玩得很开心。

    一天飞行,居然没有吃的,这还了得。阿毛别的都能忍受,唯有这肚子的事情是忍无可忍。于是找了全陪导游交涉。交涉的结果是地陪设法每人弄了一份盒饭,吃下去,阿毛终于活过来了,没有葬身美国成为一具饿殍。

    水牛城就是布法罗,有名的尼亚加拉大瀑布就在这里轰隆轰隆地跌落了几十万年,或许还将继续跌落几十万年。天地之悠悠吧。

    住在瀑布边酒店,满天星辰,星条旗在飘扬,格外的静谧,梦间能听见尼亚加拉河在流淌。 早饭当然是自助早餐,香肠、烤肉、鸡蛋、面包、蛋糕、咖啡、牛奶和果汁什么的。没有豆浆、油条、泡饭、榨菜或者煎饼果子,你看看,这老外懂什么饮食文化?尤其无法让同行们理解的是,竟然连热开水都没有一滴,什么都是冷冰冰的,哪带来的快速面怎么食用?不能食用速食面,那被逼着只好吃冷冰冰的外国早餐了。

    要么不吃,要吃就放开吃,哪怕吃到撑着。几万块钱都花了,起码也要吃出一个本来。阿毛惊诧同行们的胃口以及速度,心里为他们祈祷,上帝保佑,千万不要吃出三高来啊。一个老太太,一口气吃了十几个蛋糕和十几片西瓜,包括几杯冷牛奶。后来,这个好胃口老太太一天都在找厕所,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冲出冲进。阿毛的祈祷上帝没听见。

    于是看瀑布去,迤逦而行,接着就是震惊。要知道尼亚加拉瀑布的详情,各位可以自己谷歌,阿毛实在无以言说。此等世界奇迹,又岂是言语可以表达?流连忘返,流连忘返啊。

    老美也真傻,暴轸天物,这种水量以及落差,起码也该建一个水电站来提高GTP。不料老美竟然连原来有的一个小水电站也关门打烊,就让这资源白白流到加拿大去了。而且还一定要保持其原生态,什么三姐妹岛不就是和几十万年前一样吗?倒下的树都不知道拿走,完全不懂经营城市,完全不知道资源如何开发利用,没有洗脚屋,桑拿城,连宾馆都不知道造几个,更没有房地产开发,浪费啊。世上绝无仅有的国家公园还不知道收门票,太不像话了。

    又坐了游轮,穿了雨衣,在从天而降的水瀑中仰首震撼于大自然的奇迹。能够到此一窥上苍的造化,阿毛夫妇此生何幸。

    同行团友们又评论比较说,哪里比得上张家界、黄果树。于是迤逦返还,吃饭。绿荫森森的途中横冲直撞,所有汽车都停下让道。忽然想起,这就是当年国人赵女士被美国警察喷辣椒水的地方,问了地方导游,这位华人地陪倒也知道这件事。指点着看到了那幢小房子,阿毛很奇怪,赵女士半夜三更走到那里去干什么?

    吃饭当然是在中餐馆,中餐馆当然是华人开的,中餐馆的厕所当然是最小最脏的,中国特色嘛。凡出国旅游过的都知道,吃自助当然是比的速度,眼明手快,仿佛前世今生都是没吃过饭的。阿毛只能自己对自己说,初级阶段,初级阶段。可怜一对上海老太,估计牙齿所剩无几,余勇可贾,出手拿了一大盆蟹钳。拿的时候是一腔热血,激情燃烧,重返青春,吃的时候就成了麻烦,于是深情凝视着一盆通红的蟹钳,双眉紧蹙,相对两不语。蟹钳倒是张牙舞爪,不知道最后到底谁吃了谁。

    随团出国游,总归是吃中餐的,想吃西餐是吃不到的。中餐是那种带外卖的快餐店,巴菲特。而且各人开各人的,连锁是想也不要想。真正的大饭店好像没有,拉斯特隆特,可能也是有的,不过阿毛没看见。据导游介绍,美国歹徒最喜欢抢劫的就是开饭馆的华人。饭馆大都是现金交易,赚到了钱就藏起来,藏在冰箱里、地毯下、马桶里,存银行是不干的,那要完税。所以饭店老板下班回家是必须声东击西,一路反跟踪,游击战似的。阿毛不知道是否真假,存疑。看样子也是有几分相像,不然为什么中餐馆的厕所总是那么脏乱差呢。由此想到,总说华人进入不了美国主流社会,首先华人自己也要接受主流社会的价值观啊。享受着高福利,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好像不大对吧。譬如,阿毛看见美国的公共厕所都是宽大明亮、香气扑鼻,用不完的纸张、洗手液,中餐馆老板不觉得自家饭店厕所有什么不妥吗?几十年一贯就这么过来了,也许习惯了,见怪不怪,熟视无睹。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