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共产党改变了吗?]
藏人主张
·热比娅访问欧洲七国
·中国不当政策导致喀什袭击
·第四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6.29劫机案谎言穿帮
·东土耳其斯坦的泪
·对维吾尔恋人的故事
·维吾尔人是否在行使起义权?
·昆明事件有转移视线之嫌
·昆明事件的两个版本
·再谈新疆问题
·热比娅做维吾尔重要政策宣示
·烏魯木齊爆炸事件是習近平的心患
·新疆问题将逐渐国际化
·解决少数民族自治区困境的出路
·
天下文摘饱你眼福
·法兰克富汇报:表明真相的时刻
·藏人禁食斋祈祝愿诉求非暴力
·藏人面对的谈判遭拒和审议前途
·達賴喇嘛健康無憂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一)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二)
·西藏危機根源何在?(三)
·挺藏中国作家被开庭受审
·揭开达萨和北京对峙内幕
·英國賣掉的只是西藏嗎?
·《零八宪章》风波
·杨建利谈《零八宪章》的意义
·美国家族王朝政治现象方兴未艾
·“伪西藏文学”与帝国叙事
·印度为何叫停经济特区?
·新加坡記者西藏行見聞
·中国迷局:蒙回藏为何想分裂
·西藏流亡社区的教育体制
·西藏零八事件社会,经济成因调查报告
·南非改变政策准许达赖喇嘛来访
·中共新专制主义的平衡术
·中国比印度落后在哪里
·加州议会向遭受歧视的华人道歉
·2010年美中关系紧张加剧
·中美数码外交
·“东亚共同体”
·左拉复活控诉不断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点滴
·達賴喇嘛的特別講話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图片新闻
·五百强上山,四强当先(图片新闻)
·新华社派记者访探全球藏人特别大会
·嘉乐顿珠等就中共否定邓小平有关西藏言论澄清事实
·藏人特别会议与15条西藏独立建议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小组讨论会结束
·全球藏人特别大会闭幕
·达赖喇嘛警告失败的可能
·达赖喇嘛暗示选择一位女孩为继承人
·“对”“错”之争,鹿死谁手?
·“藏人依然不解达赖政策”
藏中文化交流一瞥
·运用不一样的汉语文
·藏中“放屁”比较研究
·达赖喇嘛与中国自由文化运动见面会(图片新闻)
·中国当务之急是实现新闻自由和法治
·袁红冰与达赖喇嘛见面发言
·慶祝達賴喇嘛榮獲諾貝爾和平獎20周年(图籍)
中国转型问题
·赎回选票行动的背景资料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人声明
·赎回选票行动致全国选民的一封信
·赎回选票行动发起记录
·赎回选票行动指南
·赎回选票行动义工自传
·赎回选票行动公报
·波澜初现--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发酵--赎回选票行动一周进展及述评
·网络围剿下的胜利
·赎回选票征求专家法律意见和公民意见
·赎回选票行动申请护照被拒、电脑被扣押
·更正第302号声明及向公众致歉
·关于公民不合作的对话
·唐荆陵就赎回选票行动答刘飞跃问
·结语-选票里面出政权
·中共已经变成权贵党
·关于谢长发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犯罪一案
·中国与法国大革命遗产
·拒绝遗忘
·中国不具备“和平非暴力”的改良条件
·中国加紧控制互联网
·“中国执行死刑数字仍居全球之首”
·北京从订单外交跨越信贷外交
·改革三十年與中國的畸形發展
·伊朗大选与中国
·推迟绿坝是网民的胜利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共产党改变了吗?

   共产党改变了吗?
   
   曹长青
   
   今年七月一日是中国共产党创党88周年,成为历史上最长寿的共产党(苏共只有79年)。与此相呼应的是,中国也成为全世界唯一没有选举的经济大国。不要说世界七大工业国家(G七)全都是民主国家,连后来扩大成G20的国家中,除了中国和沙特阿拉伯,其它18个国家也全都实行了选举制度。在这种情况下,应该怎样看待今天的中共和中国?

   
   在六四20周年之际,有一些政治人物强调,今天的中共已经和过去的中共不一样,所以人们应该用新的眼光看中共。例如,台湾总统马英九说,“不能用六四当时尺度看今日的大陆”;他还说,“大陆当局最近十年比过去更为注意人权议题”。台湾前副总统吕秀莲表示:当今的中国已经不是六四天安门时的中国,今天的共产党也不是那时的共产党(她的原文是病句:“不能再把中国当作六四天安门的共产党”)。
   
   天安门学生领袖柴玲也说:“我想对现在的中国国家领导人讲几句话,因为他们确实是跟六四的直接屠杀没有任何的历史责任的。我希望他们能够借着这个机会,能够开始中国的真正的政治开放。”
   
   刘宾雁们在寻找善良的狼
   
   他们这些讲话可以说是有代表性的。无论在中国还是在海外自由世界,大概都有相当一批人持类似的想法。柴玲的话和马、吕的略有不同,但人们得出的结论是相同的:今天的中共已不是昨天那个手上沾血的中共,所以人们不仅应该用新的角度审视中共,更应期待和中共对话,以达成某种共识。
   
   这是一种不仅错误、更是非常误导人们思维的观点。刘宾雁那一代有很多人一直强调,解放前的共产党是好的,后来共产党变质了(所以人们还有可能把共产党再变好)。现在又有一批人强调,天安门时代的共产党是坏的,今天的共产党已经变化了,也就是变好了,所以对今天的共产党应该有信心,应该寄希望。是这么回事吗?今天的共产党改变性质了吗?跟20年前的不一样了吗?今天的共产党手上没有血吗?20年前的共产党是狼,今天的共产党是羊了吗?昨天的共产党是恶的,今天的共产党就是善的、改邪归正了吗?
   
   今天有多少异议人士被关押、监视、限制人身自由,多少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难道它不在天安门、不在光天化日之下举起屠刀,你就说他手上没有血吗?难道那些被暴虐对待的法轮功学员、基督徒们的血不是人血吗?那些豆腐渣工程导致的生命损失不是人血吗?再退一万步,如果中共出来摆平六四事件(且不说这绝对没有可能),人们就应该让共产党过关吗?只有六四死的人才算流血,才应把帐算在共产党头上吗?马英九、吕秀莲和柴玲的口气,好像今天的共产党已经换了一个新人,一个和屠杀完全无关的、无辜的政府。说什么呢?!在全世界的共产党都已经倒台的情况下,这些华人界的头面人物们仍对共产党的本质毫无认知,难怪中国共产党如此长寿。
   
   没有头脑,和动物没有两样
   
   今天中共垄断所有媒体,用强劲防火墙围堵海外信息,这种对思想的屠杀,对人的头脑的屠杀,难道不是在继续杀人吗?!没有头脑的人,和动物没有两样;不是自由的人,和奴隶没有不同!面对把人变成动物、变成奴隶的政府,难道说它喂饱了十三亿人(更何况根本不是它喂的!),就有了统治的合法性了?就值得台湾的官员和中国的六四英雄另眼看待了?
   
   六四20周年之际,在电视上看到国际媒体采访在香港、英国等地念书的二十几岁的中国学生,他们吓得连脸都不敢露。二十几岁的人,六四时刚出生的孩子们,今天仍被共产党吓死了。这种恐惧哪里来的?无数在海外写点批评共产党文章的人也不敢用真名,恐惧哪里来的?且不谈为他们悲哀,就说一个迄今都能把人吓死的党,不是狼是什么?
   
   今天的共产党,经济上走向官商肆无忌惮地勾结、共同获利(都获得权力和经济利益),政治上则不仅是走向黑社会、黑手党,更完完全全不放弃一党专制独裁的理念,其独裁者的本质没有丝毫的变化。
   
   跟共产党的斗争,是一场战争,对于战争,中国早有“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的古训。但令人悲哀的是,中国共产党头脑很清楚,一路按照自己的理念、自己独裁的政治需要,来制定、实施其政策。无论是对待国内的异议声音,还是对台湾、西藏的反抗势力,他们从不手软,从不妥协,一路摆出恶霸的姿态。
   
   要和共产党对话,是自作多情
   
   反观中国的反对派、异议人士,真正认清共产党本质,认清对手是怎么回事的,实在是少数。许多人动辄就开始对共产党抱以希望,时不时地去恭维几句共产党政府,试图和他们对话。事实是,中国异议人士在政治、经济上都完全不是中共的对手;说句难听的话,如今这比二十年前更强大的中国共产党,它稀罕搭理你吗?从二十年前学生下跪,到今天文化人们的试图谏言、对话,共产党除了镇压,什么时候搭理过你们?那种动不动要和共产党对话的思维和举动,不是故作自我重要,就是自作多情。更严重的是,这些毫无实际效果的举动,所起到的强化共产党合法性的作用,明显会大于对它的否定。
   
   今天,中共政权的反对派所拥有的,只是思想的力量;只有靠清晰、正确的思想理念,才有可能去赢得人们的头脑,把人们的头脑变成巨大的反抗力量,那才是真正可以跟共产党抗衡的实力。而如果头脑不清,既不知己,更不知彼,那就共产党万岁。异议人士要真拿自己当回事,不是去展示你有和中共高官对话的可能(其实根本没有),而是即使只有赤条条一个人,也清晰地站到共产党的对立面,喊出一句共产政权不可救药,必须推翻它,人民才有走向民主、自由和更加繁荣的可能。
   
   那么是不是就应该放弃、甚至否定党内改革派?当然不是。而是让共产党必须垮台的声音去赢得他们的思想、他们的人心。让赵紫阳这类党内“改革派”也认识到,共产党是不可改革的,只有彻底结束这个党的专制、走西式民主选举的道路才是唯一出路。让中国的叶利钦们认清共产党的本质,最后成为推翻中共独裁统治的突击手。
   
   
   ── 原载 《开放》2009年7月号
   Wednesday, July 01, 2009
   本站网址:http://www.observechina.net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