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藏人主张
·自由诗人王藏被警方強行羈押并遭殴打
·环境维权将成为社会冲突的重点
·从谷沟事件看中美“网路战”的前景
·中国99%的白领要破产
·政府调节收入分配为何总是失灵?
·知名作家杨天水准备狱中绝食
·美议员称中国是“数码暴政”
·高智晟失踪后“出现在五台山”
·内外双重压力煎迫之下的人民币
·下辈子还跟你结婚
·外媒披露高智晟更多详情背景
·中国黑客发动网络攻击
·进退维谷的在华外商
·恭喜胡锦涛先生获此殊荣
·中美人权对话“各说各话”
·朱厚泽带走了中共最后的希望
·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经验教训
·法律上白皮书表明言论自由缩小
·中国深陷罢工危机
·南京爆炸和巴国坠机
·“《日美共同宣言》决定针对中国”
·《哲人之恋》与袁红冰
·中国学术论文投稿抄袭现象严重
·中国模式制度还是法术?
·兴高采烈地内斗吧
·胡德平挺温透露出哪些政坛信息?
·十七届五中全会前瞻
·袁教授戳破移民威胁论
·2012中国人口危机或全面爆发?
·大外宣的本土化战略
·社会上升管道梗阻
·陈独秀班房风流
·艾未未先生谈遭遇到的事情
·诺奖祝贺还是批评?
·刘连对峙孔诺斯杀
·劉的光芒照亮中共自慰
·高智晟的心声
·高智晟的勇气和胸怀
·老王谈老胡遇上了邓牌
·中国是否茉莉花开花?
·千年中国面对百年茉莉
·天方有茉莉
·中國為何尚未發生「茉莉花革命」
·卡扎菲和本拉登
·从精神分裂走上实质分裂?
·中国联邦革命党成立公告
·胡锦涛回答中共先烈
·辛亥革命的两点启示
·研究中共从党民对立谈起
·中国模式--新奴隶制对抗普世价值
·美国议员希望组团探访陈光诚
·多方建议提名陈光诚为诺奖候选人
·中共“恐怖法”无法阻挡民主浪潮
·中共内部各派火并热火朝天
·“家法”不除,法治无望
·胡温“鸡鸭模式”怎么解?
·倒薄权斗中“谣言”的双刃功能
·中国学者公开反驳胡温谣诼
·中共将如何国亡政熄?
·薄熙来事件有望推动依法治国
·印度将试验射程5000公里导弹
·薄熙來事件與西方「中國專家」的無知
·胡温倒薄扼杀中共党内派别多元化和民主改革
·美国国务院官员介绍陈光诚的状况
·北京“倒薄”遭遇意识形态陷阱
·胡温政府对华裔投了一枚炸弹
·中国亿万富豪分布图
·温家宝、薄熙来恩怨内幕
·中国文人是否为金钱服务?
·薄熙来是否打开中国巨变的钥匙?
·孔子和佛陀在美国的不同遭遇
·中国“游说”美国的道路
·英媒暴料温的财富比薄多25倍
·利比亚反驳中国知识分子
·青海异议人士刘本琦被刑事拘留
·谁控制互联网,谁就控制世界。
·中国官员131万占有国民财富80%
·中国网民对谷开来案的反应
·“薄谷开来”案件的三大看点
·《在国际法上钓鱼岛属于日本》
·饱死的毛皇与饿死的共奴
·温家宝给盼政改派打了一记耳光
·中国民间狂传的段子集
·《薄熙来案与毛派》
·哪位应该是下一个薄熙来?
·从薄熙来的耳光看中国的社会性质
·温家宝家人隐秘的财产
·薄熙来扔出的白手套
·中国社会濒临爆炸
·中共暴政进入倒数
·温家宝女儿咨询公司
·汉人维人在实践反抗暴政的权利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1)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2)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3)
·火山口上的红色帝国(4)
·对去年一年新疆“恐怖袭击”的剖析
·《中国离岸金融报告解密》的意义
·天价“维稳”经费的背后
·英航、澳航抛棄式耳機乃由獄奴製造
·狼行天下吃肉 狗行天下吃屎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那倉努旦洛桑自傳
   《一位藏人的童年》
   
   桑傑嘉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4期 2009年7月16日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home/article/68
   
    那倉努旦洛桑先生的藏語自傳《一位藏人的童年》(又譯《那倉男孩辛酸史》)一書於2007年6月28日出版發行後,轟動了西藏文學界。該書已印刷兩次。2008年9月,該書在印度再版。據統計,該書共發行了37000冊,受到藏語讀者少有的青睞。
   
    作者那倉努旦洛桑於1948年8月15日生在西藏安多瑪曲(現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1959年12月入玉 樹曲瑪萊縣民族中學學習;1964年從玉樹州民族師範學校畢業;1965年在青海民族學院學習;1965年10月在曲麻萊縣小學任教;1967年在巴貢小 學任教;1971年任巴貢鄉武裝幹事;1978年任曲麻萊縣法院副院長;1984年任該縣司法局副局長。前後曾在省、州級黨校學習,並在省和中央的司法學 校深造。1987年,他任曲麻萊縣副縣長;1990年調任玉樹州中級人民法院;1993年退休;現任青海藏族研究會常任顧問和理事。
   
    《一位藏人的童年》共有六章八十八節。第一章:生為人的喜怒哀樂,作者的家族及其誕生;第二章: 人生的幸禍,家庭的衰敗與童年;第三章: 拜見了佛祖,對聖地拉薩的朝拜及其父親的教誨;第四章:重返故里的前前後後,朝拜後返抵故鄉及再拜上師;第五章:流亡的悲哀,中共的入侵與逃亡之路;第六 章:悲慘的孤兒生活;被抓捕後的悲慘經歷(印度版)。
   
    其中,第五章和第六章詳細記載了1958年中共軍隊入進西藏時,當地藏人沒有任何反抗、甚至是歡迎中共軍隊。但是, 中共入藏後便摧毀寺院、進行所謂“民主改革”、抓捕藏人等等,迫使當時年僅10歲的作者及14歲的甲貝哥與父親和鄉親們一起逃亡。那倉努旦洛桑家逃亡目的 只有一個,父親“希望孩子們在拉薩有個藏身之地”。在一個多月的逃亡途中,作者看到了地獄般的悲慘情景,一個個部落被洗劫、一座座寺院被摧毀、被洗劫的朝 聖者,還有一次次的追殺。逃亡途中,父親和許多夥伴在激戰中被槍殺;其他人大多被中共軍隊抓獲——他們或在押送途中被殺,或在縣監獄(“牢坑”或“集中 坑”)中遭受暴虐死亡。
   
    該書第五章,從當時村落中流傳的傳言開始,如“漢兵白天殺人,晚上殺狗”、“漢兵把老人丟進蟲穴,對小孩喂足酸奶後 從房頂扔下去摔爛……”、“某某村莊被漢兵夷為平地了……”,還有“阿合曲地方的所有寺院都被毀了,500多漢軍正向我們村開來,明天就會抵達……”。甲 闊舅舅講:“寺院已經投降(不對抗),僧人不許對漢人表示不滿。”傳言之後,漢兵真地浩浩蕩蕩地來了,所有僧人在寺院外面排著長隊迎接漢兵(這是西藏最高 形式的歡迎儀式)。寺院的高僧大德們向漢兵獻了哈達,漢兵們也向高僧大德們回獻哈達,寺院的大德們將漢兵興高采烈地請進了寺院。到了晚上,漢兵召集了所有 寺院的僧人和附近的藏民開會,一位漢兵頭頭講話:“非常感謝你們寺院接待我們!大家不用怕,我們藏漢是一家人,五六天後我們就會走。”。但到大會快要結束 時,他又說:“從今天起,寺院的僧人和村民晚上不許走動,晚上有巡邏,開槍打死後果自負。明天開會,如有不參加者將受到懲罰或關進監獄。”當晚,中共抓了 寺院的住持和總負責人;第二天,漢軍強制僧人拆毀了寺院。
   
    最終有一天,作者的父親帶著他們兄弟踏上了逃亡之路。經過一夜,黎明時才看清逃亡的同夥還有:寺院船夫羅曲(50 歲);羅曲的兒子格桑(僧人,15歲);莫蘭(僧人,26歲);莫蘭的侄子康珠(僧人,18歲);丹增(僧人,33歲);丹增的侄子利闊(僧人,19 歲);紮巴(僧人,32歲);紮巴的侄子次果(僧人,16歲);他們的親戚東主(僧人,15歲)。這夥逃亡者僧俗共12人。
   
    他們逃向拉薩,一路上看到了藏區一片被洗劫的慘狀,殘不忍睹。在一個月的日夜逃往中,他們多次遭到漢軍的追殺,並有 過多次激戰。在最後一次交戰中,作者的父親、康珠和利闊不幸中彈死亡。作者的父親死前躺在血泊中,同夥們都在流淚,作者對父親說:“阿爸,我和哥哥沒有 哭”。其父說:“好兒子,不要哭。父親這輩子殺過很多漢人。從前與馬匪(指軍閥馬步芳的部隊)交戰時,殺了很多漢人,這次又殺了那麼多紅漢人(共產黨的軍 隊)。今夜他們殺我,是我的命已盡,我不怕。我在向上師祈禱……”其父的聲音漸漸地變得很模糊,然後死去。這次交戰後,這夥逃亡的藏人只好投降。
   
    中國軍隊押著他們離開激戰的地方時,作者回頭看到很多鷹在搶食父親的遺體,兩個夥伴的屍體也丟棄在原野上。“大約走 了一個時辰,我們這些囚犯被押進一座高牆內。漢兵把我們連打帶推塞進又窄又矮的小門,因為我們被繩子串綁在一起,所以進入時很困難。我和甲貝哥走在莫蘭和 丹增的中間,進門後是一個寬敞的大院子,高牆上亮著燈,還有哨兵來回走動……之後,他們把捆綁我們的繩子解開了,而且把我們的腰帶、鞋帶也給收走了。我們 站在院子的一角,漢兵帶走一些犯人,在院子中間一晃就不見了;又帶了一些過去,一晃又不見了……月光下,大院子看得很清楚,怎麼囚犯帶到院子中間就消失了 呢?這次,漢兵把甲貝哥、莫蘭舅舅等30名囚犯給帶走了。我抓著甲貝哥的手喊著他的名字跟過去,一位漢兵揪著我的耳朵給拉了回來。這30名囚犯帶到院子中 間,又消失了。下一組輪到我們了,我們被帶到院子中間,一位漢兵從地上掀開一塊木板,一股難聞的臭味撲面而來。士兵把我們推進牢坑……坑裏糞臭味、尿臊 氣、呻吟聲,讓人喘不過氣來。眾多囚犯擁擠在一起,我們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就是曲麻萊縣監獄的牢房,其實這裏壓根兒就沒房可言,只能說是牢坑,說集中坑也許更恰當。在牢坑裏,作者的編號是 3299。牢中,每天早上點名,如果點到某個編號時,沒人吭聲,那人就是死了。在這座監獄中,作者看到很多人被毆打後死亡,每天都會有幾具屍體被抬出去, 包括婦女、孩子。
   
    後來,作者從曲麻萊縣監獄被送到“幸福之家”的藏人集中營。“幸福之家”有1000多名兒童和500多名老人,由於 他們的家人或死或逃或在監獄,他們無人照管,便被送到了這裏。後來,“幸福之家”發生饑荒,孩子和老人在饑餓中苦苦掙扎,大批地死亡,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悲 慘現象。在這場饑荒中,作者和他的哥哥吃地鼠、偷軍馬飼料、偷牛羊……幸存了下來,但是,“幸福之家”中的1000多個孩子最終只活下來50多名,500 多名老人中只剩有10個人。
   
   2009.7.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