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藏人主张
·
台湾大国魂
·《台灣大國魂》
· 台灣建國
· 許歷農現象是威權政治的回潮
· 許信良現象意味著什麽
· 台灣的困惑
·世界將怎樣對待台灣
· 詩的神韻和生命如詩的台灣人
· 台灣基督長老教會
· 英雄不謙卑,璀璨台灣魂
·台灣呼喚“國家正名革命”
·時窮節乃現,台灣大國魂
西藏当代史提纲
·“达赖喇嘛有关中印边境评论惹争议”之我见
·简阅西藏(旧文重放)
·侵略与引诱时期
·同床异梦时期
·独吞与争独时期
·接触与摸底时期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上)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中)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一)
·乞求高度自治紧抱民主时期(下之二)
·接触与迈入无进展时期
·无结束的结语
·七万言书之引子
·七万言书之关于平叛和民主改革
·七万言书之农牧生活及统战
·七万言书之民主集中和专政
·七万言书之关于宗教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
·七万言书之多种问题
·七万言书之其它藏区
·七万言书之关于民族权利
·“大西藏”面对“小中国”
·文革中的大昭寺
·西藏 “紅成”事件
·藏中签订不平等的“17条协议”58周年
·盘点历史上的中藏关系
·西藏作家印南宣講西藏獨立事實
·从国际法角度透视西藏归属问题
·中国:西藏难民
·邓小平帝国的边疆政策
·刺刀直指拉萨
·关于西藏问题和台湾问题
·藏,美,中三方最新动态
·卓玛嘉,唯色,亚森等荣获获海尔曼人权奖
·桑东首相答中共教授
·西藏流亡政府公布增設选举主管和下届大选日期
·揭开達賴喇嘛出走事件謎團
·青海判刑不审问直接填名字
·英国首次亮相西藏历史照片
·选择班禅转世灵童有作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总裁离任声明
·西藏公主获金融学博士学位
·噶玛巴与流亡藏人的危机
·噶瑪巴辦公室聲明
·記兩本藏学巨著的譯成
·冬虫夏草造福百姓
·西藏流亡政府新内阁亮相
·吴忠信主持了第十四世达赖喇嘛坐床典礼吗?
·圖伯特運動自我了斷:中國遙遙領先
·藏僧十.一殉道令世界瞩目
·印度的西藏地圖
·黑色年鑑(第一部)
·黑色年鑑(第二部)
·藏区的“平叛扩大化”
·安多金银滩之痛
·达赖喇嘛反对污名化伊斯兰教
·西藏发布独立宣言一百周年
·歷史是由記錄者書寫的
·记1958年青海平叛扩大化及其纠正始末
·西藏作家周洛遭中共非法判处3年有期徒刑
·噶玛巴与境内外藏人悼西藏歌手德白逝世
·西藏境内外同时发生焚身抗议
·西藏矿业的黑幕
达赖喇嘛转世何去何从
·浅谈西藏的"在世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争夺战序幕
·达赖喇嘛转世以及政教分开
·达赖喇嘛:可以结束转世制度
·白玛赤林的临时抱共脚
·哲蚌寺否決中共選任德珠仁波切焱?
·達賴喇嘛關於轉世的公開聲明
·著名学者李江琳新著问世
袁红冰教授的新书连载
·通向苍穹之巅
·藏人艰难并高贵在不相信英雄的时代
·人类进入精神危机的暗夜
·流亡藏人是苍天的泪雨
·走出历史的阴影和回归佛的精神
·西藏复国
·佛悲与佛哀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那倉努旦洛桑自傳
   《一位藏人的童年》
   
   桑傑嘉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4期 2009年7月16日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home/article/68
   
    那倉努旦洛桑先生的藏語自傳《一位藏人的童年》(又譯《那倉男孩辛酸史》)一書於2007年6月28日出版發行後,轟動了西藏文學界。該書已印刷兩次。2008年9月,該書在印度再版。據統計,該書共發行了37000冊,受到藏語讀者少有的青睞。
   
    作者那倉努旦洛桑於1948年8月15日生在西藏安多瑪曲(現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1959年12月入玉 樹曲瑪萊縣民族中學學習;1964年從玉樹州民族師範學校畢業;1965年在青海民族學院學習;1965年10月在曲麻萊縣小學任教;1967年在巴貢小 學任教;1971年任巴貢鄉武裝幹事;1978年任曲麻萊縣法院副院長;1984年任該縣司法局副局長。前後曾在省、州級黨校學習,並在省和中央的司法學 校深造。1987年,他任曲麻萊縣副縣長;1990年調任玉樹州中級人民法院;1993年退休;現任青海藏族研究會常任顧問和理事。
   
    《一位藏人的童年》共有六章八十八節。第一章:生為人的喜怒哀樂,作者的家族及其誕生;第二章: 人生的幸禍,家庭的衰敗與童年;第三章: 拜見了佛祖,對聖地拉薩的朝拜及其父親的教誨;第四章:重返故里的前前後後,朝拜後返抵故鄉及再拜上師;第五章:流亡的悲哀,中共的入侵與逃亡之路;第六 章:悲慘的孤兒生活;被抓捕後的悲慘經歷(印度版)。
   
    其中,第五章和第六章詳細記載了1958年中共軍隊入進西藏時,當地藏人沒有任何反抗、甚至是歡迎中共軍隊。但是, 中共入藏後便摧毀寺院、進行所謂“民主改革”、抓捕藏人等等,迫使當時年僅10歲的作者及14歲的甲貝哥與父親和鄉親們一起逃亡。那倉努旦洛桑家逃亡目的 只有一個,父親“希望孩子們在拉薩有個藏身之地”。在一個多月的逃亡途中,作者看到了地獄般的悲慘情景,一個個部落被洗劫、一座座寺院被摧毀、被洗劫的朝 聖者,還有一次次的追殺。逃亡途中,父親和許多夥伴在激戰中被槍殺;其他人大多被中共軍隊抓獲——他們或在押送途中被殺,或在縣監獄(“牢坑”或“集中 坑”)中遭受暴虐死亡。
   
    該書第五章,從當時村落中流傳的傳言開始,如“漢兵白天殺人,晚上殺狗”、“漢兵把老人丟進蟲穴,對小孩喂足酸奶後 從房頂扔下去摔爛……”、“某某村莊被漢兵夷為平地了……”,還有“阿合曲地方的所有寺院都被毀了,500多漢軍正向我們村開來,明天就會抵達……”。甲 闊舅舅講:“寺院已經投降(不對抗),僧人不許對漢人表示不滿。”傳言之後,漢兵真地浩浩蕩蕩地來了,所有僧人在寺院外面排著長隊迎接漢兵(這是西藏最高 形式的歡迎儀式)。寺院的高僧大德們向漢兵獻了哈達,漢兵們也向高僧大德們回獻哈達,寺院的大德們將漢兵興高采烈地請進了寺院。到了晚上,漢兵召集了所有 寺院的僧人和附近的藏民開會,一位漢兵頭頭講話:“非常感謝你們寺院接待我們!大家不用怕,我們藏漢是一家人,五六天後我們就會走。”。但到大會快要結束 時,他又說:“從今天起,寺院的僧人和村民晚上不許走動,晚上有巡邏,開槍打死後果自負。明天開會,如有不參加者將受到懲罰或關進監獄。”當晚,中共抓了 寺院的住持和總負責人;第二天,漢軍強制僧人拆毀了寺院。
   
    最終有一天,作者的父親帶著他們兄弟踏上了逃亡之路。經過一夜,黎明時才看清逃亡的同夥還有:寺院船夫羅曲(50 歲);羅曲的兒子格桑(僧人,15歲);莫蘭(僧人,26歲);莫蘭的侄子康珠(僧人,18歲);丹增(僧人,33歲);丹增的侄子利闊(僧人,19 歲);紮巴(僧人,32歲);紮巴的侄子次果(僧人,16歲);他們的親戚東主(僧人,15歲)。這夥逃亡者僧俗共12人。
   
    他們逃向拉薩,一路上看到了藏區一片被洗劫的慘狀,殘不忍睹。在一個月的日夜逃往中,他們多次遭到漢軍的追殺,並有 過多次激戰。在最後一次交戰中,作者的父親、康珠和利闊不幸中彈死亡。作者的父親死前躺在血泊中,同夥們都在流淚,作者對父親說:“阿爸,我和哥哥沒有 哭”。其父說:“好兒子,不要哭。父親這輩子殺過很多漢人。從前與馬匪(指軍閥馬步芳的部隊)交戰時,殺了很多漢人,這次又殺了那麼多紅漢人(共產黨的軍 隊)。今夜他們殺我,是我的命已盡,我不怕。我在向上師祈禱……”其父的聲音漸漸地變得很模糊,然後死去。這次交戰後,這夥逃亡的藏人只好投降。
   
    中國軍隊押著他們離開激戰的地方時,作者回頭看到很多鷹在搶食父親的遺體,兩個夥伴的屍體也丟棄在原野上。“大約走 了一個時辰,我們這些囚犯被押進一座高牆內。漢兵把我們連打帶推塞進又窄又矮的小門,因為我們被繩子串綁在一起,所以進入時很困難。我和甲貝哥走在莫蘭和 丹增的中間,進門後是一個寬敞的大院子,高牆上亮著燈,還有哨兵來回走動……之後,他們把捆綁我們的繩子解開了,而且把我們的腰帶、鞋帶也給收走了。我們 站在院子的一角,漢兵帶走一些犯人,在院子中間一晃就不見了;又帶了一些過去,一晃又不見了……月光下,大院子看得很清楚,怎麼囚犯帶到院子中間就消失了 呢?這次,漢兵把甲貝哥、莫蘭舅舅等30名囚犯給帶走了。我抓著甲貝哥的手喊著他的名字跟過去,一位漢兵揪著我的耳朵給拉了回來。這30名囚犯帶到院子中 間,又消失了。下一組輪到我們了,我們被帶到院子中間,一位漢兵從地上掀開一塊木板,一股難聞的臭味撲面而來。士兵把我們推進牢坑……坑裏糞臭味、尿臊 氣、呻吟聲,讓人喘不過氣來。眾多囚犯擁擠在一起,我們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就是曲麻萊縣監獄的牢房,其實這裏壓根兒就沒房可言,只能說是牢坑,說集中坑也許更恰當。在牢坑裏,作者的編號是 3299。牢中,每天早上點名,如果點到某個編號時,沒人吭聲,那人就是死了。在這座監獄中,作者看到很多人被毆打後死亡,每天都會有幾具屍體被抬出去, 包括婦女、孩子。
   
    後來,作者從曲麻萊縣監獄被送到“幸福之家”的藏人集中營。“幸福之家”有1000多名兒童和500多名老人,由於 他們的家人或死或逃或在監獄,他們無人照管,便被送到了這裏。後來,“幸福之家”發生饑荒,孩子和老人在饑餓中苦苦掙扎,大批地死亡,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悲 慘現象。在這場饑荒中,作者和他的哥哥吃地鼠、偷軍馬飼料、偷牛羊……幸存了下來,但是,“幸福之家”中的1000多個孩子最終只活下來50多名,500 多名老人中只剩有10個人。
   
   2009.7.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