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藏人主张
·關於袁紅冰所言的《人類大劫難》
·海航在华尔街遇冷:美国银行暂停参与其交易
·刘晓波走了 革命来了
·刘晓波和狼性化环境
平措汪杰自传连载(汉译)
·一位藏族革命家(连载一)
·平旺在巴塘的童年(连载二)
·平旺舅舅桑頓珠的政变(连载三)
·平旺在学校的生活(连载四)
·平旺在策划革命(连载五)
·平汪回到康区(连载六)
·平汪去拉萨(连载七)
·平汪与印度共产党(连载八)
·平汪与起义前夜(连载九)
·平汪逃往西藏(连载十)
·平汪从拉萨到云南(连载十一)
·平汪再回巴塘(连载十二)
·平汪谈《十七条协议》(连载十三)
·平汪再赴拉萨(连载十四)
·平汪与解放军在拉萨(连载十五)
·平汪处于多事之年(连载十六)
·平汪谈北京插曲(连载十七)
·平汪谈(西藏)开始改革(连载十八)
·平汪谈拉萨的紧张局势(连载十九)
·平汪被控“地方民族主义者”(连载二十)
·平汪入狱(连载21)
·平汪单独囚禁(连载22)
·平汪立誓沉默(连载23)
·平汪出狱(连载24)
·平汪再次陷入新的斗争(连载25)
·平汪争取少数民族权益(连载26)
·平汪传记的尾声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回忆监狱里的十世班禅大师(转载)
·《七萬言書》引發《殺佛》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

   一位藏人的血淚史---那倉努旦洛桑自傳
   《一位藏人的童年》
   
   桑傑嘉
   

   中國人權雙周刊第4期 2009年7月16日
   http://shuangzhoukan.hrichina.org/home/article/68
   
    那倉努旦洛桑先生的藏語自傳《一位藏人的童年》(又譯《那倉男孩辛酸史》)一書於2007年6月28日出版發行後,轟動了西藏文學界。該書已印刷兩次。2008年9月,該書在印度再版。據統計,該書共發行了37000冊,受到藏語讀者少有的青睞。
   
    作者那倉努旦洛桑於1948年8月15日生在西藏安多瑪曲(現甘肅省甘南藏族自治州瑪曲縣);1959年12月入玉 樹曲瑪萊縣民族中學學習;1964年從玉樹州民族師範學校畢業;1965年在青海民族學院學習;1965年10月在曲麻萊縣小學任教;1967年在巴貢小 學任教;1971年任巴貢鄉武裝幹事;1978年任曲麻萊縣法院副院長;1984年任該縣司法局副局長。前後曾在省、州級黨校學習,並在省和中央的司法學 校深造。1987年,他任曲麻萊縣副縣長;1990年調任玉樹州中級人民法院;1993年退休;現任青海藏族研究會常任顧問和理事。
   
    《一位藏人的童年》共有六章八十八節。第一章:生為人的喜怒哀樂,作者的家族及其誕生;第二章: 人生的幸禍,家庭的衰敗與童年;第三章: 拜見了佛祖,對聖地拉薩的朝拜及其父親的教誨;第四章:重返故里的前前後後,朝拜後返抵故鄉及再拜上師;第五章:流亡的悲哀,中共的入侵與逃亡之路;第六 章:悲慘的孤兒生活;被抓捕後的悲慘經歷(印度版)。
   
    其中,第五章和第六章詳細記載了1958年中共軍隊入進西藏時,當地藏人沒有任何反抗、甚至是歡迎中共軍隊。但是, 中共入藏後便摧毀寺院、進行所謂“民主改革”、抓捕藏人等等,迫使當時年僅10歲的作者及14歲的甲貝哥與父親和鄉親們一起逃亡。那倉努旦洛桑家逃亡目的 只有一個,父親“希望孩子們在拉薩有個藏身之地”。在一個多月的逃亡途中,作者看到了地獄般的悲慘情景,一個個部落被洗劫、一座座寺院被摧毀、被洗劫的朝 聖者,還有一次次的追殺。逃亡途中,父親和許多夥伴在激戰中被槍殺;其他人大多被中共軍隊抓獲——他們或在押送途中被殺,或在縣監獄(“牢坑”或“集中 坑”)中遭受暴虐死亡。
   
    該書第五章,從當時村落中流傳的傳言開始,如“漢兵白天殺人,晚上殺狗”、“漢兵把老人丟進蟲穴,對小孩喂足酸奶後 從房頂扔下去摔爛……”、“某某村莊被漢兵夷為平地了……”,還有“阿合曲地方的所有寺院都被毀了,500多漢軍正向我們村開來,明天就會抵達……”。甲 闊舅舅講:“寺院已經投降(不對抗),僧人不許對漢人表示不滿。”傳言之後,漢兵真地浩浩蕩蕩地來了,所有僧人在寺院外面排著長隊迎接漢兵(這是西藏最高 形式的歡迎儀式)。寺院的高僧大德們向漢兵獻了哈達,漢兵們也向高僧大德們回獻哈達,寺院的大德們將漢兵興高采烈地請進了寺院。到了晚上,漢兵召集了所有 寺院的僧人和附近的藏民開會,一位漢兵頭頭講話:“非常感謝你們寺院接待我們!大家不用怕,我們藏漢是一家人,五六天後我們就會走。”。但到大會快要結束 時,他又說:“從今天起,寺院的僧人和村民晚上不許走動,晚上有巡邏,開槍打死後果自負。明天開會,如有不參加者將受到懲罰或關進監獄。”當晚,中共抓了 寺院的住持和總負責人;第二天,漢軍強制僧人拆毀了寺院。
   
    最終有一天,作者的父親帶著他們兄弟踏上了逃亡之路。經過一夜,黎明時才看清逃亡的同夥還有:寺院船夫羅曲(50 歲);羅曲的兒子格桑(僧人,15歲);莫蘭(僧人,26歲);莫蘭的侄子康珠(僧人,18歲);丹增(僧人,33歲);丹增的侄子利闊(僧人,19 歲);紮巴(僧人,32歲);紮巴的侄子次果(僧人,16歲);他們的親戚東主(僧人,15歲)。這夥逃亡者僧俗共12人。
   
    他們逃向拉薩,一路上看到了藏區一片被洗劫的慘狀,殘不忍睹。在一個月的日夜逃往中,他們多次遭到漢軍的追殺,並有 過多次激戰。在最後一次交戰中,作者的父親、康珠和利闊不幸中彈死亡。作者的父親死前躺在血泊中,同夥們都在流淚,作者對父親說:“阿爸,我和哥哥沒有 哭”。其父說:“好兒子,不要哭。父親這輩子殺過很多漢人。從前與馬匪(指軍閥馬步芳的部隊)交戰時,殺了很多漢人,這次又殺了那麼多紅漢人(共產黨的軍 隊)。今夜他們殺我,是我的命已盡,我不怕。我在向上師祈禱……”其父的聲音漸漸地變得很模糊,然後死去。這次交戰後,這夥逃亡的藏人只好投降。
   
    中國軍隊押著他們離開激戰的地方時,作者回頭看到很多鷹在搶食父親的遺體,兩個夥伴的屍體也丟棄在原野上。“大約走 了一個時辰,我們這些囚犯被押進一座高牆內。漢兵把我們連打帶推塞進又窄又矮的小門,因為我們被繩子串綁在一起,所以進入時很困難。我和甲貝哥走在莫蘭和 丹增的中間,進門後是一個寬敞的大院子,高牆上亮著燈,還有哨兵來回走動……之後,他們把捆綁我們的繩子解開了,而且把我們的腰帶、鞋帶也給收走了。我們 站在院子的一角,漢兵帶走一些犯人,在院子中間一晃就不見了;又帶了一些過去,一晃又不見了……月光下,大院子看得很清楚,怎麼囚犯帶到院子中間就消失了 呢?這次,漢兵把甲貝哥、莫蘭舅舅等30名囚犯給帶走了。我抓著甲貝哥的手喊著他的名字跟過去,一位漢兵揪著我的耳朵給拉了回來。這30名囚犯帶到院子中 間,又消失了。下一組輪到我們了,我們被帶到院子中間,一位漢兵從地上掀開一塊木板,一股難聞的臭味撲面而來。士兵把我們推進牢坑……坑裏糞臭味、尿臊 氣、呻吟聲,讓人喘不過氣來。眾多囚犯擁擠在一起,我們連插腳的地方都沒有。”
   
    這就是曲麻萊縣監獄的牢房,其實這裏壓根兒就沒房可言,只能說是牢坑,說集中坑也許更恰當。在牢坑裏,作者的編號是 3299。牢中,每天早上點名,如果點到某個編號時,沒人吭聲,那人就是死了。在這座監獄中,作者看到很多人被毆打後死亡,每天都會有幾具屍體被抬出去, 包括婦女、孩子。
   
    後來,作者從曲麻萊縣監獄被送到“幸福之家”的藏人集中營。“幸福之家”有1000多名兒童和500多名老人,由於 他們的家人或死或逃或在監獄,他們無人照管,便被送到了這裏。後來,“幸福之家”發生饑荒,孩子和老人在饑餓中苦苦掙扎,大批地死亡,甚至出現人吃人的悲 慘現象。在這場饑荒中,作者和他的哥哥吃地鼠、偷軍馬飼料、偷牛羊……幸存了下來,但是,“幸福之家”中的1000多個孩子最終只活下來50多名,500 多名老人中只剩有10個人。
   
   2009.7.7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