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藏人主张
·
·《平汪同 志与旅外藏胞的談話紀要》
·八十年代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時對有關民族方面的 几点意见
·回憶扎喜旺徐同志
·平汪致中共中央领导的四封信
·平汪致中共国务院新闻办领导的信(附录六)
《殺佛》導讀
·殺佛—十世班禪大師蒙難真相
·《殺佛》導讀
·读者谈《杀佛》
·《杀佛》新书发布会以及作者声明
·出版社关于《殺佛》發表會新聞稿
·今日的西藏 就是明日的台湾
·嘉仁波切揭露中共指定班禅喇嘛「金瓶掣弧钩笪
·敬邀《殺佛》一書之佐證演讲会
·西藏之声关于《杀佛》专访袁教授
·西藏是否台湾的一面镜子
·因《殺佛》誠品被「服貿」了
·《殺佛》選登之一
·流亡者的懇託
·《殺佛》作者台立法院召開記者會
·十世班禅大师蒙难25周年
· 班禅大师最后的讲话
·胡锦涛、胡春华的“投名状”
·善心匿名人士購《殺佛》寄送全台各宗教寺廟共萬餘冊
燃烧的安魂曲摘要
·袁教授谈其著作《燃烧的安魂曲》
·《燃燒的安魂曲》簡介
· 尋找美麗的死亡
· 佛血和豹骨
· 詩寫在自焚少年的心間
· 美人嫁給金焰中的微笑
未来西藏
·《吐蕃贊普精神文化復興之道》序
· 关于西藏自救运动策略的献言
·洪博士回应关于西藏自救策略的几点疑问
·达瓦代表说明东赛提出的问题
·东赛回应达瓦代表的说明
·台灣懸鉤子谈藏人自焚以及中道
·力爭只產生國內達賴喇嘛焱
·达赖喇嘛与华人见面会纪实
·中共对藏新政策内容外泄
·从今年藏人自焚引发回顾整体
·历史的真相与和解
·美国学者谈西藏现状
·西班牙最高法院受理流亡藏人对胡锦涛的控告
·清除了理性派以后怎么办?
·人血的盛宴
·从“红藏人”求“红汉人”看中共本质
·有关西藏的若干问题
·阿 沛 ˙晉美 答《 西 藏 時 報 》 記 者
·英国最早藏传佛寺创建人在中国遇害
·中共又被捕一名西藏新学派作家
·西藏命運在生與死的鋒刃上艱難行進
·西藏之页前主编谈14年西藏人权
·焚身存活藏人的处境极其悲惨
·藏人为什么纪念3月10日
·独立是西藏人民的梦想
·中共疯狂建坝威胁西藏生态
·西方藏学家公开批评“中道”
·西藏的母婴健康面临危机
·藏族和维族人在中国申请护照难
·美国呼吁中国调查藏人高僧狱中去世原因
·中共民族政策分歧
·《西藏秘密》中的扭曲西藏的证据
·三问王力雄
·《西藏主义》单行版问世(图)
·议会开了收回“中道”支持的先例
·亚洲水争夺战恐怕无可避免
·叶小文现象批评—评叶小文:“活佛转世”也要打假
·藏人学者评朱维群对央视记者的谈话
·北京学者炮轰西藏决策高官朱维群、叶小文
·复国主义者李科先对流亡选务署提出异议
·藏人权益团体发布2016年度西藏人权报告
·“李科先文章”及“中共官媒宣传”解析
·三月,血!血!血!
·如何了解西藏複雜多元的歷史?
·破两亿点击大作:色达的房子和海南的藏语
·【中共很清楚達賴與班禪相互認證的關鍵作用作用 】
·失踪22年的班禅喇嘛根敦确吉尼玛
·第四届西藏复国大会将于八月在法国举行
·西藏尖扎县年轻僧侣嘉央洛色自焚身亡
·流亡藏人纪念《十七条协议》签署日强调西藏独立地位
东赛独白
·东赛向读者自我介绍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迷雾下的藏民:认知误区让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DWNEWS.COM-- 2009年7月24日17:18:42(京港台时间) --多维新闻网
   
   毕研韬来稿/你有藏族朋友吗?你愿意结交藏族朋友吗?在汉藏混居区,我问过无数汉人。在成都,我问过部分出租车司机:你欢迎还是拒载藏族乘客?你愿意雇用藏族员工吗?调查显示,汉人对藏民的态度极其复杂。即使从未接触过藏民的汉人,对藏民的认知也不容乐观。
   

   社会心理学的研究表明,行为的特点和影响产生类似的特点和影响。当藏民被视为充满敌意时,在汉人眼里,藏民就以敌意的方式行事(不论他们是否这么做)。反之亦然。然后,观察者以敌视还敌视。这就是传播学上的“冲突螺旋”,它能使普通事件升级为民族冲突。
   
   当冲突的双方都持有这种意象时,就出现了“镜子意象的局面”:双方都视对方为恶魔,而认为自己是正确的。而一旦形成这种对立关系,彼此间的敌意是难以在短期化解的。迹象表明,在某些地区,藏、汉之间有陷入这种僵局的危险。这种民族对立对藏、汉都是有害的。
   
   大众传媒、道听途说和亲身经历是人们获取信息的三种渠道。其中,大众传媒是最为重要的信息来源。但是,当藏民对官方的信任程度不高时,官方传媒的公信力就大为降低。部分藏民甚至朝反面理解官方信息,想法设法证伪官方信息。这时,新闻媒体的功能丧失殆尽。
   
   在此语境下,策略性地选用公信力较高的媒体就是提升管治能力的关键。在选择空间不大的情况下,人际传播和亲身感受就成了扭转局面的有效手段。在全民信佛的藏区,具有广泛影响的宗教领袖自然是不容忽视的“意见领袖”,是各方努力争取的对象。
   
   传播学特别重视对目标受众的研究,因为受众的既有认知和态度直接决定了他们是接受还是拒绝官方信息。事实上,藏传佛教有四大支系,派系之间的政治立场不尽相同。城市和农村、牧民和农民、前藏和后藏、官员和百姓、汉藏混血和纯粹藏民,彼此之间也有一定差别。
   
   俯下身子来倾听藏民的心声,并让藏民切实感受到政府在倾听。这是提升政府管治能力的前提。针对不同的藏民,官方应采用不同的策略。负责公共外交与公共事务的美国现任副国务卿朱迪思•A•麦克黑尔夫人说,在不同的村落、不同的山谷,要采用不同的策略。
   
   中国的社会管治与政治传播远未达到美国的精致化程度。在藏区,几位藏族精英都亲口对我说,藏区“闹事”的确是由境外“藏独”势力操纵的,但政府处置不当引发了反弹、埋下了祸根。庆幸的是,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州,各县的处置手段不尽相同。
   
   笔者近期自费前往甘孜州府康定县调研,并只身到了“关外”的塔公乡。虽然汉地亲友竭力劝阻我,但藏区朋友一直鼓励我前行。一路上,我住藏人宾馆、进藏族餐馆、乘藏人私车,与各色藏人交流。我的初步印象是,藏人整体上是友好的,“藏独”分子只是个别的。
   
   在塔公乡下,路上的藏人会友好地对你微笑。虽然他们的汉话水平不高,但简单的交流还是可以的。藏区的小伙子,无论是司机还是牧民,总要带一把漂亮的藏刀。当地的藏族老师告诉我,藏族青年话不投机时,难免拔刀相向。
   
   为此,藏区的餐馆和客栈老板反复叮嘱我,晚上尽量不要出去。即使在傍晚时分,在我去金塔之前,客栈女老板还提醒我,背包要藏在夹克里面。塔公的太阳直到晚上八点还挂在天边,路上行人虽少,但并不冷清。我很幸运,康藏之行平安无事。
   
   于是,我想起了小马过河的故事。高大的牛伯伯告诉小马,河水不深,才没到我的小腿。小巧的松鼠却说,河水很深,前几天才卷走了我的一个伙伴。当小马试探着淌过河时,它才明白:河水不像老牛说得那么浅,也没有松鼠说得那么深。进藏区的我恰如那匹过河的小马。
   
   在康区,我明白了宗教对藏民的重要性。我曾问一个八、九岁的藏族孩子:你信佛吗?他说:当然。我又问:你会拜佛吗?他满不在乎地说:谁不会啊!后来我才了解到,藏族孩子很小就学习拜佛,所以他们拜佛的动作一气呵成,娴熟而优美。
   
   在塔公乡,商店、饭馆里都供奉着当地活佛的像,有些藏族妇女的项链上也有活佛的肖像。早晨六、七点钟,三五成群的藏族老人就赶来转经。有些藏族司机在某些山口会撒龙达——向窗外抛洒两寸见方、印有经文的五彩纸片,同时口诵经文。
   
   一位中专毕业的藏族姑娘现在是小学教师,工作两年多,月薪已经三千多了。藏民修建住房政府也给补贴。优秀的藏族孩子被当地政府选送到内地接受教育,不仅减免学杂费,还能得到生活补贴。政府对藏区的扶持力度不可谓不大,可藏区依然危机重重。
   
   当然,我接触的只是康定藏民,而且有些是汉藏混血。他们不能代表其他藏民。由于某些原因,笔者无法深入藏区,无法了解其他藏民。本来,人们对世界的认知大多是借助间接知识。因此,关于藏民的严肃新闻和学术文章就成了人们了解藏民的重要渠道。
   
   高质量、多元化的信息是人们全面了解藏民的必要前提。所以,对民族问题,政府不应过度敏感,对媒体(含网络)不应捅得过死。缺乏足够的信息,不利于民族之间互相了解,不利于民族文化的交融,不利于民族地区的稳定和发展。历史上类似的教训俯拾皆是。
   
   关键字: 民族冲突 新闻媒体 信息封锁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