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实中国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藏人主张
[主页]->[现实中国]->[藏人主张]->[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藏人主张
·拉萨人正在消失于拉萨
·一位西藏诗人向中国发出的通牒
·近期获释西藏作家重现网坛
·双目被夜偷盗
·父亲.母亲
东赛论述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一)】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二)】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 《西藏问题的反思》(5之3)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四)】
·再谈西藏实现“高度自治”的局限性和可能性以及其它【西藏问题的反思(五之五)】
·追踪观察西藏文教现况
·简评“《西藏文化的保護與發展》白皮書”
·西藏是否享有充分的政治、社会和经济权利?
·真的广泛使用、学习并发展藏语文吗?
·藏人的信仰,风俗习惯得到尊重和保护吗?
·谁说藏学研究蒸蒸日上、藏医藏药重放异彩?
·西藏科教事业成就斐然还是退而不前?
·西藏妇女是否已成为各行各业的生力军以及地位得到大幅提高?
·如何西藏生态建设和环境保护取得了巨大成就?
·西藏问题能否打开中国民主化大门?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一)
·透过新一轮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二)
·透过藏中接触看藏人面临的抉择(三)
·北京對流亡藏人的政策
·展望“后达赖喇嘛时期”
·初谈西藏流亡民主
·中国面对的西藏问题
·简述西藏女作家
·存亡在手,何去自重!
·中国为何未随经济发展而民主化
·读“‘加班禅’的走向”
·多视角追踪观察西藏经济发展现况
·我为何说热比娅女士比达赖喇嘛更具远见?
·追蹤西藏GDP增長的真相
·初论“集中同化”政策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
·印中想划定边界必先解决西藏问题
·订单揭穿了人权神话
·展望「後達賴喇嘛時期」
·追踪观察藏中互动(旧文重发)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达赖喇嘛访阿鲁纳恰尔邦与北京的机会
·阿沛去了却给世人留下了什么?
·中印正在推动"西藏问题国际化"
·北京倒帮了藏人的忙
·布达拉壁画面临被裂破的危险
·探索藏中和谈的突破点(旧文重发)
·国际棋局中的藏中赌博(连载一)
·扶藏压台扶台压藏
·第九次藏中赌博出笼
·揭开藏中谈判的历史面目
·西藏生态现状引发的新思索
·西藏文化及其现状
·透视“告别计划分配”
·西藏文人面临危机
·西藏儿童与北京在对峙
·“达赖喇嘛中道”导读
·藏汉文化交流源远流长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視藏人自焚(自序)
·「深度透视藏人自焚」自序
·
东赛短评
·短评“温家宝称可提高与达赖喇嘛对话层次”
·西藏地震令人担忧
·短评“藏中第八轮接触”
·台湾梦是否已实现?——短评阿扁拘押。
·达萨会晤惊醒万年专政梦
·08西藏十件大事
·百依百顺不如反咬一口
·短评重庆哨兵被枪杀
·短评“达赖喇嘛印象”
·藏文喜马拉雅字体博客怎么了?
·短评“日内瓦全球藏中大会”
·短评“嚴家琪先生的讲话”
·短评王宁致达赖喇嘛的信
·短评西藏流亡政府代表前往中国
·短评西藏学生示威与领导开除
·本主持人家乡鼠疫疫情已造成3人死亡
·短评“达赖喇嘛放言退休”
·为何益多揭露胡温意图?
·话说西藏疑虑重重!
·短评中共版焚身抗议视频
·马航失踪可能是一起绑架勒索案
·海南州带头挑起虎皮舞
东赛书评
·五千年一本书
·寻找藏魂与超越尘世
·台湾前总统评袁红冰的新书
·走出困惑唤回国魂
·撬開生命哲學之門的金錘
·评《被囚禁的台湾》一书
·探寻唯美令铁佛心碎
·激情托起的彩虹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达赖喇嘛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曾节明: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和道德师尊
   (首发稿)
   
   
   文章摘要: 达赖喇嘛尊者既不谋求西藏独立、现在又这样支持中国民主化事业、和中国民运人士共同追求结束一党专制,怎么和中国民运的性质不一样了?达赖喇嘛尊者和他领导下的西藏流亡政府就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作者 : 曾节明,
   
   
   發表時間:7/19/2009 《自由圣火》
   
   采访者:曾节明被访者:林大军地点:泰国曼谷HUAY KWANG区某廉价宾馆客房 
   采访缘起
   
   我于发表专访林大军的访谈《林大军:达赖喇嘛尊者完全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之后,引发出乎意外的强烈反应,掌声响起、嘘声大作;嘘声中有一篇署名为“一兵” 的批判文章,题为《评林大军之达赖喇嘛能够而且应该成为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这篇七月十三日首发于博讯的评论,给我那篇访谈的列出了三大“错误”:
   
   其一,中国民运与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是两个性质不同的组织(即,林大军把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当作中国民运的同路人是错误的);
   
   其二,贬低中国民运极力吹捧达赖喇嘛;
   
   其三,为海外民运的发展带上了枷锁。“一兵”的理由是:中共通过多年妖魔化的宣传教育,成功地使众多的华人相信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如果奉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中国民运将更得不到中国民众的支持。
   
   看了“一兵”的这篇评论,林大军觉得不开口不行了。七月十四日下午,我刚刚参加了反对中共专制统治新疆的抗议,从中国大使馆门前撤逃回来,汗流浃背、喘息未定,老林即打来电话,要回答“一兵”的问题。七月十五日中午,为了省钱,我穿过曼谷多云天中午浴室般的闷热,步行一小时,抵达他住的廉价宾馆。五月他上曼谷来筹备“六四 ”二十周年活动,住的也是这家酒店;曼谷酒店有个共同点:外面总是富丽堂皇,进到客房一看,往往跟中国招待所差不多。已经下午一点半钟了,林大军才从床上起来,神情恍惚、双眼浮肿、布满血丝,说是一个晚上泡在网吧,没有睡觉。
   
   
   
   曾节明:“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呐,还没等到政变,你老人家晚上就不睡觉了?
   
   林大军:唉,在边境打工,上的是颠倒黑白的班,到曼谷生物钟拨不过来,晚上睡不着呀。
   
   
   
   他这副样子当然谈不了正事。于是就陪他下去打印东西、上网、喝廉价咖啡、吃快餐,然后再回酒店客房,他再抽了两根烟、用冷水泡上一杯速溶咖啡,靠墙席地而坐,并把烟头塞入另一杯泡满了烟头的袋泡茶水中,总算恢复了正常状态。
   
   
   
   曾节明:你对“一兵” 的那篇评论总体上有什么感觉?
   
   
   
   林大军:还是大汉族主义的情绪呀!他所说的对达赖喇嘛的尊重是装出来的。
   
   
   
   曾节明:“一兵”说,达赖喇嘛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追求的是西藏自治;中国民运追求的是结束一党专制,因此两者性质不同,因此达赖喇嘛不能做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对此你怎么看?
   
   
   
   林大军:达赖喇嘛和西藏流亡政府的追求目标是一致的,都是追求结束中共一党专制;的确,以前他们只是追求西藏地区摆脱中共的专制统治,对西藏以外的其他中国地区的民主事业很少关注;但是,从去年开始,随着对中共自我改良的最终绝望,达赖已经认识到,只有在中国民主化的大前提下,西藏的自治才可能实现,要实现西藏的自治,就必须支持中国的民运事业。因而从去年下半年开始,达赖喇嘛积极地寻求与中国民运的合作。受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的邀请和支持,中国民运界已经两次组团,分别在去年十一月和今年三月访问了达兰萨拉,受到达赖喇嘛尊者和西藏流亡政府的热情款待。
   
   达赖喇嘛对中国《零八宪章》非常支持呀!零八宪章事件报道出来的第二天,达赖喇嘛尊者就发表了支持《零八宪章》的声明;在今年三月的见面会上,达赖喇嘛尊者当面说,《零八宪章》是到目前为止,中国民运最有价值的文献,未来民主中国应该有一部新的宪法。达赖喇嘛亲口对我们说: “只有中国民主化,才有西藏的真正自治”;达赖喇嘛把汉人称作兄弟民族,向在座的中国民运代表提出了“汉藏大团结,民运大团结”的努力方向。
   
   你们来说说看,达赖喇嘛尊者既不谋求西藏独立、现在又这样支持中国民主化事业、和中国民运人士共同追求结束一党专制,怎么和中国民运的性质不一样了?达赖喇嘛尊者和他领导下的西藏流亡政府就是中国民运的同路人!
   
    
   
   曾节明:“一兵”说你贬低中国民运、极力吹捧达赖喇嘛。
   
   
   
   林大军:我怎么贬低中国民运了?我说中国民运搞了二十年,至今没有富于感召力和凝聚力的领袖,民运组织山头林立、内斗不休,各组织领导谁也不服谁,这难道不是客观事实?因为山头林立、内斗不休,造成了民运资源和人才的严重浪费甚至枯竭,二十年来成效微小,这难道不是客观事实?这是我编出来的吗?人家法轮功不管怎么说还搞出了自由门这样的破网软件,民运二十年来有什么成就呀!?
   
   民运之所以现在还是一盘散沙,归根结底就是缺了一位具有人格魅力和道德感召力的领袖核心。达赖喇嘛尊者刚好可以弥补这个缺陷,而且他现在也很有诚意帮助中国民运。你说说看,出了达赖喇嘛尊者还有谁能行?中国民运现在最老资格、最有名气的大佬,感召力连昂山素姬都比不了,更不要说比达赖喇嘛尊者了。
   
   我怎么吹捧达赖喇嘛尊者了?达赖喇嘛是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是世界公认的人类和平使者和道德尊者,诺贝尔和平奖是很少人能够获得的殊荣,你找一下中国民运界,有谁获得过诺贝尔和平奖吗?达赖喇嘛尊者早就是世界级的精神领袖了,印度和许多西方国家、发展中国家的老百姓、学者甚至政治领袖都奉达赖喇嘛尊者为精神导师,把他的书和演讲稿当作人生智慧的珍宝来收藏,中国的民运人士,有谁有这样的影响力?
   
   民运是需要道德来推动的,自由民主的思想,只要不是脑残,谁不理解?但是做起来就难了,特别是涉及到既得利益的时候,达赖喇嘛尊者就能够以身作则。为了推动西藏流亡政府民主化,他谢绝了流亡议会授予他指定三名议员的特权。你看中国民运圈子,谁有这样的政治道德?一些人,连自己以前的过时和错误的思想,都要拼命找歪理来捍卫,更不用说争权夺利了。
   
   达赖喇嘛尊者从来不谋求西藏独立,他既是西藏人,又是中国人,作为一位中国人,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世界级精神领袖和道德尊者,怎么不可以做中国民运的精神领袖?你自己不行,就应该让行的人来帮你,而且人家也愿意帮你;自己不行,又关上门拒绝别人帮忙,这是死要面子活受罪的愚蠢态度……
   
   (谈到这里,林大军原本惨白的脸色恢复了人色,他那因浮肿而变小的眼睛重新放大,变得炯炯有神,那只夹着烟的手在空中兴奋地挥舞,以致于我不得不提醒他回到话题)
   
   
   
   曾节明:“一兵”说达赖喇嘛和他所领导的流亡政府并不足以让中国民运惭愧,因为达赖喇嘛谋求西方国家向中共施压,没有受到成效;况且,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受西方大力支持,条件得天独厚。
   
   
   
   林大军:首先,达赖喇嘛尊者和他领导的西藏流亡政府的民主建设成就,就足以令中国民运感到惭愧。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流亡藏人不仅建成了西藏流亡政府这个统一的平台,而且已经建成了成熟的宪政民主体制,做到了与国际接轨。现在的西藏流亡政权由流亡政府、流亡议会、流亡法院三部分组成,三权分立,完全按照分权制衡的宪政原则运作;另外,流亡藏人自身的民族特点,在三权分立的基础上设立了达赖喇嘛这样一位元首,作为藏民族的人格化象征和凝聚核心,达赖喇嘛既是精神领袖,又相当于虚位总统或君主立宪制中的虚君,这就使得宪政民主体制更加稳定。西藏流亡政权的这种组织方式是很值得未来中国借鉴的。
   
   在达赖喇嘛尊者的领导下,流亡藏人建成了宪政民主的统一政治平台,我倒想问问:已经二十年了,中国民运的统一平台在哪里?这样的对比难道还不惭愧?
   
   至于达赖喇嘛没有说服西方国家政府向中共施压,这并不是因为达赖喇嘛无能,而是因为西方国家政府的利益选择:任何一个民主国家制定对外政策,都必须以本国的国家利益为基础。“六四”以后,由于中共大力推行卖国保专制的政策,以巨大的市场利益诱使西方国家容忍其对本国民众的压迫,西方国家出于自身的国家利益,普遍走了一条折衷道路,既支持达赖喇嘛尊者和流亡政府,又不愿过分得罪中共国政府。另一方面,达赖喇嘛尊者是佛教领袖,因此不可能采取暴力手段、更不能不择手段,达赖喇嘛尊者的道路是一条渐进和缓的道路。达赖喇嘛尊者的努力没有失败,只是效果慢一些而已。因为中共国的专制崛起对所有的国家都是威胁,美国等西方国家今后肯定会对中共采取强硬手段的。澳大利亚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中共的经济扩张威胁到澳国的国家安全,澳大利亚对中国的态度空前地强硬起来……
   
   (又扯了一通题外话)
   
   没错,达赖喇嘛和流亡政府受西方国家大力支持,但是中国民运的条件曾经不照样是得天独厚?“六四”屠杀后,中国民运在海外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当时的资源难道比西藏流亡政府少吗?人家西藏流亡政府拿了钱踏踏实实地做事,你这边都在争斗、欺骗、最后闹得四分五裂,那谁愿意再资助你?中国民运今天的资源困境,完全是自己不争气造成的。你看看,比起人家,中国民运还不惭愧?
   
   
   
   曾节明:你是“海自联”主席,二十年来从海南跑到法国、又从法国跑到泰国,要说惭愧,你也该惭愧吧?
   
   
   
   林大军:(苦笑)当然也惭愧啦!正是觉得这样民运下去不行,我才寻求改变,这也是自我超越,人贵在自我超越啦。
   
   
   
   曾节明:“一兵”认为,中共通过多年妖魔化的宣传教育,成功地使众多的华人相信达赖喇嘛是“分裂分子”,如果奉达赖喇嘛为精神领袖,中国民运将更得不到中国民众的支持。因此,你奉达赖喇嘛为民运精神领袖的主张是要给民运发展套上枷锁。
   
   
   
   林大军:这是非常短视的看法。中国民运决不能在错误地基础上发展,中共向中国民众灌输错误的理念,我们就应该破除这种理念!如果中国民运为了笼络人心而故意迎合民众的错误理念,就会使中共所灌输的错误理念更加根深蒂固、难以去除,这会使中国民主化事业误入新的歧途!
   
   我们决不能迎合中国民众视达赖喇嘛尊者为“分裂分子”的错误观念,否则,即使能够一时换取中国民众的支持,长远来看必然加深汉藏民族矛盾、甚至导致民族仇恨,而中国民运的目的是民族和解、而不是民族仇恨!因此,必须坚决破除中共对达赖喇嘛尊者的妖魔化!破除中共所灌输的有关达赖的错误观念!而要破除中共所灌输的有关达赖的错误观念,最好的办法就是同达赖喇嘛接触,亲身感受达赖喇嘛尊者其人。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