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博导从来惯胡解]
东海一枭(余樟法)
·[论语点睛]礼制的典范
·今日微言(天快变了)
·今日微言(邓小平、江泽民和中国化)
·今日微言(拜恳习近平等等)
·今日微言(2015-8-26)
·今日微言(习近平上当了)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博导从来惯胡解

   博导从来惯胡解

   黎文生驳刘清平文《博导也胡解儒学》,有理有力,唯标题不好。五四特别是文革以来,学者、名家、教授、博导胡解儒学,早已普而遍之、习以为常,不胡解的少之又少,能正解有真解的,简直屈指可数。

   学绝道丧的现状,相当程度上乃拜此辈所赐。且不说马列派、自由派、猫派知识分子,便是冠以儒家的学者名家教授博导们,又有几个是真儒者?多数连作儒家学者都不够格。当年与前辈友人京门宴聚,说起利用而又奴视儒家的状况,友人冷笑:也要有儒可尊呀。

   当然,友人将儒学与儒人混为一谈,是不对的。尊儒,首先要尊重儒学的文明性、普适性和真理性,至于具体的儒者真不真、大不大、值不值得“法外”尊重(在法律的意义上,人人平等,都应尊重),因人而异。

   真儒的养成有一个过程。儒家刚刚历劫新生,门内投机者、假冒伪劣小者众,是正常现象,也是暂时的。随着儒家振兴的加速,真儒名儒大儒会乘运而来,假冒伪劣小者会被淘汰,也不排除有些人在儒学的熏陶下转伪为真、转劣为优、转小为大的可能。2009-7-22东海老人

   附黎文生:博导也胡解儒学近来看了一篇刘清平教授(哲学博导)的文章《儒家伦理与社会公德——论儒家伦理的深度悖论》,发现博导也如此胡解儒学,颇让人感叹。其实“儒学伦理”与社会公德不仅不矛盾,而且非常圆融实在。儒家确实很强调血亲情理,有子感叹“孝悌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孟子》中“事孰为大?事亲为大” ,“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等等,都认为人之育德应该从“事亲”、“爱亲”开始。扩将开来,儒家“明确提倡仁爱、恻隐、诚信、正直等一系列适用于群体性人际关系的公德规范”。儒家血亲情理和“公德规范”一体同仁,十分符合人情事理,哪有什么深度悖论?刘清平教授读儒家经典得出结论:“显然,根据这些命题,在道德生活中,只有事亲尊亲的血亲私德才能占据至高无上的地位;相比之下,恻隐仁爱的社会公德只是处于派生从属的地位,不可能在道德规范体系中享有‘为大’的终极意义。”这反映了刘教授不懂儒学的根本——仁,也不懂公与私一体圆融的智慧。简言之,事亲尊亲及“仁爱、恻隐、诚信、正直等一系列适用于群体性人际关系的公德规范”都是仁的体现,但爱有差等,事有先后,而无局限,这正是“义”之所在。连血亲都不爱,奢谈爱人,不亦伪乎?但不是血亲至上,不是违背公义以事亲。血亲违仁悖义,不从并力争使其合乎仁义才是真正的尊亲,才符合“仁”这一至高无上的原则,但不能取消亲情而积极的公开批亲灭亲,如果那样做,是极端不仁。在极端情况下如父亲犯罪时,舜如果选择不违公义而兼顾亲情的“窃负而逃”行为,是最好的两全办法,正体现了儒家在处理极端问题时的智慧。亲人犯罪,自己亲手灭亲,难道靠这样的风气能够建立良好的社会公德?刘清平教授误解儒典的地方很多,如“父没,观其行,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这句话,刘解为“他(孔子)在这里却明确主张:哪怕‘父之道’是违背仁义的‘非道’,人们也应该出于孝子之心,在三年内无条件地坚守‘父之道’”。这实在不应该是一个教授应该说的话。按照刘的理解,明仁宗在其父没后不足一年,就改了朱棣迫害建文帝部下的“道”,明仁宗这个“仁”字岂不是因此要被儒家取消了?刘教授还说:最后,孟子指出:“尧舜之仁,不遍爱人,急亲贤也”(《孟子•尽心上》)。本来,就在这一命题之前,孟子还积极肯定了“仁者无不爱也”的社会公德;但为了突显事亲从兄的至上地位,他却立即补充说“急亲贤之为务”,明确主张“遍爱人”的社会公德并不具有高于“急亲贤”的团体私德的优先权。结果,在孟子看来,就连尧舜这样的圣人,也完全有理由为了“急亲贤”而牺牲“遍爱人”,即依据“事亲为大”的儒家精神“舍仁以取孝”。居然读出急亲贤会牺牲遍爱人的意思来,实在不知说什么好了。刘的文章附后,不一一辩驳了。刘清平教授是哲学博士,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学院哲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但这样乱解儒学,即使真心要建设“后儒学”,也只怕根基不固,效果不好。另有一点感叹,刘清平教授对儒学是误解,毕竟“提倡仁爱、恻隐、诚信、正直等一系列适用于群体性人际关系的公德规范”,值得一定程度的尊重。想起一些专家教授“公然”提倡拍马学、厚黑学,说什么“三十岁后不要只讲是非,更要讲利益”等等而“大受欢迎”,简直让人晕死了!黎文生2009-07-21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