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有知识的愚民]
东海一枭(余樟法)
·今日微言(习近平、王岐山先生保重)
·今日微言(郝柏村、鲁迅、习近平)
·有话好好说(微集)
·光绪的演讲
·今日微言(爱狗主义和爱国主义等)
·二论儒文化和马主义
·正能量和正教育---并自荐一书
·西儒卢梭
·今日微言(奚晓明、余英时、女权主义等)
·今日微言(嘿嘿嘿)
·今日微言(琅琊榜、周期律、国民党等)
·今日微言(抗美援朝是大罪)
·今日微言(中华宪政救中国)
·zt【罗辉】要盟,神不听!
·【罗辉】略论《仁本主义辩证法》之尊和卑的统一
·【罗辉】阅读《仁本主义世界观》也谈物质和意识关系问题
·今日微言(只要反儒,就是邪派)
·今日微言(习近平的药方、朱学勤的眼光等)
·今日微言(给国民党的改革建议等)
·今日微博(八字真言三自信)
·启蒙西方(微集)
·今日微言(习马会、孔子像、白毛女等)
·今日微言(中华文明绝于何时等)
·今日微言(彻底去毛的呼吁等)
·习王革命
·关注巴黎
·今日微博(习近平已超越胡耀邦等等)
·今日微言(丧家犬、胡耀邦等)
·今日微言(圈子、庄子、孔圣堂)
·今日微言(桑兰、牟宗三等)
·今日微言(郭沫若、冯友兰、杨大妈等)
·这种人就应该被打死!
·今日微言(敬告反儒派,警告罪恶者)
·社会主义必是邪路(今日微言)
·三本论
·反废死微论
·反废死微论
·今日微言(看中国)
·伪自由派
·关于习王连任的呼吁
·胡适批判(微集)
·李世民实在话,魏征想当然
·讨伐中国教育
· 主权在民论
·今日微言(弟子规诸葛亮教育部等)
·儒家的人道主义
·主权问题答客难(一)
·哀毛粉
·主权问题答客难(二)
·主权问题答客难(三)
·激辩:主权在民?(2015-12-23)
·主权问题答客难(四、一锤定音)
·主权问题答客难(五、期待共识)
·新浪焉能封东海
·两大愚蠢:反对自由主义和反对儒家
·今日微言(通儒、真谛、帝王师)
·胡兰成,精致的小人儿
·今日微言(拜毛即贼,崇毛必败)
·批判精神和态度
·今日微博(儒家最佳,毛氏至恶)
·今日微言(子婴是否能救秦)
·商鞅主义批判
·商鞅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去毛化)
·嬴政统一天下也是大罪
·对江泽民先生道一声感谢
·“二十四孝”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
·今日微言(民粹主义批判之二)
·不怕你利用,怕你不利用
·今日微言(关于利用)
·今日微言(台湾及黄安)
·今日微言(独尊)
·爱国贼好恶心
·多发言少发言(微集)
·做好人(微集)
·做好人(微集二)
·去毛化(微集)
·关于习近平(微集)
·中国的出路
·关于台湾(微集)
·物化(微集)
·历史眼(微集)
·关于主义(微集)
·君忠于民论(微集)
·怎样对我就是怎样对你自己
·z辛庄师范的第一本内部教材
·关于修宪(微集)
·儒家反对政教合一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造命、利他主义等)
·今日微言(杂谈)
·关于暴政和中国(微集)
·五恶(微集)
·今日微言(哀中国)
·今日微言(君子党)
·今日微言(击蒙、去毛、哀中国等)
·今日微言(哀教育,哀物奴,哀共官)
·今日微言(内斗、教养、习学等)
·今日微言(任志强、反儒派等)
·今日微言(哀中国、看世界等)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有知识的愚民

   有知识的愚民

   世间愚民无数,可分为两种,一种是无知识的,一种是有知识的,受过“正规的高等教育”。无知识愚民知道自已无知识,虽愚可医;有知识愚民以有知识自负,其愚就不可救。熊师十力曾说过:智慧盛者,知识皆转为智慧;知识富者,不一定有智慧。(大意)然也。

   一些受过“西方的严谨专业训练”的知识人,岂止无智慧,根本就愚昧不堪,只要开口或下笔,必蠢话连篇。

   比如,《东海老人:给贪官腐吏一个机会!》中我写道:“本不打算插嘴这个老话题了。但看了王全杰教授接受《南方人物周刊》采访时所讲的一席话,不禁笔痒,不禁想再配合一鼓呼。”一位自称“就在你的近邻缅甸以洗碗为生”的“假洋鬼子”,一个劲大义凛然地追着问:

   “手痒'已经是比喻了, 你却敢生拉硬套到无生命的物件上去, 说出'笔痒'这样的笑话. 笔能痒吗? 笔就算能痒, 你又如何知道的? 它告诉你了?”

   问出此言,已将其愚蠢而自大暴露无遗。“总书记”网友则在一边添油怂恿:“真是好问题。东海一枭回答这种问题绝对是强项!”不由得失笑,不由得笔痒,曾嘲以一联:天常生病笔常痒,国不升平心不平。

   并《调某网愚》道:笔如不痒,我就手不痒,就懒得动它。东海神通广大,不仅知道笔能痒,而且知道天有病、海能怒呢,呵呵。其实,笔痒一词,发明权当归梁启超,东海不敢掠美。梁给刘海粟的一封信中有“讲义收到,今晚阅读,不禁笔痒,一起遂不可止。”之语。

   愚蠢自大也罢了,令人鄙视的是,这类有知识而没文化的愚民还喜欢谎谣连篇而不以耻。比如上面那位“洗碗佬”就信笔造东海的谣:

   “是你自己披露的吧? 你有个什么亲戚被村主任欺负利益了还是打伤了, 你能做的, 也就是到网上吁请公众舆论的同情和帮助, 而你自己却无能无力, 连个村级的对手都搞不掂”云云。

   根本就没有“什么亲戚被村主任欺负利益了还是打伤了”,何来“自己披露”、何来“到网上吁请公众舆论的同情和帮助”?处事对人,因事制宜,上不上网,与能无关。对某些对手,上“到网上”本身,就是以直报怨的“招术”之一,如当今中囯大量冤假错案,如林樟旺案。而任何人受屈蒙冤无能无力而“到网上吁请公众舆论的同情和帮助”,无论如何不应予以嘲笑的。

   这些中国出去、受过“西方的严谨专业训练”的愚民,西方好的东西没学到,却把原有的“随地吐痰楼里抽烟吹牛撒谎等恶习”发扬光大起来,目茫血冷,德智俱残,难怪普遍遭到西方社会和中囯人民的双重厌弃。

   垃圾不论在哪里,国内还是国外,也不论在什么阵营,终究是垃圾。别以为打个自由的旗子别人就认不出本来面目了。孙中山“洗碗”是偶尔,而这类西化的愚民,今生能够躲在某个角落“以洗碗为生”,谢天谢地吧。

   “以洗碗为生”或是某君故意“自我丑化”的假话(其实洗碗之类工作低而不贱,只要诚实正直,本来堂堂正正。以此“丑化”自己,很是无聊)但这类龌龊人物,纵侥天之幸,得点泡沬性微名小利,其本质上依然是不入流的货色。2009-6-27东海一枭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