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关于民族主义 ]
东海一枭(余樟法)
·恕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怒朝中共发狮吼,独向神州树仁旗!
·东海六调杨万江联
·东海七警杨万江联
·八警杨万江
·九嘲杨万江联
·欲求王道先民主,不信真心莫仰天
·《警告》(外三首)
·东海自题联
·与友人共勉
·举世闻枭皆欲杀,何人见面泪双飞
·东海自题联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东海草堂新浪分堂开张啦
·万法何妨看平等,根源不许错毫厘
·zt老象:求“真”应求究竟境——读东海一枭与熊焱关于“本心”与“上帝”相比较之诗偈
·人棍
·敬郭泉、训胡温
·小偈答九公
·推荐玉峰山人之联
·心物一元理至真,儒家智慧海般深----答黄河清先生
·笔耕别有千秋梦,棒喝谁知一寸丹
·敬佩萧大侠大仁大义,打击刘晓波又稳又狠
·不识自由真面目,只缘身在专制中!
·不可嘴封无理者,何妨尿撒老枭头
·和易叶秋《咏梅》诗
·嘲学界
·江婴老获首届中国自由文化奖诗歌奖遥贺(外八联)
·东海老人:命运(七首)
·调梁泉兄(联)
·z荆楚:性善、性恶皆为伪命题——兼与东海一枭商榷
·补裂待圆东海梦,援枭何必新华门!
·自题联
·自题并答谢九公慰勉(联)
·迷性反儒休近我,亲仁重道始成人
·为何自由知识分子很难交成挚友?
·答谢九公(联二)
·你们为什么那么蠢笨困苦?
·答谢九公(修正稿)
·千年悍贼原无愧,一代狂奴自有真
·联贺盛雪诗集《觅雪魂》出版(外一联)
·嘲知识分子
·笔尖流出声声泪,月下淘来字字金
·不管谁把桃子摘,都值得把桃树栽!
·避人好比新娘子,消夜常凭老白干
·以东海述古之道,解囚徒空前之困
·西山花鸟三春盛,东海风涛万古雄
·《我是来领你们回家的》(外三首)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 首任网选大总统辞呈
·新文明从民主开始, 大仁义向儒家回归
·网选总统辞呈
·《泪洒今宵》(外三首)
·东海海外大发,老枭笼中开贺
·《大发之年》(外三首)
·“《自由圣火》2007写作奖”获奖感言
·东海老人:答网友(三首)
·《不要误会》
·重申东海客约,谢绝世俗打扰
·黄河清:有枭声喋恶(散曲)
·烈虎难囚遭鼠忌,狂龙失水被虾嘲
·我为中华修大道---简复一位网络故人
·网友赠诗集萃(之16)
·四言小诗谁解得?
·民运困境的内在要因简析
·最高经典是枭文
· 为胡紫微女士作
·东海一枭:为胡紫微女士作
·这个时代不值一毛(小诗五首)
·千古一圣汪精卫!(枭声重发为熊焱)
·考考你的眼力
·关于汪精卫,小偈答熊焱
·小偈答熊兄(二)
·仰天羡枭,不如俯而求己
·要么把我关起来,要么给我发言权!
·《东海大印》(组诗)
·汪精卫案翻不得!(修正稿)
·儒家的爱怎么做(修正稿)
·老枭不孤独,汪精卫不孤独
·理欠中庸要反思
·zt与老枭共勉,我也是汪精卫的粉丝
·东海一枭:《让我们有风度地对抗》(外六首)
·不懂中庸不大人
·请有关部门不要骚扰毕时圆!
·答鲁凡、方应看、“科学民主”诸网民
·没想刺激毕时圆,不是在乎张鹤慈
·九曲澄:一枭“汪精卫案翻不得”文读后(一枭附言)
·“杨帆门”有感(小偈三首)
·尚未成人休近我---略复某君并附《拒客启事》
·我们去哪里安身立命?逍遥山寨!(小调查)
·《写给反对派》
·聪明人与智慧人的区别
·《逍遥山寨》
·敢问余杰:徐晋如得到狗骨头了吗?
·关于心与上帝诸问题偈答熊焱君(一、二)
·论心小偈(答熊焱君)
·偶感写怀二偈
·缺德无内力,不义非健康---民运困境反思兼答客难系列之三
·《请不要对我太好》
·儒家三法印(修正稿)
·东海一枭:《修道一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关于民族主义

关于民族主义(东海随笔八则)

   《儒家:爱民族但不认同民族主义》“汉圈”中人狂热地崇奉民族主义,而且是大汉族主义,但其中一些版主、“大丞相”却仅仅将民族主义当作一种工具而已,等于是自我否定。下面是两则跟帖,读之令人失笑。

   大漢丞相(头衔:大汉神武文圣大丞相):“治国如治病,民族主义如同中药里面的附子,用之得当,可挽救一个民族,用之不当,就能毒死人。所以,关键看怎么用。无论什么主义,什么制度,什么理论,治国者要根据不同情况去利用,在当今民族意识消亡的时代,用用民族主义刺激下,未尝不可。民族意识强了,就不用民族主义了,而要讲其他方面。”

   大唐遗风(等级:版主):“丞相之说,有一定道理。民族主义就是手段,就是用而已。因民族面临存亡危机而用民族主义,如此而已。在华夏文明而言,民族主义没有什么过时淘汰之说,只有时机的把握和分寸讲究。”云云。

   工具、手段当然是有用的,有时有些工具、手段及方法是必须的,但工具、手段及方法毕竟是“用”而非“体”,是会过时、可以被淘汰的东西,可不仅仅是“时机的把握和分寸讲究”的问题。

   主义,作为一种最高原则、最高标准,应该作为“体”、作为价值观来看待。就这个意义上说,把民族主义视为方法论而非价值观者,不是真正的民族主义者。奉劝“汉圈”中人,先弄清“主义”之意,再决定自己崇奉什么主义、是否要当一个民族主义者。

   价值观也有高低、大小、深浅、宽窄之分。民族主义在一定程度上和特殊情况下,是有一定意义和作用的,但作为一种价值观,对于人类文明不具有普世性、普适性、永久性的价值,根本无法与儒家的仁本主义相提并论,这是显而易见的。

   儒家亲亲,不许外人侵犯吾亲,仁民,不许外族侵犯吾民,故儒家爱民族,主张保护民族利益,追求民族平等和本民族利益的最大化,但儒家不认同民族主义----只能说儒家具有一定的民族主义精神,就象儒家不是宗教但具有一定的宗教精神一样。黎文生说得好:

   “取法乎上,仅得乎中。何况取法乎下呢!如果说要有主义的话,也是最根本的东西才能作主义的,即是仁义,(什么是仁义,可以读东海老人《大良知学纲要》)如果真正推崇华夏文明,就不会祭起民族主义的大旗,文明是华,野蛮是狄,不是以民族作最高标准的”。

   民族主义是一种历史性思潮,普遍存在世界各民族的“少年期”,且特别盛行于战乱时期,故“天生”地、历史性地充满一种排外、仇外(外,兼指外族及外囯)色彩。

   并非所有的民族主义都绝对地排外、仇外,至于民族主义者个人更是因人而异,但在整体上,民族主义排外仇外的“味道”特别浓烈,很容易从特殊时期战争时期的抵抗外族外囯变成一般时代和平时代与其他民族和国家为敌,很容易从爱民族开始到害民族结束,这是变古今中外大量事实所证明了的。

   民族主义本是一种偏方,有其特定的价值和作用,但很容易出偏甚至出大错,正如“大汉神武文圣大丞相”所说:“用之不当,就能毒死人”。把这样一付毒性颇大的药方作为“主要的方子”、“原则性、根本性的方子”揣在兜里,用之于一切人---不论有病没病什么病,岂不危乎殆哉!2009-5-6

   《协和万邦》“汉圈”艮山(等级:版主)曰:“所谓儒家,其实便是种族主义。什麼叫做‘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不就是种族主义嘛!堯便是有种族的私心在里边。”这是对儒家“亲亲”思想的歪曲。儒家仁爱有序而无限,并不把种族、血统看得至高无上。“以亲九族,九族既睦,平章百姓”,这与种族主义毫无关系。儒家还讲“协和万邦”呢。

   《尚书》以《尧典》开篇,讲尧的德,尧德之大者,在于“协和万邦”。这是儒家整体和谐观在政治层面的表现,对于人类文明具有巨大的意义和深远的价值。正如现代英国著名的历史学家汤因比所言:“人类已经掌握了可以毁灭自己的高度技术文明手段,同时又处于极端对立的政治、意识形态的营垒,最重要的精神就是中国文明的精髓——和谐。” 2009-5-7

   《脑壳被毛驴子踢了》新汉网版主麦冬在黎文生《对“汉圈”再劝说几句》后跟帖:“现在这个世界你还讲仁义!你脑壳被毛驴子踢了吗?“仁义”二字从古道今都是只能对内不能对外的。对外你讲仁义行得通吗?这世界就是一个大丛林,弱肉强食、古今皆然!一个民族的崛起就是建立在其他民族没落以至于消亡基础上的。你真以为“仁者无敌”嗦?去你的二杆子理论吧!宋襄公、梁武帝对敌人讲仁义最后落得个什么下场?活生生饿死了的!史书上白纸黑字写着哩,两个瓜逼!!!”云云。

   真可谓“脑壳被毛驴子踢了”,哈。2009-5-6

   《历史的无奈》大汉网网友壯志凌雲于枭文《汉奸乎?脑残也!》后跟帖道:

   “東海老人以一人之力挑戰群情洶洶的“漢圈”,勇氣可嘉。細讀之,方覺即使打著民族旗號,而行反民族文化之實的政權,不值得我們如此夸耀——太平天國以“拜上帝教”起家,口口聲聲的華夏,卻處處以破壞華夏文化為宗旨,與今日政權何其相似也。況且不能一邊反毛,一邊又拿其對己有利的話語做注解,這不是實用主義是什么?

   然曾國藩、李鴻章、汪精衛之流依舊是漢奸,這些家伙幫著外國主子為虎作倀、欺壓本族民眾、出賣本族利益,以成就個人頭頂之光環。與天平天國的道理一樣,他們雖然打著儒家的旗號,卻脫不了漢奸的實質。”云云。

   两段话,前面一般说的甚是在理。不过,太平天國不汉處處以破壞華夏文化為宗旨,而且比清政府更加血腥残酷和野蛮,如果太平天國成功,中囯将更加黑暗,囯民无噍类矣。曾國藩们维护清政府,也是一种历史的无奈。两害相权取其轻。曾國藩们的选择,固然是“保清”,但也是卫道和护民呀。2009-5-5

   《“畜类”的口气》这是新汉网“兴汉志士”青锋(等级:理事)的发言,题为《讨论一下》,奇文值得备案和共赏:

   “话说某畜一张口便要为林曾康梁汪等翻案,还是挺敬佩其勇气的.不过敬佩管敬佩,对待畜类,听话的使唤一下,不听话的甚至喜欢反咬主人的,除了虐杀,好象并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解恨.撇开汪氏不谈,林曾康梁均为清国要员\社稷栋梁,干的又是扶清灭汉的事儿,按理某畜要论证他们不是汉奸,首先就得论证清国之于华夏的正统性合法性,不过通观全文,除了对皇汉子弟的恶毒谩骂和诅咒,好象并无相关内容.接下来该此畜发表讨论意见了,呵呵.”

   果然是“畜类”的口气,呵呵。注明一下:文中“某畜”指东海,“林曾康梁均为清国要员\社稷栋梁”则指林则徐、曾囯藩、康有为、梁启超,是青锋们眼里的“汉奸”。2009-5-5

   《不学无术的群体》黎文生《所谓皇汉,实为夷狄(东海荐文)》的两个跟帖,读之可发一笑。独绝苍茫曰:

   “如此所谓民族主义者,实则大多为美国的特务分子,意在中国挑起民族矛盾,以使美国等新殖民主义者好颠覆中国政权、好享受中国资源。美国的特务分子已经遍插在中国政界和思想界,实际上是新形势下的汉奸。对于如此汉奸,大家不得不妨。那个汉网一定是被美特分子或汉奸所掌控,因为他们正在作着以兴汉之名、做损汉之实的勾当。试想,如果激起民族矛盾和民族仇杀,对谁有利?很显然,对于所有中国人都不利,只是对于新殖民主义者们有利。中国在今天的世界上实际上是非常孤立的,如果汉族再从国内各民族中将自己孤立起来,那是非常可怕的。”云云。

   “汉圈”中人喜骂与他们观点不一致者为汉奸,而在圈外人眼里,他们才是汉奸,是“美国的特务分子”等、“那个汉网一定是被美特分子或汉奸所掌控”。

    “他们正在作着以兴汉之名做损汉之实的勾当”确然,美特分子或汉奸则绝不至于。一群”弱者”耳,用儒网知一居士的话说:“一群边缘愤青加精神狂躁症患者”耳。这里东海老人博客一位新浪网友的留言,表达了对“汉圈”的看法,颇为准确,录此备案:

   民族主义要把握一个度数,当然揭批异族的野蛮屠戮与压迫并匡正正常的历史观是符合伦理原则与民族大义的,这本身也属完全之正当。我看过那个网站,我的结论是像汉网之类网站纯然已超越了这个限界,不但过分愚昧狭隘式的排外敌外,比如对耶佛、西方思想乃至自家文化的高度无知兼拒斥态度,属于超级的不开化状态,且部分人还存在法西斯主义的政治诉求。这些可能与其智力学识与个人品格有关,从斑竹到一般会员在德智方面基本没有达标的,完全属于不学无术的群体。连正常人尚且不会逗留,知识分子跑去搭理本身自降其身。2009-5-5

   《不必急于一时》看了东海的《这个魔鬼纵不得!》,“野蛮哲学家”独绝苍茫兄曰:“东海老人对于网特、汉奸嫌疑人们尽到了慈父般的责任,如此语重心长的规劝,如此循循善诱、情性蔼如、说理全面而透彻的作为,为世间少有。如果那些嫌疑人还不听规劝,就只能铁定为网特、汉奸了。”

   东海语重心长,确实(一些“江湖弟子”反不理解我,一个劲劝我要对年轻人“从宽”,呵呵),但说“如果那些嫌疑人还不听规劝,就只能铁定为网特、汉奸了。”则过于武断。特务的论定,须有事实依据,汉奸的论定,更须卖“汉”卖国的犯罪事实作依据,与听不听东海规劝无关。

   不听规劝的原因有很多,比如见低识浅、心盲智弱或别有用心,都可能让他们一意孤行而听不进道理。另外,多数听不进,不一定全都听不进,一时听不进,不一定永远听不进。我相信功不唐捐。不必急于一时吧。2009-5-7

   《q友为我改文章》东海在《不要挡我的道》中写道:“坚决维护言论自由,严厉禁止封杀异议,这是现代普适性的文明,也是东海儒家必尊的律令。反对邪知邪见但必须维护邪知邪见者的发言权,对于邪知邪见,只要未发为具体罪行,没有即时性重大危险,应以正知正见驳斥说服之,说不服,也不许采取言论之外的任何手段。此乃东海厉禁,请东海儒家世世代代恪遵,谁若违反,可以聚集全派共逐之,号召全民共讨之。”

   有q友自称擅文字工作,认为“这段很明显的逻辑错误:已经有把异议等同于邪知邪见的逻辑,既然是邪知邪见,那人人有杀绝除尽的使命。”

   此言差矣。这段没有一点逻辑错误。首先,异议是个中性词,意谓不同意见,可能是邪知邪见,也可能是正知正见。具体意见具体分析。其次,任何不符合儒家仁义、中庸原则的思想、观点、“主义”皆非正知正见,都可以称为邪知邪见。这里邪,不一定是恶,更不一定为罪。第三、纵然邪恶的邪知邪见,仍属“知见”,也就是个人意见,“只要未发为具体罪行,没有即时性重大危险”,其言论权就要依文明良法予以保护,岂容“杀绝除尽”?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