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主页]->[独立中文笔会]->[东海一枭(余樟法)]->[“我们的圣经” ]
东海一枭(余樟法)
·东海之道众口谈(辑二)
·雷雨:帮老枭辨析案情
·时间开始了(枭声重放)
·HuXiangXianSheng:我怕黑---与东海先生共勉
·信步而行都在道上------东海之道答客难(之八)
·东海之道网络研讨汇(辑一)
·“东海之道”入门书
·管中窥豹狭又狭,海上钓鳌深复深!-----东海之道答客难(之九)
·穿越平凡:如果老枭落水了我才懒得施救
·顾万久:坚决炮轰东海一枭! 3/9/2007
·孔孟为主将,老释作参谋
·管党生:如果老枭落水了
·皮旦:《如果老枭落水了》
·《枭友憨豆说》
·祝贺张星水,感谢国务院
·热肠枭语重,下士笑声轻!----关于良知学超人学分别心大圆满法诸问题答客难(之十一)
·川江号子:枭声何时变奏?(一枭附言)
·借谈锡永上师金言为“海石之争”(东海一枭金石流)作结
·世间毁誉何足道 佛性光辉自千秋(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戏论纷纭何足道,熊师光焰自千秋!
·老枭是个老不死:《如果老枭落水》同题诗展(一枭附言)
·关于利他主义的思考
·请三个秘书
·《独行客》
·維淵先生:“智造真境,悲以兼濟”!
·东海一枭郑重声明
·讲道理慎言诽谤,仰龙象略为遗憾
·赖立人:“东海之道”的又一种读法:读“东海之道”是危险的!(一枭附言)
·和易叶秋《抒怀一首》
·莫谓外道气焰高 佛门自有狮子吼(湖湘先生答东海居士)
·老枭收费,一个问题5000元!
·憨豆:如果老枭落水
·惯见野狐涎,唯盼狮子吼!
·弱智问题收费办法暂行规定
·我为锦涛铸法印!
·和老憨:自许华文第一人
·再和憨豆:人唯权利我唯心
·《我的情人,艳绝人间》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声援力虹:是诗人就给我站出来!
·东海楼头卧,湖湘眼底空!
·三和老憨:老枭没落,力虹先落水了
·东海之道网络批判汇(辑4)
·厚德最耐看,士当论志远-----关于儒家法印问题答客问(二)
·小王子:如果老枭落水了(组诗)[一枭附言]
·对大陆佛门现状的批评
·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
·观点偏颇,导向错误-----对不锈钢老鼠的反批评
·九曲澄:读东海一枭“力虹入狱,鸦雀有声,何似无声!--批评诗人群体兼复刘晓波的批评”口占以寄
·东海草堂大联示警
·为力虹,也为你们自己!----呼吁知识分子兼吁中共当局
· “东海之道”入门书(第二辑)
·苗人凤呼唤胡一刀
·冯楚:力虹,我要向您开炮!----赠东海一枭和吾同树
·与力虹站在一起---我的自由已气息奄奄!
· “统治者的心胸”是靠不住的!----关于言论自由复“订正”网友
·一代人豪自有真!----敬答张鹤慈老前辈
·有儒有民主,犹如插翅虎!
·代转芦笛一函,拜托“各位大侠”
·家宝君,我们为你造“温床”!
·见了魏老大,谁敢不低头!
·天下居然有芦笛这种垃圾!
·凡是美眉及上来娱乐的网友,请离我远点
·东海草堂答客难(毕时圆、凌楚风、Shenshyh、秦关段玖等)
·吾家自有大神通!
·《钉子》(外二首)
·zt司南指北:可怜的老枭啊!
·居下不居上,做尾不做头!
·无弦琴:评东海之儒家三法印
·zt无弦琴:述评“东海之道”入门书(一)
·刘晓波有进步
·毕时圆刘晓波张国堂芦笛们狂者乎妄人乎?
·东海一厢情愿,晓波一如既往!----替老刘澄清一下
·旧诗一束忆故人
·东海制联小萃三(投赠联)
·剥黄景仁诗赠某坛某些所谓的自由人士
·真反儒者,畜生也!
·芦笛问俩问题,要出一万元咨询费
·他(老枭)就既是小人,又是畜生!
·芦老谣子又乱造!
·欢迎参观:“我爹的雕塑作品: 东海一枭! ”
·本体初论
·雪峰可以在枭门称尊!
·应邀转发芦笛《东海之道要诀——在东海之道国际研讨上的发言》
·高人托梦大骂,老枭冷汗直流!
·慰勉高智晟(七律二首)
·稿费恐断流,老枭发了愁
·不拜老魏我拜谁?
·水古:力虹,我要宰你
·老枭落水演习全版(同题诗大展)
·结束疗芦工作启事(旧文新发并附言)
·芦笛为老枭所作之序及一枭附言
·不亦快哉(八则)
·不认识人民日报不要紧但要认识民主论坛(诗三首)
·过去错认为朋友的人翻脸后露出的狰狞面目
·在专制面前自我缴械!
·倡利己说,赞高智晟,非伪即愚!
·《为北岛改诗》
·《本体不许十论》
·垃圾文字,垃圾人物!----芦笛、张国堂现象略析
·与秦晖先生商榷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我们的圣经”

“我们的圣经”等(东海随笔十一则)

   《必须提供证据支持》某网友曰:“去年我曾经委婉对东海兄提出过几次批评…我维护的是其所宣扬的学问,批评的是其宣扬所必具的理论修养工夫不足,以及偏于心理揣度的文风。东海批康德的时候,我也调侃过两句,我认为他并不懂康德,他自己也承认康德的书他读不下去。他那些批评要么是转借于他人,要么是无的放矢。严格讲我这不叫求全责备,而是恨铁不成钢。”

    “所必具的理论修养工夫不足”,这句话我很感兴趣,确切说,是对这句话所必须提供的具体证据支持感兴趣。不论儒佛,皆忌妄言,务恳出示证据。这也才能让我真正受益,从而有望达到让铁成钢的目的。我有文化大野心,有社会和历史的大责任心,所以非常欢迎、渴望有人能在理论上挑出我的毛病来。

   还有“偏于心理揣度的文风”,也希望至少举出一篇、一例来----不必再举东海随笔《余秋雨的倒掉》那篇啦。小随笔或不很严谨,但对余秋雨的批评,还是有理有据,并不“偏于心理揣度的”。

   批评,有道理批评与道徳批评的不同,批评当以道理为主,但也不是不可涉及道徳,特别是对公众人物。不论是针对道理还是道徳,关键在于是否合理有证据,证据扎不扎实。我自认纵有“心理揣度”,也不会乱揣乱度。我对自己笔下流出的每一篇文章不仅负有法律责任,而且负有精神、思想、道徳等方面责任。我不怕触犯某些法条(如煽动罪),却怕遗笑大方之家或误导广大读者。关于随笔《余秋雨的倒掉》,附上尚昱君之言供参考吧:

   “没觉得东海老人的文章有什么问题。可能是那位鸿儒先生太儒雅,有文字洁廦。洁廦者往往误以为自己讲卫生,其实最不卫生,太过干净,体内便失去对病菌的抵抗力。人如此,文亦如此。”

   关于康德。东海批康德三文俱在,至今回看,自觉言之有据、批之合理。文中提及,西书大多翻译不佳,令人不耐读,但有时为了解某些西方学者及其思想,不得不读一些,尽管不喜。说成“他自己也承认康德的书他读不下去”,味道就不同了,似乎我没读其书就乱批似的。用“不喜西书”也证明不了“不懂康德”,泛言“要么是转借于他人,要么是无的放矢”更无意义。请依东海批康小文具体指正为荷。2009-7-9

   《旧雨新朋请免礼》近十年来,除偶尔外出探亲访友或探山访水及偶尔“三陪”(陪喝陪聊陪游)极少数至交好友外,每天都在读书写作思考兼神游,一天笔写数千字、工作时间十几个小时是常态。上网、上q(借用儿子的)时间不多,主要在几个网站及通过电邮发文,一般停留时间极短。

   有友人在论坛上打招呼未得我回答,曾面责我。实在对不起。在现实生活中,对朋友自当有问必答,在网上就很难做到,或没见到,或顾不过来,礼貌不周,特求原谅。旧雨新朋,欢迎依理批评,我会尽量选摘有点意义的问题予以解答,但有些问题实在不值得费我时间,只好请恕(友人电邮必复),至于一般行礼问候更是请免为荷。2009-7-9

   《道德与道理》或曰:“儒家强调以德服人。老兄一味讲理,就算打遍天下无敌手,别人纵然口服也不会心服的。”

   答道:首先,在个人层面,儒家只强调道德,不强调服人。在政治上,儒家也不讲以德服人,只讲以德养人。孟子曰:以德服人者,未有能服人者也;以善养人,然后能服天下。

   其次,东海目前无缘于现实政治,主要工作是讲理、明理,故只问自己讲得对不对,别人服不服不是我考虑的。另外讲理并非不讲徳、不要徳,讲明人生社会政治自然宇宙某些道理,本身就修身的重要法门之一。

   笫三,就算客观上以德、以理可以服人,也有个前提,就是对方也重徳重理、“级别”相当。不讲理者不会明理也不会明徳、自然不会尊徳。在很多人眼里,孔子也不过丧家犬而已。

   而且,一个人品道徳如何,往往非浅眼凡夫可测。很多人因我直言而斥我无礼,进而视我为小人为蛮夫乃至为凶徒恶棍呢。我对义理之争相当执着,对意气之争则毫无兴趣,对众多泛泛的空洞的贬责颇不愿回应,对这类与道理无关的攻击更不会再辩。(以前识人欠明,误当某些人物为人物,曾对其“误会”妄言哓哓以辩,殊无谓,甚自耻。)

   笫三,道德与道理有别而又不可分。因为两者“有别”,儒家不以人废言,如果讲得有理,纵然其人品不足,又何妨一听?因为两者“不可分”,小人蛮夫凶徒恶棍,或能讲得出一些道理,但很难明白大理、讲通大理,更不可能讲遍天下无敌手。2009-7-9

   《儒者本份》某君教导:“不要教别人,教好你自己”;又有高人指点:“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不要多事,天下本无事。一切无非庸人自扰!”

   两说皆不无道理,皆不确当,更不符儒理-----倒有些佛教小乘及道家的味道。作为儒者,“教好自己”是基本且必要之条件,但不能以此自足。

   儒家特别强调尽性,尽己之性、尽人之性与尽物之性。教好自己、做好自己,好到极至,就是尽己之性。但如果不进行一番尽人之性尽物之性的工作,己之性“尽”不了也。故正已正人、立己立人都是儒者本份,不可分。

   孟子曰:“中也养不中,才也养不才,故人乐有贤父兄也。如中也弃不中,才也弃不才,则贤不肖之相去,其间不能以寸。”如果对于不中不才之人、不真不正之理、不良不善之事一概弃而不问,纵贤,与不肖之人差不了多少。

   “每一个人都做好自己”就天下无事,确实,问题在于,这个假设仅仅假设而已,在极为漫长的历史阶段中根本无法成立。“贤不肖”共存才是社会的常态。儒者必须致力于制度改良和人文教化,以驱恶倡善,让越来越多的人做好自己。某君要我“不要教别人,教好你自己”,何尝不是教人哉。尽管不无偏颇和“意气”,然“教好你自己”此言甚善,是值得我、值得每一个儒者借以自警的。2009-7-9

   《不得已》古人称孔子至圣,颜子复圣,孟子亚圣,都是圣人。(我在《圣贤论》中已将孟子“略升半级”,与孔子同为至圣)《近思录》有一条是关于圣贤气象的论述,很形象,也颇中肯。《近思录》曰:

   “仲尼,元气也。颜子,春生也。孟子并秋杀尽见。仲尼无所不包,颜子示不违如愚之学于后世,有自然之和气,不言而化者也。孟子则露其才,盖亦时焉而已。仲尼,天地也;颜子,和风庆云也。孟子,泰山岩岩之气象也。观其言,皆可见之矣。仲尼无迹,颜子微有迹,孟子其迹著。孔子尽是明快人,颜子尽岂弟(恺悌),孟子尽雄辩。”

   孔子、颜子、孟子三人气象不同,一方面是各人气质、性格有异,另一方面“盖亦时焉而已”----所处时代不同。孟子身处的战国,比孔子颜子时代更乱,孟子露其才雄其辩,实属物来斯应、“不得已也”。当今中国,比起战国时代来,学绝道丧更久,社会、思想更乱,东海不能不比孟子更雄辩,更泰山岩岩!予岂好辩哉,予不得已也!对孔孟二圣,我更尊崇和喜欢孔子,但我受命于自己:必须多向孟子学习。2008-7-7

   《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某颇懂儒佛的网友郑重教导:

   “自己缺乏严谨的学术素养就要承认,就要认真学习,严格训练自己。诚者不自欺,以圣人自期与以圣人自欺,只有一个字的差异。不要教别人,教好你自己。”

   说得好极了,值得置之座右。以圣人自期,正是儒者本分;以圣人自欺,则成虚妄之徒。东海文章遍江湖,《大良知学》一书也将出,非常欢迎有思想实力者,从思想义理到文章字句等各方面下一番伺隙觅瑕的功夫,找出一点“缺乏严谨的学术素养”的证据来,公诸天下,付诸公论。果真证据确凿,天下岂无明人?东海倘不肯承认,岂不正好暴露不诚自欺、言行不一哉?

   东海确以圣人自期、自勉,希望自己在有生之年为儒家为中华多出力,多尽心。不过,除了“救人时”,却绝不敢以圣人自封、自命。圣人必须后人追认,绝不是自封自命可成的。这么做,不仅证明不德不智,非圣人无疑,而且有百弊而无一利,适足以取笑、取辱乃至取祸。至于“认真学习,严格训练自己”,则是理所当然,是为思想学术垫基,也是传道解惑工作的需要。

   另外,该网友以东海这句“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这种修养也是源于对真理影响渐进性、曲折性的认识。”作为“缺乏严谨的学术素养”的证据已不成立,理由见《回批鸟鸣可待成追忆网友》、《摄知归智》等三则随笔。该网友需要另打锣鼓重开张了。继续努力吧。2009-7-7

   《对联与论理文章有别》零态人网友贺家父七十大寿一联:育东海道德,五湖四海是公无量寿,养良知仁义。三界九天无私清凉福。可谓善颂善祷。有新浪网友问:

   “东海老人,零态人的联,我怎么越读越假呢?还望老人慈悲开示”

   这位网友估计刚阅过东海随笔《论理贵直言,对人贵真诚》,故有此一问。其实,这与东海“论理贵直言”的主张不矛盾。人与人之间相交往,“主题”因人因时而异,不一定都是以论理为主的。

   对联与论理文章有别。祝贺联,论情谊重颂扬,纵出“事实”之外,也在情理之中。况诗联作为一门艺术,可以见仁见智,不必僵化理解。就人之本性而言,此“无量寿”、“清凉福”人人皆具,至真至实,非假非夸。2009-7-7

   《余秋雨与余樟法,谁的问题?》 “比如《余秋雨的倒掉》前五行,就充斥着文学化贬低性评价辞藻,这是很不厚道、很缺乏修养的文风。这哪里像什么儒者,简直和时下网络流行的文痞无异。”

   某君颇懂佛儒,一直对东海夸奖有加。这是其对枭文《余秋雨的倒掉》的评价。我说过,近来反思,以前发言论事及待人接物,确有欠中庸不礼貌之处,如《借南冥之“头”警广大儒者》中对南冥的批评就很不礼貌。但这篇《余秋雨的倒掉》得到如此“夸奖”,且出诸某君之口,仍令我生惑。究竟是余秋雨的问题还是东海人品文风有问题?兹事体大,付诸公论并望高明赐教。东海老人(余樟法)顿首2009-7-7附东海随笔:《余秋雨的倒掉》很多文人包括大师级文人特别迷信自已的才华和聪明,不甘心老老实实做人。他们总以为弄点虚、作点假、撒点谎、投机取点巧、强辞夺点理,问题不大,万一出点意外,也可以凭才华和聪明狡辩一番,蒙混、遮掩过去。而他们恰恰吃亏就吃亏在这一点“迷信”、“不甘心”上。例如,余秋雨无疑是个有才华和聪明人,但他的聪明太小,有聪明而无智慧。他把四个揭批他的人称为“咬余专业户”,视为敌人,不知他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当年他因一些文字常识问题被一些专家批评,比如,“致仕”一词,自古以来都指交还禄位。余秋雨误以为是踏上仕途从政为官的意思,错用了,闹反了。被指出来,本应向读者致歉、向批评者致谢。可余秋雨不此之图,反而强辞夺理,并倒打一把,斥批评者忌妒,甚至诬之为盗版集团的人。这就很不明智,很自我丑化,很贻笑大方。东海当年就是因此一小事完全看扁、看透此人。冷眼旁观多数大师的坍倒,往往不是因为怎样直接的或政治性的大恶大罪,而是由于不老实,耍小聪明,与常识作对。殊不知才华和聪明,有效,也有限。说老实话、做老实人,尊重常识,把才华用在正道上,这才是智慧人生。为了社会也为了他们自己好,对中囯的公众人物包括一些“大师级”文人,亟须普及一些幼儿园道德常识,比如不要弄虚取巧、不要撒谎作假等。2009-6-15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