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吾同树的死]
东方安澜
·一票
·吴家泾(第一季·一·二)
·吴家泾(第一季·三·四)
·吴家泾(第一季·五·六)
·吴家泾(第一季·七·八)
·吴家泾(第一季·九·十)
·乞丐
·等车
·左太冲作《三都赋》
·关于死亡
·严蕊不屈
·鸟粪白
·做庸人的条件
·小孩子干什么
·阿欣
·又一次《萌芽》
·县南街(组诗六首)
·不说话
·吾同树的死
·小人物的幽默
·小人物的智慧
·常熟福地2008·跋
·说说王立军
·50分与一位老师
·吴家泾(第二季)一·二
·吴家泾(第二季)三·四
·吴家泾(第二季)五·六
·吴家泾(第二季)七·八
·吴家泾(第二季)九·十
·卖(毛必)贴草纸的爱情
·狗杂种
·娘妗婆婆
·温柔一刀
·红领巾
·明火执杖
·埋没
·后娘养的
·未遂之遂(小说)
·说说杨元元
·眼花缭乱瞎嚼蛆
·王兆山和北岛
·犟卵
·自然人情的物理渗透
·说说成龙
·说说一个回帖
·卵腔
·说说倪萍
·杂谈四则
·我的黄色记忆
·古琴(小小说)
·说说刘欢
·阴道上的圣殿(诗)
·说说黄云
·说说作协重庆开会那盛况
·木匠琐记(散文)
·乡村风物(散文)
·说说“言子文学奖”
·板神是这么炼成的
·吴家泾(第三季·一·二)
·吴家泾(第三季·三·四)
·吴家泾(第三季·五·六)
·吴家泾(第三季·七·八)
·吴家泾(第三季·九·十)
·从《坚硬如水》到《栖凤楼》再到《畸人》
·我之于文学之于生存
·鸡肋生活
·关于电视
·说说徐光辉
·《三花》
·自助餐
·吴家泾·第四季·一·二
·吴家泾·第四季·三·四
·吴家泾·第四季·五·六
·吴家泾·第四季·七·八
·吴家泾·第四季·九·十
·博主:东方安澜
·说说何建民
·吃面
·还是书荒
·热眼旁观看主张——读《台湾的主张》
·吴家泾·第五季·一·二
·吴家泾·第五季·三·四
·吴家泾·第五季·五·六
·吴家泾·第五季·七·八
·吴家泾·第五季·九·十
·“性”“俗”之间
·拨得开方见手段 立定脚跟真英雄
·杂文之道
·常熟地标
·吴家泾·第六季·一·二
·吴家泾·第六季·三·四
·吴家泾·第六季·五·六
·吴家泾·第六季·七·八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吾同树的死

                 吾同树的死

     吾同树是诗人,08年8月1日在东莞家中自缢。这么些年来,大众感觉诗人都很脆弱,动不动就自杀。有网友表示同情,有dfalhlh网友说“诗人并不算什么,只是各种各样普通人中间的一种。”

     不错,从生理结构上来说,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巴,人和人是一样的。但是dfalhlh为什么会分析判断,有的人不会呢?人和人的思维能力思考方法是千差万别的,诗人更多关注的是精神层面的东西。过多地关注精神,往往就忽略了物质,而物质是人赖于生存的必需。在现实世界里,过多追求精神,必然在社会上会越来越偏,越来越窄。最终,要么依靠体制,要么穷困潦倒。要说有中间状态的话,你一直在边缘挣扎,机会来了,你会推销自己,在社会上会运作,或者得到某些专业领域内有能量的人帮衬,得个什么文学奖之类的,积累了名气,才有所小成,最后的结果,也必然被体制收编,象刘亮程舒婷庞培。不过这是十三五亿人中的凤毛麟角。

     dfalhlh网友说“诗人的生命也并不比其他人高贵,其他人可以自杀,诗人为什么就不能呢?难道诗人的生命就比其他人值钱了?”

     从生命的存在在个角度来说,生命是平等的,不要说诗人,就是伟人和平民的生命同样平等。但这仅止于理论层面。前几天,俄罗斯的索尔仁尼琴死了,全世界都知道,中国的煤矿里,成百成百地活埋人,你知道几次?不得不说,对于死亡,关注的切入点是有不同的,是有选择的。不是诗人的命值钱,而是诗人这个群体这么些年来不断有人自杀,让人无所适从,不知应该说什么好,关注并投于必要的同情,这是记者、作家作为文字工作者有着某种精神共通,又掌握着部分媒体资源,与其说是社会投于了足够多的关注,不如说是搞文字的小圈子里利用了资源优势向社会辐射开了部分影响。如此而已,也仅仅是如此而已!文人、社会都不能改变诗人这个群体面临的生存困境和精神困惑。

     dfalhlh网友说“一个诗人选择自杀,必定有他选择自杀的理由,比如也许是他得了不治之症、或者是他辛苦工作后却要不到工资、或者是他的女友离他而去了,总之可能是遇到了其他常人可能遇到的种种烦恼,最后他也就和其他普通人一样一时想不开就自杀了。所以我认为:一个诗人的自杀,其实和诗歌无关,更不会因为写诗或写过诗,他的自杀就显得比别人崇高。”

     前半句我举双手双脚赞同。关于后半句的崇高,我说,除了黄继光董存瑞的自杀是被别有用心的粉刷为崇高以外,没有任何个体的自杀行为可以用崇高来修饰。写诗跟做其他事情一样,过于沉湎或执着,由着自己的性子来,思维越来越专一,社会交往越来越窄,这样的人一般都是专业领域里的人才,生活的低能儿。如果一生出了成绩还尚可交代,如果一生寂寂无闻,妻离子散贫病而亡是常事。

     说到诗人自己杀,前阵子湖北诗人余地自杀,大家已经在议论诗人的生存困境。还说到湖南有个青年诗人希望被包养。从食指发疯到现在,乃至常熟的诗人查耀良以修自行车维持,听着看着这许多事,心里总是升起由衷的荒凉。写诗写文章,不管成名于否,付出与回报总是很难对应。当然,极端个别的除外。陈忠实说过,“不管哪朝哪代,文学历来不是社会的中心(大意)。”文学其实是爱好者的文学。我眼里,爱好文学跟有的人爱好麻将,有的人爱好嫖女人一个样,有爱好就有付出,就有牺牲,如此而已。兰陵笑笑生曹雪芹不可能拿政府的补贴,也没有这个奖那个奖拿,最多,我猜想,有哪个粉丝请一顿小酒。

     dfalhlh网友说“一个诗人的自杀,其实和一个民工的自杀根本没有什么不同,并不因为他是诗人就派生出什么特殊的意义来。一个写诗或者写过诗的人自杀了,我们完全可以像对待一个普通人自杀那样,平静地看待它。如果硬要表示震惊什么的,那要么说明你或多或少存在着轻视普通人生命的嫌疑,要么是过于大惊小怪了。”

     诗人自杀和民工自杀在生命的消失这一层面上是相同的。但我想问,普希金的死,叶赛宁的死,王国维的死,乃至海明威的死,跟你将来的死,可以同日而语吗?如果你说可以,那你是狂妄自大,如果不可以,那我先帮你分析分析不可以的原因。诗人是为社会贡献精神产品的特殊群体,人类社会正是有了精神,才能从愚昧走向文明,我想你也不愿意倒退到茹毛饮血的日子里。诗人的脆弱,在于不堪于社会的黑暗和诡诈,追求的是社会完美美好的一面,又不甘于沉沦,物质的匮乏,精神的压抑,这是致疯致死的首因。

     我看过多篇介绍吾同树死亡的报道,从没有哪篇报道把诗人的死和普通人的死结合起来。那么我想问一下,那个水晶棺里的人和你的死可以等同起来吗?人和人对社会的作用和死后对社会产生的影响完全不一样,死亡的实质意义当然也不一样。硬要把人和人的死比一比,貌似合理,其实是没有可比性的,不然,八宝山骨灰盒的摆放何以还要讲级别呢。

     我很好奇,很想知道dfalhlh网友为平时报道的普通人的死写过文字来鼓与呼吗?如果没有,那么你为诗人的死写了363个字,而对普通人没有只字片言,你又为什么不能平静地对待诗人的死呢?不也太大惊小怪了吗。弱弱地问一声,诗人的死你写了363个字来评述,煤矿一次次的埋人你写过字吗,如果没有,是不是可以理解为有“轻视普通人生命的嫌疑”呢?嘿嘿,偷偷地告诉你,我是一个字也没写过,所以我底气不足,不敢理直气壮在这里瞎嚼蛆乱喷粪。

     呵呵,哈哈,吼吼,我还是灰溜溜地开溜,省得被人砸砖。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