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东方安澜
[主页]->[人生感怀]->[东方安澜]->[不说话]
东方安澜
·吴家泾·第六季·九·十
·围脖时代
·何处不回家
·泪锁清明 国殇嘘唏
·春味五帖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一·二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三·四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五·六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七·八
·吴家泾·第七季·全书完·九·十
·说说央视女记被砍
·说说王荔蕻
·说说北岛
·夜读《传统中国的偏头痛》
·小林送我一箱酒
·天下多贼
·
·说说彭宇案
·小林的疑惑
·对微博实名的疑惑
·说说蔡英文
·银筷子涨价了
·才气和灵气——从《亚细亚的孤儿》谈起
·屁儿尖上郭美美
·借颗良心给百度
·说说方韩之战
·人民不答应(小说)
·县南街(散文)
·寻性记
·胡评委
·生命中最黑暗的一夜
·那些《奔向重庆的“学者”们》
·说说莫言获诺奖
·寻访林昭墓
·说说褚时健
·说 哭
·阅读《新阶级》,认识德热拉斯
·说说陈店
·说说新驾规
·2013年1月12日江苏常熟公民聚餐召集帖
·10月28日被苏州警方留驻的五个小时经历
·毁三观,你幸福吗?
·说说孟学农
·政府就是用来颠覆的,不是供奉的
·昂首走在邪路上
·《八月十五》,一个小片
·今天,我亲眼看见谢丹先生和国保在厮打
·江苏常熟民办学校的问题(代发,欢迎关注)联系电话13962318578
·说说林昭
·我看六四 ——从包遵信《六四的内情——未完成的涅槃》说开来
·我看微博
·祭奠林昭遇难四十五周年被维稳纪实
·我也是党员(小说)
·天下相率为伪——《公天下》批评
·清平乐•五章
·帽徽领章,还有外婆(小说)
·空夜(小说)
·高山仰止 许志永无罪
·我是怎样把《常熟看守所把公民培养成政治家——我所认识的顾义民》一文删除
·常熟公安把公民逼迫成为革命家
·恳请央视来寻找我家的顶梁柱
·头顶三尺之上确实有神明
·哦,那一个俊朗的小后生
·难年(中篇小说)
· 8月25日晚常熟公民被常熟虹桥派出所被陷害被嫖娼纪实
·从被嫖娼谈起——致爱我和我爱的人
·石板街踏歌(散文)
·论向忠发的嫖娼艺术
·公民被嫖娼以后,后续应该怎么应对,请各路法律界大侠援助。
·说说周带鱼
·腊八记(散文)
·1月24日南京参加婚宴被殴打纪实
·基督徒,还有,中国基督徒
·10月8日被喝茶记实
·10月8日被喝茶断想
·关于敦请常熟市公安局国内保卫大队向我道歉并赔偿误工损失的函
·落地生根
·要钱(小说)
·哈利路亚,炉山——炉山18天日记
·吃茶(小小说)
·遗嘱
·月饼
·腥 闻(小说)
·一个木匠的喜剧(散文)
·魔 道(小说)
·向海内外师友申请众筹书
·这一年(2015)
·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散文)
·冬日游铁佛寺记(散文)
·一斧一凿谈(一)(二)
·一斧一凿谈(三)(四)
·一斧一凿谈(五)(六)
·一斧一凿谈(七)(八)
·一斧一凿谈(九)(十)
·一斧一凿谈(十一)(十二)
·一斧一凿谈(十三)(十四)
·一斧一凿谈(十五)(十六)
·一斧一凿谈(十七)(十八)
·一斧一凿谈(十九)(二十)
·一斧一凿谈(二十一)(二十二)
·一斧一凿谈(二十三)(二十四)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不说话

                 不说话

     文/东方安澜

     小时候,我很会说话。话一说多,我突然觉得,娘在拧我屁股,拧得还很痛,我就不敢说话了。经常被拧,我就不知道该不该说话了,学会了看娘的脸色说话。怕被拧屁股,我发觉不说话比较保险。

     后来读书,成绩从来没好过,娘就一直对我实行专政。为了抗拒娘的苦口婆心,我选择不说话。越对抗,越不被娘喜欢,越不被喜欢,越对抗。不说话,别人不知道你的心思,俗话称“暗毒头”。娘那时年纪轻,有足够的精力来对付我。我越不说话,她越是要我说话。她越是要我说话,我越不说话。娘用尽办法,后来无计可施,对“暗毒头”表示了彻底的失望。对失望后的我,放松了管教,任凭我抬着头数白云身上的羽毛,一数小半天;任凭我拿了牙刷把螺丝壳上的青苔刷光,又放回河里。她就觉得我有病。

     娘为了验证我是不是神经有问题,就拧湿了毛巾朝我头上辟辟啪啪打,我跳起来就逃,娘看我反应挺机敏,就骂我装痴子,想逃避割羊草,是故意的。娘把偷懒的帽子扣在我头上,我歪转了头艮紧了牙齿反驳她。娘看我顶嘴,不服管教,越是火冒三丈,湿毛巾就越重。吃尽了湿毛巾的苦,我就不愿再作无谓的争辩,选择不说话。从那时起,对于无法辩白的事,我就不争辩,一个人对付强权,咽下所有的委屈苦恼喜悦。

     娘不喜欢我,我就只有穿旧衣服补裤子。碰到有班级活动,我就躲在人背后或角落里,希望别人不要注意我,如果要我发言,我就脸红耳赤,胆小怕事,就结结巴巴说不象话。说不象话我就选择不说话。不会说话,我成了个可有可无的人。成了可有可无的人之后,内心倒变得自由自在。我梦想过成为百万富翁,梦想过指挥千军万马,独独没有梦想过成为作家。

     为了使自己不穿补裤子,有一个暑假,我拼命刮蟾蜍浆,到药店卖了两块钱,结果,娘怕我乱花,为了不使我养成大手大脚的习惯,被收缴了,说是帮我保管。三十年后也没还给我。结果,补裤子脱不掉,初中三年一直穿着。读书不好,挣钱没劲,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对任何事情都失却了信心,我就更不愿意说话了。

     有一次,五个同学走在街上,不知谁提议去拍张毕业留影。我裤子的右膝盖已经磨成了一张网,窘得不好意思,只好把左腿翘在右腿上。照片出来以后有同学说我老卵,我心里只能苦笑,因为我不知道会不会把我磨破的右膝盖拍出来。由于无法解释的自卑和苦楚,我只能选择不说话。

     现在,很多时候我选择不说话,在于我知识结构的狭窄,很多事情我没有资格讲,我一个穷光蛋,不可能大谈特谈投资理财;还有时候我不说话,是我对有些事情早就思考过的。一次饭桌说谈到中国的民主进程,大家谈得很热烈,我肚子里却想说,“历史往往是很草率的,历史不可能被设计。”这句话就可推翻所有的假设,但我憋着没说。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