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争鸣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泱潮文集
[主页]->[百家争鸣]->[陈泱潮文集]->[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陈泱潮文集
·曹长青:911的沉重代价带来什么?
●谁一点一滴创造了中国的经济奇迹
·当今在都市逃生的农民工(组图)
●台湾2012总统竞选视频集锦
·2012總統大選電視辯論-01.视频
·2012台湾總統竞选辯論视频.4.5.6.7.8.9.10.11.12.13.14.15
·ZT中华民国首场副总统辩论会 聚焦民生、内政
·“蔡英文最新競選廣告-《國家因你而偉大》”(视频)
·台湾总统竞选人第二轮辩论视频
·李登輝:讓蔡英文帶領國家實現人民的願望(視頻·多圖)
·ZT國際觀選團等客觀評價臺灣2012大選及臺灣未來
·蔡英文败选感言及中国微博对蔡英文败选演说的评论掠影
·馬英九發表勝選感言(視頻)
·台湾2012总统大选各方表现都很成功
·民主论坛 2012.1.14 电子日刊
·“幸亏中国有个台湾”微博疯传大陆!
·洪哲胜:“中共是这次台湾大选的最大赢家”
·蔡英文闪电成立“小英办公室”布置2016选战
·民主女神頌——蔡英文敗選了,民主女神誕生了!
●今日小岗村——广东陆丰乌坎村
·陈泱潮就【烏坎事件】致函胡、温、习近平、汪洋(视频完整版)
·【弥勒皆大欢喜学说】是救世救心拯救中国的唯一良方!
·陈泱潮2011圣诞节再致广东省委书记汪洋
·北京专家学者高度评价“乌坎转机”
·陈泱潮对乌坎村这次选举的评论
●2012年春天中国的雷声
·沙叶新:温家宝有勇有诚何来演戏之嫌(图)
·薄熙来事件凸显政改必要性/4.20民主论坛精要
·他为什么要抛弃共产体制?(图)
·王康:我为什么接受外媒采访?(图)
·多名官员受惩处 乌坎效应能广传?(图)
·薄熙来故事:文强故事的高级翻版/陈破空
·纪思道:薄案昭示中国政治模式绝对是气数将尽
·今人不可不重视的神传世界末日预言(视频)
· 于浩成谈"所谓胡温政改"
·国人应看清具有法西斯倾向的血统论太子党们的阴谋
·今日当政者的伟大觉醒
●變數
·閃爍着胡耀邦精神的胡德華重要講話
·陈子明:胡德华射出了响箭
·ZT 蒋经国说:世上没有永远的执政党
·谢选骏:习近平就是中国的戈尔巴乔夫
·早在苏东剧变前就在倫敦出版發行的《特权论》英文精平裝本(4图)
·《圣灵福音》第二版图片
·习近平及反马克思投机者应读:列寧扭曲馬克思的騙局
·中國人民正在快速覺醒
·历代王朝灭亡前十大征兆——据说转了一亿次(图)
·解放军已成空茅部队 还能保卫国家吗?/汉评
·钟沛璋:记住历史,六月飞雪 /
·王小石犯欺君之罪:俄罗斯现状-世界银行报告(转载)
·ZT薄熙来快审完了,中共有办法止疼疗伤吗
·對原北京四五論壇召集人之一呂朴先生的建議
·劉亞洲,你要明哲保身,不放屁會死?
·一份坚决反对倒退逆流的《万言书》
·李洪林访谈(下):改革就是重回人类文明大道
·歷史圖說蔣介石和毛澤
·在“保衛毛主席”口號下的血腥罪惡
·中國悖逆世界发展潮流,距离人类文明越来越远
·习近平中共党应读应反思:丧权辱国的《中苏友好同盟特别协定》
·ZT习近平难回避“政治体制根本变革”/熊飞骏
·形勢比人強,中共越來越難以承受不變不行的壓力
·ZT乌克兰防暴警察齐刷刷下跪道歉
·ZT纳粹德国是怎样控制舆论的
·可悲的中國;2013年中国国情数据
·余杰:拜登原来不是习近平的老朋友
●變兆
·ZT中国将大变要站在正义方
·ZT中共中央怎么了?习近平摔杯子李克强拍桌子
·中共面臨日本極其巨大的挑戰和壓力
·张鸣:学界在民众眼里已经很贱
·列宁导师明确预言一党专政注定短命终必土崩瓦解
·从外部,看内部——写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鲍彤)
·大陆疯传三中全会公报热辣点评 针针见血
·一个全面强化维稳的决定——再读三中全会《决定》/鲍彤
·张伦:习仲勳纪录片不符合官方调门
·人民论坛杂志:宪法政治开万世太平之路(摘選)
·財政部:中國經濟「現行版」已難以為繼 要打造升級版
·刘亚洲說人話:美国真正的可怕之处不是军队与科技
·ZT俄罗斯之声等反击CCAV
●山雨欲來
·《大变革与新文明》四论新甲午海战
·誰在壓搾中國人民——秘而不宣的中国最新国情数据:
·從國賊館內幕看《國賊論》(2图)
·“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不當站的地方”明確應驗了(1圖)!
·隻手难遮天:中国将大变
·專制不除,中國無望:高考零分作文就像是一面镜子!
·吹响保卫香港实行真普选的集结号/陳維健
·世界上有哪一个政府敢于如此挥霍民脂民膏?
●推文
·制度性贪腐只有制度性反贪肃腐才能根治
·中国经济暴起暴落颓势已现!出路何在?唯有政改!
·今日中共国体制下的军队只具有一触即溃的战斗力
· 中共激活日本武士道精神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的“妙招”
·我的祖國何時才能終結黨國體製得見光明?
·大时代需要实践的大思想何在?
◇◇◇◇◇
▲中共18大前疾呼卷
●中共18大筹备必读重要参考文献之一
·1.今日伟大历史人物应有的大手笔
·2.历史证明【维稳路线】是必然覆亡的路线
·3.历史的辩证法:维稳必亡,民主永生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当前中国少数民族领袖和民族问题研究者必读:牛克思先生最新力作《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提要:所有这一切令人痛心的现象,都不是少数民族单独面临的,而是每一个中国人都同样面临的问题。少数民族领袖,是民族的精英,应该是见多识广、胸怀博大的豪杰,完全能够分清什么\要求是可以实现的,什么\要求是不可以实现的。少数民族领袖应该和汉族人一起,团结起来以和平方式逐渐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至于共产党连和平的抗议都不能接受,那么\责任完全在它自己身上,它会遭到全世界的谴责,会受到历史应有的惩罚。

   

少数民族问题的历史辩证观


牛克思


   

    2009-7-26

(首发于中华合众国网站www.zhhzg.org.转载请注明出处)


   
   
    当今世界各国少数民族的独立呼声不绝于耳,有的采取和平方式,如加拿大的魁北克独立运动,有的采取武装斗争。国内有西藏藏族、新疆维吾尔族要求独立,国外有土耳其的库尔德人、斯里兰卡的泰米尔人、英国和爱尔兰有爱尔兰共和军、西班牙有巴斯克人的“埃塔”组织等等。有成功\的先例,但更多的是在政府军的武力镇压下归于失败,比如最近被斯里兰卡政府军歼灭的泰米尔猛虎组织。少数民族问题给许多国家带来了巨大的生命、财产损失,因此是一个值得特别加以重视的问题。
   
   殖民主义者的殖民理论随着时代的不同而有很大的差异,老牌殖民主义理论干脆把其他民族当作动物来对待,比如早期的白人认为黑人的血是黑色的,黑人根本就不属于人类,对黑人的奴役是在替上帝进行管理。因此老牌殖民主义者解决少数民族问题的常用方法就是屠杀。新殖民主义者一般采用隐蔽的方法进行殖民统治,他们在舆论上否定自己的殖民主义行为,在意识形态上建立大民族的概念,比如中国把汉、藏、回、壮、维、彝、苗、满等五十多个民族统一起来称为“中华民族”,在行政事务上给少数民族一定的优待,在经济上给予一定的支持。用尽笼络手段,意图取得少数民族对一个国家的认同。但这些笼络手段,在强大的汉文化面前完全是微不足道的。民族融合时间短的少数民族,依然具有强烈的民族意识,他们对这种融合过程中逐渐消失的民族特征忧心忡忡,感到十分痛苦,企图反抗这种融合,也因此引发了一系列的暴力事件,给双方人民的生命、财产都造成巨大的损失。
   
   国内外许多学者都对少数民族问题进行了研究,但是始终找不到一个很好的办法来解决。反殖民主义者,或者叫做人道主义者一般从道德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站在受压迫的少数民族立场上,向殖民当局提出抗议。他们往往从历史事实、法律地位等方面提出本民族独立的依据,要求殖民者自动离开殖民地。民主主义者认为解决少数民族问题有赖于国家的政治民主,因为只有民主政治才是公平解决问题的方式。但是民主政治的公平也是相对的,如果就西藏独立问题举行全民公决,“全民”这个概念是指全体藏族人民,还是包括汉族人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如果仅指藏族人民,民主政府怎么\平息汉族人的民族主义情绪?如果包括全体中国人民,那么\事实上剥夺了藏族人民的民族自决权,结果还是没有解决问题。何况即使在民主政治下,国家领导的竞选人为了获得足够多的选票顺利当选,不得不顾及人口众多的汉族群众的民族主义情绪,否则他(她)连当选的希望都没有。所以,民主政治并不是解决少数民族问题的灵丹妙药,甚至连药都算不上。英国有爱尔兰共和军,西班牙有巴斯克人的“埃塔”民族解放组织就是例子。那么\,少数民族问题到底是有解还是无解?我认为要科学地回答这个问题,就应该从少数民族的历史成因中去寻找答案,只有用历史辩证法这个工具,才能找到少数民族问题的最终答案。
   
   众所周知,现代国家大多数都是由多种民族成份构成的,这是偶然现象还是必然现象?我认为是必然现象。在西方思想界,卢梭、霍布斯等人都先后提出了自己的自然状态假说,但是他们为了论证自己理论的需要,把这个自然状态描绘得截然不同。卢梭把自然状态说成是人类美好的黄金时代,因为政府和私有制的出现,黄金时代才消失了,因此卢梭认为政府是暴政,必须用“社会契约”来加以重建。他把自然状态描绘成美好的黄金时代,是为了突出封建政权的不合理方面,以图用他的“社会契约”理论改造社会。霍布斯则完全相反,他把人类的自然状态描绘成充满阴谋和危险的景象,他认为自然状态是每个人与每个人的战争状态,人们在这种状态下生活完全没有安全感。为了改善人们这种恐惧的生活状态,才产生了政府,人和人之间的矛盾从此不再由当事人自己解决,而是必须交由政府来解决。政府的出现,大大改善了人们的安全状况,使人类走出了自然状态,因此,再坏的政府也比没有政府好。我们到底应该相信谁?只要睁眼看看当今世界一片弱肉强食的景象,就没有人会相信卢梭了。确实,任何国家,在国内都有一定的社会秩序存在,不管这种秩序是不是公平的,人们起码的安全是有保障的。虽然在专制国家生活的人民还没有言论自由等等权利,谁违反了专制政府在言论方面的限制,他的安全就得不到保障。但是要知道,这种安全已经不是卢梭和霍布斯所说的安全了,而是更高层次的安全。但是即使在今天,国与国之间仍然没有这种起码的安全保障,就是因为到目前为止,国家还是最高的组织形式,在国家之上再也没有谁可以发号施令了。我把这种状态叫做国家与国家的自然状态。因为国家还处在这种自然状态之中,依托于国家这个政治实体的民族,怎么\可能独善其身呢?
   
   在远古时候,人类在数量上还非常少,人们以族群为单位活动,活动范围十分有限,那时既没有国家的概念,也没有民族的概念。随着人类数量的增加,族群活动范围不断扩大,不同的族群开始有了接触。经过比较出现了族群特征上的差异,从此也就有了民族的概念。由于生活资料的缺乏,民族之间的争斗不可避免。战败的民族要么\远遁它处,要么\向战胜的民族投降,接受战胜者的奴役。也是因为战争的需要,人类的活动开始出现高度的组织化,为了战争的胜利,不同的民族在面对共同的敌人时有可能联合起来,以人数最多的民族为主导形成国家。但大多数国家还是通过战争形成的。当一个国家是由单一民族构成的时候,称之为民族国家,由侵略其他民族而形成的时候,就叫帝国。因此,当今世界上的大多数国家都可以被称为帝国。战败民族自己的国家被消灭后,就成为这个扩大了的新国家的少数民族。一个民族内部各部落经过连年的吞并战争,统一成一个民族国家后,往往由于人性本能的占有欲望,会突破其民族传统的活动范围继续向外扩张,形成帝国。蒙古帝国、俄罗斯帝国、西班牙帝国、葡萄牙帝国、大英帝国、奥斯曼帝国、满清帝国等等,包括引发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和日本,都是在完成了本民族的统一大业后,忍不住对外扩张的冲动而向其他民族发动战争的。新兴国家在本民族的兼并统一过程中,军事组织得到了战争实践的不断磨练,一般都会比处于和平时期的那些国家强,而且有些邻国还可能处于内乱之中,国力大减。比如满清在东北完成民族统一时,汉族政权的明朝正处于内乱之中,虽然这种内乱也起着磨练军事组织的作用,但是在内乱结束之前,还没有形成合力,军事实力就不如满清强大。以经过战争磨练的高效率的军事组织对付未经战争磨练的低效率的军事组织,一般都可以稳操胜券。
   
   扩张都要有一定的原因,主要是领土问题和边境冲突。因为古代的交通不发达,科技落后,每个民族传统的活动范围实在是一件不可能界定清楚的事,因此领土问题就成为扩张最常用的借口。边境冲突也是引发侵略扩张的重要因素。在战国时代,吴国和越国因为边境上两户桑农的冲突引发了一次国家之间的大战。北方与匈奴的边境冲突,西北方向与西夏、吐谷浑、吐蕃的边境冲突,都是时刻让汉族人民感觉烦恼的事情。同样,汉族国家也是时刻让周边少数民族国家感觉烦恼的对象。为了一劳永逸地解决边境冲突,人们通常的想法是用战争彻底打败对方,但是这种方法只能取得短期的效果。等到邻国养精蓄锐恢复实力以后,麻烦又会出现。汉朝卫青与霍去病将军就曾经深入匈奴腹地数千公里,彻底打败了北方的匈奴,可是后来北方匈奴的后代,蒙古人还是打败了宋朝时代的汉人,做了一回中原的主人。这就迫使人们去占领对方的土地,把异族时刻置于军队的眼皮底下,让他们永远没有恢复实力的机会。这样,战败民族的国家消失了,战胜民族的国家就扩大了。可是即使如此,问题还是没有得到解决。不但老的边境问题没有解决,而且还出现了新的问题。假设一个民族国家原来与三个邻国接壤,由于边境问题它兼并了这三个邻国成为一个帝国。原以为这样就可以将边境问题彻底解决了,可是兼并完成后才发现,由于边境线长了,邻国由原来的三个变成了六个,边境冲突不但没有减少,反而增加了。另方面,过去的边境冲突由于征服消失了,可是民族矛盾并没有消失,只是形式转变了而已。过去是国际冲突,现在是国内动乱。这就是当代国家少数民族问题的起源。
   
   在这种国家与国家之间充满战争威胁的自然状态下,有没有哪个民族是完全正义的,或者哪个民族是完全邪恶的?没有!因为自然状态本身就是指弱肉强食的状态,没有法律约束,也没有是非标准,它唯一的原则就是本民族自身的安全和利益。如果说现在汉族政权占据着西藏、新疆等历史上属于少数民族传统的生活领域,就指责汉族人邪恶,那么\当年藏族国势强盛时期,逼唐朝远嫁文成公主、夺取汉族人的河西走廊、攻占唐朝首都长安又算什么\行为呢?汉族人在西周末期,国王都被北方的犬戎(后来叫匈奴)杀害了,以致周朝的首都不得不东迁,这又算什么\呢?更遑论蒙古人和满人在汉族人世居的土地上建立政权统治汉人了。即使我们抛开汉族不谈,单看少数民族之间的关系,也无处不体现出自然状态的特征。新疆维吾尔族对毗邻的其他少数民族仁慈过吗?没有!新疆在汉朝时是三十多个国家,相互之间战争不断。藏族不是曾经吞并过邻国吐谷浑吗?何况,第一次进兵西藏的并不是汉人政权而是满人政权,满人可是少数民族啊。所以,从道德的角度解决不了少数民族问题,因为没有人相信自己被异族统治的时候,统治者会以道德原因放弃统治。面对自然状态,黑格尔早就做出了结论,即存在的就是合理的。
   
   既然少数民族的独立要求并不具备道德优势,所以不管你找出多少历史事实和法律依据,都没有人买账。那么\少数民族的出路何在?起义暴动?面对强敌,手无寸铁的少数民族肯定没有胜利的希望,反而无谓地断送掉许多人的生命。有的人可能会说,我们民族是不怕死的民族,我们要誓死捍卫民族的尊严。我相信说这话的人不怕死,但不相信这个民族所有的人都不怕死。因为勇敢和懦弱是相对的,没有哪个民族是绝对勇敢的,也没有哪个民族是绝对懦弱的。如果曾经有过绝对勇敢的民族,我可以肯定这个民族今天已经被彻底消灭了,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不公平,也充满了暴力,幸运之神不可能永远和这样的民族在一起。当遇到自己无法战胜的强敌的时候,怎么\办?在别人并不打算杀你,而是只要你接受战败的事实就给你生路的情况下,你还要老鼠去摸猫尾巴,当然就是找死了!英国的爱尔兰共和军、西班牙的“埃塔”、土耳其的库尔德工人武装、斯里兰卡的泰米尔猛虎组织,新疆的“东突”组织,所有这些搞武装反抗的人,都是对自己的民族不负责任。他们不但不可能取得独立,反而毫无意义地断送了许多人宝贵的生命。他们不愿意正视自然状态这个现实,更不愿意倾听本民族其他成员的意见,总是顽固地把自己看作民族英雄,把不支持武装斗争的人当成民族败类。殊不知,人类社会不能用这种简单的二分法来划分。不管哪个少数民族,有仇恨汉族人的,也有喜欢汉族人的,有希望独立的,也有反对独立的,所以,武装斗争就是把一部分人的意愿强加到其他人的头上。武装斗争进一步使民族独立的诉求失去了道义上的优势。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