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陈维健文集
·股市崩盘习组长使出杀手锏枪杆子托
·习组长不是以法治国的推手而是杀
·从令计划的五项罪看习近平之厚
·习近平与十字军一场注定失败的战
·中国将成为习家天下包子
·血统论是习政权最后的理论防线
·天津大爆炸习组长应负政治与领导责任
·从天津大爆炸看习政权对付危局的能
·中共反法西斯 胜利阅兵实是习特勒法西斯阅兵
·拒绝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就是拒绝与藏族和平共
·到底是谁迫害了那个藏族孩子
·大阅兵前中共高层到底发生了什么 ?
·难民潮 欧洲可歌可泣的“自杀性”爱
·希拉莉为习近平访美“画龙点睛
·官逼民反的柳州连环大爆
·习近平访美后果严重无法面对党
·国民党玩完了
·纽西兰“全黑队”感动球迷的瞬
·“习马会”后两岸关系将会更远
·缅甸民主胜利但要警惕新的独
·巴黎遭袭击中国愤青幸灾乐祸又起
·中国为何在国际反恐问题上扭捏作
·中共权贵与西方资本的丑陋交
·从谷开来杀人减刑看习的以法治国
·2016年
·绝不能让我们的国家再回到文革黑暗的时代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陈维健
·民进党执政与“九二共识”
·中共对台民主从假导弹到假军演
·从国民党的一位高层干部看国民党惨败与未来
·高棉的微笑与血色的高棉
·面向太平洋的新台湾人—2016台湾观选(之二)
·旺角小贩事件中共为何演义为分离暴动
·梁警官案与华人的民族情绪
·王毅“遵宪”论中共对台政策重大改变
·党媒姓党习近平把自己推到火山口上
·台北——他乡遇故知
·中纪委反对绝对忠诚称颂犯上直言
·为习“挖坑”者习近平自己也!
·习近平会作毛泽东式的检讨吗?
·中共西藏政策“活佛”也成大买卖
·王岐山中纪委讲话胡说八道
·这次中共权贵财富曝光影响不寻常
·李克强以柔克刚 习李威望此消彼长
·“红歌秀”习近平核心当不成要想当舵手了
·习李争相考察院校为哪般
·雷洋之死与中国的中资阶级
·纪念“文革”最重要的是不让文革重演
·不谈“九二共识”地不动山不摇
·军队国家化与郭徐二位军委副主席
·是谁给了警察施暴的权力
·周恩来“同志” 读蔡咏梅的《周恩来的秘密感情世界》
·习粉栽脏中宣部,中纪委为刘云山卸黑锅
·林荣基战胜恐惧披露真相大英雄也!
·乌坎风云又起世上最奇特的反贪与贪官
·令计划没计划,令完成已完成
·中共真的在乎南海吗?
·太平岛不会沉没台湾有可能沦陷
·长歌当哭的《炎黄春秋》
·“认罪”只能上高贵者更高贵让卑劣者更卑劣
·傅园慧里约奥运中国队的闪光点
·从江泽民九十大寿想到的
·富凶极恶 天怒人怨的杭州G-20
·大转折—“澳洲价值守护联盟”抗毛音乐会胜利(深度报导)
·习近平走过的扶贫路与杨改兰一家因贫自绝的路
·最后的抢劫
·蔡英文是民主社会对抗中共专制的女强人
·民主是中国唯一的出路
·强盗要立法保护私产了!
·撒币政府也是汉奸卖国政府
·习核心是习皇帝的跳板
·贾敬龙怒杀乡官大风起于青萍之末
·说说川普靠不靠谱
·彭明与“中国联邦临时政府”
·中共拿川普还真没办法
·纽西兰的小国大气
·到了还民主台湾一个公道的时候了!
·2017年世界大势反共为势
·2017年文章
·新年的第一声枪响
·《玫瑰坝》一部当代中国农村的诗史
·中产阶级已在围城之中
·有感于川普的总统就职典礼
·缺失普世价值之下的中美较量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 郭文贵这一枪打在了中南海 打在了总书记身上
·达赖喇嘛演讲中国留学生抗议为何而来
·金正男被刺解决朝鲜问题迫在眉睫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川普拿无证居民开刀违背美国立国精神
·从对萨德与核爆的态度看中国的民族主义是何等的荒唐
·美国对朝应该到了斩首行动的时候了
·政治是共产党的专利吗?私营企业主不能插手
·当代牛人大力士习近平
·为伸张正义而进行的打击
·李明哲小小人权义工大大民主英雄
·习王真的打起来了吗?
·中共内斗失控习王到了政治终点
·美国之音到底怎么了?
·不同寻常的中共内斗
·中国首席扒粪者郭文贵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国学大师”仙逝看中国的传统文化热

   
   “国学大师”季羡林以99的高令仙逝,近来被媒体抄得滚热,19日大师追思仪式在革命公墓八宝山举行,温家宝一行中央领导到场悼念,备极荣哀。身为北大副校长,一代宗师,享此尊荣,也是名至实归,但是让人开眼的是,躺在翠绿丛中的大师身上,竟然覆盖着一面鲜红的党旗。季羡林虽然贵为中共党员,但以国学大师之身,棺盖党旗多少有点荒诞不经,让人哭笑不得。
   
   季羡林的离世中国传统文化热再度高涨,在这场有关国学的文化热中,季羡林是否偕称国学大师并不重要,而是季羡林被中共捧为“国学大师,学界泰斗”的同时,借国学之名偷换党国文化,作为中国文化杀手的中共,摇身变为中国文化的复兴者。中国共产党的先期领导人多为五四时期“新文化运动”的闯将,也是打砸“孔家店”批判旧文化的先锋。中共作为马列主义的政党,历来把中国传统文化当作束缚中国进步的羁绊而于以砸毁。中共建政以后更是把中国传统文化混同于反动思想于以摧毁,到了文革时期则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破四旧立四新”,传统文化已是覆巢之下无完卯,连文字都被改得不忍卒读,为四书五经,楚辞汉赋、唐诗宋词、明清小说浸润的土地,除出中国人这张脸还是中国人的,无论是形而上还是形而下,已难以找到传统文化踪迹。昔日的文化大师大都已在那场文化革命中蹂躏屈死,九死一生者,也都身心憔瘁到了耄耋之年。对于文革这场中国文化的浩劫,季老先生也不无沉痛,心怀不满地说“至今还没有人给予一个全面合理的解释”。
   中共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来说,是马列主义外道政党,经半个世纪的统治,共产主义把中国拉向崩溃的边缘,已告彻底破产。马列共产主义不行了,中共又拒绝西方的自由民主,面对信仰的真空,面对伦理道德的塌圯,面对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面对此起彼伏的群体事件,中共措手无策,死到临头想起了已经被其几近毁灭的中国传统文化,冀希以民族主义传统文化,为道义尽失的政权寻找合法性。九十年代,中共开始祭起了民族主义的旗帜,掀起了中国文化热,于是神州大地祭孔子,拜皇陵,闹剧不断,帝王戏丑态百出,各大学纷纷开办“国学堂”,武汉大学干元国学讲堂竟然开办2.8万元24天的博导国学培训。以“国学”当“财学”,实是斯文扫地,有辱古圣先贤。国学潮中还产生出一批于丹,易中天这样的国学超男超女,以盗圣人之言追名,以贩卖经典逐利,将诸子百家,孔孟之道寓于商业利益和政治矫情之中。

   
   在传统文化热中,中共知道光靠自己那一手操办的几拙闹剧,总是好事难成,覆水难收,须有几个国学深厚的大师级人物为其背书,才能站立得起来。于是环顾左右,众里寻他千百度,但是呜呼哀哉!国中已无大师矣!只得找几个像季羡林这样,被共产革命吓得心有余悸的文化老人权作大师。季羡林在被封为国学大师以后,虽已老矣!但尚有自知之明,对三顶桂冠推辞再三,但在高官厚禄盛名之下,不无趋炎附势之心。中共祭起大汉民族主义,季大师即提出“大国学”。将西藏新疆五十几个少数民族的文化也包括进去。“国学”是指以儒学为主体的汉学传统文化与学术。先秦诸子、儒释道并驾齐驱,《四库全书》一以贯之。这是常识,与“国学”相对应的是“汉学”。但是季老为了将共产党的民族主义融入到国学中去,竟置常识于不顾,提出“大国学”的概念。其吹捧拍马之勇气诚实可嘉。如果说西藏佛学与中国佛学还有同源同宗并蒂之莲关系,那么新疆伊斯兰文化和国学,则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季老作为文化学者想来也应该为此汗颜。但是受人利禄总得替人谋划一些应景之作,实也是季大师身不由己之事。
   
   在当今的传统文化热中,如果中共真的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跪求传统文化讨教治国方略,首先放下那些挥霍民脂民膏,追名逐利的祭孔拜帝的闹剧,在海外大把撒金钱,借圣人之学贩卖党国文化的“孔子学院”。从明德、亲民、至善开始,改过自新也为时不晚。《大学》《中庸》《论语》为治国平天下之根本大法,有道是半部《论语》治天下。中共应该懂得“国不以利为利,应以义为利”哪能像今日这样,政府与民夺利,弄得官富民穷。曾子曰:“财聚民散,财散民聚”,中国现在外汇存聚二万亿,百姓却穷得读不起书,看不起病。“楚书”说:“楚国无以为宝,惟善以为宝”,哪有象中共这样对民打打杀杀,武警公安处处横行。古代百姓有冤可以拦桥击鼓,现在冤民上访都被截访追杀。中共官员常以父母官自许,却无父母官之心。诗云: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现在国民皆好公正平等,恶贪官污吏,政府则反其道而行之。施仁政于民,以保政权是万古不变的原则,此中道理中共不会不明白。当今的中共领导皆是明白人,做不明白事,既不效西方普世价值的自由民主人权,也不承厚德载道亲善亲民的中国传统治国理念,皆因放不下手中越积越厚的财富利禄。中共掀国学潮,非真是要以国学治国,而是叶公好龙而已。
   
   最近《南方都市》报放言:“张之洞眼看大清皇朝已是日薄西晒,气息奄奄,劝摄政王载沣要善抚民心。载沣笑着说:不怕!有兵在。”张之洞从此默然,他知道大清王朝亡矣。若观中共今日心态不也如此,瓮安抗暴被镇压了,石首抗暴被镇压了,西藏抗暴被镇压了,新疆抗暴也被镇压了,杨佳,邓玉娇有杀有放,举重若轻,不也一一摆平。我们似乎听到了中南海诸公们的笑声:不怕!我们有兵在。中共不以历史为鉴,不念“仁政”效“暴政”。但历史不会让一个无道的政权,永远存在下去的,冥冥之中历史有一个对是非,对善恶的仲裁,不管这个政权多么强大,多么心狠手辣,精于计算,都不会逃脱因果规律。但将冷眼观螃蟹,看它横行到几时。
   

此文于2009年07月21日做了修改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