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陈维健文集
[主页]->[大家]->[陈维健文集]->[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陈维健文集
·人权圣火到达第一站柏林在奥林匹克广场升起
·“柏林墙”在澳洲悉尼筑起
·陈维健:为感觉而杀人的罪犯
·雅典的冬雪
·为腐败引咎辞职的日相安倍
·高智晟的泣血呼吁
·担负民众苦难的缅甸僧侣
·十月里的无法无天
·天使云来满江红
·中共指定接班人还要延续多久
·政治青春永驻的陈方安生
·布里斯班之夜与邱教授话说两岸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人权圣火传递到布里斯本潘晴接受主流媒体采访
·人权圣火抵达澳洲首站悉尼
·墨尔本人权圣火天降奇兵 球星陈凯闪亮登场
·在自由道路上奔跑的勇士-记球星陈凯的历史性起点
·继承奥运神圣休战传统停止一切镇压
·澳洲新总理陆克文的中国情结
·巴东山崩地裂中共不寒而栗
·温家宝总理被骗还是温总理骗世界
·一个学者之死与一个社会的死亡
·说真话溶解中共谎言政权
·为了明天的坚持
·岁未新年的绯闻和凶残
·人权圣火传抵纽西兰总理海伦 克拉克致信祝愿
·面对中共 高举火炬 宣誓正义 呼唤良知
·新年曙光中手球名将闵跃高举圣火呼唤良知
·2008年文章
·台湾老百姓说了算
·雅典橄榄树下
·北京奥运与访民的对决
·冰雪逼年关 血煤重开采
·雪灾不是战争 民工不是敌人
·我是你们这个制度的掘墓人
·布什閉眼說瞎話
·潘晴、陈维健:在中央台接受采访说奥运谈民主(图)
·从马谢辩论会看台湾的民主
·莫道绿岛无英儿 要使神兽返人间(图)
·中共囊括罗马教廷颁布的七项新罪
·拉萨血案中共还世界的一个惊奇
·马英九胜选改变了中国的政治生态
·西藏一个民族的生存与死亡
·就西藏问题给中国留学生的一封信
·种族主义的反手掌
·中共对西藏的屠杀唤醒了西方社会的良知
·达赖喇嘛是汉藏和平的庇护神
·西方重遭义和团 四海翻起五星旗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与社区散记(一)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二) (图)
·达兰萨拉西藏流亡政府和社区散记(三)(图)
·中藏会谈历史经验和机会
·蓝天绿地泛红潮,豪车尽插五星旗
·从中藏会谈看奥运临近的中国形势
·从缅甸风灾看人权与主权的关系
·天灾加人祸 天变道亦变
·主权阴影笼罩下的救灾
·马英九宣誓就任中华民国总统感怀
·中共当局必须向人民讲清四川地震真相
·八九“六四”与“五一二”大地震
·震灾之丑莫过于余秋雨含泪阻灾民
·只盼冤魂化厉鬼 看奥运万鬼齐哭
·揪住范跑跑放走了党跑跑
·胡锦涛为奥运卖国求荣
·人间天堂纽西兰成为犯罪天堂
·瓮县官逼民反 奥运年中国已处火山口
·警为刀俎民为鱼肉 杨佳杀警成英雄
·中共为奥运已疯狂
·穆加贝的暴政和中共的国际政治
·奥运在即中国维权抗暴风云激荡
·奥运反恐和狼来了
·奥运中国几家欢乐几家怨
·京城八月暮鼓晨钟悲天击地
·为了国家的利益对奥运观众进行“恐怖袭击”
·刘翔不能承受的金牌之重
·北京奥运与两位八旬老太的命运
·新疆正在成为中国的巴勒斯坦
·维族人的胡须与汉族人的头发
·三鹿毒奶粉污染人间净土纽西兰
·就三鹿奶粉事件陈维健接受纽西兰电视三台采访
·三鹿奶粉纽西兰栽了跟斗说不清
·无毒无偶的特供食品
·神舟上天食品落毒的中国
·台灣小調
·中国政府二千亿为美救市的乌龙事件
·胡锦涛土地流转“杀”农民
·选纽西兰国会议员忠于中国
·中国人的待客之道
·两岸会谈台湾不能放弃民主
·奥巴马胜选的意义——写在美国大选之夜
·中藏会谈后西藏的生与死
·正义之兽的司法在中国已成敛财之兽
·陇南暴动北京示威中共花腔走板
·一定要向共产党讨一个说法
·法国总统萨科奇在西藏问题上坚持国家尊严
·“零八宪章”民主不能再等待的呼声
·零八岁未结石孩子家庭叫痛的寒冷
·新年看两岸关系中的团团圆圆
2009文章
·国共两党不是笑话的笑话关系
·2009年中国的第一场大火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新疆“七五”事件的核心是维族维权抗暴 中共制造维汉仇恨


   
   7月5日,中国共产党88周年生日刚过,正在加紧筹备国庆60周年大阅兵之时,新疆乌鲁木奇发生了一起骇人听闻的血腥事件。死亡人数仅以官方报导就达184人之多,受伤人数更达千人以上。几万武警手执冲锋枪,开着装甲车进行镇压。乌鲁木奇成了中共武警力量实战检阅场。这是新疆自1997年“伊犁事件”以来,规模最大的一次维吾尔族民众维权抗暴运动。中共在事发后即宣称,此事件为境外“世界维族吾尔族大会”主席热比亚一手策划操纵。这样的指责与一年前拉萨事件,指责达赖喇嘛如出一辕。
   
   乌鲁木奇“75事件”源起十天前,6月25日远在千里之外的广东韶关发生的维汉冲突,事件导致二名维族工人死亡200余人受伤。据事发现场人士说,在旭日玩具厂厂区内械斗进行了整整8个小时,晚上10点一直打到清晨6 点血流遍地,公安袖手旁观,事件十分蹊跷。事后公安抓捕了几个汉人,但未作任何处理。并公布事发原因是玩具厂某名下岗工人不满维族工人,在网上造谣有二名汉族女工被强奸引发的。

   
   乌鲁木奇“七五”事件确实由韶关事件所引起,韶关事件既与长期以来,中共少数民族的政策和妖魔化维族有关,更有当前经济上的原因。最近几年来,广东发生“民工荒”,“民工荒”并不是就业不足,而是低工资和工作环境恶劣造成的。广东老板不是调高报酬,而是远涉新疆找募生存要求低于汉族民工的维族打工者来广东打工。这次发生维汉冲突的旭日玩具厂在新疆招募了600名维族男女工人,引起汉族工人的强烈不满,使维汉关系十分紧张。把600名维族工人放在众多的工作得不到保障的汉族工人中间,尤如把火柴放到了干柴上,仅一个多月的时间就发生冲突。可以说事件完全是政府不顾汉族工人的生活,允许厂主到新疆招募廉价维族工人所为,也是政府治安机关座视维汉工人械斗,又没有进行妥善处理的结果。
   
   韶关事发后,工厂将600名工人送回新疆,二名维族工人在汉地被打死的消息立即传遍了维族社区。使长期以来就对中共民族政策不满,又眼看汉人在新疆地区抢夺少数民族工作而愤怒的维族民众情绪更趋高涨,于是走上街头示威抗议表达情惧,最后引发大规模骚乱和镇压。一场有着来胧去脉维族人表达愤怒情绪的和平示威游行,如何会演变成一场导致如此众多维汉两族民众死伤事件呢?如果说184名死亡者是在二族械斗中死亡的,那么政府为何没有阻止,在韶关械斗造成二名维族人死亡,政府应加强新疆地区的警戒,新疆地区特别在首府乌鲁木奇中共以反恐为名,早已布下天罗地网,上有公安国安,下有武警总参,再加上遍布全城的摄像头,只要风吹草动就会纳入政府的眼线,何至于形成这样大规模的械斗,政府失责之罪难以逃脱。如果死亡者为武警开枪镇压中死亡,那么就更为荒唐,维汉二族械斗之际,政府出动武警应该是阻止械斗,政府扮演的应该是调定者劝架人角色,劝架水笼头、烟雾弹足矣,何需动用枪械,劝架人反而参于屠杀,政府是屠杀之罪。当然“75事件”其真正的详情暂时还不清楚,但从事件持续反覆,口径前后矛盾来看,必大有文章。从胡锦涛放弃八国峰会,取消与奥巴马会晤,赶回来处理此事,可见问题的严重性,其严重性当然不在于死了多少人,而是此事件已经影响到政权的稳定。
   
   维族抗暴新疆出事,如果对中共现行的民族政策和新疆维族等少数民族的生在状况有所了解的话,相信任何人都会作出结论,象乌鲁木奇“七五”这样的事件,是迟早要发生的,而且发生得越晚也越惨烈。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发展迅速,但是经济发展的成果却落到少数人手里,社会形成了严重的贫富对立,新疆地区也不例外。由于新疆是少数民族集居区,贫富对立显得复杂化。因为在贫富分化的过程中,少数民族被边缘化了。如果说在改革以前,中共还规定企业中少数民族职员的比率,即“三个百分之六十”招工、招生、招兵,但在企业私营化以后,少数民族几乎很难招进汉人经营的企业。特别是那些垄断性的石油、电信、金融、地产等行业。其中石油企业最为民族百姓所不平。石油对于他们来说,是真主阿拉送给穆斯林的礼物,如果没有汉人他们也可以象沙特阿拉伯这些石油国家的百姓那样富得漏油,但现在他们连半点油腥味都没沾上。新疆少数民族百姓无业可就,只能做些小生意维持生计。但是当年引以自傲的新疆葡萄干,现在是一萝筐换不回一件小家电。以前“吐鲁番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里醉了”的载歌载舞,成了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罕的心却凉了的凄境。这次600维族人到人生地不熟的汉地广东工作,拿着比汉人民工还低的工资,足以说明维族人的生存状况已到了何等样的地步。
   
   维族人不但在经济上日趋恶化,在文化上也遭受变本加利的歧视。九十年代以后,新疆与西藏一样学校教育基本上从双语教育转而为单一的汉语教育,除出保留一门维语课以外。从而使大批以维语教育的教师淘汰下岗,整个新疆地区因“维改汉”而失去工作的教师达三十几万。说到这里不得不说,独立的问题对于普通维族百姓来说并不强烈,老百姓只要生活能够安宁不贫困,谁当政都一样,但是对于知识份子来说,他们在改革大潮中失去的并不仅仅是赖以生存的文化和所受到的屈辱,而且还唤起了他们历史上作为独立民族国家的记忆,和当今国际社会泛突厥主义,伊斯兰与西方社会的不屈斗争,所提升的精神力量。这样的精神力量与现时的生活贫困和屈辱的结合,形成独立的追求是再自然不过的。而这样的独立精神,与生活上走投无路对中共政权心怀不满的百姓身上很容易找到结合点。
   
   维吾尔族自公元十世纪,喀剌汗皇朝由佛教改信伊斯兰教以来,一直是一个信奉伊斯兰教的民族,同时也成为整个伊斯兰的一部分。中共在新疆的宗教政策虽然在文革后得到部分的恢复,也允许清真寺的阿訇传道为生。但是近年来对宗教政策大为紧缩,不但禁止政府公职人员进入清真寺,18岁以下的维族人也不得入内,出台非法宗教活动“23个种类”其中按传统的伊斯兰风俗结婚,也被视作非法宗教活动。
   
   中共在民族问题政策上的调整可以以96年的“七号文件”作为一个划界。七号文件的基本内涵就是在少数民族地区宣扬大汉族主义,宣扬历朝中国统治者对新疆的统治。新疆这个词是当年左宗棠平定新疆后才正式定名的。“新疆”顾名思义就是新的疆土。中国人在说到中国与新疆的关系,总要乐呵呵地说到香妃,香妃是乾隆娶的一位维吾尔族妃子,因身上发出异香而闻名遐迩,在中国人眼里皇帝娶维族姑娘为妃,也就象征了中国对维族的占有。但是这个认知的荒谬之处在于与唐朝文成公主嫁于吐番松赞干布,而西藏成为中国的认知正好相反。以文成公主说香妃,那么中国到成了维吾尔族了。对于土地的拥有权,历史上就是占山为王,维族人也承认这样的既成事实。但是维族人有不同的解读,维族人认为,清朝不是汉人的朝代是满族人的,清皇朝垮台后,这片疆土自然又回到了自己的手中,他们在清朝灭亡后也曾经先后二次建立“东土尔其斯坦共和国”,新疆真正被统治是从共产党进军新疆开始的。而且这里还有一个历史的公案,这就是“三区革命”。“三区革命”其实就是新疆独立运动,这个独立运动由于受到苏联的支持,所以中共不得不承认它。毛泽东说:三区革命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后来三区革命的五位领导到北京谈判,经苏联后飞机失事全部身亡。五位三区革命领导人身亡,新疆群龙无首,中共找了包尔汉、赛福鼎 作为替身解决了西藏问题。当然谈历史不能解决现实问题,但是可以让我们对现实有一个较为深度的认识,从而找到解决现实的钥匙。
   
   维吾尔族这些年来,虽然深受中共压迫,但是他的自由运动由于国际“反恐”大气候的影响,始终被蒙上了恐怖主义的阴影,不象西藏那样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而美国为了在反恐问题上得到中共的支持,对新疆维族人的维权抗暴斗争态度上也模凌二可,从而放纵了中共对维族人的镇压。维吾尔族是有着和伊斯兰世界有着广泛的地缘关系,和民族宗教的背景,比如与新疆土地相连的八个国家有五个是伊斯兰国家,特别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坦、塔吉斯坦,每次新疆发生镇压,总有大批维族人跑到那边成为移民,这些移民和在新疆的亲人形成“一家两制”的同时,也必然形成反抗中共政权的联盟。另外土尔其虽然没有和新疆接壤,但作为突厥人的国家,土尔其维吾尔族有着同文同种的认同感。土尔其总理埃尔多安,称新疆事件宛如一场暴行,是种族灭绝行为,对此土尔其责无旁贷,土尔其将中共对维族人的暴行告上了联合国。土尔其民众对此却更为感同身受,支持他们新疆的同胞,套用我们汉人常说的一句话“血浓于水”。说到这里我们也可以将华人在海外受到不平等待遇时那种愤怒的情绪相对比。比如当年印尼华人受到种族血洗,虽然中国政府对印尼并没有作出特别的谴责,中国人对印尼人的心里仇恨却是无可伦比的,甚至在印尼遭受海啸,发生上万人死亡的悲剧时,网上的中国人是一片欢呼称为报应。所以在民族问题上如有一个换位思考,就能得到比较理性的结论。
   
   新疆问题表面上看好象是维汉两个民族之间的矛盾,但其实质还是新疆少数民族的百姓其利益遭受中共权贵阶层掠夺所致。从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王乐泉来看,他在新疆17年,他的家族已经成为新疆无于伦比的首富。老百姓说我们现在喝的水都是王书记的。(王乐泉控制了新疆的矿泉水)大多数任命到新疆的干部和私企老板都怀有殖民者的心态,也就是说把新疆当作掠夺之地,到了新疆后都是以捞一把就走为目的。所以于其说中共在新疆发展经济,还不如说在新疆掠夺经济。新疆少数民族和新疆的汉族百姓都没有得到经济发展的好处,新疆的少数民族和汉族百姓实际上是共同遭受中共权贵集团侵害的群体,是一根籐上的两棵苦瓜。但是中共为了其集团的利益故意掩盖实质,一方面宣扬大汉族主义,一方面妖魔化维族,以制造维汉之间的矛盾从中获利。这一次乌鲁木奇“75事件”可以说是一个典型。
   
   这次事件,中共一出手就把事件归结到境外维族组织,称事件为热比亚策划操纵。但由于事件过程中没有任何政治、独立方面的诉求,中共也只能定性为打、砸、抢事件。由境外的维族政治组织策划操纵一起打、砸、抢的刑事事件,显然难以自圆其说。这一次乌鲁木奇“75事件”还有一个与以往事件不同的现象,这就是大批的汉族民众参于了该次事件,他们拿着棍棒、铁锹上街与维族血战,理由是保护汉人的生命财产,难道几万武警不能保护汉人的生命财产,还需汉人民众自我武装拼搏,所以在道理上很难说得通。虽然武警对汉人上街也进行阻拦,但是我们仍然不无理由地怀疑,这是一次受人指使操控的有组织的行动,而且在队伍中有不少看上去训练有素的平头大汉。让汉族民众上街其目的是混淆是非,把维族民众对中共政权的抗议,把中共利益集团与人民群众的利益对立冲突,演变为民族矛盾。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