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感怀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半空堂
[主页]->[人生感怀]->[半空堂]->[读书杂感之十五]
半空堂
·“冠生园”创始人冼冠生之死
·都是老蒋遗的祸
·红都妖孽
·第一回 天安門廣場冤鬼說國情 紀念堂僵屍還魂問原由
·第二回 大兵论时政 江青告御状
·第三回 石獅子索紅包 老道士說因緣
·第四回 陕西老农罚款长安街 盐水瓶罐急救天安门
·第五回 坐的士司机发牢骚 吃烤鸭教授诉苦经
· 第六回 暴發戶鬥富擺闊 流浪兒哭窮喊苦
·第七回 開國功臣成乞丐 過氣天子蹲牢房
·第八回 乱臣贼子夜半说马列鬼话 昏君独夫私下论权术阴谋
·第九回 庐山内幕臭 世事颠倒多
·第十回 小野鬼出口不凡 大行宫藏垢纳污
·第十一回 潘汉年呼冤还我清白 周恩来劝架大局为重
·第十二回 天下事事事有报应 抽挞声声声入骨髓
·第十三回 厚颜谈帝皇秘诀 清心说茶艺轶事
·第十四回 蒋介石怒斥马列 毛泽东讥讽孔儒
·第十五回 胡适之有的放矢 毛幽灵无言以答
·第十六回 究竟谁假抗日真夺权 就是你明合作暗分裂
·第十七回 老战友自曝革命底牌 祖师爷亮出理论真相
·第十八回 基本群众呼唤伟大领袖 半空道人占卜共党气数
·后记
·君子国和小人国
·他们何苦
·论新兴行业
·无耻文人说无耻
·说沈绣 谈风月
·唐人街牌楼下的故事
·苏联无男子 中国多奇女
·说“玩”种种
·我心中的六四
·我的朋友秦晋
·我知道的瞎子阿炳
·把壶说壶事
·亚法大自在歌
·杂 谈
·宁波阿娘的故事
·浅谈上海的苏北群体
·金 根 伯 伯
·浅谈福州路书店
·我和上海同乡会
·老友龚继先
·朽 翁 小 記
·无锡周家
·我和《大成》有段缘
·我逃台湾的感受
·母国的电视不忍看
·浅说甲申到甲午
· 我 懂 了
·香云纱和连环画
·讀照後的感慨
·为庞荣棣喝彩
·黃庭堅的《經伏波神祠》卷及其他
·回忆朱延龄二三事
·
·历史随想篇
·我的耷鼻涕表弟
·屎的抗议
·诗的葬礼
·怪 谁
·为庞荣棣喝彩
·谈“逼”
·不 怕 歌
·不忘当年“上体司”
·谢天公赠书
·痛说江亚轮沉没
·读史杂叹
·吴清源先生逝世感言
·浅说黄异庵
·忆公何止念平生
·和张大千神侃
·台北街头小记
·说一件旧事
·叹中华赞国士
·浅说汉奸梁鸿志
· 賽金花和洪鈞
· 一封關於毛江私生活的信
· 厥倒歌
· 未莊採訪記
·雜說蔡孟堅
·一次悲壯的秘密晉見
· 楊度和他的女婿郭有守
· 聽先師說舊時貪腐
· 再說先師
·惟仁者壽
· 怪 哉
·悼則正小哥
·上海天蟾舞臺的拆遷官司
·聽薛耕莘談杜月笙
· 襠內那個病
·採 訪 章 然 伉 儷 記
· 宋慶齡的悲劇
· 廁上詞——調寄“西江月”
·上海話“奎勁”的出典
·昌茂,你必須說清楚誰是敵人
· 吳昌茂為何敢如此囂張
· 上海話“赤佬”的出典
· 趙小蘭的爺爺趙以仁之死
·黿 瘞 記
· 追憶馮其庸先生
·敬奉上廣下元大和尚八十八韻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读书杂感之十五

   读书杂感之十五
   ——王亚法
   
   前天完成了读书杂感之十四,结果在储存时因为按错了键钮,造成全文覆灭。
   读书之十四,是我在读完胡颂平先生之《胡适先生晚年谈话录》后的最后一篇观感,内容是我对胡适先生在生命的最后,在中央研究院院士会议上,作“自由中国的言论自由和思想自由”谈话后的感慨。那次会议开得很隆重,中央研究院在海外的四位专家都参加了,其中有著名的留美华人科学家吴健雄和袁家骝夫妇。可惜那篇文章再也不可能和读者见面了,这是“气数”。对我来说,只能和一位夭折婴儿的父亲一样,无奈之下,沉重地将爱子的名字留在宗谱里,在我的“读书杂感”系列中,造成永久的缺失。

    季羡林先生走了,走得风风光光,他的葬礼是一九四九年以后,中国知识分子最荣耀的一次,如果郭沫若冥间有知,也会妒忌的。不管季老生前也讲过一些糊涂话,但他在晚年的《牛棚杂忆》中还是做了深刻的反思。在我和启功先生的一次谈话中,启老说:“季老劝我也写回忆录,我说我们一辈人在世上受的苦够多了,如果写回忆录,就像放电影一样,过去的事在脑子了再过一遍,实在太痛苦了。季老了不起,他有历史责任感。”启老没有留下回忆录,但他在许多诗词和闲聊中,还是留下许多耐人寻味的咀嚼。
   其实在季老同时代,有许多学识和人品与其相仲伯的学术界前辈。如和他同乡同日逝世的任继愈先生等。但在“以政治信仰来分配社会资源的不公平社会里”,他们生前享受的待遇和死后的殊荣也是不同的。
   刚才在翻《传记文学》,读到有篇叫《名士风流 岂止诗酒——杨宪益的百年流水》的文章,写的翻译界前辈杨宪益先生和夫人戴乃迭的事情。中国近代文坛上,有三对才子才女夫妇,钱仲书和杨绛是一对:黄苗子和郁风是一对:杨宪益和戴乃迭也是一对,他们是珠联璧合,昆乱不档的好匹配,是千百对凤鸾错配夫妻羡慕的对象。
   黄苗子称杨宪益是“现代刘伶”的风流名士。他杯中之物常不干,酒后往往口无遮拦,还娶了英国才女戴乃迭为妻。可以想象,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厄运连连,黑牌是免不了要戴着游街的;“喷气式”是少不掉要享受的;秦城监狱是少不了要光顾的,英国特务的嫌疑是少不了要内定的……他和千百万中国善良额知识分子一样,在这些年月里,其遭受缧绁之痛苦可以想象的,笔者毋需赘述。但有一事却颇为发噱,可以补入《儒林内史》,也可以记入《某政党旷古无耻大全》一书内,供世人解颐。现抄袭原文如下:
   大跃进的乌云刚刚过去,一缕阳光突然涉到杨宪益的头上,一位神秘的来客为他提供东城八宝坑一座带庭院的独立的居所。来客说:“我们知道你在解放前为地下党做过工作,党组织觉得你的工作卓有成效,组织想让你重新和那些人恢复接触,通过类似的渠道为党收集消息和意见。”杨宪益考虑到现在情况比重变了,便和妻子商量后同意“试试”。“重操旧业”三年后,杨宪益业绩不佳,“他们对我的汇报似乎不感兴趣”。于一九六零年某日暴风雨骤至。那是一次豪华的宴请,“主人”在纵论历史人物曹操时,询问杨宪益对曹操的看法,。杨宪益表示欣赏曹操的天赋,多才多艺,爱诗酒和女人。主人突然说,他早就料到杨宪益喜欢曹操,因为他是“老奸巨猾,诡计多端”。又说:“我想你的性格与他有类似之处”。接着问:“你很喜欢一句成语叫‘狡兔三窟’,有这回事儿吧?”杨宪益承认他说过类似的话。那是解放前因生活艰难,兼几份工作。主人打断他的话,“不过这话还有别的含义吧?不是吗?‘三窟’可以是指国民党、外国帝国主义和中国共产党。你是不是同时在为三方面工作呢?”面对单刀直入,杨宪益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原来他们一直怀疑我是一个双重间谍!”杨宪益受到了莫大侮辱,拂袖而去。第二天他们送来了一大叠书写纸,要她写交代材料。杨宪益只在第一页上写了十个字,把纸退了回去。那十个字是:“疾风知劲草,日久知人心。”
   一个星期以后,杨宪益又被“请”回外文出版社宿舍,迁出那小院。他成了“监控”对象。
   读完这段史实,令人感到啼笑皆非,在这个“人民当家作主”的国度里,国家的财产可以任这群人随意支配,你若肯做“小耳目”,就请你搬进“带庭院的独立居所”,你若“耳不聪,目不明”,就下令叫你搬回原旧址。
   一九八五年,杨宪益仕途一路升迁,还参加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嗣后,和夫人戴乃迭频频出访,荣耀一时,不过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在一次全民关注的变故中,杨宪益在一个错误的时间、错误地点向错误的物件说了一个中共党员不应该说的“错话”。最后,经过正常组织程序推出了光荣的中国共产党。”
   杨宪益十分坦率,他对自己后来的“走红运”有一个清醒的认识。它在自传中写道:“在当代中国,有一个十分有趣的社会现象:评价一个中国的知识分子,不是根据他(她)的学术水准或艺术造诣的高低,而是根据他(她)的政治或社会地位。如果他政治上受到迫害,他就成了一个社会弃儿,成了一无是处的人;可他一旦免去了罪人之身,恢复了名誉,他就会被冠以各种各样的荣誉后人头衔,他就被认为是完美无缺的人。我的荣辱升降就证实了这一点。”
   杨宪益总算觉悟了,他准确地认识到:
   今日之中国,是一个以政治信仰来分配社会资源的不公平社会!
   
   二〇〇九年七月二十七日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