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
[发表评论] [查看此文评论]    万润南
[主页]->[大家]->[万润南]->[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万润南
·《清华岁月》(10)蒯大富和胖老头
·《清华岁月》(11)老子平常儿骑墙
·《清华岁月》(12)遇罗克和马丁.路德.金
·《清华岁月》(13)周恩来和清华文革
·《清华岁月》(14)我的学长胡锦涛
·《清华岁月》(15)同江青有关的“切肤之病”
·《清华岁月》(16)莫扎特和入党谈话
·《清华岁月》(17)“不要打人!”
·《清华岁月》(18)两位伯乐和我的“顿悟”
·《清华岁月》(19)乡下人,到上海
·《清华岁月》(20)我的高中同学
·《清华岁月》(21)空望月儿明
·《清华岁月》(22)文革中遇难的姜文波
《童年记忆》
·童年记忆(1)迷路
·童年记忆(2)失聪
·童年记忆(3)分鱼
·童年记忆(4)上街
·童年记忆(5)外公
·童年记忆(6)外婆
·童年记忆(7)帅哥
·童年记忆(8)鬼神
·童年记忆(9)金凤
·童年记忆(10)香妹
·童年记忆(11)出生
·童年记忆(12)茄子
·童年记忆(13)父亲
·童年记忆(14)母亲
·童年记忆(15)小忠
·童年记忆(16)造句
·童年记忆(17)想家
·童年记忆(18)表婶
·童年记忆(19)假期
·童年记忆(20)作文
·童年记忆(21)演戏
·童年记忆(22)棒喝
·童年记忆(23)回家
·童年记忆(24)李家
·童年记忆(25)插班
·童年记忆(26)游戏
·童年记忆(27)牵手
·童年记忆(28)右派
《中学时代》
·中学时代(1)中学
·中学时代(2)外号
·中学时代(3)老师
·中学时代(4)读书
·中学时代(5)小英
·中学时代(6)伙伴
·中学时代(7)爷爷
·中学时代(8)淘气
·中学时代(9)炼钢
·中学时代(10)赛诗
·中学时代(11)饥饿
·中学时代(12)裁缝
·中学时代(13)下放
·中学时代(14)小妹
·中学时代(15)万姓
·中学时代(16)英模
《人生感言》
·关于六四与网友的对话
·和网友谈“情人”
·花甲听《英雄》
·生日听歌
·六十述怀
·致胡锦涛:总得说个一二三
·六四会平反吗?两位巨星的回答
·雨中的从容
·梦里娶媳妇
·争气小儿郎
·一幅《雪山夕照》+ 三首诗
·想家了......
·再贴五幅家乡的照片
·我小时候生活过的地方
·家乡的山,家乡的水
·家乡的人,家乡的花
·送朋友们一首圣诞歌曲
·山区父子情
·ZT:莲花王子为《空望月儿明》谱曲
·祖孙对话
·中国的大雁,中国的十字架
·关于“乡愁”的一首歌和一段话
·整个地球都笑了
·九九又重阳
·【往事杂忆1】“姘头”和“岳父大人”
·【往事杂忆2】江青同志去和亲
·【往事杂忆3】上帝创造了法国人
·《我们和你们》
·转帖李劼:《08宪章》一份迟到的历史文献
·相隔20年的两段视频录像
·千古叹英雄
·薰衣草
·雪花纷纷
·是激进革命,还是和平改良?
·芦笛:《万润南的悲剧》
·情人节听歌
·万润南谈六四(1)
·万润南谈六四(2)
[列出本栏目所有内容]
欢迎在此做广告
ZT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萧功秦)

急诊室效应与大国之难
   
   2009-7-27 来源:南风窗 萧功秦
   
     记得10年前,在戊戌变法100周年的时候,笔者提出过一个观点:中国要特别警惕出现“急诊室效应”。

   
     什么叫“急诊室效应”?当长期不改革,一个人变成危重病人的时候,送到急诊室,医生有两种意见,一种是必须动大手术,不动手术这个人就要死了,因为病太重了。另一种意见说病人抵抗力太弱了,不能动大手术,一动手术他就要死了。动手术也要死,不动手术也要死,两种意见都对,但这两种意见是一对悖论。
   
     第一种我们叫做激进派医生,第二种叫保守派医生。激进派和保守派都抓住了问题的本质,但都无法解决问题。这才是真正的困难。要避免这个问题,必须不失时机地进行改革。但从这10年的形势看来,笔者当时的担心不幸应验了,心中怎不怅然?
   
     由于存在较多社会不公问题,动不了手来解决,社会的矛盾不断尖锐化,对立情绪严重。现在解决问题的难度越来越大。尤其是这两年,受经济情况影响,政府陷入两难之中。一个邓玉娇案最后变成一件影响力巨大的事件。如果我们从上世纪90年代后期就对公民社会的发育多加关注和引导的话,问题可能要好一些。现在从政府的角度去考虑,要承认公民社会,首先出现的会是对立性组织,但是不走这条路的话,又很危险。这是一个两难。另一个两难是政府对官员的约束能力非常弱,第三者又发挥不出多大作用。
   
     笔者和“危机派”的观点还是有差异的。总的来说,这些年发展还是不错的,国家的力量和组织能力还很强,中产阶级发展也比较快,整体上谁也不希望大乱,民工也不希望乱。没有谁希望成为绝望阶层,这是个好事情,说明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共识还是存在的。适当进行政府改革,把严重的问题缓解下来,还是有可能的。
   
     中国是一个大国,小船好调头,大船很难掉头,牵一发而动全身,应该充分理解它的困难,给政府更多的时间。说实在话,走到这一步也不容易。苏联模式的代价太大了,事实证明,苏联解体之后,社会没有因为建立民主政治就安定下来,两极分化的问题更加严重。
   
     地方“苏丹化”
   
     笔者始终无法理解的一个现象是,县一级的公、检、法的经费完全是地方供给的,也就是把地方的公、检、法完全置于县政府的手里,一直没有分开。
   
     这是一种最落后的制度。在中国传统社会里都知道要竭力避免这种情况。巡按使、监察使这些巡视地方、监察地方的官员,其官薪和任免都掌握在朝廷手里,它是一个垂直的系统,和地方完全没有关系,才能够超越地方利益,发出正确信息,进行有效监督。古人早就注意到的问题,为什么现在一直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不能解决?为什么难度就那么大呢?而且要改变这个事情的时候,在地方遭到的反对声音就越来越大,地方政府觉得,自己掌握这个权力实在太重要了。
   
     这是很明显的,比如一个县委书记,他要干一件坏事情,他会找黑社会去做,因为黑社会有求于他,黑社会搞砸了,他让公安去解决,公安解决不了,让检察院解决,检察院解决不了,让法院去解决。他有四道关口,这是多么大的安全系数。实在解决不了,他下面还有保底,上面还有保护人。这种结构可称作“比附网结构 ”。公检法成了“比附网结构”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
   
     笔者记得,改革初期中央领导已经注意过这个现象。有一位领导人说,我们县委里面近亲繁殖现象已经很严重了,有个笑话说,县委开会,一个常委说,“俺同意俺二舅的意见。”但这个问题一直到现在、30年了都没有解决,反而盘根错节,进一步发展,形成了一种中国式的地方“苏丹化”现象。
   
     “苏丹化政权”是一个政治学术语,指政权的权力运作是任意的,官员把自己的管理范围当作私产,利用一种朋党的方法进行统治,形成比附网结构来自我保护,从而导致非法行为的收益极大、成本极低、风险极小。这种体制随着市场经济的发育,更加明显,因为它的机会更多。解决这种情况,在西方很多国家有一些有利的条件,比如法治约束、公民社会、市场组织、非政府组织等,但在中国都不具备。目前我们正在受这种现象越来越严重的困扰,反而形成了一种尾大不掉的局面。
   
     一个生意人曾对笔者说,现在共产党的官员是历史上最好的官员,我问为什么这么说,他说现在官员想的都是招商引资,想的是把企业拉过去发展当地的经济,他说共产党执政之后从来没有这样做过,能够把当地的经济搞上去,是多么好的事情。整个行政部门完全动员起来了,要见一个县委书记,当天就可以见。笔者在台湾的时候,也有台商跟我说,中共搞起经济来,也像野战军一样,联合办公,图章一气敲过来,速度之快,是前所未见的,怪不得经济发展这么快。
   
     这当然也是两面刃。因为高效率的一个原因是老百姓的谈判地位很低。权力很大,效率很高,干好事容易,制度跟不上的时候,人皆有之的幽暗面、自私心就有很大空间自行其是。但还是有机会保证效率的同时限制其负面效应。比如资产评估权,如果能够公开,可以避免最坏的事情发生。明明是3000万的矿山,你100万就卖给人了,如果是一个比较公开的环境,根本拿不出这个方案来。现实中却“大呼隆”,一下子开放资产评估权,马上就造成大量的腐败。一窝蜂,不这么干的倒成了傻瓜。
   
     几年以前,笔者碰到一个大老板,他说,我都不好意思,国有资产评估然后卖给我们,实在太便宜了。他拿到这些好处,当然要分给那些官员。当时的决策显然有问题,其实并不是必然要走到这条路上来。当时有机会做得更好,不要那么快,不要那么“大跃进”,不要一下子铺开来。
   
     在一个公民社会或者说传统的市民社会极度缺乏的环境里面,市场经济将会极大地刺激地方保护网的形成。现在改革的难度真的很大。
   
     “白老鼠过迷宫”
   
     在常态下,官僚文化的特点是喜欢平庸。官僚对于政治的稳定和经济发展是不可缺少的,它是秩序的建构者和执行者,我们那么需要秩序,所以官僚不可缺少。
   
     但是中国处在过渡时期,又需要一种创新精神。这就形成了一种矛盾。官僚某种意义上有一种特殊的反淘汰机制。其特点就是要把有棱角的人去掉。所谓的官僚病,就是指它喜欢平庸的人,在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创新的时候,官僚文化难以提供这种创新,只有在特殊情况下、绝地反击的时候,官僚体制才会产生一些特殊的人物,但那个时代一过去,就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任何转型都是不完美的。在市场化的过程中,所有的民族、国家,都会出现一个腐败和两极分化的“事故高发地段”。18世纪的英国、19世纪的美国,都是它们历史上最腐败的时期,但是它们都解决了。中国也应该从历史上看到信心,以试错的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
   
     制度不能靠在头脑里凭空设计,制度设计是一个试错的结果,笔者比喻为“白老鼠过迷宫”。白老鼠要走出迷宫,它的智慧是不够的,它的信息也是不够的,它不是预先设计出一个最佳的走出迷宫的道路,它是在不断的碰撞当中,找到一条走出迷宫的道路。这就是试错。
   
     中国的政府应该特别容忍有试错的机会,通过试错来解决问题。不允许试错是不可能凭空想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的。关键是试错的机制要发达;要允许人家犯错误,允许弹性的考虑,而不是用简单的一刀切的办法来限制别人。
   
     但眼下试错的动力在递减。改革之初,两个劳动力的工分还不如一个鸡蛋,已经走上了一条绝路,那时候的改革是绝地反击。而今天由于既得利益集团的阻挠,改革的动力在递减,加上社会渐入小康,和上世纪80年代相比,民间力量参与政治进程、推动改革的能力也在递减。
   
     中国的老百姓从小接受的是革命文化的熏陶,没有懂得谈判的可能性,一旦和政府发生对立,就是你死我活,逼得政府没有退路,不得不用强制手段,越强制反而越强化民众的道义感。为什么多年来就这样?因为你没有试错机制,意识形态创新能力薄弱,没有任何新的话语。
   
     找回常识理性
   
     笔者提倡一种常识理性和世俗理性,也即超越意识形态的、超越教条的思考方式,它追求一种合适的方法来解决问题,以达到一个有效的目标。常识理性能让人们摆脱愤青情结,形成健康的民间制衡力量。一旦他们参与政治生活,就会形成一个有力的制约。
   
     这种常识理性是中国所缺乏的。包括现在的“新左派”和“自由派”的争论当中,很大程度上可以看到意识形态的影子。后者假定西方有一个很好的制度,我们之所以搞不好,就是没有按这个制度办事,把这个制度变成了一种信仰。这种制度在历史上是怎么产生的,它需要哪些条件,为什么落后国家实施西方的民主制度有很多失败的例子,都不考虑。这种思维方式就是意识形态思维。前者的问题同样严重。
   
     重新梳理100年来的历史需要常识理性。为什么清末新政失败?为什么立宪运动失败?为什么辛亥革命失败?为什么袁世凯的威权政治一度能够保证社会秩序,最后还是失去了控制?为什么红色革命一度那么具有凝聚力,最后会走向极左的道路?根据当时的条件、环境,从常识理性去梳理这些问题,这种梳理反过来有利于理解中国当代问题。
   
     理解现实问题也需要常识理性的帮助,不要走到另外一种意识形态的怪圈。中国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重建公民社会。从历史上来说,所有的国家、民族,古今中外,都存在中间的社会组织,民众在社会中间组织中受到规范,由这个中间组织来和官府进行谈判。在中国古代,有宗法组织、有士绅阶层,在近代有公民社会,有工会、农会、企业家协会,都是有一个中间组织。
   
     中国当代的情况是什么样的呢?1949年之后,所有的中间组织都取消掉了,只有政府和民众的结合。民众生活在一个党的基层组织里面,没有一个公民社会,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社会利益多元化已经出现了,经济和社会的多元化需要社会组织的多元化,但公民组织作为一个社会制度始终没有跟上来,始终是滞后的。为什么没有跟上来呢?可能政府害怕这个东西形成对抗政府的不稳定因素。一旦发生问题,政府面对的就是一个没有组织的、乌合之众的个体。这种个体一旦受到某种力量的诱导,就会走向对抗。
   
     这就是笔者现在比较担心的情形。中国要避免民粹主义的前景,眼下比较好的办法是让老百姓在社区当中获得民主的训练。老百姓在自己生活的环境当中,获得民主的经验,才能够在未来的政治生活当中,谨慎地使用自己的权力。

[下一页]

©Boxun News Network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栏目和文章由作者或专栏管理员整理制作,均不代表博讯立场